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了一跤


摔了一跤

01 

王丽丽那天再次走上地铁褡裢坡B口的扶手电梯时,忽然明白自己两周前为什么会在上面摔了一跤。

她那一跤摔得不算尴尬,因为当她爬起来等到电梯运行至路面,颠簸着走到旁边弯起腰缓解疼痛时,才有人从她身旁路过。她摔下去的那一瞬间,腿的反应是剧烈又灵敏的,但这种感触在她抬脚走上路面的一瞬间更为明显。关节在顺滑运转时受到了阻碍。

王丽丽想着马上就要发车了的班车,缓了不到一分钟,便一瘸一拐地走了起来。她尽力保持走姿正常,在赶上班车以后,脑子里就只剩下思考摔跤的缘由了。手机里放的视频已经按了暂停,前后左右都没有人,唯一在动的就是电梯和自己。电梯成天都是那样动着,自己成天都是那样走着,快步走,抬右脚,左脚跟上,爬楼梯,一气呵成,今天怎么就能摔跤呢?

她想不明白。精神恍惚,不可能。又不能归咎于倒霉,她的基因天生就是理智的。

到了公司,她的思考还是没有停止,尤其是在卫生间脱掉裤子以后。右腿膝盖被电梯磕出了四条排列整齐的紫色印子,王丽丽也是在第二天上班低头时,才发现电梯是一缕一缕的金属条样式,要不是它们往自己身上刻,王丽丽可能永远都不会注意。王丽丽贴了一排四条创口贴,得出的结论是,脚没抬到足够的高度。在快步走,抬右脚,左脚跟上,爬楼梯,一气呵成上,右脚抬起时下意识养成的高度习惯出现了偏差。

这个结论在两周后被王丽丽自己给推翻了。快步走,低头,抬高右脚,脚落了下来,左脚跟上,爬楼梯,一气呵成。右脚抬过了电梯升起的高度。

原来摔跤那天,右脚确实没有抬到足够的高度,但偏差出现在时间上,当扶手电梯从平面变成台阶的过程中,王丽丽没有把握好变化的高度,预判过低。

这一跤,王丽丽可算是摔明白了。只花了两周。后来她又明白了,这一跤是她的纪录,有些跤她就算摔明白了,但理智上来说,又不只是明不明白的事。


02

同事给王丽丽递上她喜欢吃的旺仔牛奶糖,被王丽丽拒绝了。

中午的时候,王丽丽的左边,是她有时候想想就会作呕的麻辣烫,王丽丽不知道那里面具体是添加了什么,只知道菜品被那种白白的所谓骨汤浸泡着,乍吃一口,满嘴鲜美,等味觉哪天反应过来,才觉得那明明是放了一麻袋鸡精。

王丽丽的右边,是她每次吃完都觉得嘴皮被油凝固住了的火锅冒菜,那种感觉很奇怪,王丽丽吃完明明是擦了嘴的,甚至还喝了一大口白水去冲刷,但后来做事时,意识还是会突然停顿在嘴部那不灵敏的运作面前。

王丽丽在中间,吃着金枪鱼沙拉。王丽丽吃上第一口的时候,忍了忍,第二口第三口第四口,不知道第几口的时候,就暗地里控制舌头躲开金枪鱼,太腥了。除了心疼自己花了两倍于麻辣烫的价钱以外,王丽丽的负面情绪,还来自于它是当天的最后一顿正餐。逊色的午餐,摇晃着她过午不食的决心。

刘洁端着用微波炉热好的午餐,一路和同事说着话从王丽丽眼前路过。本来是自然而然就走过去了,谁知道那位同事突然把话题丢到了王丽丽身上。

“王丽丽有没跟你讲她跟淘宝卖家撕逼了。”

