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教会了我爱情,又不只是爱情


金庸教会了我爱情,又不只是爱情

昨晚,94岁的金庸先生离开了。

你被朋友圈刷了屏,你难过,觉得不真实,因为每年都会有无良媒体假报他的死讯。但这一次是真的。你更觉得不真实了,这样不对,似乎他不应该就这么离开我们。

于是,他写在《神雕侠侣》中的句子,这时候看起来,显得格外地豁达,格外地能安慰你,又格外地悲——

“你瞧那些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离合,亦复如斯,你又何必烦恼?”

我和同事朋友们聊了一晚:金庸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从70后到90后,金庸对我们来说,几乎是认识这个世界和人性的开端。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不喜欢”

小学三年级的暑假,我在爸爸的书房里找到一套《金庸小说全集》,那年夏天,我一反常态,晚上八点就上床,然后在被窝里用手电筒偷读金庸。

以两天一本的速度,金庸先生伴我度过了那个暑假。我见识了郭靖和黄蓉,杨过和小龙女,张无忌(以及后来的段誉、韦小宝)和他的后宫们,还有令狐冲的三角恋。暑假的最后一天,我看完了《白马啸西风》和《越女剑》,异常惆怅:金庸的下一本呢?

四年级,我们男生课间玩游戏扮金庸群侠,抢得最凶的角色是郭靖、杨过和张无忌,最喜欢的女生则是:黄蓉、赵敏、周芷若和小龙女。

只有我怯生生地说:“我喜欢《白马啸西风》里的李文秀。”

“李文秀是谁?”男生们异口同声。

作为最不红的作品中的女主,李文秀他们不了解,却是我默默珍藏的宝藏。她在草原中成长,自然养育了她清澈的秉性,让她既似水柔情,又清冷寂寞。

而她那句“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不喜欢”,也潜移默化塑造了我的感情观。那时候我就觉得,哪怕没有结果,只要自己喜欢的,就是好的。

那种醍醐灌顶、“原来还有这种操作“的感觉,还出现在关于张三丰的文字里。

当时赵敏带人围攻武当山,张三丰遭暗算身负重伤,情急之下摸出一对铁罗汉交给弟子俞岱岩,对他说:“这对铁罗汉是百年前郭襄女侠赠送于我。你日后送还少林传人,就盼从这对铁罗汉身上,流传少林派的绝艺。”

百年前郭襄女侠赠送与我。百年前郭襄女侠赠送与我。百年前郭襄女侠赠送与我。一个少年时的友人赠与的礼物,经历百年,成了一个门派的信物,又酷又让人泪目。

我爷爷在我出生前就去世了。从那个暑假起,张三丰就成了我心目中爷爷的模样。对我而言,关于“如何成为一个男人”,张三丰就是答案:包容一切,兼具广阔的胸怀和专注的情感。


“你姓杨?那我便姓柳。” 

在我心里,金庸是世界上最懂侠的人,也是世界上最懂爱情,最前卫摇滚的老头子,他几乎穷尽了爱情所有的模样,既深刻又多元。

射雕英雄传》这样荡气回肠的武侠正传里,大智若愚的郭靖和多智近妖的黄蓉成了国民CP:男生看似愚钝,实则沉稳刚毅,乃国之大器;女生刁蛮任性,但聪明伶俐,愿意为包容自己的人奉献一切。

紧接着,是《神雕侠侣》 这样惊世骇俗的摇滚作品。杨过和小龙女,宋朝的著名师生恋,一个断手,一个失贞,仔细想想,放到现在都是一段令人敬佩的爱情。你敢像杨过一样追求自己的老师,最后还为她等16年吗?

