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猫阿明


黑猫阿明

有时候一个人加班到凌晨,我会从办公室冰箱里顺两听啤酒,去公司斜对面的工地找阿明。我走到工地门口,打个响指,叫声阿明,阿明就会出来。

认识阿明,也是一个深夜。我加完班抽着烟喝着啤酒路过工地,听到有人问:“哥们,酒能给我喝一口么?”我转头一看,一只黑猫站在墙角。我走过去,蹲下,倒了点酒在掌心,黑猫凑过来迅速把酒喝完,瞥了我一眼:“喜力多尼玛难喝啊,下回能换成青岛吗?朝日也行。”然后他两三下跳上墙脊,转过头对我说:“以后这个点儿有空就来找我喝酒。我叫阿明。”
第二天上班,我跟前台MM说:“以后咱们啤酒买青岛吧。朝日也行。喜力咱们客户不喜欢。”

几天后我第一次去找阿明。阿明说:“咱们就坐在马路牙子上吧。”就这样我和一只黑猫坐在路边喝酒。法租界的小路上一个人都没有,阿明上下打量我一遍,问:“哎,你还没有男朋友吧?”
我一惊:“你怎么不问我有没有女朋友?”
阿明瞥了我一眼,说:“有什么事能瞒得过我这样的猫?”
有点尴尬。我转移话题:“那……你为什么会说话?”
他舔了舔爪子,又抹了抹嘴:“你是人,高级动物。高级动物都不能理解的事情我又怎么会知道为什么。”
阿明说,他原来也是一只家猫。他家在一楼,他妈跟串门的野猫打了一炮,怀胎五枚。生产后主人把奶猫纷纷送走,送到最小的这只黑猫时,发现他竟然开口说人话叫妈妈。奇货可居,主人把阿明神一般地供以锦衣玉食,准备把他养大了,先上地方报,再上达人秀,没准还能转手卖个大价钱。后来他从这个家里逃了出来。
“为什么逃?”我喝了一口酒。
“老子又不是出来卖的。”他接着说,“而且,我和我妈关系也不好。”对母猫而言,唯一留下的居然是个怪胎——一只猫居然说人话,而且用人的方式思考——这是多大的耻辱。阿明面无表情地说完,走了。

没有多少人知道阿明会说话。
“你为什么会来和我说话?”我好奇。
“因为你手里拿着酒啊。”阿明咧咧嘴。
“切。”谁信。
“其实我也不知道。你走过来,身上有种味道……和我类似。”
“可能是因为我家也养猫?但是她不会说话。”
“不是猫的味道。是一种……算了,说不清楚。”阿明舔舔我掌心的酒,没有再说下去。我也没有追问,因为某种程度上,我也有相似的感受——
确实,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只有我和这只会说话的、孤僻的黑猫,就这样坐着,就这样喝酒。有风,梧桐树叶落下来,我们抬头,树枝间隙没有什么星星。

每次我和阿明在一起就呆两听啤酒的时间。阿明话不多,一半的时间里我们处于互相观察的状态。偶尔他会讲讲自己在工地周边的见闻,偶尔让我讲我的故事。
有一次,阿明问起我家的猫。
“是个美女喵喔。”我挤眉弄眼。
“单身,还是当妈了?”
“很早就绝育了。”
“喔。”阿明喝口酒,说这样也好,一直在室内的猫,要这个功能也没什么用,绝育了,还对身体好。毕竟是宠物。
“那你呢?你可不是在室内的家猫。你这功能可还在。没想过要,呃,交个女朋友?打个炮?”
阿明瞥了我一眼:“拿我和宠物比?”
“你总不会是打算自己一个孤独老死吧。”
“也不是什么坏事啊。”他努努嘴,让我看几百米外彻夜营业的7-11:这条路一到晚上就几乎没有人,便利店也几乎没有什么顾客。有个小伙子一直上晚班,平时也不出店门,只有清晨换班的时候,他会在店门口逗留片刻,抽一支烟,然后离开。阿明告诉我,这小伙子,白天一直睡到晚上来上班,基本上像一个孤岛,和人的接触仅限于被看见。
阿明像个冷漠的哲学家:“你看,你们人类老说这个社会里的人相互联系,其实单独存在的人也不会活不下去。比如他,比如我,比如……”
他抬头看我。
我知道他在暗指什么。
我故意摸摸阿明的头:“你这只猫,什么时候把自己当人了?”
“恶心!”阿明甩开我的手,往旁边挪了一个身位,“我是猫吗?我不是。”
我点了一支烟,阿明皱了皱眉,喝我手里的酒。
“比如我吧。虽然说我现在一个人也挺好,但……”
突然,我发现手心没有舌头在舔了。

