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飞翔


我心飞翔

TGIF,微信上好多人都提到这句话。

TGIF,当我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某个GIF文件,但是我并没有看到动图。九零后的小朋友笑着说,这个是“Thanks God It's Friday”的意思;不过我并不承认因为不明白这个就显得我老了,在若干年前我就知道“HTML”是“How To Make Love”的简称,也由此在我们和mobile部门提到“HTML5”的时候,我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想要笑。

但是对于我来说,并没有“Thanks God”的想法——我女朋友漏气了,这让我心情很不好。

我到这家公司快满一年了,面试的时候,老板问我:“你现在已经三十岁朝上了,你又没有相关的经验,你凭什么认为你还可以在这新领域再开拓一下。”
“我很聪明。”我说,“而且我还会更聪明。”
“为什么,你已经而立之年了,只会越来越笨。”
“因为,我还单身。当我找到女朋友的时候,会有本基乙胺激发的内啡肽,所以会更聪明。”
于是,我就被录取了。
因为这个理由无懈可击。

只是一年来,我并没有找到激发内啡肽的机会,因为加班狗是不可能维持一个有机女友的。于是乎,现任的漏气让我非常懊恼,因为我这个年纪是需要这种合法途径来保养前列腺的,体检说我的扁桃腺已经不好了,我没法不注意身上的其他各个器官。

TGIF!
坐在马桶上的时候,我想,漏气总比漏电好吧。想到这里,身上打了个寒颤。
对于加班狗而言,厕所是难得休憩的场所之一,在这里可以逃电话、也可以逃会议、更可以打个小瞌睡。
有个同事,围绕着公司南区男厕的状况,念了一首诗:
尿急,
开门,
左看,
按照指示,
我,
向前一步,
又向前一步,
再向前一步,
还向前一步,
于是,
四个空着,
一个漫溢。

我看他念这首诗的时候,裤子好湿。我很快从他的短诗中联想到“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然后脑补了一下刚才的场景,算是找到了因果关系,然而毕竟又不好说他有抄袭之嫌,出于礼貌,我还是在他身上点了一个赞。

我一般会在上厕所的时候先洗手,然后拉出一筒卷纸在马桶上擦一圈,然后褪下裤子,坐下来。对于我们这种矫情的人来说,还是很讲究情境的仪式感,简单地来说,就是在什么样的场合就应该做什么事情,且带着某种宗教般的敬畏之心。我在客户面前介绍“情境的仪式感”的时候,会说到日本人在吃饭前总会双手合十,在拇指和食指的大峡谷上夹着筷子,很虔诚地道一句“ぃただきます”。其实无论吃喝拉撒,当我们心中没有杂念的时候,都应该同样认真地对待。尤其是只有一个人的时候,没必要装逼给谁看。

所以,出于对马桶的基本尊重,褪下裤子是一个必然环节。只是在天气热的时候,我还会脱下衣服,光着上身。坐在马桶上向下盘使丹田气的时候,肌体会自动打通任督二脉,身上难免会出汗;另一方面,马桶内会出味儿的,于是带着汗蒸汽的衣服很容易吸收这股子令人感到不愉快的味道,而我又不抽烟,以至于没有更重的味道把这种臭气遮掉,那样的话这种异味儿其实会在身上环绕很久。当你打开厕所门出去,在通道中和心仪的有机妹子擦身而过,你一定不希望因为瞬间积压出的气压差带出的弄堂风是带着咖喱味儿的。而无机的妹子固然不会嫌弃你,但无机妹子不会让你分泌内啡肽,那样的话,我是聪明不起来的。而且,她们还会漏气或者漏电。

我的老板一直在等着我变得更聪明,他的确是相信了我的话,最近尽招单身汉,希望能够揩到新人分泌内啡肽的油。他说,“如果你没有展现出内啡肽带来的聪明,就要扣除年终奖。”现在快要年关了,我还是挺发愁的。当然,这种条款是不可能写进合同的,我们仅仅是君子协定,而我本人又是非常重合同守信用的。

在重合同的大前提下,员工总是会想办法钻空子。譬如,往厕所跑这件事情,好事者称为“带薪粗翔”,这个词非常诡秘,以至于我向那个解释“TGIF”的九零后问到“DXCX”四个字母时,终于等来了他的满脸疑惑,这种给我带来的小愉悦感——也就是他们喜欢说的“小确幸”,然而这并不足以让我分泌内啡肽。人的神奇就在于,你并不能完全控制你的身体,据说任何一个健康直男一天从早到晚莫名其妙地勃起三十多次,以至于大部分男生都喜欢穿牛仔裤。

