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长地久


天长地久

看名字,你一定以为这是一个赚人眼泪的纯爱浪漫故事。

但我要写的,是一个渣男贱女,婊子配狗的故事。

 

1.

青猫是我的朋友里面最欠揍的一个。

欠揍的第一个点是有钱。

我自己没钱,但我认识不少有钱人,在这些人当中,青猫的炫耀姿势最特别。

周末,青猫在群里发了一条消息:你们都在加班吗?

加班狗们说:是啊。

青猫叹了口气说,我也是,我能体会这种感受,哎,写代码好辛苦啊。

大家高高兴兴附和,是啊加班好苦逼啊老板好无耻啊人生好艰难啊。

青猫马上发了一张照片。点开大图,擦,蓝天白云,椰林树影,天空蓝到你怀疑人生。

小圆桌摆着冰镇扎啤,大毛腿上放着笔记本电脑。

众人又惊又怒:你在马尔代夫加班呢?

青猫即兴赋诗:啊啊,就算印度洋的海风,也吹不走我对工作的渴望。

众人说:滚!

幸好青猫忙着做游戏,并不经常在群里出现。否则一定会被打成蓝猫。

 

欠揍的第二个点是有才。

他从大公司出来创业。一般人创业,都在想怎么挣钱。只有青猫创业,都在想怎么装逼。

一个人做游戏,真的是一个人,又写代码又做策划又推广又运营又客服。

有一天突然在群里问:谁知道苹果应用商店的推荐位规则,在线等挺急的。

好心人:怎么了?

青猫说:为什么我的游戏全球都推荐了,只有冰岛没有推荐?

好心人说:全球推荐已经很牛逼了好吗?

青猫说:不行,那冰岛玩家不是就玩不到我的游戏了?他们人生该有多大的遗憾啊。

好心人说:你好再见我先下了。

 

单单这两点都还可以忍受,第三点就真的忍不了。

第三点最简单,但是最重要。

直击灵魂,一个字。

帅。

书面语言叫英俊,通俗说法叫好看,广东话叫靓仔,动词叫坐地排卵。

帅是一个主观评价,很多时候不太准确。我认识几个体重超过260斤的死胖子,都认为自己帅过彭于晏。

但是青猫的帅,是有客观事实作为证据。

他换女朋友就像走马灯。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五十六个姐姐妹妹是一家。

不分彼此,有交无类。中外女性一视同仁,五大洲四大洋,到处都有他的人生伴侣。

 

我们聚会,说起青猫。想象他带着长腿大胸的妹子去浪漫的土耳其,然后一起去东京和巴黎。

我牙根发痒,说:人渣。

毛毛附和我:对,人渣!

我说:死不足惜!

毛毛:死不足惜!

我们握手,彼此彼此,惺惺相惜。

毛毛又说:死掉的话,尸体可不可以留给我?

众人哗然:毛毛你要干什么?毛毛你够了!你太恶心了!

毛毛嘿嘿傻笑。

 

好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欠钱不可怕,喜欢一个人,才是全世界最可怕的事。

因为人类的所有感情,都有原因,讲道理。

只有喜欢不讲道理,没有逻辑。

可怕的不是全世界反对,最可怕的是我连自己都反对,可我还是喜欢你。

 

2.

2005年我在深圳工作,和同事在香蜜湖合租一个三居室。

人生地不熟,女朋友刚刚分手,下班就宅在家里打街霸3.3。打了一个星期,全难度全角色通关,正在无聊,隔壁男生探头过来:你会玩街霸?

我冷笑:会玩?你爸爸是南京市16强。

男生很兴奋:哦这么厉害的吗?但我是全中国100个最会用春丽的人。

结果我的桑吉尔夫(苏联人)招式猥琐,连坐春丽50多个屁蹲,坐得春丽脸如土色,落荒而逃。

想不到春丽锲而不舍,第二天下班又来,连续几个星期,没有废话,开机就战。

有一天大家都打累了,对着电视相对无言。

春丽说:我叫青猫。

我说:hi。

事后想来,我有点后悔认识青猫这个朋友。因为与他相比,人生处处是坑。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有人是凤凰,有人是野狗,凤凰迎风一站,客似云来,野狗穷追千里,没人理你。

都是命,没理由的。

公司组织出去联谊,当中有个女生最漂亮,喝到浅醉,面如桃花,眼带春水。

男生们蠢蠢欲动,暗暗打赌,谁能要到她的电话。

结果谁也没有要到。

第二天上午我推开房门,客厅里面,女生正在喂青猫喝粥,你来我往,无比肉麻。

啊呜,大老虎一大口。

啊呜,小白兔也一大口。

小白兔是一小口嘛……

我小你个头你个白你个兔!

