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待风吹自落花


不待风吹自落花

一周语文  2018(第48 周)2018-11-26~2018-12-2

罪这个字在汉字里算是常见字,但“原罪”就不是了,我们跟它不大熟——它出自圣经“创世纪”里亚当和夏娃的故事,因为这两位年轻人未能抵抗蛇的诱惑,违背上帝旨意偷食智慧果,致使人类后人千秋万代背负罪愆和灾难。

有关基因编辑,作者巫冬、Decode认为它基本上自带原罪,“当基因编辑技术的潘多拉魔盒打开,人们的诉求也不会只局限于‘预防病症’……那时候的每一个人在出生之前,便已失去了与他人公平竞争的最基础权利。这是对‘众生平等’这一人类终极理想的最大嘲弄。” 

有关基因编辑这一波争议旋涡,公众的广泛参与怕也只是惯性,有关生命科学,有关“规律成簇间隔短回文重复”(CRISPR),我等不过看看热闹,当然,有关“克瑞斯破儿”(CRISPR)的围观,把个热闹都看冷了的可能性更大。

本周,作者鬼谷藏龙在果壳发表“基因编辑:科技与商业的结晶,成就与争议的漩涡”一文,详尽清晰地回叙了基因编辑简史,文末,作者写:“对于这个生命科学领域最尖端的科技,人们憧憬着,可能也惶恐着。而技术终究有自己的发展规律,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在我看来,这段话里作者提及的“惶恐”是敬畏,是自省,没有基于敬畏的自省,罪不罪的,谁又在乎? 


▍疏松多孔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典型的特质

语出作者猫毛卯帽本周文章,探讨佛系文化与废宅文化的异同,作者认为后者更真切,它既宅且废的状况,既是“表达焦虑、感受焦虑、克服焦虑”,也是当下青年“‘活在现代’的自我确认”“‘疏松多孔’是我们这个时代最为典型的特质……对于时代的‘支离破碎’,最好的方式是首先接受这种‘破碎’;对于焦虑的附体,最好的解决方式也是先接受‘焦虑’”——将“支离破碎”换称为“疏松多孔”很像一种语词版换装游戏,它让破碎变得不那么刺眼了,可说到底,还是破碎。

 

▍抽奖小强

网络热词,指那类热衷于转发抽奖信息,虽从未中奖,依旧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在这个抽奖中倒下,就在下一个抽奖中站起来”,“其永不放弃的精神,堪称是打不死的小强”,其“三不原则”是从不缺席、 从不中奖、 从不放弃……抽奖界有小强,喷子界、点赞界也都有吧?

 

▍跨国拔草

网络熟词,“海外消费”的网络式表达,相关网语有“种草”(产生购买欲)“拔草”(实现购买欲or移除购买欲)“种草人”(安利/推荐人)等……在大都市日常生活中,熟词“拔草”的原始义项(手动去除田地里的杂草)已属罕见,它的真空化刚好为新义项的添加腾出位置——您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多出几户新房客,刚刚好。

 

▍一场八个月的的婚礼

语出演员陈冲。本周一,意大利导演贝托鲁奇病逝,周二,演员陈冲撰文悼念:“《末代皇帝》的制作像是一场八个月的婚礼,庞大热闹而混乱,而我做了八个月的新娘,每天等待着贝托鲁奇将盖头掀开,又一次爱上我。他爱我们三个-尊龙、邬君梅和我,这里面没有性的成分,或者超出性的成分,然而给我的感觉是浪漫的”……在“庞大热闹而混乱”的限定下,时间滤镜的加持方才可信?

