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你呀


我喜欢你呀

“麻将,去哪呢?”

“打麻将。”

这是麻将每天都会重复的对话。

麻将之所以外号麻将,是因为他喜欢坐四方。他往那一坐,如松,根深地下般,一副非天荒地老不可的架势。每当有人中途离场,麻将都会痛苦呻吟,当然最痛苦的莫过于夜半所有人喊着“散了回家吧”的时候,他只得揉着手上的茧子,怏怏跟随众人离场。

大家都感慨,除了散场,没有什么可以阻止麻将不出现在麻将室里。大家都以为不到天荒地老,不到视力看不见,麻将不会离开麻将桌的。

不久后发生了天大的事——麻将从麻将桌上消失了。大家起初以为是身体不舒服,可是等了几天发现他依然不来,打电话过去,他支支吾吾地推掉了所有的牌局。大家慌了,莫不是被绑架了?

于是一伙人拎着家伙浩浩荡荡赶去他家,踢开门,发现一对互相喂食的男女。

男的是麻将,女的——不认识。

麻将慢腾腾地吞下那只小巧的手喂过来的西瓜,朝门口一瞥,洋洋得意:别吓到我女朋友了。

“你谈恋爱了?”队伍中有人问道。

麻将正要回答,却见门口那残破的木门晃了晃,贴着墙壁的边缘“砰”的一声,倒下来,砸在地板上,顺道砸翻了他面前放着半个西瓜的懒人桌。

麻将挣扎着往门口冲:“妈的,居然把门踢坏了!”

大家纷纷逃跑似的离开,一边逃一边互相八卦。众人猜测,麻将终于要过上俗人的生活了。

可是第二天,麻将就重回麻将室,带着女朋友大琳。

大家理亏,纷纷让他。他一开心,就让大琳上桌了。

大琳手气出奇的好,赢了几局后,麻将不禁手痒,再次上桌。大琳则坐一边,温柔地靠在麻将肩上,陪着他。

那场面,像是定格的动画片。

那时候,我们都把这个架势理解为天荒地老。

多好。

麻将想打麻将到天荒地老,大琳会陪他到天荒地老。

如果你有一个爱好,为之痴迷,同时你身边有这么一个人,会陪你一起沉迷。这大概是爱情的最好状态了。管他积极消极,消遣时光,只要舒心,就求这一刻愉悦。

有人说,情场得意,赌场失意。

麻将输得越来越多。虽然都是和朋友打着玩的,钱不多,吃顿夜宵,有些钱也就不了了之了,但也在不经意间渐渐输掉了很多——原本打算去看电影下馆子玩游乐场的时间和金钱,都用来翻牌了。

更郁闷的是,他的职场也开始有些不顺。

很多人认为事业单位是平静的一池水,波澜不惊,固定的金鱼长得一模一样,那是因为说这话的人根本没有游进来,内在的波澜,不比洪水决堤简单。

同事们勾心斗角拉帮结派,上司们猜忌穿小鞋,让麻将烦不甚烦,他烟抽得越来越多,出现在牌桌上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大琳的表情也在一点点变化着,从一开始的含情脉脉到微蹙眉头再到拉长了一张脸。众人都看在眼里,却也不敢多言,只是暗示麻将早点回去。

终于有一天麻将感觉到了女朋友的不爽,于是他打算摸完这一局,带着大琳去看场电影然后温存一番。

这个时候,博士来了。

博士不是真的博士。

博士从小学习好,一直扮演妈妈口中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从小大家都说,博士以后肯定会当一个博士的,后来大家都就喊他博士了,虽然他后来并没有考博。

博士原本是想找麻将撸串来着的,但是麻将这一局才开始。

麻将一局输了,准备走人,但是博士却对麻将产生了好奇。

作为一个别人家的孩子,博士从来没有打过麻将,这求知欲,激起了麻将的授业解惑的责任心。麻将站在博士身后开始教他。到后来,他嫌弃博士太笨,又坐回去兀自打了起来,早把看电影的计划忘到脑后去了。