当时我对这个世界的残酷性就多了一点认识。

 

没两个月,小白兔因为青猫劈腿,变成货真价实的红眼睛,流着眼泪滚了蛋。

顶替小白兔的是小绵羊,然后是小松鼠,再往后记不清名字,总之不是啮齿类,就是有蹄类。

后宫戏还没来得及风靡中国,青猫已经建起自己的动物园。

毛毛在这个时间段出现。

她是青猫众多女友当中,唯一一个没有用动物做昵称的,所以让人记忆犹新。

 

毛毛个子不高,扎马尾辫,牛仔裤白球鞋,像个高中生。

她是是应届生,校招入职。新员工培训,她还保持在学校的习惯,认认真真在笔记本上做笔记。

一天下午,青猫来讲游戏项目开发。

两小时下来,笔记本上一片空白。

培训完,毛毛分到了市场组,离研发部门有一点距离,小姑娘有事没事朝我的工位跑。

跑得多了,我也有一点警觉。

我说:毛毛,你要干什么?

毛毛眨巴着眼睛:Jojo,我想转策划,多了解一点游戏设计方面的工作。

(是的我在游戏圈叫英文名。)

我说:你为什么想转策划?

毛毛突然忸怩起来,脸红得像个桃子。

我吓了一跳:毛毛,不要这样,公司人多嘴杂,误会就不好了。

毛毛红着脸说:Jo总,问你一件事,青猫是不是和你合租?

我说:是。

毛毛捂着嘴巴笑起来,眼睛闪闪发亮。她是玻璃做成的女孩,透明干净,一眼到底。

毛毛说:Jo总,你可以帮我转策划吗?

做策划就在研发组,离青猫比较近。

我懂,但是。

我劝她:何必一定要做策划?外表光鲜其实苦逼。

毛毛很坚定:我可以。我不怕吃苦。

呵呵呵呵。

话不能乱说,说了就会变成真的。

 

3.

如果感情有一条食物链,青猫一定在顶端,毛毛一定在尾端。

 

毛毛喜欢青猫,瞎子都看得出来。

问题在于,喜欢青猫的女生多了,毛毛能排第几?

大概半年,青猫带毛毛出来和我们一起吃饭。

其实大家都认识,青猫假模假样地介绍:hi,这是毛毛。

毛毛挽着青猫的手,笑嘻嘻地说:大家好,我是青猫的女朋友。

我们啪啪啪鼓掌,毛毛好棒,毛毛拿下了青猫,毛毛你是一位女战士!

一顿饭下来,毛毛几乎什么也没吃,不是给青猫烤肉,就是帮他剥虾。

我们叹为观止,这是找了一个大型残障儿童啊。

毛毛对残障儿童无微不至,青猫经常加班,她就学广东人煲汤,每天晚上带着保温桶到办公室。

黄豆煲猪脚,海底椰炖仔排,花旗参竹丝鸡。每次都煮多,喝了几个月,青猫倒是没什么,我吹气一样胖了起来。

青猫做PPT,她就找素材,青猫打输出,她就打辅助,青猫不喜欢马尾辫,她就打散头发做黑长直,青猫偶尔在群里发一条消息,她就秒回星星眼。

但是毛毛搞错一件事,她玩的这个游戏,不是闯关,而是塔防。

就像和喜马拉雅山谈恋爱,你千辛万苦爬上山峰,还没来得及高兴,抬头一看我靠,山顶已经尸横遍野,山下还有一群人蜂拥而上。

青猫隔三差五劈一次腿,毛毛两眼通红地来上班,晚上也不煲汤了。

青猫隔三差五哄她一次,毛毛厚着脸皮和好了,好的时候眼睛还肿着,像一条样子古怪的金鱼。

毛毛说,青猫每劈一次腿,她的心就像被扎进一刀,死了一次。

可是死了没关系,她有一项特技,叫做无限复活。

 

