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走蟑螂


放走蟑螂

公司开完年会,已经夜晚十一点半了。年会嘛,就是烧钱。今年烧掉八百万,不过比去年少花两百万,主要还是少请了两个明星走场。然后是吃庆功宴。庆功宴嘛,就是敬酒喝酒。管你喝得喝不得,只管上。平时经常冲撞的,也只有换了脸皮,过去说多多包涵,接着心照不宣地干了。无论年会,还是庆功宴,结束的时候是拍照,特别不要忘了找领导来两张,也不要忘了身体向领导倾斜。很快,各人的微信可以看到合影了。上面配制温馨的文字,好像大家的关系一向很好。其实每个肚子里的蛔虫也知道,这不过是彼此戴给此彼观看的面具。揭开它,你晓得下面是什么鬼?傻子才这么做。所以,相互在对方的朋友圈留言,好像自己关心了对方,好像自己也被对方关心了,但有几个人真是呢?又有几个人当真呢?但戏还是要做下去,别去戳,也戳不得。

这吵闹得心烦的一切在迷离了的亮花花灯光中收场,已经凌晨一点半。有车的开车走了,没车的打的去了,整个世界顿时安静。部里只剩他,也许,应该暂时算上马上即要离开的老王。老王说,小孙,你再辛苦辛苦,把稿子弄出来。趁着虚幻的温馨尚未完全冷却,他说,王经理,要不明早再弄,现在赶出来也没人……他还没有说出“审批”两个字,老王已经掐过话头说,明天一来我就批,那时赶你来得及吗?老王的气场有些上来。他知道要是再顶一句,老王会不客气的。这时的老王很可能一句也不回,只是瞪着你,直到瞪得你受不了,想一溜烟消失为止;或者只是冷冷一句——我的话是耳边风吗;或者冒出乒乒乓乓上万句。如果遇到他上万句,有可能就在公共办公区里,对着现场所有的下属。这种结果是没有一个同事不会恨你怨你。谁叫你自己着火,还得顺便让邻居烧得片甲不留?也有可能单独叫你到会议室,面对面地,舒舒服服、痛痛快快训半天,而且不带一个脏字。

这么晚了,老王不会瞪你,也不会下万言书,只可能横着撂下一句。但第二天,保准有万颗长眼睛的子弹向你射来。忘记历史等于背叛。他是绝不会遗忘昨日未办之事的。在类似有机会动用哪怕芝麻点小权力的节骨眼上,他是绝不会马虎、绝不会放松的。孙军可没有穿防弹衣,只好说“好嘛”,用的是职场里已经模式化了的愉快的服从声调。然后,他看着老王满意地甩着车钥匙,夹着没有公文的公文包,像政府的领导一样大步跨出办公室。

以前老钱不好相处,但不玩阴的。老钱一走,老王上任便看他不惯。老王把他看作了老钱的嫡系。这当然是误会。但老王一来,他总之没有好果子吃。每周例会,老王总结工作,绝不谈他的部分,好像他从来没有做过事。安排任务,也不向他说明,好像他从来不需要做事。职员讲话,也轮不到他,好像他压根儿不在现场。为了证明自己,他抢准时机,主动发言,没三句给老王插断了。老王用反例说明问题,只说“有些人”如何如何。就是白痴也听得出指的是他。更奇怪的是,学历拿不出手的老王最喜欢拿学历说事:“别看有些人是重点大学的研究生,既不会做人,也不会做事,情商很低,智商也见不得多高……”现场仅他一人同时满足两项。他坐在那里,内心风起浪涌,外观早已石化。领导的态度左右下属的风向,也没有同事乐意和他亲近,有时连假装的亲近也没有。闹矛盾了,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每个季度的小额激励,他是完全不能染指了。年终奖金也将与他无关。他很清楚,这种办事方式是清洗员工的前奏,也是公司各部门的风格。

按劳动法,公司不能随意开除人,但变相开除不在此列。你因为长久的边缘化忍受着持续而来的心理压力,终于多半只得主动递辞呈走人,而公司自然不必承担违约金。当然,也有钉子户能耗的,结果领导都走了,他还没走。但孙军不想空耗下去。他表面装作自得其乐,好像还和这个环境非常融洽,实已铁了心思:干到年底,过了春节,龟儿子才不走人。走的时候,他非扇老王一个耳光不可,还得往他脸上补射一口浓痰,大喝一声——贱人。有时,仅仅是凭空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他也忍不住开心地笑了。如果这样的表情被别人看到,会不会显得有些邪恶呢?他不知道。他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别人的眼皮底下。你大爷的!

