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场婚礼上逃跑


从一场婚礼上逃跑

市子看着书桌上的一张照片,一群孩子穿着迷彩服,是军训的合照。已经来过几次了,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过呢,市子心里想着,把照片上的孩子从左到右看了一遍,没有找到江涛,再看一遍,还是没有找到,看了看照片上面印的日期,2008年,算一算应该是江涛高中开学时候的那次军训吧,心想这些年他有这么大的变化吗。

这样想着,江涛正好进来,市子拿着照片说,哪一个是你?江涛看了一眼市子手里的照片,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催促,我们快点出发吧,今天要去店里取你的婚纱,完了还要去饭店确认一下当天的菜单,晚点来不及了。

市子不情愿地放下照片,跟江涛离开了他母亲的家。

他们的婚礼在三天后举行。

江涛一边开车,一边和市子聊天:坤子说他不来了,公司有事实在走不开,给我在微信里发了红包。哦对了,化妆师好像换成了小妹的同学,让你今天去取婚纱的时候再试下妆,我觉得之前那样就挺好的,要不就照着之前那样化吧,你说呢?

市子从上车后就一直把头偏向右边,看着窗外,江涛的话好像从远处传来,她说嗯,都可以。

已经是一月了,市子看着路边光秃秃的树,和由于车里空调开的太足开始起雾的玻璃,心想,当初要不是双方父母坚持,自己是怎么也不可能把婚礼选在冬天举行的,冷得自己都不想穿裙子,冷得别人都懒得祝福。而且按照自己的性格,婚礼不办是最好的,省得麻烦,可长辈们那儿怎么也说不通,江涛也只是说,麻烦就麻烦点儿,还是得顺着父母的意思。

今天回江涛家里,江涛的小妹和其他亲戚,已经开始帮忙布置了,虽然他们已经为结婚准备了婚房,但是按照习俗,两边长辈的家里也都要为婚礼布置一下,也可能只是为了沾沾喜气。

市子看着小妹和朋友们不停地打气球,有说有笑的,心想,还有三天才举行婚礼,现在打好,到时候气球早就泄气了吧,但是这话市子没有说出来。江涛的母亲也忙上忙下的,大家都很高兴的样子,唯独市子这个新娘,表现得心不在焉。 

碰到有江涛家里的亲戚来祝福,还客套地跟江涛的母亲夸儿媳妇真漂亮,看到未来的婆婆笑得眼角堆满皱纹,市子也就挤出来一张笑脸,也不知道别人是不是真心祝福,有的人不认识,就随便应付几句。

这样待了十几分钟以后,市子越发觉得自己像个局外人,于是回到江涛的房间,把那些笑声关在了门外。

 

江涛是市子爸爸朋友的儿子,小时候见过,后来各自在外忙工作,也就没了联系。但是父母们一开始就计划着两人的结合,一年前双方家长安排两人见面,家里人催着结婚,想赶紧把事定下来,市子对这样的形式很是不屑,再加上当时手头的项目比较赶,虽然嘴上答应了,见面那天却没有前去赴约。

跟江涛见面的时间之前就一改再改,这次市子没有去赴约,彻底惹怒了市子的父亲,他闹到了市子的单位,当着公司领导的面,说她再怎么干下去也干不出什么名堂,眼看着年纪也不小了,催着市子回去结婚,说完后带着愤怒转身就走,留下市子一个人愣在原地,周围看热闹的同事也渐渐散去,市子面无表情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就开始写辞职信。

就这样,市子再怎么不想离开,也没脸在公司待下去了。

已经在那儿工作五年了,当了个不大不小的主管,虽然上司说没关系,让市子留下,但是市子想想父亲当着上司和下属的面整了这么一出,再想想大家看热闹的眼神和自己走到哪里背后都有的议论声,还是把辞职信递了上去。

