西西弗斯的三日


西西弗斯的三日

第四日
徐铭点着最后一棵烟,又习惯性地用手揪了揪脑后的头发——他紧张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揪头发。他已经忽略了这将是最后一次揪头发的事实。他向前跨出一步,跨过了三十层大厦与天空的界限。死亡是他所能想象的,最好的结果。

第一日
徐铭的奇妙人生开始于5月21日的那个夏日中午。本来他如往常一样要给自己和其余9个同事去711买份13块钱的盒饭。但是由于写字楼旋转门坏了,他只能绕一圈才赶到711。可想而知,他面对的是一条已经排到店外的长龙。这条长龙里的人,都是脖子上拴着如狗牌一样的工卡、一件泛黄或者褪色的无领T恤加蓝色牛仔裤和浅绿色New Balance基本款的码农。

“怎么都穿得这么土呢?”徐铭心想,然后看了看自己略微褶皱的格子衬衫、黑色牛仔裤和蓝色New Balance 996,心中升起了些许审美优越感,下意识地把工卡摘下来揣在兜里,才鹤立鸡群地站到了队伍里。

他有些丧气地拿出手机,刷朋友圈,里面都是基本都是在抱怨各种环路堵车迟到、晒午餐和旅游照的。夏天来了,又有人翻出去年甚至前年夏天的旅游照发朋友圈了。

一道阳光晃眼,他抬起头要躲一下,却在光晕里看到她。为什么会看到她?他被笼罩在光晕里,忘了呼吸。

她叫吴梦瑶,是他的大学同学,也是他暗恋了四年的对象。他在计算机学院,她在化学学院。第一次见面是在一堂电影选修课,大家选这堂课的原因是上课内容就是看电影。在黑暗的教室里,他看到她的脸映照在投影仪的光芒中。真是,“没谁了”!

他一直有一个不着边际的猜想,她之所以皮肤那么白,是因为偶然的一次化学实验发现了一个独家的美白秘笈。为此,他还真研究了一下美白化妆品,发现主要成分都是水杨酸,可以有效去死皮。于是他买了点水杨酸,微溶于水,洗了洗脸,然后脸开始大面积剥皮。他后来才百度了一下才发现,水杨酸也是鸡眼膏的主要成分。

总之,他暗恋她,和她的一切,包括专业名称,甚至鸡眼——如果她也有的话,正好他剩了水杨酸。

暗恋不可怕,可怕的是水瓶座暗恋。他就是水瓶座,所以他可以暗恋四年,而对方却连他名字都记不清。他发誓要暗恋得更久,久到自己都忘了这码事。

大学毕业了,他只身来到北京一个软件公司,做恋爱交友App。但是他没想到在中关村会邂逅她。这让徐铭想起一句经典电影台词:“全世界有那么多村儿,村儿里有那么多便利店,她却偏偏走到了他排队的这家。”

“呀,吴梦瑶是吧?”
“啊……刘铭儿!这么巧。”
“我不叫刘铭,也不是天涯盖楼呢!给你个机会,你再想想?”
“噢,对,什么刘铭!刘海儿!”
“你是要用铁钳子烫我吗?我也不是盖楼的,也不是美容美发的,我叫徐铭。”
“啊?不对吧!你姓徐吗?什么时候改的?”
“一直没改过啊!我爸把我放进我妈肚子里,就给我这个姓了,你说神奇不?”

俩人就这么一前一后排队买盒饭,聊得很尽兴,于是交换微信,他还教她怎么用“雷达加朋友”。但是俩人怎么都加不上,好像不在一个时空里似的。徐铭只扫到一个叫开心鬼的人。开心鬼还主动加他,“什么鬼?”他自言自语地拒绝了。

两个人就这样在北京再次相遇了。是夜,他们相约晚饭后去工体的酒吧喝酒。这也是他第一次去酒吧,原来里面是那样的,他也不知道是酒吧本来就那样精彩,还是因为酒吧里面有她——他后来为此还单独去过一次酒吧。

他们相约了一晚的结果,除了让人无法忍受的耳鸣,还有一场意外的“啪啪啪”。即便是即将发生的那一刻,他都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以至于都不敢眨眼,生怕一个大梦醒来,少占了便宜。
如果用一个什么词语来形容徐铭的这个第一次,恐怕得用“虎头蛇尾”了,来不及仔细描述就结束了。

马上要凌晨12点了,她躺在他的肩膀里睡去。他决定今晚都不睡了,他就这样一直看着她,他要把二十四年的人生精彩都宣泄在这一个瞬间。他是个机械唯物主义者,恨不得连小便之后身体哆嗦几下都得计算好。但是因为有这一天,他愿意相信人生不是随机的理性那么简单。他多么渴望,自己永远只活在这一天!