博士觉得无赖,一边看牌,一边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大琳聊着天。

 

有一天晚上,邮票正睡得迷迷糊糊的。

突然电话响了,按掉几次后都在2秒之内又响起来。

邮票睁开红肿的眼,接通了电话,正想着不管是谁都一顿咆哮体骂过去,结果对方只说了一句话,他就惊醒了。

 “大琳现在在我家。”

说这话的是博士。

此刻是凌晨1点半。

邮票刚要骂博士是什么情况,就听博士压低声音,“卫生间水停了,赶紧打个电话过来救急。”说完他就挂了。

真他妈操蛋!

即将要和麻将结婚的女朋友,大半夜去了单身博士的出租屋,这是什么情况?

博士说的水停了是什么情况?抽水马桶水停了,那只是上个厕所,如果是花洒水停了,妈呀,那是要色诱的前奏吗!

邮票想了想,决定等一分钟再打过去,要知道女人的动作向来特别慢。

这一分钟,过得异常慢。

邮票忍不住胡思乱想着:

待会从卫生间出来的大琳,会不会裹着浴巾光着脚,拿着博士的毛巾轻轻揉搓着湿漉漉的头发,一步一个小扭腰,走到博士床边,边深情地凝望他边招手?这大半夜的!一个血气方刚单身许多年身体里积累了几个亿生意的男人,这个时候脑子里活跃的可没有智商一说,只有一堆小蝌蚪好吗。

邮票越想越怕,赶紧拨了回去。

 “哥们,啥事?”博士声音有些颤抖。

你说啥事,你大爷!邮票还没开口,又听他说:“你让我现在过去找你?”

悬着的心,稍微稳当了点。看来博士这小子还没有失去理智。

邮票加重语气提高声音,近乎喊着:“嗯对!我遇到了点麻烦,你赶紧过来一趟。”

脑海里冒出大琳竖着耳朵皱着眉的样子。

“现在吗?”博士的语气有些犹豫,不知道是演戏还是出于本能。

邮票脑海里又闪过大琳咬着嘴唇对他摇着头的样子——妈蛋,我今晚这是怎么了,一个劲地替兄弟意淫?他忍不住大喊:你今天要是不过来,兄弟我就死在这里了。

那边停顿了一会。

直到博士慌慌张张地大喊,“哥们你别急,我马上就到!”邮票悬着的心,才慢慢落了心房里。

过了半小时左右,博士来敲门,拎着一堆烧烤和啤酒,一关门,他就顺着墙跌坐在地,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邮票一惊,跳过去,揪起他的领口,骂道:王八蛋你不会把她睡了吧?

虽然从生理上来说,半个小时还负责赶过来,时间是不够的,但是谁知道他是不是事后才打电话求救的呢。

“没没没——”他赶紧摆着手。

半天吐了一口气:“我哪敢啊。”

“说说吧。”邮票拿过烧烤啤酒,拎到小方桌边。

前一阵子博士工作出了点问题,每天很消沉,天天打电话给各个朋友约夜宵啤酒。男人之间诉说烦心事的方式不比女生,抱着哭一场就好了。他们不爱婆婆妈妈,什么事,就化在这一杯酒里。

大家白天上班忙碌,晚上陪着博士通宵达旦酒池肉林,时间久了都苦不堪言,渐渐找理由推脱。刚好那阵子麻将总是四缺一,发现了博士这么一个好资源后,就打着开导兄弟的幌子,拉着他一起去打麻将。

不过麻将还算负责,一边和牌,一边吐着烟雾:博士,你这就考试失败一回算什么,从小到大我都考砸多少回,你什么时候见我这么颓废过?人生得意须尽欢,来来来,你摸牌了。

博士输了几局后,开始赢了。

麻将很诧异:怎么突然上道了?