“怎么了?”刘洁问道。

王丽丽自然是没接话。撕逼多正常,就像偶尔腹泻一样,没什么好说的,重要的是王丽丽已经两个星期刻意没和刘洁说话了。

很明显,王丽丽是在生刘洁的气,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两个星期前的周五,他们一起去怀柔团建回到公司后,王丽丽和同事又坐上了公司到达地铁的班车,两人的脚一前一后踏下班车,两人的鼻子也一前一后闻到了飘在空气里热闹的火锅味,两人就不分前后地冒出了吃火锅的念头,两人还就又不分前后地想到了叫还在公司的刘洁也过来一起吃。同事给刘洁打电话,刘洁不愿意,同事也是很热情,好说歹说把刘洁给说得骑了个小蓝车赶来了。

刘洁见面第一句话就是发表自己的不情愿,王丽丽也是嘴贱,非要怼刘洁一嘴你爱来不来,刘洁屁股还没坐稳站起来就要走,坐在门口的同事赶紧拉住了她。本来是借口来安抚团建之后身心疲惫的火锅局,这下好了,身心都马不停蹄地上火了。

王丽丽阴着脸,只跟同事说话,刘洁没阴着脸,但也只跟同事说话,同事扬着脸,分别跟她俩说话。

好好一个饭局,出于好心叫上刘洁,怎么好心情就被搅和了?王丽丽没多考虑,就是情绪上了头,就是不想搭理刘洁,就是气,一眨眼就气了两个星期。刘洁倒是想冰释前嫌,这事搞得她自己心里也难受,但看王丽丽那爱答不理的样子,她也没有办法,只能假装平常,过一天是一天。

同事看王丽丽没接话,也就自然而然地和刘洁走过去了。


03

午休时间过去没多久,冼彤彤大摇大摆地提着她的GUCCI包出现了。王丽丽就不明白了,同样是请假要扣钱的普通工薪阶层,同样是坐班车挤地铁只能和别人合租的社畜,冼彤彤怎么就过出了上等人的架势。

王丽丽坐在工位上咂咂嘴,断定冼彤彤身上的这种优越感,将成功阻碍她自己的发展。

王丽丽倒不是一开始就对冼彤彤有这样的认知,毕竟和刚见面的人相处时,冼彤彤总是表现得平易近人。虽然第一次见面王丽丽就察觉到了她身上的那种不真诚,但在她长期的装模作样中,王丽丽还是有分不清真假的时候,王丽丽有时会想,冼彤彤是不是装得连自己都相信自己很真诚了。

王丽丽无所事事地刷着微博的时候,收到了直属领导发来的微信,让她整理下她手头上的工作,两天后跟他汇报,王丽丽便开始认真整理工作。随后她看见冼彤彤、刘洁还有一些同事轮流着去了直属领导的办公室,没过一会儿就轮到了她。

直属领导开门见山,好像之前挨个儿进到这间屋子里的人让他变得熟练了起来。他坦诚地告诉王丽丽,他的工作这周就截止了,他本来想立马翻脸走人,但想想手下的这群人,最后还是压着脾气,跟CEO商量了一下,把大家的工作梳理好再走。

“我尤其是担心你,王丽丽,你在这儿待着吧,业务上我觉得最能跟你搭上的就是刘洁了,有问题你俩经常商量着。这群人里最有实操经验的也就你俩了,而且很多知识上的欠缺,你俩是互补的。有问题你也可以问我。”王丽丽听到刘洁的名字时心里卡了一下,直属领导自然是不知道她俩的矛盾,理智上来说,这种小孩情绪也不值得被他知道。

王丽丽不知道直属领导是怎么跟其他同事说的,但光凭直属领导给自己讲出了他和CEO之间的矛盾这一点,就让王丽丽很感动。再加上刘洁是他叫来这家公司的,但他的话里似乎没有丝毫偏袒,那种感动又被加深了。

王丽丽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这种掺杂着感动的离别之情,她只能在直属领导表达完他的意思后,默默地对着窗外呆住了几秒,然后腼腆地感慨了一下他俩即将停止的上下级缘分后,就回去继续整理手头上的工作了。

