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间花园


楼间花园

1作家与模特
像所有编剧一样,严编剧也拖稿。最近他心情很不靓,欠了制片方15集剧本,被心情更不靓的王老板抓住封闭写剧本。王老板认为自己之前给了严编剧太多最初的宽容与最后的疼爱,导致对方不顾自己几十人的剧组都开工了还在磨磨唧唧磨剧本。

王老板给严编剧租了一间大房子,派了两个服务员兼保镖,日夜守在门口满足编剧各种需求,一日三餐直接送到编剧电脑桌前。但,写不完剧本不许出门,当然,网络和电视也是没有的。

严编剧对于这样的软禁很郁闷,不过,也没提出异议。在家里还不是自己软禁自己么,吃住不见得比现在好。更妙的是,王老板给他租的这套高档公寓,有一个楼间花园:

这是一栋带裙楼的“Z”字形建筑,平行的两幢高层塔楼都是公寓,斜线形的裙楼只有7层,被整体租给了一间公司,裙楼顶被物业改造成了花园。严编剧住的8楼,正好是“Z”字的连接点之一,从他的窗子翻出去,就是屋顶花园。花园只有裙楼顶的一扇门通达,这扇门一直锁着,从未有人上来过。

于是,这座楼间花园,目前只属于严编剧一个人。不知道王老板是不是出于这个目的租了这间房子,反正严编剧是充分利用了这座花园,他在咬指甲、揪头发、挤粉刺、一遍遍擦写字台、清理键盘……还是写不出来时,会偷偷从窗户爬出去,在楼间花园散步。

一般,他不敢走太远,怕门口的两个彪形大汉服务员发现。同时,他近视程度太深了,矫正视力也只有双眼0.6,他总担心自己一个不小心,踏空了栽下楼去。所以,直到入住一周后,物业园丁上来修剪花木,把参差不齐的翠柏剪平,严编剧才发现,这栋花园并不属于他一个人——Z字另一个连接点还有一户人家。

这个发现让严编剧很兴奋,像所有编剧一样,严编剧也有隐秘而旺盛的好奇心。他用自己0.6的视力,坚持不懈“偷窥”对面的那扇窗。又一周的观察之后,严编剧成竹在胸地分析出了对面住户的职业:一个兼职女模特。

她很高,大概有1米8左右,她有无数顶各式假发,无数件各种风格的衣服。她每天晚上7点左右回来换衣服,正好是上班族下班到家的时间,所以应该不是全职。她花大概两个小时搭配各种不同造型,有时候会脱下来换回居家服,有时候会穿上走出去,凌晨再回来换回居家服。她喜欢戴很多层硅胶的文胸,把胸挤得很大。

自从有了这个发现,每天晚上这个女人的换装秀,已经成为百无聊赖的严编剧唯一的娱乐,他以这个女人为主角,脑补了无数个故事,他甚至在他剩余的剧本里,加入了这样一个角色:被侮辱被损害的绝望女子——美艳的。可,就是这样一个带给严编剧灵感的女子,却在他的剧本写到大结局的时候忽然消失了。

那天晚上7点,严编剧在电脑上打上“完”的字样后,就躲到窗帘背后,准备最后看一次换装秀,期待着女人今天是穿上亮片还是豹纹。那女人却没有出现……

但严编剧的剧本已经写好了,本来,他可以交稿走人,等待收钱,结束这种软禁的生活,但他在接听王老板催稿电话时,却迟疑了:“明天再交,毕竟是结局嘛,想改精彩一点。”

挂上电话,严编剧轻轻反锁了房间的门,无声地打开窗子,跳了出去。他决定到对面去看一看,那个给了他无数灵感的女人,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虽然,作为一个编剧,他明白出差、度假、生病等一切借口,都比“意外”更符合逻辑。但他就是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要到对面去看看——实在想临走前看清那个女人到底长什么样,哪怕是一张照片也好。不然,这个女人就会像一首想不起歌名的熟悉歌曲一样,变成他生命里永远的未解之谜。

推开那间暗中观察不知多少次的窗,严编剧跳进那间暗中观察不知多少次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都显得陌生又熟悉:那些光泽的假发、散发香水味的衣服,都是他靠远远偷窥,无法感知到的细节。遗憾的是,这间放满了各色衣服的房间里,并没有女人的任何一张相片。

严编剧鼓足勇气,走到了门口,拧动通往客厅的球锁。锁头发出运转正常的“咔哒”声,门开了。
客厅里,一个女人怔怔地看着意外出现的严编剧,两人同时都愣住了。

严编剧在心里给了自己一万多个大嘴巴,好奇害死近视编剧,这一次,他要是可以成功脱险,再也不要干编剧这行了。

严编剧走上前去,想要解释:“对不起……”

在他飞速编造脱险借口时,脑子里闪出一个疑点:这个女人好像不是那个模特,她太矮小了。
果然,女人愣了几秒之后,拔腿跑向门口,扭了半天发现门是反锁的,又转身跑向严编剧进来的房间,一跃进入了屋顶花园。严编剧再想叫她的时候,已经晚了,那女人已经跳进屋顶花园。严编剧再看时,屋顶花园上已经没有人了。

只听见楼下有人喊,“跳楼了!”

