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


斑马

张小树和祝无双每次吵架到最后,祝无双都会气冲冲地冲回宿舍,把张小树晾在春雨、夏暑、秋寒、冬雪的女舍门外。

张小树有一天不干了,说祝无双你必须给我出来,不出来我就要……

你就要干什么呀。阿姨无聊地嗑着瓜子说。

我就要,我就要让全宿舍的人,都知道我爱你。

住一楼的祝无双听见了张小树的话,轻轻地叹了口气。


时间倒退32个星期。

祝无双正在电脑前进行每天的必修功课。刷刷刷,五花八门的信息从眼前飞过,男神张小树的微博里,每条信息都好像很重要,他圈的每个人,他关注的每个博主,都要点进去仔细观察。祝无双企图在里面搜寻到蛛丝马迹,以便朝男神更靠近一些。

又有新收获的祝无双沉思几许,噼里啪啦敲上几个字,点上确认键就舒适地躺进了靠垫中,拿出手机,刷刷朋友圈,看到有人说“喜欢就是把你一万条微博都点赞”,不屑地评论“喜欢,是连你未来一万条的微博,我也要点赞”。

果然几天以后,男神主动向她发来了私信说,不好意思,圈错了哦,之前朋友是这个名字,他更改了我没发现。如有烦扰请原谅。

这说的是男神在几天前发的一条原创状态,@了他常圈的两个死党。祝无双点进去看的时候,页面显示对方账号不存在。祝无双灵光一现,嘿嘿笑了,迅速把自己的微博名字改成了与本人完全不符的“给我进球ZQ”,以致于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人在评论里问她,无双你是篮筐吗?祝无双完全不在意这些,她在意的当然是,张小树终于主动联系上了她,终于!处心积虑了这么久,都快急成电厂烟囱了。男神终于迈出了第一步,嗯,是男神迈的,嗯。

祝无双心中微微颤抖着,把已在心中重复无数遍的那句话发送了过去:嗯,这么巧,看你资料,你也是F大的?

也不知道是怎么聊起来的,可能祝无双准备太充足,说起张小树的星座是一目了然,猜起张小树的爱好是如数家珍,和张小树探讨起来滔滔不绝,如有神助。

也不知道是怎么偶然相遇的,在电梯间,在教室,在很宽阔的食堂里,就是一次次擦肩而过,心跳对视,就是我的眉毛跨过人群找到你的眼。

当然,这都是张小树眼里的。他不禁说,我们真是,有缘。还有,你是个好有趣的女生。

都说设计好的爱情比较廉价,因为不纯洁。可是如果真有一个人,在大家都很忙很自我的时代,愿意花时间为你设计,应该,是不坏的吧?

祝无双就是这么想的。


祝无双,我喜欢你。张小树在黑灯瞎火并不浪漫的实验室楼梯间跟她说。祝无双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张小树一把拉过去,抱在了怀里。

我也喜欢你。她幸福到死地在心中默念。

其实张小树并不帅气也不霸气,他的标志是常年飘逸在额头的几缕自然卷的刘海,但从来都没有看起来很油。脸上有几颗痘痘,不过天生白净。有很多件毛衣和格子衬衫,搭配水平一流,举手投足都是书生的气质。

张小树有的是才气,诗词书画,主持跳舞,样样都很在行,在人群里矗着,第一眼看他就是很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在祝无双眼里,他就是全天下最好看,好看好看最好看。世间最抵不过的,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起风的日子,张小树靠坐在自行车上吃菠萝面包,衬衣鼓着气儿,很快又垂了下去,他全然不受影响,只顾偏着头看自行车后座展开的书。

谁不爱那风中翩翩的少年。

接到张小树表白后的某天晚上,祝无双盯着天花板无法入睡,内心一片安宁圆满。她为这份,祝无双盯着天花板无法入睡,内心一片安宁圆满。她为这份幸福,落下了眼泪。


从彼此一周只能找到一两个借口相约,到如今时时厮守,储备了大量男神资料的无双仓库,逐渐迈向枯竭。当意识到的时候,仓库已经亮起红灯,忽然醒过来的祝无双不禁一个寒颤:该补弹药了。

祝无双又开始翻起了张小树的微博,现在又增加了朋友圈、说说的信息,可是翻来翻去,无非都是张小树白天跟她讲的那些事。超过三十个点赞和评论带来的海量信息,祝无双也翻不动了。终于瘫倒,陷入日复一日附加的恐慌当中。

祝无双终于感觉到了世界的残酷。

张小树:双双,我下课练琴你要不要去听?