冼彤彤拉了个群。里面就三个人,她,王丽丽,刘洁。群名称被冼彤彤改为“提案小组”。冼彤彤在里面大发言论说,目前公司没有招到合适的领导,CEO决定让她们三个人先组成一个小组推进接下来的工作。王丽丽觉得也就是三个臭皮匠顶过诸葛亮的意思,而这话由冼彤彤来传达自然也是没有什么问题,因为冼彤彤是这家公司的老员工了,虽然层级是划分在前任直属的手下,但她跟随CEO的时间比前任直属在这家公司待的时间还长。

冼彤彤最后在群里说,晚上下班我们三个一起吃个饭吧。刘洁和王丽丽都立刻看见了这个消息,但都没有及时回话,两人都觉得尴尬。王丽丽还是先回话了,我在减肥,不吃晚餐。配了一个害羞的表情来营造和谐的氛围。冼彤彤说,行吧,有啥我们三个就交流起来哦。

那个“哦”字,在王丽丽心里不自觉地恶心了一下。她随即回复了个“好”字。刘洁回复了个“OK”的表情。

过了一会儿,冼彤彤拿着一叠纸走到王丽丽旁边说,“客户刚拿来的资料,你先看,看完给刘洁。”

“没有电子版吗?”

“他们就这样给过来的,先这样看吧。”

多拉低效率啊,王丽丽心想,但她懒得向冼彤彤争取了。她花了两三个小时把资料上的重要信息按照自己一贯的逻辑整理到了文档里,就把资料给了冼彤彤,“你给刘洁吧。你是项目统筹,客户有什么信息你直接传达比较好。”

冼彤彤自然是自己把资料给了刘洁,王丽丽话里的意思并没有什么问题。王丽丽当然不会把工作和自己的臭脾气完全搅在一起,她的基因天生就是理智的,有必要的时候她还是会跟刘洁说话,但她觉得那个必要目前还没有出现。

王丽丽理清楚自己的提案思路以后,公司只有零零星星的几个人了,她对自己的工作成就感到开心的同时,提醒自己克制对食物的欲望,尤其是在地铁站外路过那一排散发着人间油火的小商贩时,得做到不食人间烟火。在控制嘴这件事上,王丽丽不怕早上,不怕中午,最怕的就是晚上,她甚至怀疑造物主就是喜欢捉弄人,早上起来本来没什么食欲,偏偏可以敞开了吃,晚上食欲轻而易举就旺盛了起来,偏偏又不让人吃,这是什么造物逻辑?造物钟爱制造矛盾。

王丽丽搭上了最后一班班车,在车上她接到了冼彤彤的电话,冼彤彤说她明天有事要请假,让王丽丽开会的时候帮她把语音打开,她听着点,王丽丽答应了,心想,冼彤彤还挺把自己当回事儿的,真是折腾人。造物钟爱制造矛盾。


04

第二天的会议开了一会儿了,同意了冼彤彤请假的CEO,像失忆了一样,突然问起冼彤彤人呢,王丽丽这才想起来,赶紧给冼彤彤拨了个语音,CEO知道冼彤彤也在“参会”时,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成了CEO在这场会议里最后的正面情绪。

最先讲方案思路的是王丽丽,但最先被骂的是刘洁。因为直到刘洁把她做的数据拿出来陈述的时候,CEO才发现了其中的逻辑问题。刘洁和王丽丽都没有意识到,在这个阶段,她俩的工作是完全被绑在一起的。

刘洁给CEO道了歉,说是自己没有告知王丽丽,所以王丽丽的思路里并没有数据支撑的依据。还处在并不和谐的内心氛围中的王丽丽,整个人都懵了,完全没有回顾出来前任直属领导在的时候,这项工作是怎么顺利运转的。