2投诉与售后
小齐的本名叫晓月,微信名叫“齐天大圣”,网名叫“寂寞是多数人的狂欢”。但是,大家都管她叫5148,这是她的工号——在接听客户电话时,预录声音播完“为保障您的权益,您的电话可能会被录音”后,她准确接起电话,以那种经过标准化训练的声音与流程报上自己的工号:“您好,工号5148,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她是一名电商企业的客服,工作的内容就是接听客户的投诉电话。做这个工作之前,专科毕业的小齐对于自己能通过面试很知足:不就是坐办公室接接电话,记录一下问题嘛,这间大企业给的待遇比她那些在私企做小文员的同学好很多。

培训时,老师给他们讲了很多细则,大部分在小齐看来属于画蛇添足,比方“不可以挂客户电话”。服务业,“客户就是上帝”这么简单的道理,小齐还是懂的。发牢骚的客户忍一下不就好了,到底是有多暴躁才会挂客户的电话。

实际操作时,小齐发现,这条规定确实是画蛇添足了,挂客户电话怎么能解她对电话那头陌生人的恨意呢?每天一万次的负能量攻击,让她无数次想冲到电话对面的陌生人家里杀他全家:
“你们他妈的卖的这是什么破逼产品!刚用一个礼拜就坏了……”
“你有没有脑子,转圈话来回说,你这个工作换条狗也能做!别他妈再道歉了,我要解决,要解决……”
“我不是骂你,我是骂你们公司,你们妈逼都是干什么吃的……”

小齐曾想过辞职,但面试了几家公司,看看对方开出的条件,她决定还是先在这干下去。并且,她找到了一种很好的放松方式:

第一个月工资发下来,小齐就爱上了网购。工作越痛苦,她买的东西也越多。

这晚,小齐买的电饭锅到货了。回到宿舍,她迫不及待地拆开电饭锅,左看右看,终于,在泡沫塑料底部找到了一只单独包装的压力阀。

此时,正是晚饭时间,楼上那家,又传出女人跟男友撒娇的声音。小齐打开窗子,在楼上女人嗲死人的撒娇声中把压力阀扔出了窗外。随后,她拨通了售卖电饭锅的电商售后。

在大同小异的“您的电话可能被录音”的提示后,一个工号三位数的姑娘接听了电话:“您好,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你们他妈的给我发的压力锅没有压力阀,让我怎么用……”
一个小时后,小齐把脑海里能想到的、客户骂她的话全都骂了出来。
对面的姑娘已在啜泣:“小姐,您看这样好不好,您的问题我帮你转给投诉部门……”
“你叫谁‘小姐’!你全家都是卖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踢皮球,你必须给我解决。”
“女士,您的要求我已经记录了,我们的经理会在48小时内回复您……”
“不行!凭什么48小时!别他妈跟我提流程!你们耽误我时间怎么算!”
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不挂电话,你们也不许挂——小齐放松地想。

3男朋友与女朋友
笑笑觉得男朋友大壮最近行踪诡秘,他总是支支吾吾、遮遮掩掩、似有似无地隐藏一些什么。她跟大壮是上下级,六个月前,她进公司时大壮已经是公司中层。与她印象里他们这种工程企业风里来雨里去、喝酒喝到胃出血、加班加到过劳死、工地当老板台的土鳖领导印象不同,大壮的衬衣永远是干干净净的,并且,他似乎总能避开饭局、加班,出色地完成自己的工作。

笑笑以为,这样的男人一定有出色的老婆照顾,才能把自己打理成这样。没想到同事们告诉她:大壮还没结婚。笑笑又想,那么这样的男人一定是喜欢男人的。同事们又告诉她:大壮虽然没有承认过,但他刚进公司时和女副总打得火热。这样一来,笑笑就动心了,她不在乎大壮花心,哪个男人不花心呢,穷丑矬尚且花心,何况是大壮这种高富帅。

于是,刚进公司三个月,笑笑就对大壮展开了猛烈的攻势。对此,大壮表现出了一个成功负心汉的特质,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在众人眼中,笑笑是一副倒贴的模样,大壮是“敌军围困万千重,我自岿然不动”。