那年市子二十六岁。

终究还是见面了,见面那天市子出于礼貌化了个淡妆,在母亲的一再要求下穿上了好久没穿过的裙子,江涛上面一件白色短袖,下面一条宽松牛仔裤,还算是招女孩子喜欢的长相。 

见他第一眼市子谈不上讨厌,怎么看都是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男生吧,市子心想。

江涛笑起来很阳光,言谈举止间也很有礼貌,市子从父母那儿听说,江涛三年前和朋友一起开了个做进出口贸易的公司,坚持过头一年后,这两年公司的业绩渐渐好起来,所以江涛的父母想赶紧把江涛的婚事定下来,两家人又早就谈过这事,于是就有了这次万众睢睢的见面。

显然江涛对市子也不讨厌,那次见面之后他们生活的交集明显多了起来,双方父母对这样的结果很是满意,好几次大家一起吃饭,都刻意地提起两人的婚事。

 

江涛是个很会照顾人的男生,市子辞掉工作以后偶尔在家里的茶楼帮帮忙,江涛忙完公司的事,会来接她去吃饭。

很多时候两个人在车上也不聊天,已经没有了年轻的时候谈恋爱的那种激动,两个人更像一起生活了很多年的老夫老妻。有时候市子会觉得奇怪,年轻的时候谈恋爱,总是怕最后走不到结婚,现在两个人的婚事算是已经定下来了一半,谈起恋爱来却也没什么安定的感觉。

江涛带市子去了她喜欢的日料店,他们大概每个月会来个四五次。第一次来的时候是市子要求的,没有觉得不好意思,自然也就没有多余的拐弯抹角。那是我最喜欢的日料店,市子这样对江涛说,于是在那之后,江涛每个月都带市子来,有时候市子在茶楼太忙,江涛还会打包给她带回去。

坐下来以后,市子拿出手机刷着微博,江涛点菜,每次都是这样。有时候江涛会问市子要鳗鱼饭还是地狱拉面,主食里面市子只喜欢这两个。

焦糖三文鱼手握,樱花卷,北极贝加三文鱼刺身,芥末章鱼,秋刀鱼,端上来后每道都是市子喜欢吃的。市子今天要了鳗鱼饭,江涛点了一份咖哩猪排饭,市子受不了咖喱的味道,可也没刻意跟江涛提起过。像原本就是被凑到一起的两个人,连对方身上自己不喜欢的点都不愿意提出来,产生介意是种太熟络的表现。

吃饭的时候江涛一边说着他公司的事情,一边夹起一个三文鱼手握放在市子的盘子里,市子也不说话,只是慢慢地吃起来。

第一次和江涛来的时候,他也有过想夹菜喂到市子嘴里,像其他谈恋爱的情侣那样,在市子皱着眉表现出厌烦之后,他后来每次都把菜夹到市子面前的盘子里。 

市子想想其实男朋友喂自己吃东西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产生这么抗拒的想法,好在江涛也只是礼貌地笑笑,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表现出很尴尬的样子。

吃完饭后他们一般不会马上回家,江涛会牵着市子的手在附近的街上走走,天冷的时候会在蛋糕店买两个市子喜欢吃的泡芙,天热的时候两个人就去肯德基买冰淇淋。

就这样交往了半年之后,两个人在父母的催促下过上了同居的生活。

房子是江涛父母给他准备的婚房,市子本意是想拒绝,但是大家都觉得,两个人离结婚也不远了,没必要在意这些事情。 

住在一起后,江涛对市子算是很好,没有别人说的那样同居之后发现对方有太多自己忍受不了的事情,他们甚至都没有吵过架。

江涛不抽烟,还有轻微的洁癖,就算市子不收拾,他自己也会把各处收拾得很干净,作息也很健康,可能已经过了热衷于打游戏的年纪,偶尔想玩儿一下,也是叫上市子两个人连着电视一起玩儿Switch,虽然市子从来不耍赖,但是江涛还是会主动让着她。

有时候江涛想和市子腻歪,如果市子拒绝,他也不生气,只是走开去做自己的事情,晚上还是很温柔地抱着市子睡觉,从来不会把她一个人留在床的另一边。

要说市子唯一受不了的一点,不过也就是江涛喜欢吃咖喱,可市子不愿意提,像是刻意拉开心理距离。

市子没有上班,所以觉得自己理应承担起做饭这件事情,每次不管市子做什么,江涛都说好吃,吃完后还主动承担起洗碗的责任。

两个人也一起出去旅游过,国庆的时候,江涛带市子出国,去了个游客不多的海滩,江涛知道市子喜欢海,特意打听了一个风景不错游客又少的地方,市子心里很是感激。

都说喜欢一个人就和他去旅游,旅游的时候是两个人最容易吵架的时候,可是市子和江涛没有,江涛还是很迁就市子,永远都有礼貌又能让市子感受到恰到好处的关心。

 

这样可以吗?