男人的承诺有多不值钱?就像他刚决定今晚都不睡,就睡着了,而且还磨牙。

他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那个加他微信未遂的开心鬼来找他,告诉他,他有一个独特的命理,因为这个命理太独特了,所以为了平衡这个命理,他多出一项特异功能,就是可以决定自己重复活在刚刚结束的一天内,只要他睡前许愿自己重新活这一天,就能回到这一天的开始。他可以不断循环同一天,但是一旦错过就再回不去了,他只有三次开始循环的机会,所以要谨慎。

徐铭听完,哈哈大笑,问开心鬼,那要是他一直循环同一天,岂不是比别人多活很多年,甚至永远不会死?开心鬼听完这个提问,好像有些懵,做了一个很惊讶的疑问表情。还没等回答,闹铃响了。

徐铭被手机闹铃震醒,心脏有些难受。他马上起来,蹲厕所,刷牙,洗脸准备上班。但是临出门的时候他意识到不太对,自己不是睡在快捷酒店的床上吗?自己昨晚不是破处了吗?为什么他却在家里醒来?难道昨晚就是一场梦?

他赶紧打开手机,日期是5月21。徐铭懵了,怀疑这是一场恶作剧,日期都被人改了。于是马上手机买彩票,发现出票也是5月21!他真的活在了同一天里!

为什么?平行宇宙?虫洞?这些最常见的假设里,唯一可信的还是一场春梦。徐铭带着莫大的好奇,出门了。于是他经历了一公交车早高峰买菜的老奶奶、711便利店里脾气都不怎么好的售货员,甚至经历了相同的维修工人在维修写字楼坏掉的转门!一丝都没变!

即便这是一场春梦,但是在他的记忆里,就跟发生过一模一样!

他依旧来到了711排队,遇到了那缕阳光,和光晕中的她!那一刻,徐铭彻底无法相信了。他没想到一个人的愿力真的可以改变世界,至少是自己的世界。于是,他依旧很愉快地跟吴梦瑶相约工体的酒吧,还有晚上不是很出人意料的啪啪啪!这次体验要比第一次愉快地多,他不像昨晚那么慌乱了——两分钟都没有把吴梦瑶的胸衣解开,还得她亲自动手。

如果是你,你也会再次许愿重过这一天的。因为他可以不断完善自己的第一次,关键是,他也越来越了解吴梦瑶了,而且毫无抵抗力地爱上她。他学会了每次都用不同的开场白,跟吴梦瑶聊不同的话题,从童年到大学,他用了可能几十天的时间,就基本把她的人生了解了一遍。而在这几十天里,他还跟吴梦瑶达到了肉体上高度的合一。因为他很了解吴梦瑶哪里更敏感,更喜欢什么姿势和节奏。他觉得自己再也不用学什么加藤鹰了,实践永远是最好的老师!

徐铭也记不得自己用了多久,可能是一百天或者半年的时间吧,他感觉自己已经跟吴梦瑶达到灵与肉的合一了。但是每天都要经历一个陌生到熟悉的过程,也有点无聊。于是徐铭开始挑战自己,要尝试用最短的时间跟吴梦瑶啪啪啪。他用了各种PUA(泡妞理论)里面的招数,但是发现最好用的办法,还是跟她说实话,见面之后就告诉她关于自己经历的一切,还有就是关于她生活的一切。

吴梦瑶面对事实,就瞬间毫无抵抗能力,他会带着他到旁边的商场试衣间、地铁的卫生间、饭店的包间、电梯内等等任何地方啪啪啪,因为他都早已经知道在什么时间内这些场地绝对不可能有人来打扰。而且吴梦瑶每次都会表露出让他满足的惊讶。

如果相爱就像是给彼此化妆,那么相恋就像是给彼此卸妆。

就像一场台风,如果你站在屋子里面看,会觉得波澜壮阔;但如果你站在外面去感受它,则成了灭顶之灾。

对一个人的了解也是这样的。如果你远远地看她,她的好与坏就像是一幅油画,不会影响你。但是如果你走近她的心灵,她的好会让你贪执、她的坏会让你厌恶。最后无论好坏,都只能沦落为忍受。

