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兰的271个故事


顾兰的271个故事

01

顾兰把13楼走廊上的多肉搬了一部分到7楼的新办公室里,其中有一盆长势不是很好,她小心地剪去了腐烂弱小的根部,又把捡来的腐叶覆盖在泥土上。做完这一切,她看了一眼表,下午七点。

顾兰在办公桌前坐定,顺手刷了一下朋友圈,一连几条都是同一画风。顾兰知道,13楼办公室的那个小团体又去聚餐了。有趣的是,其中一人的配文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下面是其余四人整齐划一又心照不宣的“哈哈哈”。

做一个办公室小透明最大的好处就是,聚餐不会被通知。所以她可以奢侈地拥有从下班到回出租屋的这段时间,一段可以不被任何人打扰,不为俗事所累的时间。顾兰放下了手机,拿出了昨天购置的新笔记本,写上“七楼纪元,第一天”。

顾兰开始构思她的新故事,这是她来台里后写的第271个故事,每个故事风格迥然不同,题材天马行空,但每个故事都有一个脾气不好,英俊潇洒的男主角。男主角在现实生活中是一家电视台的主编,她的顶头上司,一个脾气不好也不英俊潇洒的男人。

在电视台,人们对彼此的称谓都是老师,灯光老师,摄像老师,制片老师,礼貌而儒雅。但大家都叫他“楠总”,一个略显江湖气的称谓。

楠总对稿件要求极为苛刻,对愚笨而马虎的下属也缺乏耐心。但是,顾兰很感激楠总,不止是因为他从来没有骂过她,更是因为,他帮助她在“多肉保卫战”中,获得了阶段性胜利。

在顾兰来之前,13楼的那间办公室里有五个人,三个编辑,一个美编,一个新媒体运营。女人之间的关系,总是很微妙,顾兰没来之前,她们之间也并不总是和谐。但顾兰的到来,成了她们之间友谊的粘合剂,她们自动结为一个小团体,处处摆出一副前辈的姿态。

其中来台时间最长的一个叫乐乐,她也自然而然地成为了这个小团体的领袖。她带头反对顾兰在办公室里养多肉,理由就是多肉招虫子,而且挤占了公共空间,顾兰的办公桌当然也算公共空间。

在此之前,顾兰曾小心地避免和她们发生任何正面冲突。在她看来,一场口角之争,就像两个武林中人短兵相接,数招之内就要分出胜负。可顾兰并不擅长于此,她每次跟人争执,即使有理在先,也会语无伦次,说到激动时,脸涨得通红,仿佛下一秒就要哭出来,狼狈至极。

“我的办公桌放什么,不需要经你同意。”顾兰撂下了这么一句话,就转身走出了办公室。她躲进楼梯间,跑到13层和14层的连接处,用后背抵着墙壁,大口大口地喘气,忍着不哭出来。

“叮,叮,叮”微信提示音接连响起。乐乐在工作群里说“13楼编辑屋不允许养植物,同意回复1,不同意回复2 ”,下面依旧是整齐划一的“1,1,1,1”。顾兰没有理睬,下楼去了机房。

当顾兰再回到13楼那间办公室时,便注意到办公桌上的多肉被连根拔起,随意地扔在了垃圾桶旁。顾兰的目光扫过乐乐,那一刻她有一丝慌乱,但很快又镇定了下来,“我们在群里投票表决过的,你弃权了,但少数服从多数。”顾兰愣了十秒,后来她说,那十秒她在思考少数服从多数的合理性。不过显然,十秒来不及想清楚这么一个宏大的哲学命题。她只能遵循最本能的反应,像疯了似的将桌上的书、本子劈头盖脸地扔向乐乐。

在童话里,公主不仅要被王子拯救,拯救的方式也必须足够浪漫,天雷地火,轰轰烈烈。但现实里,王子出场的方式并不让人满意。楠总的一句“闭嘴”让所有人都不再敢吱声。“肯定是工作量极度不饱和,才能让一个人有闲情养植物,其余人有闲情投票。”楠总的呵斥平息了这场冲突。

