藕荷色劫案


藕荷色劫案

1.犯罪原则
“我们不杀人。”

“坚决不杀。”

“我们不杀人不是因为害怕,这是我们的原则,你明白吗,原则,我们要明确自己的犯罪动机,我们犯罪是为了什么?”

“为钱。”

“为钱。很好。那我问你,如果有人主动给我们钱,比这单计划还要多的钱,我们还要不要犯罪?”

“没有人会给我们钱。”

“就假定有人会给我们钱,假定有个神经病,来到我们家,看到我们的桌子都是用稿纸堆起来的,觉得我们过得辛苦,觉得我们是可怜的不世出的艺术家,要给我们一笔钱,就假定是八百万。我们有了八百万,那我们还要不要去犯罪?”

“为什么是八百万?我们这次最多只能搞到六百万。”

“那好,就假定是六百万。”

“六百万,天哪,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给人六百万,上帝也不会这么干,钱是挣来的,不是大风刮来的。”

“假定!如果!我说的是假设,我们还能不能好好讨论问题了,你总是这样,这就是我们剧本卖不出去的原因,你总是从世俗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我是说浪漫一点,如果有人给我们钱,我们还要不要去犯罪?”

“你为什么非要在实行计划之前讨论这件事,我们就要去犯罪了,没有什么能阻止我们犯罪。我说的是我们,这个计划是我带着世俗的目光制定的,跟浪漫没有一毛钱关系。我们把它写成剧本,拍个三五分钟的微电影,他们不要这种东西,他们拍一个抢银行的短片却不需要一个周密的计划,你能理解这件事吗。这个计划是可实施的,就冲着这一点,我们也要把它实现,就限定在三分钟之内,我们搞到六百万。我们得让他们知道,我们有搞到六百万的脑子,却在给他们写六千块的故事,我们得证明这件事。”

“我真的是没办法和你讨论事情,我说的是假定,剧本之所以卖不出去,就是你忘了我们到底是要写一个好故事还是去抢银行。我们之前没有想过抢银行的事情,我们没有这方面的梦想。我们是要成为名震世界的电影大师,你要超越科波拉,OK没问题,但你首先要超越他女儿,那个小科波拉,你觉得你比她更厉害吗?我们现在卖出去的所有剧本都是广告故事,我们得站在更高的角度看自己。买家要的是一个表现自己安保设备无懈可击的故事,而不是现在这个,你在三分钟之内成功抢到六百万。你懂我的意思吗,现在不是谈理想的时候,我再问一次,我们犯罪是为什么?”

“为钱。”

“是的,为钱,为了三千块房租,好让我们不至于流落大街,而不是为了梦想,我们的梦想不是这个,不是抢银行变有钱人你明白吗,也不是证明你一个写故事的有抢银行的能力,我们只是为了钱,跟我说,钱钱钱,money money。”

“钱钱钱。”

“好,现在我问你,如果有人给我们八百万,好,按你说的,六百万,我们还要不要进行这次犯罪活动?”

“要。”

“这就是我要的答案,天哪,为什么和你聊天那么累。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有了钱还要去抢钱吗。”

“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我的为什么和你的为什么永远不是一回事,我只知道我们要去抢银行,我们要赶在银行下班之前过去。”

“好吧,我允许你保留你的想法。”罗丁把盒饭从桌上挪开,铺开他们的计划,不到五页的稿纸一一铺开,和稿纸做成的桌子混为一体。

“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酸奶强强说。他用袖子擦拭喝过的酸奶瓶,以便于把下一包袋装酸奶挤进去。“我们是平等的,我不需要你允许我保留想法,你知道吗,我忍你好久了,你不要以为比我大十二分钟就是我的老大,想想科恩兄弟,他们是平等的,想想沃卓斯基姐弟,他们是两个人,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思想才能碰撞出伟大的电影。如果你和我想法一致,酸奶丁兄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是的,你很有想法,你也很浪漫,这是我缺少的。我也有很多不认同你的看法,什么要超越科波拉就要超越小科波拉,这又不是打怪升级,我对小科波拉没有兴趣,我只想搞定老的。”