不过,谁都没有想到,笑笑每天早请示晚汇报,晴天带饭雨天送伞地追了大壮不到一个月,大壮居然同意了。而且,是把笑笑往未婚妻方向培养的那种真心:颇有点“霸道总裁爱上我”的恶心宠溺感。

大壮在公司公开自己跟笑笑的关系后,笑笑就主动申请调到其他部门避嫌了。大壮则在不到一个月内送了笑笑好几个包、无数首饰,还给笑笑买了部经济型小车……大壮三不五时地策划浪漫,光是玫瑰、烛光晚餐,笑笑就打卡一样晒了无数次。这一下,所有女同事都嫉妒疯了,未婚的想要挖墙脚、已婚的天天闹离婚,仿佛世界上只有大壮这一个男人了。

但笑笑却仍在这甜得腻人的幸福里,发现了危机:大壮每天总会失踪那么一段时间。虽然之前已经无数次提醒自己,这样优质的男人不可能没其他女人惦记,但直到她在大壮公事包里发现一条D罩杯内衣,才彻底崩溃:她可以接受男人花心,却不能接受竞争对手比自己胸大。

这一晚,笑笑跟大壮彻底摊牌了:她跟踪过大壮,发现大壮每晚都会去同一间从来没有提过的公寓。

笑笑说完这些,怨毒地看着大壮:“说!你是不是出轨了!”
大壮吃惊地看着笑笑,从包里掏出一个戒指:“那间房子,是我为你准备的求婚惊喜,我爱的只有你。既然你都知道,我还是告诉你吧,本来准备求婚时告诉你的……”
笑笑脸上闪过一丝不忍,但很快,她调整出一个笑容:“大壮,别说了,我怕你说了,我就不忍心跟你分手了。”
笑笑停顿了一下:“我出轨了,只是想找个跟你分手的借口。”

4大壮与大秀
目送笑笑开着一辆玛莎拉蒂离开,大壮心里某些部分崩塌了:原来,她想说的并不是自己真正想坦白的秘密。不过,就算笑笑不知道,他的秘密可能也守不住了。

大壮是一个异装癖,晚上在酒吧表演钢管舞时他叫大秀。他很享受自己这种双重生活,他甚至为变装的另一个自己,买了一套高级公寓——女孩富养嘛,大秀应该过富足的生活。

但某一天,他在酒吧里发现公司女副总熟悉的面孔,仓皇躲进休息室后,就有些心虚。这个女副总曾在他刚进公司时表达过好感,他利用了对方的感情获得了升职。但他总觉得对方年纪比自己大、职位比自己高,很不体面,就借着笑笑的追求跟笑笑在一起,结束了跟女副总的隐秘暧昧。为了掩盖愧疚,他送了笑笑很多自己不用的东西。如今,女副总发现他的秘密,万一说出去,他在公司就没法混了。

一开始,他还抱有侥幸心理,那么浓的妆,对方应该没有认出他吧。但时隔几日,他某次换装离开秘密寓所时,却意外发现女副总在暗中不知看了他多少天。大壮慌了,他准备向笑笑求婚。万一女副总鱼死网破说出他的秘密,他大可以反咬一口,说自己跟笑笑的婚事刺激了她,而那间公寓,是自己为笑笑准备的求婚惊喜,一屋子女人衣服嘛,自然也是惊喜之一。
但今晚,笑笑居然告诉自己,她出轨了!这也不是重点,出轨了就不可以结婚么!为什么要因为出轨而放弃自己呢!太不负责了!

夜里,大壮失魂落魄回到自己的秘密寓所,想要销毁全部的女人衣服。却发现,他才一晚上没有按时回来,警车已经停满了公寓楼下。看热闹的人告诉他,可能是雌雄大盗入室盗窃,女的坠楼了。而“失窃”的,正是他家……

5 楼间花园
大壮一眼就认出,死者是女副总:女副总居然从他的秘密寓所跳楼了!这一下,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大壮在警察局里心乱如麻。在警察对任何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都没带的女死者展开调查时,出于某种自保的心理,大壮并没有告诉警方,他认识死者。

严编剧更郁闷,作为一个不著名编剧,莫名被卷入一桩死了人的案子,虽然他没有偷窃,但过失致人死亡的罪名也足够他喝一壶、这辈子都无法著名起来。更让他郁闷的是,那间房子是房主给未婚妻准备的结婚惊喜,其他人根本没钥匙!自己这段日子看见的模特天知道是鬼还是贼。严编剧反复解释,跳楼的女人跟他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他只是偷窥,但他太近视了,一直以为是个高个女人,兴许就是跳楼的这个女人吧……