博士嘿嘿一笑。

转移注意力后的博士,一天到晚琢磨怎么打牌,几天下来,开始不停地赢,赢得大伙不停地喝王老吉降火,越喝喊牌的嗓门越大。

后来就索性不让他上桌了。

但博士每天一到他们打麻将的点,还是会赶过去。坐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喝酒,接着麻将的话茬聊天。

几次来回后,坐在一边的大琳知道了原委,开始代替麻将安慰他。

聊了几次后,博士才知道大琳算得上一位励志女神,她所在的单位就是自己苦苦考而不得的那家。他对大琳的好感直线上升,时不时地问一些大琳单位的情况。

大琳和博士聊得时间越来越长,两人兴趣还算相投,比起一心扑在牌上的麻将来说,博士简直不要好太多。

与此同时,他考的另一家笔试结果出来了,他是第一名。大琳夸他是支潜力股。

大琳夸的博士很受用。

“一家考试失败了不代表整个人失败了,你看这家不是考了第一吗,你把面试过了,先去上着班,一边复习下一次考试,又不耽误时间。以后别来打牌了,你不应该在这里浪费时间,一步步来总归好过原地不动啊。”

最后大琳还指着麻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看这些人,一个个颓废的,醉生梦死一样。

博士看着烟雾缭绕里亦幻亦真的大琳,问:那你为什么也来这边?

问完,博士觉得特别尴尬,这是摆明了在大琳面前说麻将不好啊。

这时,麻将一个转身,一巴掌拍到博士后背上,开着玩笑:小子别撩我媳妇。

大琳脸一红,看着博士的眼睛一片水汪汪。

博士心里一抽,眼皮跳了跳。他觉得自己应该回家休息去了。

可是前脚刚进门,就听到敲门声,一开,竟是大琳。

大琳打量了一圈博士家后,开始夸赞博士。各种夸,什么脑子好啊有上进心啊,夸到后来,连家里卫生搞得很干净都是民族闪光的优点了。

大琳越夸,博士心里就越心虚。

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还是朋友妻。

博士越想越怕,趁着大琳去上卫生间的空给邮票打了一个电话。

博士问邮票:你说是不是我哪句话给了她什么暗示啊?可是我想不起来有什么过分的话啊。

邮票吃了一口羊肉,喝了一瓶酒,说,这个事,你就当没发生。

“我要不要和麻将说下?”

“你傻逼呢?不嫌事大!”邮票一急,抓起一把吃过的竹签,朝博士扔过去,残留着一些肉的竹签黏在他头发上,慢慢顺着发丝滑落。

博士低着头,喝酒。

“他们俩,都别找,过了风头再说。”

酒足饭饱后,各自回家继续睡觉。

 

第二天晚上,邮票接到博士电话,说大琳约他看电影。

“同志你要经得起诱惑,别去!”

“可是我已经看完电影回来了。”

“我去!”

“听到她邀请的时候我就是你现在这个反应,结果她理解为我答应了,于是就……”

邮票差点摔了电话。

虽然只是一场电影,其间大琳也是安静地盯着屏幕,吃着爆米花,一句剧情以外的话都没说,但是这个时候就是考验谁先露怯了。

博士和邮票都很担心,这样下去,会伤害到麻将。

于是,邮票约了大琳。

邮票开门见山:你为什么背着麻将约博士?

大琳眉一挑,笑而不语。喊着服务员过来,给自己点了一杯祁门红茶,给邮票点了一杯黄山贡菊,对服务员说,菊花里多加点冰糖,降火。 

邮票顾不得打哑谜,苦口婆心开门见山劝她。

大意是博士和麻将都是兄弟,你作为麻将的女朋友,私自半夜去找博士,总归是不好,万一引起矛盾误会多尴尬啊。

“不尴尬啊。”

“别人会猜忌的。”

“没关系,我打算和麻将分手,和博士在一起。”

“噗——”

邮票抿了一口菊花茶,一听这话,猛地下咽,滚烫地卡在喉咙,差点跳起来。

“你怎么不顾他们兄弟情?”

