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锋中的脸


刀锋中的脸

1
推开店门,灯光照亮脸的那刻,丰四认定03498这次一定不会回来了。那刻恍惚让他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屏幕里的那层空间,他站在昆仑山顶,隔着云海凝视着山下的冰湖。他依然身姿挺拔如少年,只是披风下握刀的手忽然有些疲惫。

不玩游戏时丰四也用刀,手术刀。他曾经以为刀是改变他最多的东西。

最开始,他嫌弃他赖以谋生的刀。他玩惯了血雨腥风的游戏,刀应该藏在威风凛凛的披风之后,不动则已,动则日月无光,杀完后擦擦脸上的血,对身后的姑娘说别怕。

但回到现实里,他不得不操着秉承父业的那把刀,给姑娘修修眉毛刮刮脸,还要把那些肤若凝脂的姑娘小白脸给划开,绕开大动脉穿过密集的血管,放进一块块冷冰冰的假体。井喷般的时代新浪潮狂欢中,整容好像已经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割个双眼皮,开个眼角,玻尿酸、肉毒素、抽脂针,提起来连眼皮都不足以让人抬一下。

丰四在这滚滚的钞票狂流中却忽然觉得倦怠了。当然,他的手术刀依然锋利——它在微整微调的终点等着每一头待宰的小羔羊。只是这几年,他面对越来越强势、直接的女客人,有一丝犹豫。一样的锥子脸、垫眉弓、欧式大眼、拉嘴角,几乎连下针、剂量都相差无几。丰四不过是一个执行者,而他终于意识到哪怕刀在他手中,也无法随他的想法开疆扩土。

丰四内心悲伤透顶,只要一个分神,他就已经想不起躺在他刀下的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子了,她们都长一个样子,他记不起的样子:再美艳的女客人坐在他面前也无法刺激他的荷尔蒙分泌。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一样柔软的皮肤、血管背后的白骨,刀锋30°,下刀三毫米……丰四分了神。他的刀出了事故。即便事后,父亲一直安慰他,没什么,没什么。那个女人的整容瘾早就无可救药了,五官还没恢复好,太阳穴、脖子、腰、脚趾这种边角料都已经做个遍,她无处可整才要整锁骨——只是走火入魔的女客人,早已在千万次的刀光中忘记了自己早整过了锁骨,这块薄薄的骨骼已经颤抖发脆,一根针落下也能让它崩碎。

但父亲终于宽容地让他换了一个工种,坐进办公室。

你养养刀,再出来,父亲是这么想的。整容咨询师是很清闲的活,几乎只负责闲聊和安利,如果烦了不想回答,只要让客人出门右转到旁边的医师办公室即可。他想抗拒,多年来手术临床经验,他早就忘了怎么跟人说话,也忘记了怎么讨好一个顾客,一个女人。但那把染血封起的手术刀在他眼前晃了晃,他把话咽了回去。

2
03498就是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她瘦得出奇。没经过美白针的均匀小麦色皮肤,手指一夹半宽的脸阔,偏圆的双眼,鼻尖陡然翘起,她的嘴唇是丰四审美清零之前最喜欢的厚度,三分之一的大拇指指腹宽。只是眼下过于浓重的黑眼圈都要掉到鼻子上去了,他不喜欢。

她不是目标客户,目标客户不会说出“你觉得我要整哪”这句话。

但丰四有一丝丝作为直男的欣慰:03498长得很美,瘦削的脸上一双圆眼有小动物似的可爱,总透着些惊慌。这种美是整不出来的。

“你可以全脸都换了。”丰四忽然一时兴起地想要逗逗她。他有这种癖好,以前玩梦幻西游他全服第三时,悬赏令激得满服将士飞天宫下地狱去找他,他就爱光明正大跑去东海海边,和一群10级的小屁孩一起吭哧吭哧砍大海龟。丰四朝她的脸伸出笔比划,“真的,来,先说额头……”