张小树:稍等哦……我在给学弟修改论文。

张小树:双双!我的课题通过了,我们这次论的是¥#……%……%#¥¥#居然也通过了!

祝无双侧过脸去,尴尬地干笑两声,努力去形容那完全听不懂的课题内容说,这么冷门的研究方向,你们也过了呢……

当天下午,无论祝无双怎么伪装,她的脸色还是很不好。张小树拉着无双,彷徨得像冬至的蚂蚁。
双双,你怎么了?

无双强颜欢笑,用干涩的嘴唇说,没事。

张小树皱紧了眉头。不是一天两天,你别骗我,你到底怎么了。

滚烫的泪立刻从祝无双的脸上滑落,还没滴到胸膛,便已经凉了。

无双凄凄地说,我无法忍受自己,总是这样无所事事地跟着你,看着你大好年华青春四溢,而我像个废物,一无是处,连你的话都接不好。

张小树瞪大了眼,你胡说什么,你的好我都数不完!

祝无双摇摇头。男神张小树春风得意,而自己只是个连特长那一栏都要空着的,再普通不过的坐拥三宝的女大学生,而这三宝不过是睡觉韩剧刷淘宝。


祝无双变得阴郁而寡言,只有和张小树在一起的时候,爱笑一点。其他时候,都被脑海里自惭的思绪所淹没。

她呆呆地想啊,要是当初没有去招惹他那该多好。他应该和更好的人在一起。

她不怎么吃饭,也睡不好觉,逐渐消瘦下去,肉嘟嘟的脸蛋化为棱角,其实一点也不好看。

张小树下了最后通牒,说祝无双你给我听好了,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聪明也喜欢你傻,喜欢你谈论也喜欢你安静,喜欢你梳妆打扮的精致,也喜欢你刚起来乱糟糟的造型,喜欢你调皮也喜欢你懂事,我喜欢你并不是因为你哪一点特质,而是整个你呀。你要是再瘦下去,我就要把你送到医院去打点滴。

张小树知道祝无双最怕针,祝无双听到之后,哇一声哭了起来。可是哭完还是会说,你觉得我好,只是出于你的主观,你将来总有不喜欢我的时候,那一天你就会发现我没什么好的,腿又短,皮肤又差,还不努力,你会后悔在我身上耗的这些时间。

张小树摸摸无双的头,怜惜地说,傻瓜,可是,那要我不喜欢你啊。我怎么会不喜欢你。

因为心疼和急脾气,对于永远固持己见的金牛女生祝无双,张小树真的是没有办法。无论怎么说,无论怎么办,祝无双还是用伤怀的眼神对着他,一片愁云遮脸庞。

无双啊无双,我真不知怎么说你才好。

祝无双痛苦地回,你不要再对我说教。

祝无双开始躲避和张小树争论这件事,她说,人丑事儿多,对不起,我受不了我自己。

她靠逃避度日。白天躲在宿舍里面刷韩剧,有时候默默流泪,都不知道是为了剧情还是自己对人生的思索。过往像电影一样放送,而苦情人在观众席中被生生捆住,毫无抗力地接受伴随情节连绵而来的矛盾、孤独、困惑、无助。

张小树就站在楼外等她,下雨就打伞,刮风硬扛着。终于得了重感冒,被送到医院打点滴,过了两天祝无双才知道。她奔到医院里面去,肿着眼睛,红着血丝,握住张小树的手,明明想嚎,却异常温柔地问他,你傻了,琴不练了?