毛毛加了我们的群。她大方活泼没心没肺,人人喜欢。

但是她和青猫天天上演这种三观扭曲的戏码,看得人牙根发痒,七窍生烟。女生特别受不了,哀毛毛不幸,怒毛毛不争。

毛毛不是受虐狂。只要青猫不在,她就举止正常,有礼有节,不卑不亢。

可青猫是她的天生克星,只要靠近他,毛毛身高下降50公分,双膝一软,自动跪下。

不是真的跪,但是你心里跪了。

我们都觉得这样不行,时间长了,毛毛势必心理变态。

旁敲侧击说了几次,她也鼓足勇气,打算和青猫摊牌,要么浪子回头,要么好心分手。

到了摊牌那天,毛毛临场胆怯,她说,Jo总,我爸妈都在国外,你当我哥,给我撑场子。

我盛情难却,其实主要是想看青猫笑话。

 

摊牌局吃到我都撑了,毛毛吞吞吐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几个来回,还没说到重点。

没关系,青猫聪明绝顶,怎么会不懂。

青猫指指窗外的月亮:看到了吗?

毛毛说:看到了。

青猫:美好吗?

毛毛点头:美好。

那一晚月亮又大又白,又亮又圆,真的很美。

青猫说:你明白了吗?

毛毛傻傻摇头。

我说:明白个屁!

青猫叹气:这么简单,怎么你们就不明白?

我说:明白个蛋,再来这套我揍你了啊!

青猫说:月亮这么美。但他属于所有人。你喜欢月亮,就想把它据为己有,这是不是很贪心?

我不会形容。

如果目瞪口呆有级别,这句肯定属于宇宙级。

青猫说:我喜欢你是真心的。但是我喜欢你,不代表我只属于你一个人。这对全世界其他所有的女生太不公平。对不对?

犯贱的人那么多,毛毛也算贱人中的王者。

她点头:你说得对。

对你奶奶的大头鬼!

青猫说:JOJO你怎么了?你不要站起来,你想干什么?

我说:我想吃口屎冷静一下。

 

4.

我间中饮醉酒,很喜欢自由。

常犯错爱说谎,但总会内疚。

遇过很多的损友,学到贪心忘旧,

也欠过很多女人。

 

2012年青猫离职,项目做了三四年,正要出成果,就这么走了。

我们都挺失落,问青猫为什么。

青猫笑嘻嘻地说:做得没意思,不做了呗。

见鬼。项目取消,大几十人受连累,连带离职的也有好几个,这王八蛋如此轻描淡写。

散伙饭吃得气压低沉,大家没滋没味地说些保重一路顺风之类的蛋疼话。

有人好死不死,偏要问:你这么走了,家属怎么办?

不问还好,一问大家才悚然发现,最该来的人没有来。

呵呵,报应哦。

饭桌一片静默,但我完全能听见群众的心声。

音量他妈的太大,都通过脑电波共鸣出来了。

我送青猫去机场,他不知道在想什么,呆呆地看着窗外,霓虹流过,照出阴晴不定的面孔。快到机场,车子要并线,我看了眼右视镜,大吃一惊,手里一滑,车子差点冲出隔离带。

青猫泪流满面。

我大怒:王八蛋,哭什么?吓死你爹了。

青猫说:毛毛劈腿了。

我心中狂笑三声:活逼该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哈哈哈。

青猫说:走之前,我回宿舍找毛毛,她房间里有个男的。

我说:树挪死人挪活,挺好的。不算太晚。

青猫发怒了:你怎么帮劈腿的人说话?

我说:月亮那么美,但她属于所有人。你喜欢月亮,就想把她占为己有,这是不是很贪心?