“我只是想追求自己的幸福,没那份心操心多余的人。”大琳皱着眉头看着邮票的窘相,有些不耐烦,“麻将这么颓废过日子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不可能是我的良选。做人,要实际。”

说着,她起身离开了。

邮票透过玻璃窗,看着她走远,心里一阵担忧。等大琳完全消失在视线里,躲在暗处的博士走了过来,拍着邮票的肩膀问,说清楚了吗?

邮票点点头。

“那她……”

邮票摇摇头。

博士也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

好半天,邮票说了一句:你比麻将优秀。

博士捧着那杯大琳没喝的茶,不说话。

不久后,麻将和大琳分手的消息在圈子里传遍。

一开始,麻将以为大琳只是闹闹公主脾气,没太在意,依旧按时去打牌。他以为等几天,大琳的脾气消了就好了。却不知,他错过了最佳的沟通期。

那牌桌上的吞云吐雾,让大琳彻底死了心。

博士知道消息后,处处躲着大琳,也避开麻将。手机整天关机,联系其他兄弟,都弄得跟特务接头一样。

整得特别神秘。

恰巧博士在那家单位的面试表现优异,以总分第一被录取。他便更是极少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了。

邮票以为在大琳回心转意之前,博士都不会出现在公众场合了,没想到没过几天,他竟高调地找兄弟们喝酒庆祝,甚至还请了麻将。他说,领导看了他的履历,很是满意,在认真考核后,把他换到了他心仪的岗位。

一开心,大家都多喝了几杯。

再一开心,博士就忘了关机。

一个电话恰到好处地打了进来。

博士看了麻将一眼,这一动作被邮票看在眼里,邮票喊着:关机关机!今晚不醉不休,什么事都不要管。

博士冲邮票点点头,他调了静音,就等铃声停了按关机键。

就在博士按下关机键的同一刻,一条信息飞了进来。博士看着那行字,脸色瞬间暗了下去,屏幕进入了黑暗。

麻将好奇地凑过来:怎么了?

博士看了一眼麻将,没说话,从地上的箱子里拿起一瓶啤酒,用牙咬开,咕咚咕咚地大口喝酒。麻将一乐,也捞起一瓶,朝喉咙灌去。

博士一口气没停,咕咚咕咚着一瓶见底。

“好小子,居然跟我拼酒。”麻将眼不眨地看着博士,左手比划了一个中指,也大口大口灌着。

可是喝着喝着就不对劲了,博士一瓶喝完了,又咬开了一瓶,大口大口灌着,多余的啤酒从嘴两角冒出来,顺着腮帮子往下流,一会儿工夫,博士就满脸潮湿,分不清是酒还是汗。

麻将憋不住,捂着肚子往厕所跑去,跑了几步回头喊:等我回来继续嗨!

邮票夺过酒瓶,看着博士,问道:发生什么了?

“我的工作,是大琳走的关系。”

“录取还是调动?”

“都有。”

邮票盯着博士,松开酒瓶,“啪——”掉地上,嘴角动了动,一字一顿,“哥们,你可别认怂。”

博士那晚再没说话,一个劲地喝酒,谁都拉不住。直到一片狼藉,邮票送他回家,快到他门口的时候,看到大琳居然在他家楼下徘徊,邮票心一横,又把他扛到了自己家。

博士第二天醒来,捂着没刷牙臭气哄哄的嘴边打哈欠边跟邮票道别。

临别时邮票问,“你会辞职吗?”