那天下班后,顾兰第一次没有着急回家,她在办公室坐了很久,竟坐得口干舌燥。去水房打水的时候,顾兰遇到了也还没走的楠总,她想退出来却被楠总叫住了。“今天为什么发疯。”楠总的开场总是简洁直接。“可能被多肉附体了。”说完这句话,顾兰偷看了一下楠总的反应,他依旧面无表情。顾兰低下头,不敢说话,只是把嘴抿得很紧。“以后养在走廊吧。” 楠总转身离开。

那天,顾兰开始写她的第一个故事,主角叫“南木”。故事里,南木是“生气国”的王子,整个王国的能源来源于人们的怒气,所以大家要不停地发脾气。南木作为王国未来的继承人,是脾气最大的,他永远不能笑,因为笑会传染,整个王国就会被毁灭。南木十七岁的时候遇到了沐兰,他一见到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

世界要毁灭就让它毁灭好了。


02

“现在看,真是又幼稚又俗套。”顾兰自言自语地说,她合上笔记本,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气,似乎马上要下雨了。

她想起了一年前那个下雨天,在一家二手书店,和楠总的不期而遇。

那家书店叫“心斋”,在二环市中心一个胡同里惨淡经营着。老板是一个有点固执的老头,不推销也不揽客,有客人问起哪本书,老板也不答话,被问烦了就懒洋洋地回一句“自己找”。

顾兰没有想到,那天会在那样一个,似乎与这个城市格格不入的地方遇到楠总。楠总起初并没有注意到角落里的顾兰,而是和店主热络地聊天,像是相识多年的老朋友。顾兰想,原来老板是这么健谈一个人,可是他们怎么会认识呢。

莫非老板是扫地僧一样的人物,那楠总又会是《天龙八部》里的谁呢?有点像乔峰,顾兰想到张纪中拍的《天龙八部》,乔峰披散着头发发脾气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一回头看到楠总站在身后,插着手盯着自己:“你还真是疯疯癫癫,看推理小说都能笑出来。”听到他这么说,顾兰赶紧低头,她正在看东野圭吾的《祈祷落幕时》,不过她的心思早就没在书上了。

那天顾兰和楠总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很久,从她手里的书,聊到日本作家,聊到顾兰最爱的《海边的卡夫卡》,然后就天马行空,东拉西扯了很多。顾兰很少和一个人聊这么多,一直以来,她把自己封闭在一个透明的器皿里,凡事洞若观火,但也不允任何人真正走进来。

那天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了很久,楠总坚持要送顾兰回家。汽车里狭窄的空间让顾兰有点燥热,她小心地把车窗摇了一个缝,窗外的雨被风吹进来,她也不躲闪,仰着头,任由雨丝濡湿了她的脸,痒痒的。

车上两个人没有再说话,很快就到了顾兰家楼下。车还没完全停稳,顾兰就小声而简短地说了声谢谢,好像那声谢谢一直藏在她的口腔里,早已蓄势待发,急于出口。

楠总还没有来得及对这声谢谢做出回应,顾兰就拉开车门,跑了出去。她一口气跑上楼,刚一进家,就听到滴的一声,是楠总的微信。

“不用谢,偶然的相遇对人的心情是相当重要的。”

后半句是《海边的卡夫卡》里的一句话,顾兰不知道怎么回复。原来楠总并没有看起来那么不可接近,但这份亲近,是否已经越界,她不确定。

她索性把手机扔在一边,不再理会。但是她仍然感觉,安静的空气中,生出无数细小的藤,将她和楠总缠绕在一起。

 

03

那天之后,楠总和顾兰都心照不宣的,没有再提过那次书店的相遇。甚至在台里,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说上一句与工作无关的话。