赢家总是会骚动,被偏爱都有恃无恐。

但是赢家不可能永远是赢家,有一天世界倒转,你也会知道被抛弃的滋味。

青猫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理解毛毛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舍不得。我和那么多人分开过,只有这一次这么难过。

我说:因为你那不叫分开,叫下床。

火焰不知道自己熄灭,花朵不知道自己凋零,云彩不知道自己消散,人不知道自己爱上。

知道已经来不及,道别的时间不够等你。

 

后来我也离开深圳,上海南京杭州飘荡。偶然在群里看见青猫,知道他创业,创业失败,去了外企,又离开外企。

偶尔我去北京,晚上出来喝酒。

青猫说:我现在才知道,我有一项特别的技能。

我说:特别装逼?

青猫说:特别旺前女友。

听到前女友三个字,我浑身躁动,兴奋起来。

趁着酒兴,我们捋了一遍青猫曾经的动物园。小白兔闪婚嫁给了广州排名前十的富二代,老公身家听说好几十亿;小松鼠去了不被看好的创业公司,几年艰苦奋斗,前些月和CEO一起去纳斯达克敲钟;小山羊变成网红瑜伽教练,腰身柔软到爆炸,在阿尔卑斯的雪山上为粉丝们演示拉伸。

还有毛毛。我看走眼,她是游戏设计的天才,青猫离开以后,毛毛像龙卷风一样升职,现在是工作室总经理,管着好几百人。青猫曾经的下属,同事,甚至上级,都成了毛毛的人。

青猫对这一现象迷惑不解:这是为什么呢?

我沉思了一会儿,说:大概是,这些女的被你甩了以后,对男人彻底死心。明白这世界上靠得住的只有自己,反而激发了她们生命里的潜力。

我说:女人一旦觉悟,很可怕的。看看老干妈和董明珠。

青猫有点高兴:当初她没跟我走,留在公司是对的。

毛毛还好吗?结婚了吗?有孩子吗?

我没问。也许青猫不知道,也许不想说。

我说:加油吧,为了未来的董明珠。

 

恍恍惚惚好几年过去,一年春天,难得老朋友都在北京。

我说,聚会吧。

一呼百应。

想着要给毛毛知会一下。转念一想,毛毛就在群里。虽然自从青猫离开,她就几乎不再说话。但所有八卦或者正经的消息,想必她都知悉。

如果想来,怎么都会来,如果不想来,用不着我这多事的邮差。

聚会那天,我特意挑了个露天的大排档,像十几年前大家都还没钱的日子,啤酒摆满桌子,男生笑容飞扬,女孩眼睛闪亮。

大家在争论青猫会带哪个女友过来,是法国认识的混血儿妹子,还是最近结交的房东女儿,意见不一致,就要开盘口下注,眼看赌注逐渐升高到触犯刑法,青猫带着一个姑娘姗姗来迟。

女孩梳着利落的短发,落落大方,在人群中直接坐下。我看到无比眼熟,却一下说不出话。

青猫说:hi,这是毛毛。

隔了十年,毛毛挽着青猫的手,笑嘻嘻地说:大家好,我是青猫的女朋友。

全场死寂了一秒钟,然后轰然爆炸。

我无比震惊,问毛毛:你怎么在北京?

青猫从外企离职,二次创业,拿着一个DEMO到处跑。

一次去一个创投会,在台上讲了半天,主审评委根本没来。青猫悻悻然下台,看见主审走过来,几年没见,毛毛头发剪短,套裙腰身一握,高跟鞋10厘米,清新爽快,走路带风。

在青猫不知道的时候,毛毛长大了。

毛毛说:去我房间。

青猫一愣,这么直接的吗?

在酒店套间,两个人看了10遍demo。

看完之后,毛毛思考了五分钟。

毛毛说:怎么挣钱?

青猫说:还没想。

毛毛说:好,我投你。

青猫犹豫起来:不合规定吧?

毛毛说:我现在就是规定。

听完故事,大家兴高采烈:毛毛牛逼,毛毛你现在是青猫老板了,太过瘾了!让他加班,加到死!折磨他!我们支持你!