博士摇着头,捂着脸,声音从手缝间冒出来:我会注意分寸。

 

很快,邮票的工作也出了点问题,再也没有精力去操心博士的这段孽缘。

那段时间,麻将去找大琳,怎么都得不到回应,就像大琳找博士也没结果一样。

再后来,大琳追博士的消息传得尽人皆知。

得知此事的麻将约博士喝茶。那天他们究竟说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从那以后,博士出现的场合,麻将绝对不会出现,而麻将要去的地方,博士也不会冒头。

二十几年的兄弟情,一拍两散。

大家都开始厌烦大琳,觉得她红颜祸水,害得他们所有人都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刺激到他们兄弟俩。关系好的私下都偷偷劝博士,中华儿女千千万任君挑选,只要别和大琳在一起。

后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琳和博士成了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两人面对面,只隔了一块磨砂玻璃,朦胧地展示着两人的一举一动。

抬头不见低头见,让博士备受煎熬。他变本加厉地把心思全投入到工作上,以避免和大琳的接触。但是他不知道,在很多女人的眼里,认真工作的男人最迷人。

大琳每天贴心地为他准备早餐,他能拒绝,但是工作中的沟通他避免不了,实际上,很多时候大琳给的意见是十分中肯的。

由于长期不按时饮食和失眠,博士的胃难受逐渐频繁。

一次他和大琳外出做调查的时候,胃病突然来犯。

他疼得满头大汗。大琳把他抱在怀里,不顾38°的高温和汗水,安慰他:别怕,有我。

他痛得直接晕了过去。

谁也不知道,大琳这么弱小的一个身躯,是怎么背起博士走过一条泥泞小路,拦到了一辆三轮车,载着他们去医院的。

博士好了后,大琳却请假了。

他和同事们一起拎着水果去看她。

出乎意料,是大琳妈妈招呼他们的,她指着紧闭的房门,轻声说,大琳睡着了。大家喝完茶后,找着理由离开了。

博士看着大琳房间的方向,突然想起一个画面,瞬间冷汗直冒。

那天他晕过去之前,对着大琳大喊: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被麻将鄙视被兄弟嘲笑吗?你为什么不能离我远点?

他怀着最后一丝理智,拼命推开靠过来的大琳。

然而每推开一次,大琳就再扑过来一次,她脸上冒的汗,不比他少。

博士神志不清地嘀咕着,你图我什么呢?

大琳挽起他的腰身,低低地说:你放心,这是最后一次。

接着他在医院里醒来。

……

 

后来的一段时间,两人相安无事。只是大琳再也不给博士送爱心早餐了。

而且大琳好像开始相亲了。

有一次博士和朋友吃饭的时候遇到过。他看到大琳和一个陌生男生在吃饭。那个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大琳笑得很开心,捂着嘴,笑得眼睛都眯成一条线了。

终于他们吃完起身离开,博士隐约听到那个男人说,那么我们去看电影吧。大琳点点头,谈笑着离去。

他拿盘子的手歪了一下,刚夹起的黄桃滑进了木瓜的碟子里,他松了一口气。

他心里知道,那不是如释重负,而是心里空了一块。

他何尝没有比较过,身边出现的女人和她。从各个方面来说,她都是最优选,只是——他如果和她在一起了,他们兄弟之情的最后一块遮羞布也没了。

他怕大家看不起他,抢了哥们的女人。尽管,他并没有干涉到他们。

时间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消逝,在稍微一犹豫的那个空隙里。

每个公司的茶水间和卫生间,永远都是八卦的聚集地。

在这两个地方,博士或多或少地知道了大琳的近况。他并没有听到大琳相亲成功的消息,每一次听到八卦的同事问大琳“你怎么还没有男朋友”,他就在心里偷偷地开心。

有天,他在茶水间听到大琳和同事的谈话。

“我要换工作了。”

“为什么?”

“留下来干嘛呢?”