 

▍红茶婊

网络熟词,是网络语文“茶系列”中的一种,最常与之比对的,是熟词“绿茶婊”——比之“绿”,“红”行事直接浮夸,“欧美最新爆款风,叼烟讲理到处疯,嘴上说爱情至上,转眼宝马随老翁”……红绿之别,追究的其实还是外在而非内在,这类标签定义法本身自带刻板基因,相对于很装的绿,红的不装也还是一种装,而当茶系人格细化到既有奶茶婊也有龙井婊,既有普洱婊也有白茶婊时,交叉与重叠已捣毁其初始设定,茶系人格大致已凉。

 

▍18语文第十一季

● AI的道德抉择:车失控了,二者只能选其一 - 保乘客还是保行人?撞小孩还是撞老人?撞5个人还是撞1个人?撞本地人还是撞外国人?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人做出的AI肯定在道德准则上也有所差别的。(絮絮叨叨辉)

● A:“爱过,恨过,笑过,哭过,才算活过。”B:“我只有穷过。”(佚名)

● 当你把生活女神搞得筋疲力竭时,命运女神就快出场了。(王兴)

● 当你选定一条路,另一条路的风景便与你无关。(随便丸丸)

● 得到他人的赞美,可能就意味着你符合了他人制定的规则。(翠柏)

● 对于深沉的中年人来说,“有空出来吃饭”是礼貌的结束对话的标准用语。赶上有人接个“哪天?”,惊喜之余不乏被唐突感。(叶三)

● 发语音之所以不礼貌,除了听语音不方便,还有一个因素,是因为大多数人没有能力清晰流畅直奔主题讲明白一件事。(周玄毅)

● 非常佩服在朋友圈天天晒自己丑得出奇的小侄子的……真的是我见过最丑的……这么个晒法,试问谁还敢生孩子?这不是和国家鼓励生育的政策对着干吗? (马锐拉)

● 互相看不上,是保持纯洁的男女关系的关键。(佚名)

● 怀疑上帝造人的时候,母亲这个角色是特别用心了。(主要是修电脑)

● 机场过安检,安检员小伙子从我随身包里把指尖陀螺翻出来了,估计没见过,问我是什么,我说指尖陀螺,干什么用的?我就转了一下给他看,他接过去也比划着转,大概玩了五六秒吧,眼神有了一丝丝童趣的喜悦,然后猛缓过神来,递给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难得看见安检员笑,要不是这玩意对我也有点纪念意义我就送他了。(赖宝)

● 基因编辑太好了,以后偶像赚了钱,再花点钱改改演技基因和唱功基因,就可以当实力派了,路人就再也没法黑了!”一位饭圈朋友接受我社采访时高兴地说道。 (洋葱故事会)

● 滤镜遮颜过闹市,脑洞漏酒泛中流。大眼冷对千夫指,小眼甘为孺子牛。(周玄毅)

● 霾是不是迷了路,把南京当北京了?(二他姐姐)

● 每天查看物流一百遍,顺便学习中国地理。(小春花)

● 从某些意义上来说,稳的同义词,是不是“怂”?(姚滚)

● 人心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 (越描越黑转吉田兼好)

● 人有几个空间,物理空间,音乐空间,文学空间,互联网空间,游戏空间,以后的虚拟现实空间。这几个空间互有交接。(云开华夏)

● 丧的人喝不下鸡汤的。你说:太阳每天都会正常升起。他说:照见我的苦逼日新月异。(光消失的地方)

● 世界真丑,越往下掀越丑,奇怪的是,越能够在丑里生存,反而越有能力看到更多的美和好。(人间废柴爱丽丝)

● 双十一编外人员……第一次听见有人能把穷说得这么清新脱俗。

●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快递。(佚名)

● 天下或许有不吃饭的人,但绝对没有不吃醋的女人。(网友转古龙)

● 头可断,血可流,老子可遇不可求。(为爱皮)

● 晚上做梦,梦到自己在上班,这算不算是加班?(打脑壳)

● 蜗角虚名,蝇头微利,算来著甚干忙。事皆前定,谁弱又谁强。且趁闲身未老,尽放我,些子疏狂。百年里,浑教是醉,三万六千场。思量。能几许,忧愁风雨,一半相妨。又何须抵死,说短论长。幸对清风皓月,苔茵展,云幕高张。江南好,千钟美酒,一曲满庭芳。(茨冈女神转苏轼)

● 我的口味有多清淡呢?想象一盆烫得要死的洗脚水,你小心翼翼地用脚跟碰一下,然后嗷的一声缩回来。我吃西兰花就是这样蘸酱油的。(周玄毅)

● 我家楼下超市的大包家庭装方便面今天开始全面打折了,大概是为过完双11的你们准备的,属于社会保障的一部分,非常感人。 (地下天鹅绒)