市子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化妆师在以前的妆容基础上,给市子戴了一个花冠,本来直直的长发被卷成了波浪形。很漂亮,市子说,思绪从回忆里被拉了回来。

市子又试了下婚纱,配上脸上的妆和头上的花冠,真的很漂亮。市子说,难怪都说女人穿上婚纱的时候是人生中最美的时候。你一直都很美,江涛站在市子旁边看着她,目光很真诚,这句话不像是在敷衍她。谢谢,市子说,说完以后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跟即将成为自己老公的人说谢谢,随即低下头整理婚纱不看江涛的表情。

江涛开车,市子坐在副驾,婚纱放在后排。

晚上我约了晴子吃饭,市子说。江涛看了看时间,下午五点半,问市子约了几点,市子说六点,江涛说我送你过去吧,市子说好,在春熙路那边,你一个人去餐厅确定菜单可以吗,江涛笑笑说没事的。

晴子是市子大学室友,毕业后两个人一直保持着联系,两年前晴子结婚了,现在有个快一岁的儿子。

市子坐着等晴子,感叹着时间过得真快。等了十多分钟,晴子出现了。

我不知道你会带着孩子来,市子说。

晴子抱着孩子坐下,气喘吁吁的,一边问服务员要了一个儿童餐椅,一边跟市子说,今天家里的阿姨有事回去了,罗威又不会照顾孩子,没办法我只能带着他。罗威是晴子的老公。

把孩子放在餐椅上坐好后,晴子又问服务员要了热水给他冲了一瓶奶粉,让他喝上,才像松了口气一样,对市子说了声新婚快乐,然后从包子掏出了一个包装很精致的礼物。市子没有当着晴子的面打开,放到了包里,是项链,晴子说,市子微笑道谢。

两个人点好餐后,晴子问市子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市子说请帖早就发出去了,今天回了趟他家,也都在准备了,刚去把婚纱取了,敲定了婚礼当天的妆容,明天好像要去彩排走下当天流程,结婚真麻烦。

晴子笑笑说,大家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市子叹了口气,说,你最近怎么样。

还是那个样子啊,你也知道生完babe之后我有段时间产后抑郁,现在慢慢好点了,家里有阿姨帮忙,倒是当初为了给孩子取名字的事和我婆婆闹得不太开心,现在两个人见面气氛也不太对劲。

市子听着晴子谈论婚后的生活,突然想起她们大学的时候,晚上在寝室睡不着,大家不知道怎么聊到了结婚的事情,都在猜以后谁会最先结婚,那个时候全寝室只有市子和另一个女生有男朋友,市子的男朋友每天一下课就来找市子,两人一到周末就抓紧时间到处约会,大家都猜市子会最早结婚,后来毕业以后两个人在不同的城市,话题少了,像很多大学毕业的恋爱,很自然地分了手。现在当时的室友里,还保持密切联系的也只有晴子了,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谈恋爱结婚了。

市子正在想当时寝室一个圆脸女生的名字,被一阵哭声拉回了和晴子的约会。孩子哭了,晴子把他从餐椅上抱出来,慢慢地摇晃着手臂,嘴里不停念不哭了不哭了,周围有几桌客人往她们这边看,市子的座位正好朝着那几张桌子,她觉得有些尴尬,不自然地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晴子倒像是已经习以为常了,一只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夹了一口菜送进自己嘴里。