博士听完这句话,心里也一直在问自己。

大琳向来风风火火,办事利落。不到一个月,调遣就下来了。

离开那天,她约了几个要好的同事一起吃顿饭,没有博士。

下班的时候,领导突然建议部门聚餐,送大琳。博士默默地跟在领导后面参加了饯别宴。

那晚,大琳很沉默,反倒是博士很活跃,饭后还提议去唱歌。就在大家都起哄着商议去哪唱歌的时候,大琳悄悄地走了。博士看着大琳的背影,很想鼓起勇气去送她,脑子里做了几番斗争,但还是没移动脚步。

周围的人吵得他头疼,他揉着眉头,想出门透透气。出门后,他就没有再回去,一双眼睛到处搜索,终于在马路拐角处,看到了大琳,她像是在等车。

“我送你啊。”

“好啊。”

两个人一左一右相距一米地走着,那天的路很长,星光很亮,只要稍微抬眼,就能看到一群星星在眨眼。

“你为什么要辞职啊?”

“想辞就辞了。”

博士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说一句话,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就像当初喜欢你一样,喜欢你便表白了。”

“当时,你喜欢我哪一点?”

“都过去了有什么好说的。”

又是一阵沉默。

走着走着,迎面撞到了麻将。

三个人面对面站立着。大琳突然挽起博士的手臂,博士看了一眼大琳,觉得心跳得很厉害。

麻将什么也没说,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博士突然觉得一阵轻松。一直以来,他很怕看到麻将,尤其害怕三个人相遇的场景,但是真的发生了,他反而觉得释怀了。或许,从他走进那间麻将馆的时候,就暗示着他们的兄弟情不在了吧。

如今,也更是回不来了。

那又为何,不能好好珍惜身边人呢?

麻将一走,大琳挽着的手就松开了。

“你别介意,我不想让麻将觉得,我离开他后过得很不好。”大琳解释着,博士心里一酸。

他一把抓过大琳即将要抽回的手,拽在手心,紧紧地握着。大琳也没有挣扎。

两个人别扭地手牵手往前走,任凭星光和灯光,把各自的影子拉得很长,在身后交错。

两人都没有再解释什么,就在一起了。成年人的爱情,都是水到渠成,不需要太多花样的表白,牵了手了便是认定你了,往后的发展更是一步步自然而然。

很久以后,大琳才知道那晚的部门聚餐,是博士暗地里绕了很多弯和领导提议的。

 

又是一年招聘季。博士买了一堆书,推到大琳面前:快复习,考来我们单位。

大琳很不屑地把书扔一边,问:为什么要考过去?

“当初你辞职……我知道是我对你太冷淡了,我一直都很愧疚,那么好的工作,如果不是我……”

博士还没说完,大琳就乐了:“我喜欢你呀。”

见博士脸红,她继续说:“赌下去的筹码早已经连本带利收回来了,我还去干嘛。现在的工作,才是我喜欢的。”顿了顿,大琳也脸红了,她一咬牙问出口:“你敢和我结婚吗?”

博士拉过随身携带的公文包,打开,掏出身份证、户口本,递到大琳手里。笑着说,和你在一起后,每一天我都随身携带着身份证和户口本。

大琳眨了眨眼睛,把博士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拿了过来,放进自己的包里,问他,你一开始不是挺怂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大胆了。

博士笑着,拉过大琳,往民政局走去。

“你都向我的方向走了那么多路了,我总得画一个句号啊。不能耽误你,也不能放过你。”


作者/程安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恩波: 你是抓app客户端么?如果客户端做了证书验证,用此类抓包https的方法是无法成功的,很多app已经做了此类防范抓包了 查看原文 12月07日 11:19
Buke: 网上看了一大把教程,还有什么死活就是抓包不了https之类的,无非网上解决的方式就是证书重装,删了,重来...试了N次,http没有问题,但是https就是抓取的host那一列,tunnel to都加锁了,看不到具体的参数..实在试了N多方式,答主知道是什么问题吗? 查看原文 12月06日 19:51
蜉蝣: 微信无法连入,配置失败 查看原文 11月26日 01:22
天意: 可以要个源码吗? heize@qq.com,谢谢! 查看原文 11月03日 16:5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