缆车男


缆车男

相亲男女在咖啡店坐下来。先到的是男方,剪着干干净净的发型,穿得简简单单,体形虽没有经过精心管理,也属于常年好好生活着的年轻男子瘦削健康的身材,一眼看上去没有重大缺点。就先来等女方这一点,说明礼貌尚可。女方准时抵达,沿楼梯走上来,“橐橐”的脚步声传到几乎没有客人的二楼,引得男方有点坐立不安——他已经有些时候处于焦灼中了。一等她从楼梯口冒出上半身,他马上站起,腿有些莽撞地碰到桌脚,咖啡杯和搁在盘子上的小勺子发出叮铃轻响,像打了一声“我在这里”的铃。于是她带着拘谨的笑容——她也很紧张——向那里看去。

度过了开头20分钟,到这里很不错,双方寒暄了,男方为女方点咖啡蛋糕,两人把介绍人传达过的粗略情况进行适当扩充。他们现在要进入聊天的第二个阶段。像港湾中的船已核对过车钟、试鸣了号笛,做完准备工作后,将要驶出停泊的港口。

女方想请男方聊一会儿工作,觉得这会令他讲久些,好让不擅长谈话的自己休息休息,有闲暇观察他。她问,“那么说,你是开吊车的?这工作有没有危险?”

男方想,显然是介绍人搞错了,要不然就是她混淆了概念。“都是在高空开,但不是吊车,”他和气地纠正, “我开的是缆车。”她不好意思地笑。

他很乐意聊聊。以下是缆车男谈工作。女方是很好的听众。

 

城市最北面的函山,高334米,你肯定想它不算雄伟,而且我们一出生它就站在那儿,很不稀奇的感觉。你会不会正因为家乡有座矮山,去外面旅游的时候更高兴去海拔高、山峰陡的地方?我们的函山,说不定你只是小时候学校组织春游才登上过一两次,和当时要好的同学拍过几张合影吧?看到每日新闻报道它,估计目光还会自动跳开。不过,函山上的景色特别是夜景非常好,可以说名声在外,有本《米其林绿色指南》你知道吧,还把它评为三星级景点。和本地人不大在乎不同,在附近游玩的外地客,可有不少会专门抽出时间绕道来一趟,到山上观景平台眺望夜景,用好像自己会拍出无人可敌的风景照那样的劲头拍照片,拍到尽兴,就满足地收手,到礼品商店里采购纪念品,然后趁夜色离开。游客不会留在山上过夜,山顶的那些别墅属于有钱人。

上下山可以开车,但一定是坐缆车风光好。每趟车满员125人,有经验的乘客会占住车厢四壁,他们通过大玻璃看风景。我固定站在车厢较宽的一侧,一个紧凑的控制台边上,负责开关门。但和乘客之间没有隔离物,等于站在人群中。另外,我还要在衣服领子上别一支小麦克风,做些必要的讲话。比如什么?嗯,比如“车厢门即将关闭请注意,我们即将在五分钟后到达山顶”啦。比如“今天天气晴朗,预计会有不错的景色”。天气不好时就说,“大雾可能会影响视线,祝各位好运。”回程时表示感谢,大致这些。

在我讲话时,按照公司规定,我要用礼貌的目光轮流和他们的目光进行接触。就像这样(他临时做了一次示范,把目光投进女方的眼睛里,有点喜欢上了她)。在拥挤的时候有点尴尬,大家紧挨着,要怎么亲切地扫视近处的眼睛,而不被他们脸上的痣啊,伤疤啊,奇怪的五官夺走注意,一开始可是练习了很久。

来来回回地在空中开,会看到一些难忘的脸,也有难忘的事。唔,那要说好几年前了。函山这座矮山挡不住冷空气,有一年的初冬它提前翻过山一直吹到海面上。那天末班车上只有很少的乘客,旅行团早就拍够照片,风风火火地走了,几对情侣和一些单身客由我送下山去。山下的灯火一直铺到港口,更远处是漆黑的海面,我尽情朝玻璃外看了几眼,然后转身,向乘客们恭恭敬敬地鞠了一个躬,开始念我的台词:“希望各位度过……”一边说,一边按规定,用目光轮流去接触乘客。我亲切地注视了几个人,但大家一律用背对着我,只是看景色和聊天。我坚持自顾自说下去,此时,看到了一个女人,她大约五十来岁,是个美人,用丝巾包住头发,卡其色厚风衣下,人很挺拔。她也没有看我,压根都没有听我说什么,只是看着缆车外,留下侧影。吸引我的是她的表情:怒气冲冲,同时可以说伤心欲绝。在缆车中,有人带着这两种表情之一已经不可思议,大家没有例外都是高兴的,说着动听的话,像是“以后还要一起再来啊”这种,何况她既怒又悲,仿佛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我因此没法不去注意她,而她看着窗外什么地方的样子,称得上怒目而视。

于是,我不由自主地顺着她的视线一看,马上动手打开了暂时关上的麦克风,“看那边,”我对所有人说,同时用手一指,“一颗‘心’!”