“好吧,你说的对,作为双胞胎,我们没必要什么都一样,你看现在你比我胖那么多我也没说什么。我只是想强调原则,当我们要做一件事的时候,我们得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钱。”酸奶强强摊手,“当然是为了钱,如果我们稍微有钱一点,我也不会和寇梦丹分手,我们吓着她了,兄弟,绝对是,她被我的才华打动,却被我的生活吓到了。她绝对没有见过那么失败的人,那么才华横溢的失败者,这就是我们的可疑之处,如果我们真的有才华,为什么会失败。还有该死的酸奶——”酸奶强强把装好的酸奶放在稿纸上,“我只是觉得酸奶放在名字里还不错,你却让我没完没了地喝,好了,现在我对酸奶上瘾了。都那么穷了,我还要喝酸奶,还非得是瓶装酸奶。”

“这是辨识度,日后你成为大师,你就是唯一一个酸奶不离口的大师。”罗丁说,“这样别人才能记住我们,如果你不喝酸奶,我就只能在额头上纹字了,你已经做了选择,你不喜欢我纹身我就不纹,我非常尊重你的意见。”

“绝对是错误的决定。”酸奶强强说,“有一次寇梦丹想买支便宜口红,你却给我买了酸奶,你知道她怎么看咱们兄弟俩吗?”

“不要再提她的名字了。”罗丁有些激动,“她差点把你毁掉,她差点毁掉酸奶丁兄弟。你现在绝对不是考虑爱情的时候,美好的爱情会毁掉天才的头脑,糟糕的也是,只有求之不得的爱情才是源源不断的创造力,才是艺术的发动机。从现在起我希望你忘掉她,把她当作一个失败的故事付之一炬。”

“我做不到,你太没良心了,别忘了是谁供养了我们半年。”

“也别忘了,那半年写出的剧本有多失败。”罗丁说,“关于她的讨论到此为止,我们再来梳理一遍计划。”

“我写的。”酸奶强强说,“我铭记于心。”

“我们要排练一遍,这是戏剧的魅力,只要排练才能发现问题。来,第一幕,下午,四点钟的街道,太阳在大约七十度角的位置,人群的倒影刚好印在玻璃墙上……”

2.犯罪冲动
酸奶丁兄弟穿上黑西装,带上事先买好的墨镜和充气娃娃,自制的粗管猎枪,罗丁学的是道具制作,充气娃娃被打扮得像一个沉默的哲学家,戴着礼帽,胡子茂密,几乎遮住整张脸。他们三人走在一起,西装笔挺,看上去很有气势。充气娃娃在两人的操控下走在中间,他身体看上去很沉重,里面塞满了新鲜的灌肠和猪内脏。脑花不算新鲜了,是他们从周六的饭局上带回来的。他们用有限的资金制作了逼真的道具,这让罗丁更加肯定自己的天赋,有一种离大师不远了的感觉。

“如果能找个人拍下来就好了。”罗丁说,“这是一部活生生的电影杰作。”

“你应该早说。”酸奶强强握住充气娃娃的手,走得很轻松,他另一只手揣在兜里,西装口袋有点鼓,那是一瓶酸奶。他们限制只能带一件和计划无关的东西。罗丁的是一包南京牌香烟。

“好,成功之后把这个剧本拍出来,你也算没有白写。”

“说话算数。”酸奶强强说,“我来做导演。”

“当然是你做导演。”罗丁说,“我拍的电影必须要浪漫,要有女人。不是现在这样,她明明是个女的,我们却把她打扮成男的,残忍的把胸剪掉,贴上胶带,这样真的好吗。直接带一个女的有什么不好。”

“女的太招人眼目,我们要让他毫无征兆地爆炸,脑浆溅满防盗窗,这是我写的剧本,我了解观众心理,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听我们的。”酸奶强强说,“还有记住,他有名字,他叫尼采,你得记住角色的名字。”

“你说得对,但是从视听语言上来说,一个女人被炸成碎片要比一个男人好看得多,女人的叫声也比男人好听。”

“对!”酸奶强强说,“简直无法容忍,我竟然忘记了叫声,被炸的那一刹那,他会发出点声音,他必须得发出点声音。“

“什么声音。”

“叫声,首先是空气挤压的声音,其次是叫声。”

“什么是空气挤压的声音。”

“就像这样。”酸奶强强压低声音模仿了一下,“来,我们找个地方排练一下,我发出空气挤压的声音,你发出叫声。”

他们在街角坐下,排练了一阵,直到酸奶强强觉得满意才去银行。

“走吧,趁着现在人多。”

“还没到时候,”酸奶强强说,“看倒影,还没超过玻璃墙的三分之二,我们再等一会儿,等太阳再下去一点。”

“我觉得现在的太阳应该叫落日。”

“什么?”