当电话这头水深火热的时候,没人知道电话那头的冼彤彤是什么状态。

冼彤彤回来上班以后,初版提案方案已经完成了,是王丽丽和刘洁一直在提案群里来回发文档改来改去的结果。她们一席三人一起去CEO办公室陈述提案时,获得了严肃的褒奖。她们带着修改意见离开前,CEO特意强调,让冼彤彤不仅做好内外统筹的工作,内部统筹的工作也得做好了,似乎是在暗示上次王丽丽和刘洁之间的不协调。冼彤彤连忙点头应和。

王丽丽和刘洁的关系因为工作交集而缓和了。但两人都在适当保持距离,微信通讯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甚至除了工作,几乎就没联系。

其实王丽丽上次的火锅气,马不停蹄的上头是有潜伏期的。王丽丽在自己曾经极度反感刘洁的一举一动时,便认真思考了这个问题。这种反感和对冼彤彤的反感完全不一样,对冼彤彤那是本质上的鄙视和无法容忍,对刘洁却有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觉。因为她俩的性格具有极大的相似性,争强好胜、直来直去、脾气暴躁。两人的脑子又都不算特别灵光的那种,但又都特别踏实特别努力,生怕没有安排好自己的时间,浪费了生命里的每一天。

这种性格相似下的不合,让王丽丽既感到烦躁,又生出了一种怜惜之情。

尤其是看到刘洁开始在公司不断给同事们发小零食,甚至对某些同事送上小礼物后,这种怜惜之情变得强烈起来。造物钟爱制造矛盾。王丽丽坐在工位上摇摇头叹了口气,断定卑微的人才会巴结讨好。她也因此矛盾地加深了对刘洁的反感,刘洁的内心根本支撑不起她的暴脾气,这使得她的暴脾气在王丽丽眼里成了自作自受。

在内心这点上,刘洁和王丽丽倒是两个极端,刘洁的脾气暴躁是暴躁,但她的内心是柔弱的,她非常在意周围人对她的评价,在意她和大家的关系,王丽丽不一样,做自己,她相信人以类聚,合不来的都滚开,她不在意什么关不关系的。

终版提案定下来之后,开始做细化案了,参与的同事自然也多了起来。提案小组的工作便成了把控和汇总,她们也总是以小组的形式向CEO汇报工作。

王丽丽正在检查同事们发过来的流程子方案、预算明细表、产品宣传册等等文档时,便被冼彤彤叫到了会议室。王丽丽一进会议室,便看到了满屋子的红色狼藉。知道是让大家组装伴手礼时,王丽丽便想打退堂鼓,毕竟手头上的事情更为重要,谁知道冼彤彤反应灵敏,迅速拉着她说装完以后帮她检查,王丽丽看装伴手礼的分工都被冼彤彤安排好了,也没好意思当着大家的面再推三阻四,便加入了叠纸盒子的队伍。

把已经刻好了折痕的红色硬纸板,推起来按下去相互交叠扣住四周,叠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纸盒,再将小纸盒塞进大纸盒中大小与之匹配的洞里。尺寸不是百分之百顺畅,力度过猛会让大纸盒开裂。所有的小纸盒都塞好以后,再把盘子、辣椒酱、香肠依次放进各自匹配的小盒子中,最后盖上一本介绍册,放进提袋里。

在这项毫无捷径可言的操作里,王丽丽的手指都焦灼得破了皮,急忙和一个个成型了的红色提袋做着颜色上的呼应。

一千个提袋完成时,自然是已经过了下班时间。王丽丽顾不上手指上渗出了血的伤口,更顾不上自己总爱在晚上发挥实力的胃口,她赶紧回到工位上,为了让所有细化案的整体逻辑不出岔子,王丽丽被冼彤彤打断之前的检查也就废掉了,她在耳朵里塞上了耳机,重新埋头开始梳理和调整。可是她的脑子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清晰了,鼠标划得越来越慢,甚至还会反复上下滑动。

过了好一会儿,把提袋安排好了的冼彤彤出现了,她向王丽丽申请走了预算明细表和产品宣传册的检查。她能做的检查当然不包括王丽丽逻辑内的检查,她只是负责最基础的检查,明细中的项目是否一一对应,价格有没有出现偏差,宣传册里有没有错别字之类的。只要她检查好了,王丽丽只需要按照理清楚的逻辑依次放进需要的信息就好。