小齐当晚做了一个梦,梦见跳楼死的女人厉鬼一样来找她索命,说她做了太多亏心事,应该把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迷信的小齐一大早就跑到警察局“坦白从宽”了:她住的员工宿舍,正是两幢公寓楼的裙楼,公司租了整栋楼,把顶层辟为员工宿舍。小齐就住在Z字斜线最角那间,她知道她住的7楼顶有屋顶花园,只是门锁着,她从未上去过。她一直以为旁边高档公寓8楼离自己最近的那间,住的是一对儿情侣,因为最近,她晚上打电话拿别家客服撒气时,都能听到楼上的女人在跟另一半吵架或者撒娇:

“你是爱我的,对不对?”
“大壮,我爱你到死!” 
“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之前,她也奇怪过,怎么只有女人的声音,没有男人的声音。

小齐说的事情,在“别家”客服的电话录音中,得到了验证。警察很难相信,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小齐大骂电话另一头的其他客服时,居然这么歇斯底里。但录音记录却如实记录下了小齐的这一面,同样被记录下的,还有背景音里跳楼女人人生最后几天在大壮公寓里的自言自语。警察调取的附近监控也显示,跳楼女最近确实在跟踪大壮,出入这间公寓。

大壮得知实情,心悸不已,他告诉警察昨天太慌张,没敢多看死者的脸,今天想起来,那个跳楼女可能是自己的领导。死者身份查明了,女副总和大壮的隐秘恋情也浮出水面。

大壮说,兴许是女副总知道他跟笑笑求婚,受不了打击自杀了,不要错怪无辜的严编剧。至于严编剧偷窥的那个女人,一定就是女副总了。这个女人太贱了,不但在公司偷配他家的钥匙,还要来偷穿他买给笑笑的衣服……什么?衣服上全是大壮的DNA。这不是很正常么?每件衣服都是他亲手挑,每天亲自整理的啊。什么?尺码比笑笑大很多。这不也很正常么?他一个男人给女人选衣服,尺码出错很奇怪么。

警察当然调查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女副总最近因为压力大在酗酒,而大壮是异装癖的事实,又严重打击了她,加之所有证据都指明了是自杀,这个案子算是结了。

可惜,警察不会大喇叭一样全世界八卦这件事。于是,在公司里,大壮是异装癖的事情,依然没有任何人知道。倒是,他被精神不稳定的女副总跟踪,那女人还偷偷进他家、穿他给笑笑买的衣服,弄得笑笑最终跟他分手的悲剧,被大壮在公司“无意”间放大。也许是作为某种补偿,大壮接替了女副总的职位。更妙的是,大壮可以无所顾忌地保留那间换装的房子了,凶宅嘛。不过,他加装了好几层窗帘。

笑笑也跟自己的新未婚夫王老板渐入佳境,工作都辞掉了准备嫁人。她很庆幸,自己跟踪大壮到秘密公寓,认识了在楼下催稿的王老板。她永远不会知道,自己差点戳破大壮异装癖的事实。依旧蒙在鼓里的笑笑,唏嘘幸亏自己命好,早早钓上王老板打得火热,没功夫管大壮和那个死女人的事儿。不然,现在她就要住在大壮的凶宅里。不过,大壮送她的东西,她还是一件都没打算归还。

小齐辞职了,跳楼的女人给她很大启示,她决定开始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当然,沥沥拉拉“说走”了好几个月,把自己在这个城市所有的东西都换成现金、在公司大闹了一场取得三个月工资“辞退”赔款,她才开始自己的旅行。

严编剧食言了,通过这件事,他意外地成了著名编剧。他并没有转行,反倒是把这件事写进了他的剧本里。他依然是那个好奇心旺盛的职业偷窥者,有时他会有点遗憾,如果当初真的判了他过失杀人,他就可以坐牢了耶!他的人生就要比别的编剧多好多与众不同的经历了耶!这些都是多么好的素材啊。

6 尾声
七月的某天,园丁小张决定去楼间花园修剪一下翠柏,因为他发现,8楼长期出租的那间房子,搬来一个白天睡觉晚上数钱的纹身男。他很想知道,这一次会发生什么故事。想什么时候把灌木修短一点,是小张的权利。

毕竟,他有楼间花园入口的唯一一把钥匙。

 

滕洋,作家、编剧。「一个」常驻作者。@短短滕


作者/滕洋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男孩: 我给你跪下磕俩头,给个码吧,谢谢了,1452238489@qq.com 查看原文 05月30日 19:39
素材火官网: 这么的简单啊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1:35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xialankils: 一生平安 greens7@163.com 查看原文 04月03日 13:36
不教胡马度阴山Z: 大屁股,我喜欢 查看原文 03月05日 16:48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