03498果然听完面色先发黄再发白,在丰四邀请她去看看楼上玻璃柱里盛满的削骨削下来的碎屑时,她也吭哧吭哧跑了。

不知道为什么,丰四这次却有些失落。

3
03498第二次出现在一个星期后。一个星期不见,她仿佛更瘦了,风一吹都会吹散。只是黑眼圈仿佛已经蔓延到全脸,面色惨白得彻底,只是眼神倒有了破釜沉舟的色彩,她报出一个数额。

“够吗?换张脸。”

“这不是个小工程。”小乌龟转眼修炼成仙?丰四不动声色地缓缓说。

“没事,我有的是时间。”03498陷进椅子里,“你可以慢慢想,慢慢做。每个星期,我来一次,选鼻子选眼睛选脸型。”

这样的大动在这个医院里算是大项目,光手术前期需要做的一些检查费用加起来就能让03498直升为VIP。整容业日新月异,略跟不上就会被淘汰,父亲指望这笔大钱换批新设备。“小姐放心,我们一定找个经验丰富的医生跟你这个项目。”

03498焉了吧唧的眼神扫了一圈摩拳擦掌的白大褂包围圈,然后停留在了一身T恤牛仔裤、脖子挂着耳机的丰四身上,说,“他吧。”

03498把卡推出来,“给我预算,百分之三十的定金今天付掉。”卡刷毕,合同签完,03498掉头就走,办公室里死一样的沉寂。

医生同事们万万没想到,等了十年等到院长大人那不成器的公子哥自毁前程,一转眼不到三个月,神兵天降又把这个崽子捞了出来。

丰四也万万没想到,久经沙场无敌手,自己被自己绊了一跤,刚爬起来又被岸边的大海龟给轰傻了。丰四一边琢磨一边准备前期检查的资料,哪知这时候03498又放了个大——她消失了。

电话不是无人接听就是挂断,微信对话框、朋友圈永远没有回复。有次好不容易电话接通了,丰四的耳朵差点被嘈杂的音乐炸聋。“小姐你好……”话刚说到一半,又给咔擦挂了。

距离付定金已经过了两个星期,正是同事们眼神最毒、父亲眼神最慈爱的阶段。周会上医院还为他大加表彰。丰四一一接过主任、同事的殷勤问候,回以“客户最近有点感冒”、“客户去外地旅游了”等等答案。

终于避无可避地拖到了第三个星期。丰四选择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凌晨,用家里的电话给03498打了过去——终于通了。依然是嘈杂的音乐声。

“这位小姐——”丰四的语气已经有些咬牙切齿。呆滞了三秒,电话那头开始嚎啕大哭。

丰四赶到03498口中那个酒吧的时候,03498正坐在一地玻璃上大哭。酒保一脸无奈,安抚地说“都说了人今天没来”,一边把她拉起来。灯光忽红忽蓝,03498趴着偶尔弹一下身子,吐出一小口呕吐物。

那晚上,03498就跟他说了两句话。第一句是,丰四把03498背好时,昏迷状态中的03498小声地嘟囔,“我真的不好看吗。”第二句是五个小时以后,昏迷中的03498侧身吐出一口呕吐物,喝了一口水,慢慢说,“你走吧,我明天会去医院的。”

夜风吹动窗帘,仿佛真是在东海,她是那颗要照亮整个龙宫的孤独的明珠。

4
03498重新出现在了医院,依旧是带着惊慌的眼神,只有黑眼圈更为浓重。一切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丰四陪着她去做检查,一路上感受到同事嫉恨X2的目光。

她没有再缺席任何一个检查。每次03498被扫描检测仪四射的蓝光照得像鬼魂一样飘出来时,丰四就在蓝光的尽头捧一杯温水等着她。她瘦得像一把稻草,每次检查出来仿佛就更失去了一半的生命力。丰四每次想为那个夜晚说些什么,03498就是低下眼睛不看他。

第一个手术前的最后一次检查,仪器罩缓缓合上时,丰四终于忍不住一手拨了开来。护士惊恐地看着丰四,丰四朝她扬扬下巴。

仪器罩下的03498有些惊慌,“你……”

丰四低头看着她,“我不想做坏人——其实你要是后悔了……”

03498的神情慢慢变得有些不可置信,然后又化为悲伤,她摇摇头,把脸侧过去说了一个字,不。

丰四自嘲地笑了笑,放开了手,走出门把护士叫了回来。

这次事故发生时,丰四忘了03498的预约。护士敲门看到他一脸严肃地点着鼠标,默不作声地就关上门,带03498直接去了手术室。

丰四正专心于面前的电脑,忽然就听到门外慌乱的走动声。他看了眼时间,想到今天本该是03498的手术,职业的敏感让他打开了门,“什么事?”