那天中午我出门午饭,看见一个黑影从工地窜出。我猜是阿明,便跟了上去。黑影跑得很快,我差点跟丢。
来到一个公园,黑影蹿上一个树,站在树桠上往下看。这姿态是阿明无疑。我顺着他的目光看,是公园里的夜猫,有的正在晒太阳,有的互相追逐。阿明看着,一动不动。
我喊阿明,他转头看了我一眼,蹿到树更高的地方,看不见了。
晚上我去工地,拎着啤酒叫他。
没动静。
我就坐在路边,开了啤酒,抽着烟。许久他才出来。我把酒倒在手心。
他瞥了我一眼,没说话,开喝。
我们俩就这么坐着,喝酒。我手心里的喝完了,再倒点儿,他接着喝。两听酒快喝完了,他终于开口说话:
“我就去看看而已。”
“看都看了,为什么不下去,和他们一起?”
“我,和他们,不一样。”
我叹口气,喝下最后一口酒,刚想摸摸他,阿明跑了。
“没必要!”我对着工地的大铁门大声说。
“这话也不该你说。”许久,阿明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
这之后,有一阵子我都不加班,晚上八九点就回家了。经过工地,工地里工人们刚洗完澡,围在一起看电视。人这么多,阿明显然不会在。

一天下班,我正往地铁走,看见阿明站在路中间,看着我。我猜他想和我说点什么。他点点头,而后跑走了。
回公司,呆到深夜,拎着酒去找阿明。阿明已经在那候着:“来啦?”
“嗯。”我正准备往路边一坐,阿明说:“我们走走吧。”
我和黑猫阿明开始散步。
“我还是忍不住会去看他们。”
“和他们说过话吗?”
“没有。”
“想吗?”
“几乎没有。”
“扯淡,那你干吗跑去看他们?把他们当宠物了?”
“……里面有只白猫。”
我明白了。阿明恋爱了。
“你跟她说了吗?”
“她不会喜欢我的。我不是一般的猫。”
我想起阿明的妈妈,没说话。就这么和他走着,走到了那个公园。
阿明跳到公园的长凳上,看着那群野猫平常晒太阳玩耍的地方。他的眼睛特别大,月光流进玻璃体,又像啤酒泡沫一样漫起来。
我坐到他身边,打开一听啤酒。“阿明,你不是一般的猫,你是一只不一般的猫。”
阿明不说话。
我脱口而出:“你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阿明不说话。
那天晚上,我没有再怂恿过阿明。我们离开公园,走过了五六个路口,又折返,再回头,直到阿明一咬牙,说他去试试。
“真的?”
他瞪了我一眼,消失在梧桐树的影子里。

几天之后我再去找阿明:“怎么样?”
“她喜欢我作为一只猫,但不喜欢我不像一只猫。”
我叹口气,给阿明喝酒。
阿明说,这矛盾太大,他感觉自己必须把自己撕裂。他看着我,路灯照在他的眼睛里,瞳孔闭了起来,像把刀。我明白他说的矛盾,我没说话。
阿明说,大概,他还是会把自己揉成一只普通的、一般的、和别的猫没什么不一样的黑猫。
他喝着酒,不停地喝着。如果是那样,我想,那么阿明一辈子也不能再说话,即使他的心像人一样受伤了,他也不能哭,必须像其他的猫一样默默地低头舔舐自己。
我们喝完了两听啤酒——其实大部分是阿明喝的。他问:“你能再去买两听吗?”
我进7-11买啤酒,营业员小伙子愣了一下,向我微笑。不知道为什么,我鼻子有点酸,出了便利店,开了一听啤酒,一口喝了半听。
阿明喝了余下的酒。他跳上我的膝盖,蜷成一团。这个时候,他好像真的成为了一只普通的猫,瘦削,单薄,身体随着呼吸微微发抖。
我摸摸他的头,他张开眼睛,瞥我一眼,说:
“你就当这一切没有发生过吧。从来没有一只猫会说人话。”

后来我再也没有见到阿明。有的时候我会突然觉得自己鼓吹阿明去尝试的那一句怂恿,是有点自私的,也不一定是对的。究竟在这样的一段关系中,对于一个人,或者对于一只会说话的猫,会是什么意义,我自己又何曾知道。

前台MM说,以后公司就不供应啤酒了。而阿明原来呆的那个工地,很快也要完工了。又是一座大厦立了起来。不久,很多公司会进入这座大厦,很多人会进入这座大厦,他们会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做各自的工作。有的会和别人说话,有的不会;有的会有一个家庭、一个孩子,有的不会;有的会在下班后和朋友聚会小酌,有的深夜离开大厦,走过便利店却从来没有走进去过,甚至连看都不会看一眼。

这些人,有的需要变化,有的不需要;有的期待变化,有的被迫变化:变成自己,或者变成别人,或者继续格格不入。

有时候经过这还没开业的大厦,我会轻轻叫一声阿明。
四下无声。
梧桐叶掉下来,树枝间隙的天上依然没什么星星。我走进7-11买啤酒,小伙子在我要走的时候拉住我,问:
“你认识阿明吗?”

再后来有一天,偶然听见女同事聊天,在一个公园里她们遇见一只仿佛通人性的黑猫,好像听得懂人说话。她们给了他很多零食。
“他是不是和一只白猫在一起?”我第一次凑近这群同事,这样问道。
她们稍微惊讶地看了我一眼,说:
“没有。”

卡卡,作家、广告人。@卡卡mocha


作者/卡卡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男孩: 我给你跪下磕俩头,给个码吧,谢谢了,1452238489@qq.com 查看原文 05月30日 19:39
素材火官网: 这么的简单啊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1:35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xialankils: 一生平安 greens7@163.com 查看原文 04月03日 13:36
不教胡马度阴山Z: 大屁股,我喜欢 查看原文 03月05日 16:48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