在孩子断断续续的哭声中,晴子问市子感觉怎么样,市子老实说,不太好。晴子一副过来人的样子,你这是婚前恐惧症,很多人都会有,结了婚就好了。

是吗?市子心里想。

市子接着说,江涛是挺好的,对我也很好,挑不出什么毛病,但是总感觉我们之间少了点什么,虽然相处起来很好,但是没有激情,大家相敬如宾的感觉,总觉得日子一眼就望到头了,好像不是结婚,只是多了一个室友。有时候想想,自己就这样就要结婚了,跟以前对婚礼的预期一点都不一样,本来以为会激动得睡不着,会对未来满怀期待的,但是我对江涛好像没有这样的感觉。说起来从我第一次见他到现在,好像都只是双方父母很热衷这件事情,我有时候怀疑,我们之间到底是不是爱情,爱情是这个样子的吗?虽然不是所有的爱情都是轰轰烈烈的,但是至少会有想和这个人结婚的冲动吧,而不是像我现在这样,只感觉到所有事情都被安排了,好像两边父母才是主角,我不过是稍微不可缺少的群演,途经参与了一下。

晴子把停止哭泣的孩子放回餐椅上,看着市子说,结婚嘛,也就那么一回事,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他对你好就好了嘛。 

市子盯着晴子的孩子发呆,他两只大大的眼睛还湿漉漉地挂着泪水,没有再说话,心里想,未来我会想要和江涛有我们的孩子吗?

 

市子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婚纱被改小了一点,现在穿在身上正合适,再看看江涛,他也已经换好西装了,发现市子看着他,他冲着市子回了一个礼貌的笑。

他们是这场婚礼的主角,市子想,不对,一定有哪里不对劲。

听着父母在外面招呼客人的声音,和因为人慢慢变多热闹起来的大厅,市子觉得有些恍惚。

她静静地坐在镜子前想,我真的要和这个男人结婚吗?两个人一点激情也没有的恋爱,要以一场没有激情的婚姻结束吗?这是我想要的生活吗?我的人生难道不会再有火花了吗?

市子这样想着,越想越难受,就快要哭出来,她突然想,如果我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这种想法让她紧张起来,她发现原来自己这么不想嫁给江涛,又想到江涛对她的好,一层一层的愧疚感涌上来,和紧张的感觉混在一起,让她有点反胃。

叮的一声,市子的手机里跳出来一条信息,她点开,是江涛发来的,市子看着屏幕上的那几个字,江涛说:对不起,我还是没办法和你结婚,我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爱你,能感觉到你也没有那么喜欢我,也许我们真的不该结婚。

再回头一看,江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化妆间。

市子盯着手机发愣,突然觉得,其实和江涛结婚也不错吧,虽然日子平淡,却也安稳,大家都已经习惯了对方,也知道对方的喜恶,江涛对自己也挺好的,其实两个人结婚,也没有那么糟糕吧。 

市子这样想着,外面传来敲门声,是母亲催她赶紧准备出去了,再看看江涛发来的那条信息,市子突然觉得很轻松,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

不知怎么的,她突然觉得嘈杂都消失了,想起来三天前小妹她们打好的气球,不知道有没有泄气。又想起江涛书桌上那张军训的合照,原来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一直在等答案,做选择的终究不是自己。

敲门声一下比一下急促,母亲的声音重新传到市子的耳朵里,市子嘴角拉扯,像是用力扯出了一个微笑。


作者/章一龄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恩波: 你是抓app客户端么?如果客户端做了证书验证,用此类抓包https的方法是无法成功的,很多app已经做了此类防范抓包了 查看原文 12月07日 11:19
Buke: 网上看了一大把教程,还有什么死活就是抓包不了https之类的,无非网上解决的方式就是证书重装,删了,重来...试了N次,http没有问题,但是https就是抓取的host那一列,tunnel to都加锁了,看不到具体的参数..实在试了N多方式,答主知道是什么问题吗? 查看原文 12月06日 19:51
蜉蝣: 微信无法连入,配置失败 查看原文 11月26日 01:22
天意: 可以要个源码吗? heize@qq.com,谢谢! 查看原文 11月03日 16:5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