走动着的护士仓皇地停下来,看着他,“丰医生……”

护士是新来的,眼里晃动着眼泪,“好像因为仪器老旧,激光磨皮出了问题,大面积烧伤……”
他奔向手术室,果然房间里人一派忙碌,是收拾现场的样子。丰四一排排看过去,找到了03498的床前手术牌。

他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仪器罩。

罩面的光晕下,03498小麦色的面容上,两只圆圆的眼睛看着他,神色有些迷惑,“啊,怎么了?”

丰四看了下身后,慌乱的人影,扑在旁边另一台仪器上。丰四尝试着叫了两声“护士”,然后直接拉着03498消失在了手术室里,留下了一句“手术推迟”。

“什么情况?我仪器盖刚盖上,忽然就闻到了焦味,我吓死了,看网上帖子说割双眼皮有时会有焦味,怎么磨皮也会有的啊……喂,你拉我去哪?”

丰四左顾右盼,然后推开一扇门,把03498推了进去,自己也跟着进去    。

03498惊慌的双眼等着他,刚要挣扎,丰四就摁住了她,在脸上揩了一把,还完整。

“你……”

“整容有风险。”丰四松了口气,坐到她对面,“你看到事故现场咯。”

03498瞪眼愣了一会,才反应到自己的医生说了什么。“那我也要整。”她咬咬牙,眼神移到丰四脸上,指指丰四肩膀,“你刚在干什么?”

丰四看了看自己的脖子,挂着的耳机还没取下,他咳了声,“打游戏。”

“男生是不是不打游戏会死啊?”03498盯着他。
“女人不整容会不会死?”丰四看着她,“你说你个姑娘长得也不难看,整天想着整容干嘛……看什么看,出了这间门,我可不认这句话了。你说你到底为什么呢?”

办公室里窗帘都没拉开,光线昏暗,隐约的几道光不过照亮了漫漫的尘埃。03498想了好一会,低头说了一句话。

“为了让他再看我一眼。”

5
03498的故事并不复杂。无非是相恋多年的男友被她发现劈腿,03498痛哭一场后还是败给了感情,把男友叫来定情的酒吧,决定牺牲一时委屈,从头收拾旧山河。

正如所有电视剧里演的一样,先来的只会是小三,一脸抱歉的劈腿男友总是会姗姗来迟。时代的日新月异在小三的脸上表露无遗,一字眉欧式大眼锥子脸、眨眨眼能当扇子扇的假睫毛和自拍神器中嘟着的嘴。

“那又怎么了,”丰四看着03498的手机,他们一起参观了小三满是自拍、毫无营养的微博,“但你长得也不差呀。”

“真的吗……”03498虚弱地说,然后掏出了前男友的照片——惊为天人。“可能是因为我追的他吧。”

所谓的女追男,给他买了三年的早饭,跟了三年的公交车好为多看他10分钟。跟到高中毕业,去到他常去的酒吧,胆怯的03498喝了两瓶啤酒,上去嚎了一曲。也许是那天灯光照耀得她金光闪闪,也许是起哄的声势太响,男生将她牵了下来,开始了这场磕磕绊绊的恋爱。

“你要是再长好看一点就好了……”这是她前男友最多的感慨。

03498是优等生,A大本科及保研的双学位,全国五百强企业,三门外语,甚至还考了二级厨师资格证,比起来03498的前男友除了一张脸几乎一无是处,大学因为挂了高数也只能草草肄业。无奈的是人生可以不分成败贵贱,人却分美丑。

 “我不羡慕她啊,”03498说,“我非常确定我不羡慕她。那个女生在我对面说了那么多,她其实只说对了两件事情:一,我男朋友不爱我了。二,有了她之后,他不会再看我一眼。” 

爱情的执念最后变成了对脸的执念,这样的例子整容院里屡见不鲜。

丰四陷入沉默。03498的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显;姗姗来迟的男朋友来带走自己的现女友,而真的,从头到尾没有再回头看她一眼。

真的一眼都没看吗,丰四很想问,但还是转为了虚弱的反驳,“只是一句话而已。”

许久03498才反问我,“所以,你真的觉得我好看吗?”