但顾兰发现,他们之间的那根藤,仍然在以惊人的速度生长着。有些话不用亲口说出来,一个眼神就可以传递很多信息。

顾兰被缠得越来越紧,她把工作当做一个出口,宣泄那些在内心里,波涛汹涌不停翻滚的情绪。

在顾兰来之前,节目的新媒体运营由美林负责,官方公众号和官博每两天更新一次。发布的内容中规中矩,台里不重视,关注的人也不多。

但楠总的野心很大,他不愿意让新媒体只停留在形式的层面,沦落为电视节目的附属品。他希望新媒体有更好的发展,成为独立的流量入口。

这样的布局,楠总当初招聘顾兰的时候,就和她说过。

坦白来讲,来电视台做新媒体,并不是顾兰最好的职业选择。但是她被楠总的宏图撩拨得热血沸腾,从零到一地做好一件事情,多么酷啊。

顾兰想帮楠总一把。她全身心地扑在工作上,几乎每天都在研究观众的喜好,学习新媒体的传播知识。

她接手了节目的官方公众号,改成了一天一更,从题目到内容都变得更活泼,更吸睛。

而她的付出也很快得到了回报,关注的粉丝一天天多了起来。

楠总很高兴,他越来越不掩饰对顾兰的欣赏之情。“这个小丫头不简单。”他常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因为楠总的欣赏,顾兰和同事们的关系也变得更微妙了起来。一方面,对于领导偏爱的人,任何人都不会公开地表露敌对态度,另一方面,那些难以言说的嫉妒在黑暗的角落里疯狂蔓延。

所有的人都知道,台里今年会有一次派遣考试,考试通过的人才能和台里签订正式的劳务合同。今年给到编辑组的名额只有一个,在顾兰来之前,不管是资历还是能力,这个名额都非乐乐莫属。

但是顾兰来台后的表现,大家也有目共睹。楠总话里话外的也表示过,台里不是一个论资排辈的地方,谁有能力谁上。

领导的一句话,如石子抛入平静的水面,激起层层涟漪,引发万千猜测。有人分析,这句话意味着,顾兰才是楠总心中的最佳人选,乐乐恐怕又要再等一年了。

其实,顾兰并不在乎这个名额,她本就没打算在传统媒体干一辈子,眼下她关心的,只是想帮楠总把这个公众号做好,至于其他的,顺其自然就好。

但是在乐乐的眼中,顾兰的淡定是一种轻视,甚至是对这个名额十拿九稳般的自信。她像一只领地受了侵犯的狮子,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

顾兰能感受到乐乐愈发强烈的敌意,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她当然知道,但是她不在乎。

更何况,顾兰也明白,即使她们之间没有竞争,乐乐也不会喜欢她,她们终究不是一类人。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安静地流逝,纵然河底有无数暗流涌动,河面看起来都是一片岁月静好。顾兰本以为这种表面的祥和会一直持续下去,直到那天下班后,乐乐主动提出想和顾兰谈谈。

“你真的觉得楠总会把名额给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吗?”说这话时,乐乐的眼中射出一道寒光。

顾兰低下头没有作声。“甚至”乐乐起身走到了顾兰面前,一字一顿地说:“你认为他会娶你。”

听到这句话,顾兰猛地抬起头,张大了眼睛,满是狐疑地看着她。顾兰不知道乐乐为什么突然这么说,楠总是有家室的,她只是欣赏他,从未想过占有他。

“楠总是外地人,能在电视台当上主编,靠的是他媳妇和他的丈人,他不会离婚的。纵然你自以为和他再亲近,也只能当他的助手,永远不能当他的妻子。”

乐乐说到这,眼中流出一闪而过的悲戚,但还是被顾兰捕捉到了。她终于明白,乐乐对她的敌意中,掺杂的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是什么。

顾兰突然觉得乐乐有点可怜,她不想反驳,拿起包走了出去。

 

04

让顾兰始料不及的是,台里开始传出一些关于她和楠总的风言风语。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可能最初肇始于某人一句无心的玩笑话,但经众人之口,事情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穿凿附会,真假参半。

最后人人都化身为侦探,肆意地分享着自己发现的蛛丝马迹,说完还要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暗示着“我什么都知道,但只能说这么多”。