冼彤彤都检查完了,王丽丽还陷在大脑混沌之中,冼彤彤也不好先走,就坐在位置上刷着手机,最后,公司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了,连每天负责关灯前打扫的保洁阿姨都走了。

王丽丽回到家时已经过了十二点,她一边埋怨自己为什么要去装手办,一边劝自己赶紧睡觉,早上起来还得赶紧到公司在顺一遍逻辑。


05

第二天,王丽丽在地铁上就开始检查了,虽然是磕磕巴巴理出来的逻辑,但清醒后再看,也没什么大问题。王丽丽到公司后又再整体过了一遍,把文档发进提案小组群里后,便开始准备下午的会议。

在会议室准备好了一切技术操作,大家都在等着王丽丽讲方案时,王丽丽突然深吸了口气,说,“要不彤彤你来讲吧。”冼彤彤自然是一惊,不明所以地看着王丽丽。王丽丽倒是很稳,她盯紧了冼彤彤,发出友好的语气,“你也统筹了整个过程,很清晰所有的东西。”

CEO看向冼彤彤,冼彤彤慌张地盯着CEO。CEO转头看向王丽丽,“还是你来吧。”

“我觉得这一遍彤彤来讲比较好,这样我也能跳出来,作为旁观者再推敲下整个方案。”王丽丽用理智包装说辞,用鼓励包装同事关系。CEO看着投影转着眼珠,没有说话。王丽丽故意很执着,她又说,“或者明天那场大会也行,彤彤你选一个吧。”

CEO听了,转头迷惑地看向王丽丽,又看向冼彤彤,冼彤彤身上的优越感此时消失得一干二净,也和CEO一样,变成了对王丽丽突如其来的操作的不明所以,她们两人面面相觑。王丽丽紧随此状,又加码了一次,“彤彤统筹整个项目,自然应该熟悉细枝末节的。”

王丽丽期待着冼彤彤的优越感现身,趾高气昂地拿过王丽丽的电脑,趾高气昂地翻起页面,趾高气昂地高声宣讲。然而王丽丽等到的只是凝固,所有人都凝固了。王丽丽准备撤回攻击,正在CEO张口之际,她拦截住了CEO的话语,“那还是我来吧,下个项目彤彤再尝试着讲一下。”

冼彤彤长舒了口气。王丽丽看到这一幕,心里只来得及暗喜几秒,便进入了宣讲。在讲到穿插在王丽丽逻辑里的那些冼彤彤检查过的信息时,王丽丽故意提高了音量,她盯着冼彤彤,冼彤彤表面上若无其事,其实心里慌成一团。因为错位的文字信息和离谱的预算明细,都被王丽丽更正过来了。

会议结束后,冼彤彤自然是继续若无其事,王丽丽倒是也没有追问她。

王丽丽昨夜赶完方案就发了一份给刘洁,让刘洁也过一下,以防两人的工作逻辑又出什么岔子,又被骂,她本来以为刘洁已经睡了,可能得第二天才会有反馈,谁知道刘洁凌晨多一点,在王丽丽还在洗漱的时候,就反馈给王丽丽说,有很多不显眼但离谱的错误。王丽丽还觉得奇怪,同事们不应该犯这样低级的错误,她猜到了是冼彤彤在作怪。

果不其然,王丽丽早上一到公司,就核对了给冼彤彤发过去的原版预算明细表和产品宣传册,里面根本就没有那些错误,冼彤彤动了手脚。王丽丽气得恨不得冲上去给冼彤彤一巴掌,但她在连忙更正信息的同时,忽然冷静了下来,不能那么轻易放过冼彤彤。

王丽丽故意掉以轻心,开会之前她发进提案小组群的文档,是有问题的那版,修订好了的那版她私发给了刘洁,也没来得及跟刘洁多解释,就打了个招呼让刘洁不用在群里吭声。

第二天的宣讲很顺利,合作公司的领导们都很认可她们的方案,也很喜欢他们用心准备的一千个红色伴手礼。回到公司的王丽丽,总算能暂时放下紧促的工作,好好思忖起了冼彤彤的行为。她这才在将前任直属领导离职后冼彤彤的一举一动串连了起来,冼彤彤拉群传达旨意,看起来是CEO找了冼彤彤,为什么不能是冼彤彤主动找了CEO呢?