三十多次,这是个医疗统计数据。我现在的工作经常会谈到大数据,对于我这种门外汉而言,我只能用简单的认知来理解“大数据的运动”。我的座位卡在一楼和二楼的要道、且是公司大部分人前往北区厕所的必经之处,只要我愿意,记录下不同人每天入水出水的次数,就能建立出一个数据库,长久以往说不定就能借此判断某人当天是否跑肚拉稀,然后作为商业化使用,我就应该向TA推送一盒“泄停封”或者是“乙酰螺旋霉素”什么的。

我在公司的内部分享会上谈到过这个例子,大家都在呵呵。

我其实理解这样的反馈,很多人现在之所以不喜欢厕所这个场合,多半除了觉得污秽,还有觉得晦气。随便列举一些和厕所有关的名词,无论固体、液体或者是气体,的确都是“尸”字头的。然而,真正的风水师是会觉得这个场所阳气极重,倒是一个可以避邪之所。所谓的“邪”,在我周边的同事看来,固然也包含了何种会议和烦冗的事务,所以不如躲到这小天地来自成一统了。毕竟,现代文明默认我们给予“拉撒”这样的事情比吃喝更大的尊重:在吃吃喝喝的场合你可能被一个紧急call叫回去返工,但是几乎没有人在拉撒的场所被拖走,更多的是听到隔壁的隔壁吞云吐雾之际用很屌的语气回着电话——“操,还让不让人好好拉屎啦!”

这个理由,想必玉皇大帝都没辙。

吃喝是享受,而拉撒是人权,是底线,是如同18亿亩农业耕地一般不能逾越的红线。于是那些心思活络的同事们借着“人权”的名义实则偷懒,前面说到了,带薪粗翔暴露了他们的思想。

我一开始是认为大家都觉得我的说法虽然还算好玩,只是透着24K的庸俗、低俗、媚俗,若是太开怀了,则会拉低自己的逼格。当“带薪粗翔”说法一出,我恍然大悟,我的数据库其实是完全不准的,因为相当一些同事借着“粗翔”的名头在厕所内小憩,目的是逃会逃活儿逃电话。当动机不是来自于纯生理因素的时候,我的这个数据库只能是一个理论了。

但要说数据统计加上用户体验的报告,也并非完全没有。目前北区男厕有7个包厢,先来后到固然是一个规矩,而各种选项其实也能体现出不同的洞察来:
1.距离办公区最近,wifi信号中弱之间,手机信号弱;
2.距离办公区较近,wifi信号弱,手机信号弱无之间;
3.距离办公区中距,wifi信号弱,手机信号弱无之间;
4.距离办公区中距,wifi信号弱无之间,手机信号无;
5.距离办公区较远,wifi信号弱无之间,手机信号无;
6.距离办公区较远,wifi信号无,手机信号无;
7.距离办公区最远,wifi信号无,手机信号无。

反馈的数据是很有趣的:
1的访问量排名偏下;
4和5的的门锁和马桶坏的频率最高;
7的单次访问时间最长;
奇数号码的包厢访问量是偶数的2倍
……

不难看出,大家都在躲避着手机信号而亲睐于wifi信号,而在两个都无和两个都有的选择中,一般更倾向于两者全无的7号——或许更是因为其在最远端而能给人一些安全感。最没有安全感的人,往往是你所想象不到的——譬如说——老板。

我不会去特意观察他,但是很多细节总会拼起一张大概的图片:
1,首选7号,径直前往;
2,没有次选,如果7号有人,宁可选择在一刻钟后再来一次;
3,上一条的循环,直到身体实在吃不消。

而因为7号包厢在物理性质和带给人心理性质上的安全性,里面的人往往不愿意轻易出来。然而老板并不会在这个方面使用他的权威威逼里面的人出来,更不会将之上锁,这足以让我相信他是一个gentleman,我们知道在相当的一些公众场合,真正讲究礼仪的人是不会强调自己的特权。如果他愿意,老板完全可以在自己50平米的办公室里单建一个马桶,甚至加个浴缸都完全没有问题。然而他没有,与此同时还在公共的北区男厕中坚守着自己只选7号的强迫症,忽然让我对他肃然起敬,以至于一想到“带薪粗翔”这个词,忽然感到有些羞愧。