张小树咧开嘴一笑,无所谓似的。不练了,哪有媳妇重要。

祝无双就要伸手玩笑地打他,张小树赶紧求饶说,真的真的真的,弹琴就是吃青春饭,媳妇可是一辈子的。

祝无双就又开始落泪,说值不值得、值不值得?为了我这样的人……

值得!张小树坚定地回答,虽然等你一个月,像等了春夏秋冬四季,经历过日晒也经历过早雪,风啊霜啊,都好像在随着季节轮回,而自己却没有变,就是想给你快乐,想给你安稳。我能做的只有等你,那我就一直等你。祝无双就这样听得落泪。张小树别扭地转身,用没有输液的另一只手,替她拭泪,说别哭了,女孩子的眼泪可如钻石般珍贵。

祝无双从四处堆着的废纸团、还没洗的衣服里起身,她把屋子收拾了又收拾,一再地跟室友道歉最近的邋遢。她去辅导员家里借厨房,买了鸡、鱼、土豆、虾,一边念着写有病后营养大餐的菜谱,一边手忙脚乱地放盐放醋。

做好之后,张小树都呼噜呼噜吃干净了。祝无双想,自己在做菜方面还是蛮有天赋的嘛。那天阳光很好,祝无双嘻嘻一笑说,我也不是一点儿用没有呢。


你听过斑马的故事吗?张小树这样开头。

是斑马过河的故事吗?祝无双那样回答。

张小树笑着摊手,摇了摇头。于是在医院那天,张小树给祝无双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说是在一个动物园里有只长颈鹿,他身上有好看的花纹,善于哼唱动听的歌谣,因此招揽了很多喜欢他的朋友。斑马小姐是其中之一。她总是仰望他站在梅花鹿中,一览众山小。

梅花鹿们都会在吃完鲜草的午休前,开着长颈鹿与白马公主的玩笑。

在马匹的种群里,白马是最为稀有,最为昂贵的,还因人类的宠爱,多了太多的象征意义,可除去这些,在马儿们的生活中,白马也是最强壮,最俊美,最有风度的马。喜欢上长颈鹿先生的斑马固执地相信,长颈鹿应该娶白马公主。因为白马是马中最好的,斑马想,这样长颈鹿先生才不会吃亏。

不行不行,斑马想,长颈鹿先生不能和白马公主在一起,因为我喜欢他。

那,怎么办呢。聪明的斑马想到了一个办法。斑马走到长颈鹿面前,仰着头,递上树叶。长颈鹿先生,你好,我爱慕你已久了,斑马说。

你是谁啊?

我是白马,斑马答,这不是骗人的把戏。

因为斑马相信,自己可以和白马一样。

于是斑马对长颈鹿说,你看你看,我有好看的须须。

你看你看,我能日行百里。

你看你看,我不用吃树叶也能活下去是不是好厉害。

长颈鹿先生接纳了斑马,可是斑马很快发现,自己跟着长颈鹿跑不快,也不能很美地抬起前蹄。斑马发现自己永远做不了白马,整夜伤心哭泣。

正好这段时间,长颈鹿见到了一匹白色的马,便回来问斑马,你真的是白马吗?为什么你有花纹呢?为什么你没有那么高大呢?为什么你的鼻子那么小呢?为什么为什么呢?

斑马说,因为我纹身了。因为,因为我小时候早产。因为,因为,因为……

斑马答不上来了,在心里小声地念,因为我是斑马。

我不喜欢白马呢,长颈鹿先生说。

斑马抬起了头来。

长颈鹿先生接着说,他们太白了,没有花纹,不好看。他们跑的太快了,看都看不见,他们一不洗澡就好难看好难看。

祝无双说,我是斑马,因为坚信长颈鹿理应和白马这样的人在一块。我是斑马,不强健,不壮美,傻乎乎的斑马。

不是白马的斑马。

是啊,你是斑马,在靠近白马的路上忽略了找个梯子可以离长颈鹿更近的方法。张小树说,我们继续讲故事,好不好?

我来讲我来讲,祝无双抢下话头,张小树只是微笑着、安静地在一旁看着她。

祝无双想了想,郑重地讲道,于是,长颈鹿先生问斑马,那么,你是想向白马靠近呢,还是向我靠近呢?

斑马没有回答,只是默默地向黑熊大叔借来了梯子。


作者/陈艺璇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天意: 可以要个源码吗? heize@qq.com,谢谢! 查看原文 11月03日 16:59
叫我金夫人有糖吃: 现在还有邀请码吗????1104190614@qq.com 求求求 查看原文 07月30日 10:45
阿飞: 大神,有没demo文件 查看原文 07月05日 10:25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