我看着毛毛挽起袖子,像以前一样给青猫剥虾烤肉,眼带笑意,无比满足。

时间冻结在这里,好像一切还没有开始,又好像一切都结束了。

散场以后,我们共同的朋友武海摇头,恨铁不成钢地说,毛毛这条舔狗。

我同意。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武海又说:毛毛总有一天死在青猫手上。

我同意。

但是毛毛不怕死,她是一身傲骨的睁眼瞎,眼前万丈悬崖,她也要去。

 

5.

做了青猫的老板之后,毛毛经常飞北京。

白天视察工作,晚上住在青猫家里。

两个人变成一种难以具体定义的关系,工作一起,吃饭一起,隔三差五也滚床单。

是不是认真的,有没有未来?

青猫没说,毛毛也不提。

人不会改变。青猫身边一样还是来来往往,他不是中央空调,而是地铁总站,女生在他这里换乘,快乐几周,痛哭一晚,告别过去,踏上新旅程。

只有毛毛是固定不变的轨道,冷静地延伸向过去和未来。

我们这群朋友年纪大了,火气上升,看到时光倒流旧事重演,个个牙根发痒。

所谓皇帝不急急死太监,上赶着为毛毛介绍各种男人,组织相亲。

其实毛毛不缺。她脱去稚气,比十年前漂亮得多,又有钱大方,足够捯饬自己,有着二十岁的外表,还有二十岁没有的钱,鲜肉们围着喊小姐姐。

青猫每次有新情况,她就出来玩,自己组局,游戏人间。看到漂亮可爱的男孩子,就调戏人家,把小男孩逗得脸红心跳,快乐无比。

卡拉ok唱累了,大家窝在一起看电视,一个傻逼宫斗剧,倒是看得津津有味。

毫无来由,毛毛突然说:你们是不是都反对我和青猫在一起?

气氛瞬间尴尬。我结结巴巴地说:没有。我们是担心你。

电视里面,男主角捧起女主角的蛇精脸,深情凝视她欧式大双的眼睛:宝宝,就算全世界反对,我也和你一起面对。

毛毛冷笑:全世界反对算个屁,我自己都反对。

毛毛说:好多年以后我才明白,欠钱不可怕,喜欢一个人,才是全世界最可怕的事。

 

喝多了开不了车,毛毛说:我想去一个地方,我一个人不敢去。

好吧。

我也不问去哪,一路无话。

毛毛突然说:不是只有青猫渣,我也劈过腿。

一瞬间,我看见青猫坐在和毛毛相同的位置上,泪流满面:走之前,我回宿舍找毛毛,她房间里有个男的。

我说:噢。

毛毛:原因有很多,我不想说了。结果就是,没有用。

他回来,在你心上扎了一刀;他走了,你心口留下一个大洞。

你想补,怎么补?

毛毛说:我每天都在想,究竟是不是我一厢情愿,是不是我不甘心,是不是这段感情能维持下来,只是因为我不会走。如果我撑不住,如果我说不要,是不是这一切就不存在了。

我无言以对,虽然和我没关系,却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毛毛说:我不懂。如果青猫不喜欢我,我也就死心了。有时候我觉得他看我的样子,是真心喜欢我。但是既然喜欢我,为什么还要有别的女生。

毛毛说着说着发起火来,一脚踢在手套箱上:你们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妈的我怎么知道男人怎么回事,中国7亿男人,他们又没授权给我代表。

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可能青猫有两个下半身。

毛毛说:我和青猫分手了。

 

游戏上线,青猫组织了一次包含毛毛的家庭旅行。

旅行之前,毛毛第一次见到青猫的父母,叔叔阿姨都很喜欢她,青猫妈妈还送了毛毛一套很贵的化妆品。

毛毛想:这应该算水到渠成了吧?

她在马尔代夫策划了一场深海求婚仪式,在印度洋的白沙里,埋下戒指和红酒。

不是青猫向她求婚,是她向青猫求婚。

毛毛孤注一掷,她受不了这么过下去。

一场赌局,毛毛Show hand,行就结婚,不行就算了。

结果是不行。

毛毛想:算了。

谈何容易。

车开到她和青猫同居的楼下,毛毛踢掉高跟鞋冲上楼,我在车里,都能听到她梆梆敲门的声音。

青猫不在家,对面的邻居开了门,是个女生。

毛毛坐在地上,和邻居女生聊了一夜。

邻居告诉她,青猫已经带新女孩住进来了。

 

夜风吹进车窗,毛毛说,她和青猫分手了。

我想起很多过去的事,离开的人,心里很难过。

 

6.