在函山缆车上眺望夜景,要是能在一片灯海中发现一颗“心”的形状,就会变得幸福。——不知道谁编出来的!明知根本是假话,一代一代的情侣还是趴在玻璃上兴致勃勃地找啊找。因为幸福,那是谁都渴望的东西吧。我一喊,引起一阵骚动,他们全体扑向那位太太面前的大玻璃。以往,人们光是看到勉勉强强的“心”就很感动,车厢里会有人接吻,借着一股冲昏头的热情,下了缆车马上有人求婚的事情也发生过。当晚远方出现的,是个货真价实的“心”,无论怎么挑剔,山下有一圈灯光都恰好显出那个形状来。而且它巨大无比,如果它能代表幸福,幸福的分量一定特别足。但被包围在一小群人中的太太,我看到她在冷笑,不由感到一阵寒意。

缆车很快到站,人们各走各路。一个古怪的乘客而已,原本我早该忘了。

大约一个月后,山上有栋别墅中死了人。不知道你还记得这条新闻吗?当然,那只是转瞬即逝的一件事情。死的是位富商,他从家中三楼的平台上跌到一楼,当场摔断脖子,一命呜呼。警方调查报告认定,因为前一天下雨,平台湿滑,死者系意外坠楼,排除他杀嫌疑。但当我翻开报纸,不由大吃一惊。照片上的遗孀,确凿无疑就是缆车上的太太!只是她解开丝巾,露出了整理得很仔细的头发。她脱下卡其色风衣,换上了黑色衣服。收起怒气冲冲的神情,只剩下了伤心,还屈起食指擦着眼睛。文章引用了几句她伤感的追述,大概是说,“我们年轻的时候,双方都不富有,丈夫曾经是带我一趟趟坐缆车找‘心’的形状的穷小子,好不容易有了今天,一直非常恩爱。”“说到这里,她泪流不止。”文章中写。

事情不对劲!你也这么想吧?说不定我见到她的那一个晚上,她正看着窗外,暗中在想,是杀了变心的丈夫好呢——一般来说富商不是大都风流多情吗,还是就这样离开他好?她看上去可是一个坚强、有决心的女人,不容有钱的丈夫欺负自己。突然,看到了“心”,从前的那些情话全部从记忆深处翻上来,一个决定当场做好了。

 

缆车男略作停顿。在后来很多次值班时,他见到乘客们幸福地辨认出了“心”,就会想起她来。她对被视为爱情图腾的那个东西怒目而视,那一幕令他印象深刻。但讲这个故事不在今天的计划内,他并且想,“两个人刚刚相亲,就讲爱情走向死亡,是不是既不祥,又有点蠢?”

“这些,就当是我的想象吧,毕竟警方没有怀疑他杀,很快结案了。”他说,“我这个人很喜欢缆车,它悬在空中,像船,又像飞行器,但名字叫车,总觉得神奇!缆车上的风光每天看也不会厌,心里一直发出‘啊!’这样的赞美声。请不要笑我,可能从小看多了漫画,我会在心里给缆车起名字,叫它‘春之号’、‘阳光万里号’什么的。每当缆车启动,内心还会自动跑出独白:‘出发,阳光万里号!’——怎么样,很热血吧?所以才会对于发生在上面的事情,比较在意。你不要客气,再喝点什么好吗?”

女方搅一搅咖啡,在桌上制造出一个微型的黑色漩涡,她发表了对此事的看法:“也有可能,那个女人当时冷笑了两声,非常厌恶自己,也厌恶丈夫,甚至这座山,还有你爱的缆车。但之后,她还是回到家想要好好生活的。没想到反而发生了意外,即使放弃自己,事情仍然急转直下,这样一想就特别伤心。”她对热血并富有探索精神的缆车男说:“你知道吗,人并不总是对于眼前的处境有什么办法的,当时只能很凶地看一眼,然后就算了。”

“女人真的会这样吗?”他感到自己也许太不了解这种生命体了,而她回答“会哦”。

他们讲够这个话题了。缆车男终于说,“我好像讲了一些无聊的事情。其实坐缆车当然很有意思的,既然你很久没有坐,不如哪天来坐一坐我的车?”在女方回答之前,他一时分神,忘记了爱情的甜蜜和凶险,而是想,要是女朋友和自己一起穿过灯海上的一小段天,那他该为当天的缆车起个什么样的名字。

 

沈大成,编辑。@沈Dozen


作者/沈大成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li mr: 您好,大神,还玩草榴吗?能不能给我发一个邀请码呢。如果可以,万分感谢!1768905118@qq.com 查看原文 11月17日 01:47
男孩: 我给你跪下磕俩头,给个码吧,谢谢了,1452238489@qq.com 查看原文 05月30日 19:39
素材火官网: 这么的简单啊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1:35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xialankils: 一生平安 greens7@163.com 查看原文 04月03日 13:36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