06

前任直属领导离职后,王丽丽有试着向他打探过他和CEO闹掰了的原因,前任直属领导是耿直,但估计也是噎着一口气,他毫无停顿地发了长段长段的语音给王丽丽,意思就是别看CEO是法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能力也不缺,但就是心胸狭窄,容纳不了比她优秀的人。

他在劝告王丽丽顾好自己之前,还埋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接受CEO的邀请,辞去了原来那家公司的工作。那种埋怨,就像王丽丽那晚埋怨自己为什么要放弃本职工作去组装伴手礼一样,只是王丽丽的经历稍显浅显了一些。

少了领导,又没有招到领导,但自然还是需要个领导的,这样想来,冼彤彤的主动行事便不是无缘由的,她想上位。可是她以什么理由上位呢?她的统筹能力的确很优秀,能把里里外外的事情张罗得井然有序,可是王丽丽和刘洁的岗位分内事,她并不擅长,甚至可以说,她几乎不会。

为什么冼彤彤要算计自己呢?自己又没有表现得要争抢什么,还不是就做着本来就属于自己的工作。是冼彤彤急于证明自己吧,王丽丽想。这么看来,冼彤彤其实还挺符合CEO的口味的,一身不知道哪儿来的优越感,见人就露出极度虚伪的笑容,哄CEO的能力肯定也不在话下吧,要谈实际的工作能力吧,离成为CEO眼里容纳不下的比自己优秀的人,差了可不只是一大截。

想到冼彤彤对付自己的并不高明的伎俩,王丽丽觉得自己在会议上的回击简直酷毙了,想让我出错?想制造内部矛盾?还把自己当造物主了?王丽丽坐在工位上撇嘴一笑,断定成功阻碍冼彤彤发展的,不只是她身上的优越感。王丽丽开心得点了个火锅冒菜犒劳自己,还忍不住点了单奶茶。其中一杯她轻飘飘地放在了刘洁的桌上,火速地说了个“谢谢”就转身走了,正盯着电脑看的刘洁还没来得及说上话。

冼彤彤的确早就发现了王丽丽和刘洁之间的问题,在王丽丽让她自己把资料给刘洁之后,她就开始默默地观察她俩,她发现两人根本不说话,在群里说的话也特别官方,就是有问题说问题,还没有之前在有前任直属领导的那个群里热闹。

于是,她在跟刘洁交待工作的时候,也用了这招,她让刘洁跟王丽丽传达信息,刘洁让她自己说去,冼彤彤确认了自己的判断。刘洁给大家发零食,发到王丽丽那儿偏偏两人都不说话,而刘洁一转身,王丽丽就把零食给了旁边的同事。更别说那次自己在电话那头听到的关系缝隙,按照王丽丽一贯的作风,冼彤彤觉得她怎么着也会跳出来和刘洁一起承担CEO的责骂的,王丽丽没说话就代表了两人之间有问题。

冼彤彤稳固了自己的判断,同时动了心思,计划着趁虚而入。

无论能力强弱与否,刘洁几乎是成不了威胁的,因为她是前任直属带来的人,按照CEO的秉性,冼彤彤只需要随意咬咬CEO的耳朵,便能让刘洁明确地成为CEO心中的钉子。甚至冼彤彤还能借CEO的势故意刁难刘洁,刘洁如果辞职了,冼彤彤还能借此邀功,是她排除了异己,让CEO内心踏实。