● 我五十了,才发现的人生真相是无论如何,你的生活是有限的。这个限度就是你的精力,所有的快乐都建立在自己有充沛精力的基础上。说来说去,人玩的是自己。自己的观察、自己的胃口、自己的活力。(佚名)

● 无聊是非常有必要的,一个人在空白时间里做的事,决定了这个人和其他人根本的不同。(随便丸丸)

● 先用P民研究基因改造,等技术完善,提高价格,让一部分人先改造起来,先改带后改!(啊啊啊)

● 心理医生给我治疗一年后对我说:“有时候不是人人都适合活着。”(光消失的地方)

● 洋表我不抬杠,炒勺为啥也得买瑞典的呢?(贾行家)

● 一想到终于有一个可以完全不用过,而且不会受到任何社交压力的节(双十一购物节),我就觉得很欣慰。 (周玄毅)

● 在饭否每个人都养猫,在知乎每个人都月薪两万,在网易云音乐每个人都会弹钢琴。(nanotu)

● 在远离了人类的星光下漫步/我就不上图了/上了图他她它也未必看得懂/此刻感觉甚好/你们睡你们的觉/我走我的夜路/在我自己的星空下/别人走的路再正确/你走上去就是邪路(俞心焦)

● 张雨绮要不是长得美,可真是太烦人了。完全属于大街上跟老公对挠,热心群众扭住老公,她又扑上去撕巴热心群众那种妇女。(叶三)

● 长久地不看不发朋友圈,是因为你选择了不被任何人期待,而你也不去期待任何人。(翠柏)

● 自从不要脸之后,整个人都轻松多了。(佚名)

● 自由即枷锁,选择即放弃。(越描越黑)

● 做完彩超后的医生。扔了两张纸巾给你:“自己擦干净,穿好衣服,走!”宛如一个渣男。(钢板樱桃)

 

▍集体记忆的腐烂式更新速度已经大于了个人喜好定制 

语出诗人邹波微博短文:“现在的输入法词库真是糙蛋,越来越多的基本词都没有,有的是那些网购以及明星名字,基本词还要一个个字去捻,为了捻其中一个基本字,又要翻遍到最后都不一定有那个基本字,人们用词已经倒挂到什么程度,集体记忆的腐烂式更新速度已经大于了个人喜好定制,淹没在大数据云词库里,我完全看不出我自己用词习惯的痕迹,尤其是你妈华为手机的输入法”……诗人这段吐槽里,“腐烂式更新”极具普适性,正如我们惊异有加的很多创造,其实不过拾人牙慧。

 

▍人际关系过剩

来自作者丁丁本周短文,谈及“阳性社交障碍”(积极社交障碍=自我本位),作者给出的症候描述有:1.自信过头,积极处事;2.很吵,声音很大;3.打起电话来没完没了;4.态度高压,听不进去别人的的话;5.人际关系过剩;6.浑身散发着“关注我”气场……作者认为,与“阴性社交障碍”(消极社交障碍=他人本位),那类热络而趾高气扬的社交障碍不易察觉,不过,在自媒体时代,“人际关系过剩”也算通病?

 

▍认为没有区别或者其中区别无关紧要的就别关注我了

语出作家叶三周二微博:“为什么要区分‘的地得’?因为我喜欢准确。举例。‘西瓜甜的不舍得卖/甜得不舍得卖’‘高兴的笑/高兴地笑/高兴得笑’。认为没有区别,或者其中区别无关紧要的,就别关注我了”……叶三说的“准确”有些人会觉得无足轻重,可在有些人眼里一字千钧。 


作者/黄集伟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garybb: 大神,不知道还送不送了,反正感谢吧,1377593988@qq.com 查看原文 11月29日 10:23
li mr: 您好,大神,还玩草榴吗?能不能给我发一个邀请码呢。如果可以,万分感谢!1768905118@qq.com 查看原文 11月17日 01:47
男孩: 我给你跪下磕俩头,给个码吧,谢谢了,1452238489@qq.com 查看原文 05月30日 19:39
素材火官网: 这么的简单啊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1:35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