6
03498讲起了她的童年。

03498口中的童年是每一个优秀的丑孩子的童年,拿再高的分数排队放学回家仍然没有男生愿意牵她的手过马路——何况她不止丑,而且还胖。

“有多胖?”

“150cm,150斤吧。

03498以前最害怕上的就是体育课。每次课前例行的两圈跑因为03498的速度慢都会从追赶,变成独跑。

本来这样也并没有多值得难过,她跑得慢,按时跑完的大多数便先做操或先休息。可是忽然有一天,队伍反了过来。

也就是说,当03498精疲力竭地跑到终点时,本应该背向她的队伍忽然在那天面朝着她做着拉伸操,只有体育老师背对着领操。最后一百米时03498已经慢慢看清了队伍中同学的表情,她也想象得到她的滑稽:脑满肠肥、大汗淋漓,很努力但就是跑不快的样子,但看着一个一个的同学噗嗤笑出来她心里还是哐当一沉。

烈日正盛。体育老师抹把汗,回过了头来,呆滞片刻的神情转而变得怒不可遏,“你在干什么?!”

03498愣住了,还没有停下奔跑的步子,“我……”

体育老师将哨子往地上一砸,迎着她走过去,“你懂不懂尊重老师?在背后搞笑很有意思是吧?!”
03498呆在了原地。体育委员上前为她辩解,每一句话都是插在她心口的刀子。

“你不知道胖的感觉,你没胖过、丑过,你就永远不知道那种感觉。看悲伤的电影每个人都会哭,但我哭就惹人发笑。每个人都喜欢幻想高大帅气的男生,但我的幻想就是玛丽苏。我写的情书再美思想再深,只要来看看我的脸,只要看着我后脑勺那能夹住一支笔的肥肉褶,我就永远失去了人格的说服力。”

7
“你现在……”丰四问。

“我只是瘦了。”她轻描淡写,“那一次之后,我三餐只吃苹果,吃了一个月,掉了四十斤,然后昏倒去了医院。”

“你疯了?得胃病了吧?”

“我前男友就是那个,为我的胖去辩解的体育委员啊。” 女孩的声音低若蚊呐。“我瘦了四十斤,追到的他。你没法想象我暗恋了他多久,不瘦下来我觉得连给他送饭、跟他一起坐公交的资格都没有。我第一次感觉到我得到了人格。我说的什么,喜怒哀乐,都值得人相信、感同身受。”

03498站起来,拉开百叶窗,“分手后我才想到,可能瘦还不够……我已经不确定我到底长什么样子了,什么样才是好看的。” 

也不一定是为爱脱胎换骨,只是一朝蛇咬后,她忽然看清原来所谓的尊重、情感都有门槛,只要与胖、丑沾边,就沦为万劫不复、不入人道。

03498看着窗外。或者说她早就想整容,只是在等一个借口。

丰四忽然问,“你分手多久了?”

“什么?”

“下定决心要换整张脸,一定是分手有段时间了吧。”

03498歪头想了想,“对,快一年了。”

“唔,一年,”丰四脑海中闪过许多数据,一边拿过03498的手机翻回那全是自拍的微博,翻寻着,“一年前,你们快分手时,是不是你们除了天天吵架以外……”

“就是不停地搬家、装修、换工作。”

“之后没见过面?”

“没有。”

丰四心下了然,拿定主意,打量着03498,“那我知道了。你等一下。”他走出门去,少顷,他拿了两个包裹回来。

“什么?”