“都快落下去了,叫落日比较恰当。”罗丁说。

“还有两个小时才会落下去。”酸奶强强说,“就是落下去了,我也会叫它太阳,对于地球更西边的人来说,它根本没有落,它只不过是在转圈。”

“天哪,要疯了。”罗丁摘下墨镜。他有点激动,中间的尼采先生被挤到了,发出“吱吱”的声音。“你为什么不能浪漫一点,落日多好听,看问题可不可以不要那么透彻。”

“透彻也可以浪漫。”酸奶强强说,“比如说尼采,这家伙也被爱情搞疯过。”

罗丁点了支南京,他把尼采交给酸奶强强,站起来抽烟,不动声色地观察周围的环境。一根烟快要抽完的时候,他走到酸奶强强面前,让他喝点酸奶。

“你为什么不喝点酸奶?”

“我为什么要喝点酸奶?”

“就要行动了,你不紧张吗?”

“紧张不是我们该有的情绪。”酸奶强强说,“我很看不惯你这样,走来走去,一口一口抽烟,左看看右看看,一看就像个抢劫的。真正厉害的犯罪者,不会感到紧张,也不会关注别人,一旦一个周密的计划制定,没有人能影响得了你。”

他们大约在街边的长椅上坐了十五分钟,罗丁抽了三支烟,依然左看看右看看。酸奶强强没有喝酸奶,和尼采先生沉默地坐着。他看着玻璃墙上的倒影,计算着时机。

“看那个女人。”罗丁说,“刚从银行走出来的那一个,穿棕色裙子的那一个,对,就是那个。太美了,她绝对适合演《美丽新视界》里面的孟莎。”

“那不是棕色,那是藕荷色。”酸奶强强说,然后像被狗咬了一样跳起来,“那就是寇梦丹所说的那条裙子。”

“什么?”

“我答应过她,要送这条裙子给她。”

“什么?”

“寇梦丹在国外的网站上看到的,她说她超喜欢那个设计师,超喜欢那条裙子,可惜那时候我买不起。”

“现在买得起也没得送了。”罗丁说,“时间到了没有?”

“不行,我要送她那条裙子,我之所以不送那些毛绒玩具是有原因的,我要送有意义的东西。裙子就是意义,裙子让一个女人成为女人,穿裙子的女人让人爱,我必须要送寇梦丹这条裙子。”

酸奶强强跑起来,他忘了尼采先生还和自己在一起,一下被绊倒了。他把尼采先生推开去追那个就要消失在街角的女人。罗丁莫名其妙,只好扶起尼采先生追上去。

他们在一家洗衣店前追上那个穿藕荷色裙子的女人。

“等一下。”酸奶强强喊,他处于半失控的状态,不知是因为跑动还是激动,声音有些变调。

好几个人回头,酸奶强强用目光筛选出那个女人。

“有什么事吗?”这就是美人,不光长得美,声音也很美。她看着面前三个气喘吁吁的人,尼采先生帽子低,胡子大,也不喘气,看起来很神秘。

“你的裙子很好看。”酸奶强强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回归到一个艺术创作者应有的儒雅和深沉当中。

“谢谢。”美人礼貌性地笑,这就是美人,她具备一个高质量美人应有的素质。

“可以问一下在哪里买到的吗?”酸奶强强说,“这裙子真的很棒。”

“太阳。”罗丁在一边说,“看看太阳,我们得按剧本进行。”

“剧本?”美人说,“你们是在拍什么吗?随机街拍?调查问卷?”