顾兰懒得理会,别人的口长在别人身上,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她更卖力地工作,想用业绩给那些嚼舌根的人一个闪亮的耳光。更何况,马上就是3·15晚会了,这是台里每年的重头戏,她希望能一举打出公众号的名气,每天都会加班到很晚。

那天顾兰到家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她刚准备洗漱,就收到了楠总的微信。楠总说他就在楼下,想和顾兰聊聊。

顾兰不解其意,但还是下了楼。

初春的天气还是有几分凉意,顾兰只穿了一件薄外套。一下楼就被扑面而来的冷风冻了一个寒颤。

楠总拉着她上了车,嗔怪地说了一句“怎么穿这么点”。顾兰注意到,楠总今天穿了一件米奇色的夹克,脸上还有没刮干净的胡碴,看起来比平时苍老了许多。

“台里那些议论你都听说了吧。”楠总嗫嚅了半天,蹦出来这么一句话。

“听说了,怎么了?”顾兰一头雾水,难道楠总特意跑过来,就为了说这个事儿?

“那个——”楠总扭头面向顾兰,视线却越过她,看向外面:“你能不能离开台,去我朋友的公司上班。”

听到这句话,顾兰感觉全身血液都被冻住了。她一直把楠总当成非常信任的前辈,也一直认为他们之间的交往秉承着君子之道。现在因为一些凭空捏造的谣言,就要换一份工作吗。顾兰有些激动,“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啊。” 

“是啊,可是说了别人也不信。你知道3·15晚会以后台里会推选新的制片人,如果这时候出了这种事,就麻烦了。”楠总自顾自地说着。

顾兰看着喋喋不休的楠总,突然觉得有点可笑。她一直以为楠总和她是一类人,现在看不过是自作多情罢了。

原来被顾兰深深信任着的楠总,也不过是一个为了升职加薪,就可以轻易毁掉别人努力的人。

顾兰突然觉得有点反胃,她拉开车门冲了出去,只留下一句“我不会离开台的”。

那天晚上,顾兰辗转反侧,迟迟不能入睡。

 

05

后来,楠总动用了关系,把顾兰调到了别的栏目,她的办公室也随之从13楼搬到了7楼。

而楠总做这一切,并没有征得顾兰的同意。

“当然,他也不需要。”顾兰心里苦笑一声。

今天是顾兰换到新办公室的第一天,她唯一能带走的,就是自己摆在13楼走廊的多肉。

很多时候,植物比人有感情。你用心对一个人,未必会得到同样的真心,但是你用心照料一株植物,它往往不会辜负你。

当顾兰去13楼搬走多肉的时候,才恍然发现,自己这段时间疏于对它们的照料,以至于它们看起来都垂头丧气的。

顾兰有点愧疚,她小心翼翼地把几盆多肉放在托盘上,眼角的余光看到楠总从办公室走出来,犹豫地徘徊了几步,又转身走回办公室。

顾兰没有理会,她来到7楼的新办公室,安顿好了多肉,开始写自己的第271个故事,她决定这是她写的最后一个故事。

但是,她呆坐了半天,却一个字也写不出来。

“明天还是把剩下的多肉也搬过来吧。”她想。


作者/白鸥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mmd: 各大快递单号出售网站www.uudanhaowang.com 查看原文 02月26日 11:31
gqds: 免费提供拼多多空包、京东单号网www.uudanhaowang.com 查看原文 02月26日 11:30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恩波: 你是抓app客户端么?如果客户端做了证书验证,用此类抓包https的方法是无法成功的,很多app已经做了此类防范抓包了 查看原文 12月07日 11:19
Buke: 网上看了一大把教程,还有什么死活就是抓包不了https之类的,无非网上解决的方式就是证书重装,删了,重来...试了N次,http没有问题,但是https就是抓取的host那一列,tunnel to都加锁了,看不到具体的参数..实在试了N多方式,答主知道是什么问题吗? 查看原文 12月06日 19:51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