我还没有机会变得更聪明,这是第二个羞愧的地方。不过,我决定在年底之前给老板一个交代,给他一份“更聪明”的方案,来博弈一下年终奖,这也是给自己一个交待。这样的一些想法,让我有些烦恼,于是我总是会上x号包厢让自己冷静一下思考问题。

按照常规,褪下裤子,坐在马桶圈上,冬季的塑料马桶圈有些凉,略让皮肤有些发紧。针对“坐马桶圈”的问题,你会太容易发现人真是一种自相矛盾的动物,体感冷也不好,不冷似乎更不好。尽管如此,我们也都不会向老板提“要求电热马桶圈”的要求,尽管那样每个人都会享受到一些福利,但是大部分人都觉得“与其upgrade马桶圈不如upgrade一下工资”。

到了这一步,我就需要鄙视一下我同事们的觉悟了。我始终觉得,厕所的一方天地,正是文明提升的展现。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会越来越看淡厕所的功能性而逐渐提升其情感性,厕所这块小天地,会具有越来越大的社交功能,甚至可能会替代我们公司楼下如今那红红火火的连锁咖啡小卖部。

听上去或许还有些荒唐,万一实现了呢?

有朝一日,当我偶然打开厕所的门,一股哈瓦那的雪茄就会冲鼻而来——自然是比现在的红双喜一类的要高级得多,还有碰杯的声音,已经有人在唱生日快乐歌,另有一些gentlemen在那里谈笑风生。墙壁上写的不仅仅是清一色的“请向前一步”or“您的一小步、文明一大步”等等,或者还有些新潮流的涂鸦,还有“莫谈国是”这样的提示。我的同事Freedon对着下水道的一个口子做着果岭putt的推杆练习,显然他的技术距离hole in one还远得很;而Jerry则在那里抱头呐喊:“我爱Jennifer,我怕她过不了试用期,可是她爱我吗?”另一边,他的年轻老板Kim正在安慰他,递给他一根中南海点儿六……

“这样的场景,可能会在2078年出现,因为现在的民智还达不到这个悟性。在现任女友漏气的事儿之外,最让我感到难受的,就是我可以很有根据地大概预测到一个甲子年后的生活状态,然而可悲的是,那个时候我已经R.I.P了,连个全尸都没有……”说到这里的时候,因为用情过度,我可能有些哽咽。

此时此刻,我已经在向老板汇报“The Improvement and Socialization Project Plan of Toilet(male)”,以“花开两朵,我表一枝(男界)”作为开头讲述了足足有一个小时……他的脸上很平静,就像他在一个小时内几次造访7号包厢而不得后那样一如既往的平静。“要把公司的一半办公区都改造成男厕,听上去很大胆的想法……你是想用这个来证明自己的聪明吗?”老板的语气很平缓,对于这样一个创意毫不惊讶,这反而让我感到非常惊讶。

“对了,你的女友还在漏气么?”紧接着第二个问题。
“专卖店开的修理价太贵,要半个月工资!”
老板微微一笑,他拿起电话,拨了四个数字,“带着你的报告来一下。”

一分钟后,一个颜值7分朝上的姑娘走进来,手里拿着一份报告,看到老板桌上我的方案,她忽然惊叫了一声“呀”。然后,我看到她打印文件的第一页“The Improvement and Socialization Project Plan of Toilet(Female)”,情不自禁地说——“MALE隔壁……的plan!”
“去吧,两位,去合计下你们的方案,或许你们会更聪明的。”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尽管老板知道这个办公室里已经不再平静了。

我怔怔地愣着,忽然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更聪明?妈蛋,我最蠢的时光可能快来了。

 

耳东每,前申花条线记者。@耳东每


作者/耳东每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叫我金夫人有糖吃: 现在还有邀请码吗????1104190614@qq.com 求求求 查看原文 07月30日 10:45
阿飞: 大神,有没demo文件 查看原文 07月05日 10:25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lwj: 你好,我刚看了你发的这个帖子,不知道现在评论是否能看到。我现在在做这个功能,可以用。但我这还有个需求就是,可以推送多张,我在cardList里,把需要推送的卡券,都添加上了,微信端页面也显示正确,有个领取按钮,但可以领取多次,每次卡包里多一张,而且这张是列表上的第一张 。。请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推送多张的情况 查看原文 05月15日 14:2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