可想而知,徐铭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八个月,当他对她的人生了如指掌,甚至记得比自己的过去还细致;当他对她的身体毫无新鲜,以至于两个手指隔着衣服就能解开她的内衣扣;当他知道她对每件事之后的表情和反应,这一切都像是一场毫不新鲜的游戏。

于是这一天,吴梦瑶站在光晕里主动跟徐铭打招呼:“嗨!你是刘铭吧?”徐铭一脸冷漠如路人:“对不起,你认错了。”

徐铭看着吴梦瑶露出意料之中的尴尬表情。徐铭若无其事地转过身,两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排队,一点点向前挪动。

不知是否因为阳光太刺眼,徐铭竟然眼圈有些湿润了。买完盒饭,他扭头就走了,甚至都没再多看她一眼,怕她觉得,他们似乎在哪儿见过。

他想起了开心鬼的提醒:重复循环一天也要谨慎。原来是这个意思。这本来该是他人生最最美好的一天,但是因为自己的选择,这一天变得索然无味。他明白一个道理,再强大的快乐最后也会在习惯中消失,就像是再好吃的食物也不可能让你保证每口都像第一口那样好吃。他决定再也不要用自己的特异功能了,也许“快乐”就是因为短暂才能存在。

第一日,过去了。

第二日
人生并不是你想怎样选择,就能怎样选择,多数情况下你都是被生活的急流裹挟向前,而河水一定会冲掉你身上的衣服,让你无法覆藏(冷知识:如果你掉到河里,很快就会被河水把衣服冲得精光,所以如果有美女掉河里,能救一把还是救一把)。徐铭一向认为自己有对人生的选择权,至少有选择No的权利,再退一步,至少在选择“循环”这件事上有。但其实他没有。

丧失了爱情的徐铭并没有等太久,他就被迫又要选择循环了,因为这一天,是他父亲车祸过世的一天。

那天中午,母亲一个电话告诉他,父亲被车撞了。从概率上讲,对普通人来说,因为交通事故死亡率大概也就是十万分之四,徐铭迅速在脑袋里整理到这个数据。然后对个人来说,交通死亡的概率是50%,不是因为这事儿死了,就是没因为这事儿而死。他不知道自己脑袋里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奇怪的两个数据,但不管怎么样,他爸就是因为这事儿而死了。

他不能相信这个事实,更准确地说,他不知道该从哪个角度入手去相信这个事实。因为父亲填满了他的生活,作为一个儿子,父母则是他人生最大的生存动力。他记得当年高考之后在家看《越狱》的时候看到哥哥林肯要被电刑,那是第一次让他意识到了父亲有一天也可能会死,而且最多也不超过四五十年的时间。

自此之后,他努力学习、赚钱,就只有一个目标,就是在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旁边的科学院南里买一套房子,这样爱看热闹的父亲每天饭后都能到旁边鸟巢看看热闹,看看各地来旅游参观的人。徐铭刚到北京时,那里的房子是三万一米,他觉得贵得不可思议。现在已经涨到五万了,但即便这房子变成了五千、五百一米,对他来说都已经毫无意义了。

他感觉自己顶着一个扎满针却成了空壳的脑袋回了家,就像是一个被挖空的海胆。徐铭“飘”到医院,看到父亲被撞得一身都是伤。法医在验伤,把父亲像是扛猪肉一样扛来扛去。终于折腾完了,他给父亲穿衣服,父亲的大腿就像是从冰箱冷冻里拿出来的猪肉一样,半化不化。他摸上去,心里第一个感觉却是:肉质真不好啊。这是他第一次摸冰冻过的人肉,也竟然是他第一次摸父亲的腿,也是最后一次。

他从没体验过这样的事实:原来一个人的生命结束得可以如此草率,并不隆重,也毫无意义。甚至无意义到,留不下一句话。除了几个至亲,这个世界不会有一点不同。

时钟马上要到十二点了。他跟周围人说,自己想跟父亲单独待一会儿。大家纷纷离开。他把父亲挪了挪,把父亲的手臂拉开,自己躺在父亲的怀里,就像是小时候寒冷的东北,父亲搂着他睡觉,叫他“小火炉”一样。只是这时候的父亲,真的很冰冷,他多想成为一个“小火炉”,把父亲焐热——即使自己烧得连骨灰都不剩。

他发愿,能重新过这一天。然后在父亲的臂弯里,睡去了。

第二天,又是凌晨七点的闹铃把他叫醒了。他迷糊中,突然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他后悔自己为什么没有凌晨十二点就立即醒来呢!