而最动人的告白,出自冷若冰霜的小龙女之口:“你姓杨,那我便姓柳。”

到了《倚天屠龙记》里,赵敏和张无忌的恋情,跨越了蒙汉民族矛盾和身份认同,跨越了势不两立的国仇家恨。

《笑傲江湖》里的令狐冲和任盈盈也是如此,一个出自所谓的名门正派,一个是黑社会老大的女儿。他们的恋爱以天下为版图,格局变得非常大。

除了这些气势磅礴的“大”爱情,金庸也喜欢三言两语刻画那些细微的情感。

还记得吗?张三丰贴身珍藏郭襄送他的那对铁罗汉,默默地,整整百年。从无知少年到一代宗师,张三丰贯穿了一个世纪的小小心思,那么厚重,却被金庸草蛇灰线一笔带过,让我心中有千斤重。

而天底下最幼稚、澄澈又孤独的爱情,莫过于《越女剑》 里阿青对范蠡的单相思:牧羊女阿青的武功堪称天下第一,她能拿着跟芦苇杆单枪匹马击溃吴越三千兵甲,却因为对范蠡的单恋,差点将西施杀害。武功再高,她毕竟只是个女孩子,她也会嫉妒。

至于“众生皆苦,有情皆孽”的《天龙八部》,则根本是一本恋爱图鉴,你可以找到各种令人扼腕的感情。在爱情这件事上,金庸穷尽了。

 

可爱的坏人,可恶的好人

金庸的小说就像百科全书,除了爱情这个永恒的主题,他还处理了各种人际关系,并且给出了真实又复杂的答案。

有人说,金庸其实只写了一部小说,就是《武二代寻父记》,也就是武侠版的“爸爸去哪儿”,你在他的所有作品里都能看到父子间的羁绊。这大概和他的个人经历有关:青年时丧父,中年后又失子。

但所有的关系里,金庸着墨最多、描写最好的,是“善恶”这对永远纠葛的关系。

在金庸的世界里,你无法随随便便评价一个人。他不在道德上针砭人物,善恶之间没有绝对的界限。

举世皆知的好人,通常也有黑历史,或者做过蠢事情。比如德高望重的一灯大师,因为一时的嫉妒和私心,没有出手相救,反让瑛姑和周伯通的孩子惨死。 

而那些反派,多种多样,却没有一个是纯粹恶的,都有可爱或感人之处。

西毒欧阳锋,坏得彻底极致,但当他神经错乱时,心心念念的,是干儿子杨过,那一瞬间他化身成了为儿担忧的老父亲。

当我进入金庸的宇宙,我就知道,对一个人盖棺定论是危险的。想成为一个善良的人没有捷径,你必须时刻反省自己。而犯了错也不是万劫不复,你还有机会弥补。

金庸写的这个世界,就是我心中这个世界原本的模样:有危险,又有希望。

  

世界有缺陷,但没有界限

我的朋友都在感谢金庸。感谢他像一个父亲,为我们造了一个有界限、又可以时时打破界限的乌托邦,让我们在里面获得自由。

在金庸宇宙里,爱情的任何方式都是可能的,可以不顾一切,可以轰轰烈烈,也可以默默无闻。

《雪山飞狐》里的程灵素,七星海棠之毒无人可解,只能以命换命,胡斐不爱她,她最后还是以命相救。《白马啸西风》里的李文秀,在失去一切之后,默默注视她爱的人和他的爱人离去,一个人骑着白马回到未知的中原。 

金庸笔下的善恶是没有界限的。一个人不论善恶,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信守自己的底线和承诺。

《笑傲江湖》里的田伯光,恶名昭著的采花大盗,喜欢上仪琳小尼姑,被惩罚阉割以后没有报仇,反而为了她自愿一生长伴青灯古佛。

《射雕英雄传》里黄药师的几个弟子,心地邪恶,行事诡异,被逐出师门后,却都恪守岛规,一心一意等着师父原谅。

一个人可以选择的道路,是没有界限的。你可以从武当到峨眉当掌门的小跟班,华山派的大弟子也能当衡山尼姑们的掌门。你还可以像郭襄和张三丰一样创立自己的门派。

金庸教会我们,这个世界远比看起来的丰富复杂,充满可能性。所谓的边界,都是用来打破的。

金庸老爷子,我最想去的地方,就是你说的那个世界。

我们会时时想念你。


作者/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男孩: 我给你跪下磕俩头,给个码吧,谢谢了,1452238489@qq.com 查看原文 05月30日 19:39
素材火官网: 这么的简单啊 查看原文 04月16日 11:35
tongsansui: 楼主有dome么,能不能给我发一份,邮箱317069727@qq.com 查看原文 04月04日 10:13
xialankils: 一生平安 greens7@163.com 查看原文 04月03日 13:36
不教胡马度阴山Z: 大屁股,我喜欢 查看原文 03月05日 16:48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