后来大半年,我没再听到青猫和毛毛的消息。

说实话,这对渣男贱女太闹心,每次掺和进去,好像自己也犯贱被甩了一回,心理健康受到极大影响。

所以尽量不关注他们,眼不见心不烦。

 

一天我在项目会上,正唾沫飞溅地给制片人推销剧本。武海突然发来语音。

武海说:青猫出事了。

我不耐烦:什么破事?打胎还是3P了?不要烦我,挣钱呢!

武海说:青猫生病了。

他沉默了几秒钟,我能听到呼吸声。

武海说:癌症。

我一下没拿稳手机,直接摔在地上。

我拿起来,当着制片人的面破口大骂:再他妈开这种玩笑,老子弄死你。

武海说:没空和你开玩笑。青猫马上要结婚,下个星期,你赶快过来吧。

我放下电话,脑子一片空白。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开始遇见生离死别。

带我入行的前辈,草原上的男人,以酒代水热血可燃,潇洒到了极点。在一个夜晚,喝到沉醉,和天空融为一体。

从未谋面却一直神交的朋友,上个星期还在微信上扯淡。某个早上醒来,看到家属代发的朋友圈。

故事还没结局,他们已经离去。最难过的,是离开不像电影,总有预兆;现实的分离,永远猝不及防。

 

第二天我飞回深圳,回到十几年前合租的小区。棕榈树依然碧绿,青猫站在树荫下,笑嘻嘻等着我。

他瘦了很多,毫无病容,比十几年前更有型。

我上前拥抱,鼻子一酸,强行忍住。

毛毛从青猫身后走出来,头发扎回马尾,带我上楼。

屋里烟雾缭绕,一堆亲朋好友,女生聚在一起嗑瓜子包喜糖,男生凑成一团吃鸡。

有人开游戏机玩街霸,已经是第五代了,青猫跳过去,我上我上,我是全中国100个最会用春丽的人。

现场一片喜气洋洋。我整整铺垫了一上午的情绪,全部混乱了。

我气得脸色发青:操你大爷,耍我?

青猫:没有耍你。我生病了,我要结婚。全是真的。

我说:我不相信你。

我看毛毛,毛毛笑着不说话。

 

毛毛说分手的那个晚上,再之后两个星期。青猫因为肚子痛,在家里晕倒。

等毛毛赶到医院,门口已经站着六七个女生,花枝招展叽叽喳喳,都是青猫动物园里新近迁入的生物。

看到毛毛非常客气:姐姐你来了,姐姐快坐。青猫昏过去的时候一直在喊姐姐的名字呢,姐姐电话是我打的哦。

毛毛哭笑不得,众卿平身,众卿跪安,众卿滚你妈的蛋吧。

青猫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面带微笑,看到毛毛进来,眼泪突然滚下来。

毛毛说:你怎么这么怂,又不是要死,肚子疼都哭。

青猫哭着说:我不知道为什么。

护士被一堆雌性生物堵住,挤不进病房,非常不耐烦。尖着嗓子在门外喊:病人家属呢?病人家属在不在?

毛毛挤出人群:我是。我在。

护士上下打量毛毛:主任找你。

主任的办公室很干净,白大褂很干净,灯箱上挂着一张黑白大照片,也很干净,那是青猫的心肝脾肺肾。

毛毛想:好呀,这下我把你从里到外看光了。

主任说:直肠癌的中位数发病年龄是45岁,但是这些年,青年人发病率升高得很快。

毛毛想:青猫真是个人渣,老天爷都看不下去,哈哈哈报应啊。

主任说:发现得早,早期直肠癌还是很好治愈的,手术能够达到根治性切除。

毛毛想:哈哈哈,还要手术。青猫这么怂,这次非吓尿不可,笑死人。

主任说:虽然预后良好,有一个情况还要知会你们,癌细胞的位置离肛管括约肌比较近,手术有可能难以保留肛门,需要改道。

毛毛说:大夫,什么是改道?