不过在目前人员配备本就匮乏的环境下,冼彤彤认为自己并没必要对付刘洁,再加上她也发现了刘洁内心的柔弱,便更不把刘洁当对手,她就想着对付王丽丽。

她盘算着利用王丽丽和刘洁之间出现的问题,让王丽丽出错,在同事们和王丽丽间制造矛盾,让同事们觉得王丽丽不可靠,再给CEO咬咬耳朵,以她对CEO的了解,自己极有可能成为提案小组的领头羊,即便坐不到前任直属领导的岗位,也是变相升了个职。但她并没有打算把计划施展在对合作公司开展的那场宣讲会上,胆量不够是其次,重要的是她盘算过,那样容易引火烧身,在内部会议上动手脚,对自己来说相对保险。

冼彤彤没想到的是,刘洁帮王丽丽查出了问题。开会之前,王丽丽把文档发进提案小组群里,冼彤彤急忙打开来看,她看到是自己动过手脚的那版后,时间不仅变得特别慢,还加入了某种需要自己小心安抚的慌张,她想,万一错误在群里暴露了,她就假装自己粗心改过来就好,如果错误没暴露,就等着在会上看笑话。希望是后者。

当王丽丽在会上讲的方案并没有错误时,她才知道事实既不是前者,也不是后者。她心里一惊,这一惊,比会议开始前王丽丽当众怂恿她宣讲的那一惊更为深刻。她没想到那晚熬得太晚的王丽丽,不知是清醒了,还是太迷糊,直接把文档发给了刘洁。

冼彤彤意识到了王丽丽的不容小觑,王丽丽在会上让她那么难堪,她还能感觉不到吗。提案小组姑且先以三人平级的形式存在着吧,她想。


07

王丽丽周末去了趟健身房,回到家躺在床上看电影的时候,她给刘洁发微信,语言恢复了之前的随意,至少是主动表现得随意,她毫无停顿地发了三条信息,“洁优秀我在看《小丑回魂》,他的胸跟我的好像”,然后是一张胸部截图。刘洁在手机那头差点笑得喷出来。

刘洁毫无停顿地回了王丽丽四行,“哈哈哈哈哈。你干吗?你这样,跟发你自己的胸给我看有什么区别?以后见面都不能直视了”。王丽丽在手机这头得意得差点笑得喷出来。

王丽丽反省了自己,冼彤彤才值得自己用冷态度对待,而刘洁呢,虽然两个人的性格极度不合,但又不是天天搭伙过日子的,斗气别隔夜,把话说明白,依然是互帮互助的伙伴。

王丽丽又反省自己,自己在和人相处时总容易意气用事,是个聪明又愚钝的傻子,这样会容易让心怀不轨的人利用自己的情感漏洞,这么看来也怨不得冼彤彤。

王丽丽还在反省自己,从还是个学生就开始减肥,总是瘦了又胖回来,过段时间受了刺激,又开始减,又胖回来,断断续续减了这么多年,现在也是不见好转,好像永远都陷在减肥的泥潭,但这种断断续续涉及到的何止是身上的肥肉,还有这么多年来在自己身边待过的那些人。

王丽丽这次又摔明白了,和自己性格的缺陷比起来,身上的这些肥肉又算得了什么呢?王丽丽的基因天生就是理智的。


作者/王大乂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恩波: 你是抓app客户端么?如果客户端做了证书验证,用此类抓包https的方法是无法成功的,很多app已经做了此类防范抓包了 查看原文 12月07日 11:19
Buke: 网上看了一大把教程,还有什么死活就是抓包不了https之类的,无非网上解决的方式就是证书重装,删了,重来...试了N次,http没有问题,但是https就是抓取的host那一列,tunnel to都加锁了,看不到具体的参数..实在试了N多方式,答主知道是什么问题吗? 查看原文 12月06日 19:51
蜉蝣: 微信无法连入,配置失败 查看原文 11月26日 01:22
天意: 可以要个源码吗? heize@qq.com,谢谢! 查看原文 11月03日 16:5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