“不是的,”酸奶强强说,“我只想知道你这件裙子在哪里买到的。”

“是别人送的。”美人莞尔一笑,继而变得伤感。

“真是一件美妙的礼物,不瞒你说我也——”

“谁送的,男朋友?”罗丁插嘴道,“强强,我们得速战速决。”

“是前男友。”又一个莞尔一笑,有点变苦了。

“抱歉,我们不该问这个。”酸奶强强把罗丁往边上推了推,“那你知道他在哪里买的吗。”

“好像是他朋友给他的。”美人预感到这场对话没那么快结束,她继续往前走,酸奶丁兄弟只好跟在后面。“就是这条裙子的设计师,送这条裙子给我的时候,他们还没有好上,那时候他们只是时装周上认识的朋友。你知道,一个杂志主编和一个新锐设计师,只是一种礼节性的交往,他夸奖她裙子做得好看,她就在秀结束之后送给了他。那时候我只顾着高兴,竟然丧失了一个女人应有的敏感,送自己的作品给异性代表着什么,对于艺术家,作品就是生命,送自己的生命给对方,她在向他调情,这是一种飞快的调情,我败得迅雷不及掩耳……”

美人讲起往事,像所有女人一样没完没了,纤毫毕现。眼看太阳就要落下,罗丁急不可耐,不停在后面和酸奶强强做手势,意欲在一个无人的街道打昏美人,抢走裙子继续他们未完的计划。酸奶强强坚决说不。罗丁只好自己动手,从尼采先生衣服里抽出粗管猎枪,准备打昏美人。酸奶强强固执地守护着沉浸在回忆中的美人,拦住罗丁的进攻。美人觉察到异样回过头来,他们立刻装出仔细聆听的样子。

“这么说来,这真是一条有故事的裙子。”酸奶强强说。

“是的,全世界仅有一条,成全他们奸情的裙子。”

“只有一条。”酸奶强强说,“看来我是买不到了。”

“剧本也完不成了。”罗丁说,“太阳都下山了。”

“剧本?什么剧本?”美人看起来很有兴趣,她回过头,在晚霞中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她注意到尼采先生始终没有说话。“你们的这位朋友怎么一直不说话。”

“他是我们的文学顾问,”罗丁说,“他一般情况下都在思考。”

“哦,这样,这么说你们是在拍电影?”美人似乎兴趣更大了。

“是的,电影!”罗丁说,“是一部电影,非常棒,这部电影叫——”

“还是说裙子吧。”酸奶强强说,“有什么办法让你把裙子卖给我?”

“我为什么要卖给你?”美人感到被冒犯,她把注意力彻底从酸奶强强身上转移到罗丁那里去。

“是这样,”罗丁说,”我们要拍一部电影,你这条裙子非常符合我们电影里一件道具的要求。”

“是吗,什么电影?”

“一部绝对伟大的电影。”罗丁说,“我们叫它《美丽新视界》。注意,视不是世界的世,而是视野的视,为什么会是这个视而不是那个世,是因为这是一个关于眼睛的电影,准确来说,是关于美和丑的电影。顺便说一句,你非常适合演里面的美女。”

“真的吗,谢谢。”美人做出吃惊的样子,“那这部电影是讲什么的?”

“讲美和丑。”罗丁把尼采先生摇晃得吱吱作响,“讲我们现在这个世界的视觉偏见,用哲学的目光和深度,讲一个绝世美人的冒险故事。”

“告诉我那个故事。”美人说,“我要听我要听。”

“在告诉你之前,我想先告诉你,这是我们酸奶丁兄弟的作品。我们就是酸奶丁,来,酸奶强强,你喝一口酸奶。”

酸奶强强拿出酸奶喝了一口。

“好,现在我来告诉你故事,故事起源于一个很丑的女人,她很丑,却嫁给了全世界最有才华的导演。因为她在导演不名一文的时候帮助了他,而导演嘛,大家都知道,导演喜欢在电影里拍美女,他拍了那么多的美女,怎么可能不心动,于是他和一个绝色女演员发生了关系。丑女当然不服输了,是她造就了导演,却让别人坐享其成。碰巧她也不是吃素的,这就是电影力学,反派绝对不能是吃素的。当然我不叫她反派,她不是反派,她是人类文明的革命家。碰巧她又是一个生物学家,她一直在进行一项秘密研究,就是改造人体,准确来说是改造眼睛对环境的识别。她当然成功了,不然电影拍什么。就在金马奖颁奖当晚,美女演员和导演领完奖之后神秘失踪,不用说你也知道,她被丑女绑架来搞实验了。实验当然成功了,不然电影拍什么。丑女成功地改变了世界,她颠倒了人们的审美,把女演员变成丑的,把自己变成美的,而这种病毒是可以传播的,短短几天之后,世界的主流审美就被完全颠覆了,除了少部分原始人。”

“颠覆了!”美人像是被吓到了,“太可怕了,也就是说到最后我会变丑,你们是在批判美女吗?”