他试图救父亲。有几种方式。一种是让父亲不要出门。但此时的父亲为了去外地出差,已经凌晨四点就出门了,来不及了;第二种是让父亲不要动,车就停在高速公路的路边,结果父亲还是因为高速停车,被撞而死;第三种就是让车里的司机快点开或者慢点开,但不是追尾而死就是被追尾而死。

他经过几种努力,跟第一天唯一的不同就是对父亲说了一句:我爱你。

父亲都是莫名其妙地问他:“是不是缺钱了?要多少?一个人在外面吃点好的,别省着。”

但是徐铭显然不能满足这个结果。他决定凌晨十二点一定要醒来,这样就能阻止父亲“上路”。但有一个逻辑问题是:如果要定凌晨十二点的闹表,就必须再往前倒一天,可他只能从凌晨十二点开始重复这一天。还有一种办法就是自然醒来,于是徐铭就用各种方式学习怎么在睡梦中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然后醒来。

但无论徐铭怎样训练自己的意识,都不行,直到有一次梦中遇到了开心鬼。开心鬼告诉他,这叫做“睡梦中阴”,就跟人死了之后的状态一样,再怎么努力也是无法控制梦外面的身体的。而人生,何尝不是一场无法左右自己的大梦呢?没准他这一生都是活在梦里呢,也没醒来啊。但是醒来其实很容易,只是大多数人根本不愿意醒来,徐铭也一样。

显然徐铭不会相信这种“鬼话”。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努力中,他也习惯了这样的现实,也许就这样重复过了一年,或者两年,他也记不得。每天重复醒来,他习以为常地给父亲打一个电话说“我爱你”——这是父亲从未教过他的一句话,甚至未教过他任何一个感性的词汇。

挂了电话,徐铭从容不迫地请假、订票、等母亲给他打电话传来噩耗。有时候他也会问自己,既然都已经习惯了,甚至麻木了父亲的生命,为何还要继续?也许是因为,至少这一天,是离父亲最近的一天,他还是有父亲的孩子,而不是一个没有父亲的一家之主。他麻木了父亲的死,却似乎还不敢面对一个丢掉父亲的人生。

母亲传来的噩耗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的情绪变动,以至于母亲以为这个噩耗对徐铭打击太大,一点正常人的反应也没有,让母亲害怕他出事儿。无奈之下,徐铭学会了,要假装悲痛。也不能太过。

直到有一天,他装也装得累了,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父亲的一生,就这样过去了。

徐铭定下来,父亲的葬礼在死后第七天。本来他还担心自己在父亲的葬礼上表现得太过麻木——这可不像是之前不断的循环,还有改正的机会。现在的人生都只能是一次就滑过了。

但是没想到,葬礼这天,他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再没有机会回去了,哪怕跟父亲说一句麻木不仁的“我爱你。”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大哭。他之前老听说一个熟语叫“哭都找不着调儿”,原来人在痛苦得必须要用哭来释放的时候,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哭的。哭是要找调儿的,而他竟然真找不到调儿,听起来像是干笑。所有来宾给父亲献上一枝花,都会看他一眼,看他为什么哭得这么奇怪。

葬礼结束,徐铭捧着父亲烧热的骨灰,他要把没烧碎的骨灰压碎。他就这样,一边压,一边“干笑”。

第三日
徐铭眼看着快乐为何消失,又目睹了痛苦怎样灭亡。

还有循环一天的机会,他又用来干什么呢?

他终于意识到,不管自己身上什么发生了什么样奇怪的事情,他始终是一个机械唯物主义者。既然任何快乐的、痛苦的情感都会消失,那么只有抓住那些永远不会在生命中消失的东西,或者说抓得足够多以至于消失不完的东西。

而这个能抓住一切东西的万能工具就是——钱!

他能想到在一天之内最简单的赚钱方式,就是股票和彩票。但是彩票今天不会开大奖,只是一些小奖。所以不能作为第一桶金的积累,但却是一个财富快速翻番的好途径。

对徐铭这个白手起家的人来说,最适合第一桶金的,还是股票。他只要获得了股票的走向,然后不断地快速交易,提高手速,就能以近乎一成的利润不断增长。最后再把这个钱在临开奖前都用来买彩票。

于是,徐铭就用了漫长的循环来掌握各只股票在当天的涨跌情况,甚至精确到分钟。然后在每分钟内选一个涨幅最大的股票做交易,这是个漫长的工作。终于,做出了一份详尽的股票涨跌Excel,他决定出手了。

但世事无常,就在他打算出手的早晨,因为在淘宝上买了一个用于中午吃饭的团购券,导致淘宝的交易额到了一个新高度。此时的徐铭并没有意识到,他这一个团购券却导致整个股市彻底改变了!