主任没有说话,拿出几张照片。

毛毛看了两张就看不下去了。她想,青猫那么爱装逼,以后带着一个装屎的袋子生活。我的天啊,这件事光想想就太好笑了。全世界还有比这更好笑的事吗?

为了不让自己笑出声,毛毛捂住嘴巴。她忍得太辛苦,浑身发抖。

护士人很好,怕毛毛笑场,轻轻按住她的肩膀。

主任拿出手术和病危两张通知单,说:尽快手术,越早越好。

毛毛要签字,护士问:你和病人是什么关系?

毛毛自言自语:我和青猫什么关系?

护士说:手术需要直系亲属签字。

毛毛呆头呆脑,智商下降了90%:什么是直系亲属?

 

平心而论,青猫是条汉子。听到直肠癌三个字的时候,依然面不改色。

但在百度上搜了一圈改道以后,他崩溃了。

动物园的生物们面面相觑,作鸟兽散。

两个人面面相觑,青猫扯开嘴角做微笑状:不要哭,我活该,你以后好好的。

好个屁!好你妈!毛毛跑进女厕所,压低声音大哭一场。

哭得天旋地转,哭完了,她吸一口长气,补了妆出来,回到病房,对青猫说:穿衣服,我们出去。

青猫整个人游离:干什么?

毛毛说:快点,不然人家下班了。

两个小时后,毛毛回到病房,带着红色的结婚证,在手术通知单上签字。

 

7.

青猫的婚礼是游戏圈一桩盛事,光为前女友,摆了四桌。

没人说,但我们相信,她们都是为了来看渣到没屁眼的青猫。

可惜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肿瘤状况比想象的要好,手术也比预想的成功。青猫全须全尾地出了手术室,没挂上粪袋,飞快地复原。

婚礼简朴又豪华。蓝天下的红树林,一对金童玉女。

情节转折太快,作为十年以上的好朋友,我们心情复杂。

我问毛毛:浪子不会回头,你放心吗?

新娘子笑嘻嘻地说:我和青猫说好了,婚后自由,互不干涉,他劈一次,我约三次。公平交易,两不相欠。

新郎脸色发青,新娘微笑着补刀:反正,孩子肯定是我的。

 

结婚一年,听说青猫目不斜视。

两个人郎才女貌,身家千万,上天下海到处去玩,偶尔在群里出现,发一张不知羞耻秀恩爱的照片,把加班狗单身狗气到吐血。

武海感叹地说:想不到毛毛这条舔狗,舔到最后应有尽有。

还是有人为毛毛感到不值,觉得青猫配不上毛毛。

可是值不值得,外人说了不算。

 

8.

手术前的那天晚上,青猫和毛毛坐在一起,月亮照进病房。

他们手牵着手,谁也没有说话,整整一夜,坐到天亮。

青猫告诉我:那天以前,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死。

青猫说:但是那天晚上,我第一次明白,我是会死的。死掉的那一天,我不想一个人。

青猫说:就在那个瞬间,我突然懂了。

我想牵着你的手,从现在,到世界尽头。

月亮这么美丽,月亮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但是他属于地球。

日升日落,潮来潮去。

引力让我们相遇,天长地久,永不分离。

 

9.

你看完了,没错,这是一个渣男贱女,婊子配狗的故事。

但是我真的想写的,是一个赚人眼泪,纯爱浪漫的故事。


作者/周子逾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恩波: 你是抓app客户端么?如果客户端做了证书验证,用此类抓包https的方法是无法成功的,很多app已经做了此类防范抓包了 查看原文 12月07日 11:19
Buke: 网上看了一大把教程,还有什么死活就是抓包不了https之类的,无非网上解决的方式就是证书重装,删了,重来...试了N次,http没有问题,但是https就是抓取的host那一列,tunnel to都加锁了,看不到具体的参数..实在试了N多方式,答主知道是什么问题吗? 查看原文 12月06日 19:51
蜉蝣: 微信无法连入,配置失败 查看原文 11月26日 01:22
天意: 可以要个源码吗? heize@qq.com,谢谢! 查看原文 11月03日 16:5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