丰四打开第一个包,全是化妆品。

03498虚弱地喊了一声,“我不太会……”

“我会,”丰四白了一眼,开始调粉底液,“化妆、服装、甚至美甲,都有资格证。你去把脸洗了。”

03498挣扎失败后,一面任丰四鼓捣着脸,一面辩解,“你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是想变一个人……”“在变在变。”丰四最末用唇笔把唇彩画好。然后蹲下来脱她的鞋。

“喂……我鞋怎么了……”

丰四把她的跑鞋放一边,“没什么,就是显得傻,” 

毕竟现实生活中傻白甜女主是斗不过绿茶婊的,人傻什么都斗不过。

他拖来第二个包,拆开是一双高跟鞋,“35码是吧。”

03498被丰四推到镜子前,露出一个第一次学化妆的女生才会有的表情。呆滞超不过五秒,她回过头,看到丰四脸上的寒光——他掏出了一把刀。

“成人前的最后一步。”丰四无声地走过来,在她耳边说。03498几乎是下意识地闭上了眼,而那瞬只感觉到毛发落在鼻尖的触感。是刀。他刀功极快,刮过眉间如风拂过,几个弹指后他又补上了粉。

好了。

丰四把车停在了酒吧门口——他接走她的那个酒吧,也是她和她前男友定情、分手的酒吧。03498认出方向后就一直挣扎,丰四淡淡回了一句,又没有非要你进去,你上次闹成那个样子酒保还不一定让你进去。

微博把人的生活剖析得干干净净,03498分手之后半死不活,但那个男人的生活依旧,仍然在下班后来这个酒吧要两杯威士忌解乏,无非是换了个更新更美的女朋友。

丰四看着一对男女走进了酒吧,回头看了03498一眼,是了。他把她拉下车,隔着窗户看。

正是丰四想象中的画面,六点的酒吧灯光只是微黄,两人朝吧台走去。女人顶了一天的妆容现在已经脱落无几,过尖的脸上,圆硕的苹果肌已经移出了本该有的位置,侧脸看去,眼皮上两道深深的割痕、山根处皮肤几乎透明,快脱节的下巴暴露无遗。她回头对男人喊着什么,男人表情寥寥,顶着一头油腻腻的头发,本来英俊的脸上写满了疲惫和颓丧,他拎起一根球杆走向台球桌,女人怒不可遏地追了上去。

“你也许看照片看不出什么,可我开刀十年了。看到照片里她没P干净的淤青我就知道了。她用的玻尿酸不是专供局部使用的,质量不高,超过了注射频率自身组织难以消化完全。她填下巴用的似乎连玻尿酸都不是,应该是硅。脸上的一个弧度在我看来就已经足够推断出一整张皮肤崩垮五官走样的脸。”

丰四回头看着03498,旋转的灯光在这一刻照亮了她的脸,她单薄的一条小裙子花朵似的摇摆着,晚风中眉目如画、姿容楚楚,眼神依然是有些惊慌的小动物的样子。

“以男人的目光看,他不止会看你一眼,他的眼睛会粘在你身上……你,现在还要进去吗?”

丰四不愿意让03498进去,他看到她的眼神那刻就感觉到自己手中无形的刀在震,身后长出了披风。但丰四很明白,她必须要进去,不然她永远都会是那个烈日下拼命跑到终点得来嘲笑的胖子,一辈子放不下惶然与惊慌。这条路每个人都要走,如果她没有体面地跑到过终点,那她就永远离不开胖与丑的阴影,没有人格,可以任人嘲笑。

也许这时候伸手,丰四可以够得上03498的裙摆。

 

贾彬彬,青年作者,编剧。@二彬啊二彬


作者/贾彬彬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素材火官网: 这么的简单啊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1:35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xialankils: 一生平安 greens7@163.com 查看原文 04月03日 13:36
不教胡马度阴山Z: 大屁股,我喜欢 查看原文 03月05日 16:48
恩波: 你是抓app客户端么?如果客户端做了证书验证,用此类抓包https的方法是无法成功的,很多app已经做了此类防范抓包了 查看原文 12月07日 11:1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