股市变了,对急于赚钱的徐铭来说并不是一个坏消息。只要他下次谨慎自己的行为动作不要影响到外界环境;如果足够耐心,甚至可以通过一些简单的行为干预,产生蝴蝶效应,左右整个股票大盘。对他来说,赚钱就更容易了。

但“无常”这把双刃剑在给他更多财富的同时,却更深地伤害了他。让徐铭痛苦不堪的是,他意识到之前循环中的日子,如果通过一些干扰因素,产生蝴蝶效应,事情的结果是可以改变的!也就是说,之前两次循环的结果其实都是可以通过一些隐藏的因素而改变,哪怕只是上淘宝网团购一张餐券这么小的事。

而他前两次循环时所做的事,就像是一头眼前挂了胡萝卜的驴子,拼了命地往前冲却没有离好结果更近一点。

人过于集中地关注自己的目标,反而会成为瞎子。就像是下象棋时一心只想着将死对方时,最容易出现的结果却是两下就反将而死。

徐铭崩溃了。可惜他再也回不去了!

他只有把自己懊悔的情绪无限释放在赚钱上。不知过了多久,在自己的计算下,他终于赚够到了足够的财富,只要最后在这一天结束的时候,买一个彩票,他就能成为世界首富了!他已经没有任何人可以超越了,哪怕是他自己!

第三天,也是最后一次循环,就这样过去吧!已经值得了,不能赚更多了,他该歇歇了。

第四天
早晨七点,闹表响了。

徐铭已经把所有的钱都用来买彩票了,现在只剩下些零钱,购买些面包充饥,顺利挺过这一天。没有人会想到,这个买面包充饥人的破落年轻人,会在明天成为世界首富。

兑领奖金的申请已经提交了,就等明天取钱了!徐铭高兴地设计着自己的这些钱应该怎么花。他设想着,明天就要做一个有钱人了,再也不要七点起床了,于是他把闹表调到了九点。但是想了想,有那么多钱不抓紧花,睡觉都睡过去了,也不值当的。于是把闹表调回了八点。

早晨七点,闹表响了。

徐铭不理解为什么闹表还是七点响了。让他惊讶的是,他发现自己还在这一天。自己明明没有许愿要循环啊!而且循环的三天也已经用过了,哪还有机会呢?一定是哪里弄错了,一天混过去,他又睡了一天。

早晨七点,闹表响了。竟然还在这一天。他觉得深深地恐惧,他知道作为一个身无分文的人来说,最可怕的事情是什么。

他开始在睡梦中召唤开心鬼。

开心鬼来了,给了他一个让他错愕的答案:徐铭的确是有三天无限循环的特异功能,但是时间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他循环的日子,其实是在透支未来的生命。

所以他的生命时长并不会比别人多,只是他选择将未来的日子,活在了过去。现在,徐铭的生命已经被透支光了,他永远不会看到下一天的太阳了。但是命运之神不会杀掉任何人,所以他只能停留在第四天,直到他自己放弃……

徐铭要作为一个穷鬼,无限循环于第四天才能保住生命。

这真是命运跟他开的一场玩笑。他又在这个时间赛道里耗了不知多久,甚至抢银行之类的事儿都做过了,可这一天的生命对他来说也已经没有重复下去的意义了,于是他选择了结束。
漫长的轮回,结束只用了4.1秒。

那一刻,他仿佛看到,西西弗斯,放下了时间的巨石。

沉重的执着把他拉向地狱,放下的轻盈让他飞入天堂。

 

刘宇,修行人,编剧,作家。@轮涅_不二


作者/刘宇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素材火官网: 这么的简单啊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1:35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xialankils: 一生平安 greens7@163.com 查看原文 04月03日 13:36
不教胡马度阴山Z: 大屁股,我喜欢 查看原文 03月05日 16:48
恩波: 你是抓app客户端么?如果客户端做了证书验证,用此类抓包https的方法是无法成功的,很多app已经做了此类防范抓包了 查看原文 12月07日 11:1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