“你不会变丑。”罗丁说,“这同样是一个伟大的创举,在这部电影中我们不会给你化妆,而是直接对调演员,让你直接演之前的那个丑女,而你还是美的,只不过是换了角色而已。”

“你们对美女有恶意。”美人说,“我不会演这部电影的。”

“我们喜欢美女。”罗丁说,“我们是在批判如今的世道,批判看脸的世界你知道吗?”

“你们一边喜欢美女一边批判看脸的世界,你们太虚伪了。”

“不是这样的。”罗丁说,“你把问题看得简单了,这样吧,你家在哪里,我来给你好好解释解释。”

“为什么不去你家。”

“我家太乱了,你不会喜欢的。”

“好吧,那就去我家。”美人站住,打开了院门。原来他们已经沿着这座房子走了好几圈了。

3.犯罪计划
不按照计划,就不会知道发生什么。
                                                                    ——酸奶强强剧本摘抄。

天完全黑了。酸奶丁兄弟很兴奋,尽管酸奶强强的目光仍然死盯着那条裙子,但让他高兴的已经不仅仅是那条裙子了。经过三个小时的长谈,在这栋豪华的独栋别墅里,罗丁成功说服了美人参演这部电影。更大的收获是,美人决定利用自己的钱做第一笔投拍资金,然后再去吸引更多投资。从美人闪烁的双眼可以看出,她已经被罗丁的才华深深折服。酸奶强强和尼采先生躺在真皮沙发里,喝着美人调的酒,惬意地晃着酒杯,准备坐享其成。看起来,最多再过半个小时,他们兄弟就可以瓜分了美人。罗丁留下来和她共度良宵,他拿着裙子走人。这会儿,他在盘算着如何把寇梦丹约出来告诉她,他即将大有所成。

“就是这样。”罗丁说,“我们今年拍完,还可以赶上明年的奥斯卡。”

“太棒了。”美人跳起来,“你再来一杯酒吧。”

美人去倒酒,兄弟俩坐下来击掌庆祝。美人把酒给他们,看着两个高兴得像儿童一样的大孩子,这时候她皱起眉头,又倒了一杯,“给你们的朋友也喝一杯吧。”

“他睡着了。”酸奶强强说,“他今天太累了。”

“好吧,不喝的话等会可能比较痛苦。”

“为什么会痛苦?”罗丁说。

“因为我先生就要出场了。”美人说。她拿起电话,用截然不同的冷淡语调说,“亲爱的,饭好了,下来吧。”

从楼上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动,酸奶丁兄弟抬起头,一架轮椅从天而降。等落到地板上,他们发现这是一个强壮的男人,虽然坐着轮椅,依然可以看出健壮的上身。轮椅吊着威亚,被改造成了一架战车。双手边分别放着两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正上方是一杆像炮筒一样粗的东西。男人的头处于炮筒下面,露出婴儿般的淘气笑容:

“Well Well Well,看看你给我带回了什么。三个黑衣人,天哪,他们有没有解除武装。”

“他们只是作家。”美人说,“他们没有武器。”

“作家,那么穷的人你也往家里带。”

“等等,这是怎么回事。”罗丁想要站起来,发现双腿不听使唤。“哥们,你的道具做得太酷了。”

“不是这样的,”轮椅先生说,“你应该问我要干什么。”

“不好意思,职业习惯,你动手能力太强了,我自愧不如。”罗丁说。

“那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一个作家。”罗丁说,“我们今天下午本打算去抢银行的。”

“厉害,连抢银行的你都能骗来。”轮椅先生用枪指着酸奶丁兄弟,齿轮转动,枪很快调整好方向。坐在中间的尼采先生无枪可指,轮椅先生只好调动大炮,三个人都处于枪口之下。

“现在,你能告诉我他们有什么了吧。”轮椅先生再次问妻子。

“他们有故事。”美人回答。

“故事?”轮椅先生露出不可思议的笑容,很明显他在责怪妻子,“我们要故事做什么?”

“非常值钱的故事,能得奥斯卡的故事。”美人说,“罗先生,有劳你再讲一遍。”

“这是一个关于美与丑的故事——以下省略五千字——只要你们投拍这个故事,一定可以大获全胜。”罗丁仍然处于兴奋之中。

“知道了。”轮椅先生说,“真是个好故事,我都录下来了。我们会把这个故事拍下来的,你们九泉之下就瞑目吧。”

“等等,没有我们酸奶丁兄弟你们是拍不好这个故事的。”罗丁再次试着站起来,他竟然成功了,轮椅先生责备地看着妻子,埋怨她没有做好前期工作。

“你坐下,坐好。”轮椅先生紧张起来。

“这部电影需要一种超现实的表现手法,和极其现实的布景,”罗丁仍然沉浸于阐述自己的构思,“有很多事情都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比如说简简单单一个道具,就拿这个电熨斗举例,一定要在色调上——”

“放下,立刻放下。”轮椅先生紧张起来,一声轻微的响声,罗丁应声倒地。

“不要轻举妄动。”轮椅先生再次声明。

酸奶强强没有慌。他也没有被吓到。趁轮椅先生还没把注意力转移过来之前,他举起了尼采先生,训练有素的轮椅先生觉察到危险,当机立断按下大炮的按钮。

这一炮可真不是盖的。大概连轮椅先生都没发射过这枚炮弹,都有点生锈了,但不妨碍炮弹的威力。尼采先生完全成了碎片,炮弹的浓烟尚未散去,新鲜的内脏满天落下。

酸奶强强迅速翻滚到轮椅下,拽下轮椅先生的假腿给了他当头一棒。美人刚要反击,酸奶强强转动轮椅,他没有学过开枪,却一下正中眉心,这要得益于他的冷静和执着,他不想弄脏那件衣服。

两个同样不能走动的人在血肉模糊的豪宅里展开一场殊死搏斗。最后的结果是,酸奶强强用轮椅先生的假腿勒死了他。

4.意外之喜
那么大的炮声,当然引来了警察。

警察来的时候酸奶强强双腿已经恢复知觉,他扒掉美人身上的裙子,给她换了套家居服。罗丁左边胸膛中了一枪,差点死掉,在医院呆了两个多月。

在轮椅夫妻的花园里,警察挖出三十多具尸体,酸奶丁兄弟得到了英勇奖章,受邀到各大电视台讲述这个惊险故事。当然,也会随机附赠《美丽新视界》等一系列乱七八糟的故事。这部电影虽然轮椅夫妻无福投拍,却收到了包括派拉蒙等几十家电影公司的橄榄枝。目前,酸奶丁兄弟正在就这部电影的具体事项和一些公司进行洽谈。

罗丁出院那天无疑是新闻界的大事件,无数摄像机等在医院门前。在电视的转播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酸奶强强和一个穿藕荷色连衣裙的妙龄女子来接罗丁出院。在医院门前的石阶上,罗丁对酸奶强强说,

“酸奶强强,你怎么不喝点酸奶?”

附注:
酸奶强强所作抢劫银行剧本:

日景 四点钟的街道 太阳于倒影呈七十度角

用事先准备好的充气娃娃爆炸引起恐慌,持假枪劫持柜员母亲威胁柜员打开保险库。

关键道具:充气娃娃和柜员的母亲。

关键信息:柜员母亲每月五号会来存钱。

 

郑在欢,青年作者。@郑在欢


作者/郑在欢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男孩: 我给你跪下磕俩头,给个码吧,谢谢了,1452238489@qq.com 查看原文 05月30日 19:39
素材火官网: 这么的简单啊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1:35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xialankils: 一生平安 greens7@163.com 查看原文 04月03日 13:36
不教胡马度阴山Z: 大屁股,我喜欢 查看原文 03月05日 16:48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