但现在,他还得继续装孙子。他的眼晴实在有些睁不开,只好到洗手间往脸上冲水,碰到品牌部的陈宜。两人是同年入职的,但陈宜已经是L6了,他还是L3。陈宜拿的薪水已是他的三倍。他酸溜溜地说,陈总,也来做夜保健。陈宜说,孙子,要不一块儿上梦红楼泄一泄。他说,我现在站着也睡得着,哪还有精力去打枪。陈宜说,消费嘛,只要有子弹,睡着了也照样打得准。孙军往脸上扑了水,使劲揉了揉眼睛,对着镜子看了看。他看得出自己比实际年龄要老。他嘴里喷出一口水,呼呼地在干手机上吹完手。

两人走出来,陈宜已经勾着他的肩背。这种场景在多年前的入职培训时才有过,这时却显得有些异样。他内心一道闪念:莫非这小子是同性恋?走廊无人,工作的大厅也没有,但陈宜还是压低了声音,嘴对着孙军的耳朵说,兄弟告诉你,梦红楼最近来了对姐妹花,才十九岁,还在读大二呀,真不错。你想想,你读大二喜欢的女生,那时很可能也出来找事做了。现在工作了,再回去找大二的女生,那种滋味,有时还真他妈说不出的怪。还是刘总照顾才带我去的,你可甭对别人说。信不信,你一看她俩一眼,肯定死了也值。孙军一动不动,侧面接受着持续冒来的口气,说,这么好,你要不娶回去。陈宜说,要是几年前,肯定这样想,现在嘛,嘿嘿,去不去?他说,我还要加班,明天吧。

陈宜捶了捶他的胸口,说你小子还真是工作狂,然后带着一嘴的梦之蓝味走了。他清楚,陈宜要没喝高,是不会给自己讲这些的。不过,他喝多了还愿意和他讲这些,至少多多少少还当他是朋友,至少还残留着曾经把他当朋友的影子。不过明天如果碰上,陈宜是不会记得讲过这些话的。他当然也不能当真。职场上要是太较真,会自己给自己不好看。而且,明天多半也碰不着。他一边想,一边给自己冲了杯咖啡。那水差不多是鲜开水,但他也能轻轻啜上两口,发出异常响亮的声音。这时办公室除了密麻麻的电脑屏幕,还会有谁在乎他的怪声怪气、熊模熊样呢?难道这个时候,他还怕那些安置在各个角度的监控器么?他老早以前看父亲这样喝苦丁茶时,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崇拜不已,现在觉得不过如此。

现在,他最瞧不起两个人,一是他父亲,一是他自己。他瞧不起他父亲,因为那个窝囊废没有给他打下任何翻身的基础。做富二代他不指望,做个小康之家的儿子也是好的,连这也是奢望。他不知道他妈是怎样看上他爸的,又是怎么生下他的。不过想想女人在这个世界的无能为力,他终究还是原谅了自己的母亲。他把对母亲的怨恨全部转移到父亲身上,加上本来就对他的怨恨,所以敌意翻了一倍。甚至一加一的怨恨,也并不等于两份。因为两两相加,会发酵,变大,变味,源源不断生出新的怪胎。他从前只要和他爸打电话,便一个劲直呼窝囊废。只有这样毫不拐弯地表达自己的蔑视,他才觉得内心平和舒畅一些。

不过,他父子俩早已决裂,一个后悔生了一个畜生,一个后悔被畜生生出。他和母亲通话,也用窝囊废称他。他就是要在旁的父亲听到,就是要让他听得毫不含糊、一清二楚。有两次,他父亲激动地抢过电话,两爷子在中国大地的一东一西隔空对骂。那可是两三千里的距离呀!如果静下心来想想,这显得多么的滑稽。可是,他又怎么能够忍住不去滑稽呢?还有一次,他父亲一掌夺走母亲正在通话的手机,狠狠摔碎在地,但通讯并未断掉。他听到父亲在那边狂啸,然后又将摔碎的手机扔到门外的风雨中,连同双方似乎已不相干的咒骂。母亲无助地夹在中间,这时是无声的。他想得出她悲哀得好像被浓雾遮掩的面容,他想得出她干枯的眼神,怅然地望着他暴怒的父亲。他现在的心思,并不是想让母亲过得多好,那完全只能是绝望的奢求,而只想让她过得稍微好那么一点点。这恰恰也就是他看不起自己的地方。他父亲没有做到的事情,他也没做到。更可怕的是,照目前的态势,他还看不到以后有做到的可能。他父亲毕竟还是要死要活地养活了自己之外的两个人,自己却好像只能养活自己,很可能连自己也快过不下去了。谁知道怎么回事呢?

他喝完滚烫的咖啡,疲劳缓解了不少。那关于父母冰山一角的回忆,也立马给烫死了。他打开文件夹,复制粘贴策划部提前做好的材料,又增加一些现场采访得来的内容,调出摄像师小张打包传来的照片。小张拍摄的照片乱七杂八,完全没有筛选,他扫了好几个来回,仔细作了比较,才挑出勉强可用的几张。他心里窝火,把手机往桌上一拍,心里骂道:这龟儿子太他妈业余了。至于工作态度,他连骂一句的心思也提不起来。这样的人,谁知道怎么招进来的?他甚至还补了几张自己用手机拍的。有两张实在看不过去,只好用修图软件加以处理。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准备过冬的耗子,在那东挪西搬、零敲碎打。就这么点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磨完时已经三点。他也懒得再检查一遍,凶狠地叭叭叭点动鼠标,发给明天来审的老王。他知道,老王压根不会认真去审。错误的标点,错误的字,将一直挂在公司的微信公众号上。这些东西也根本没什么人看。后台一清二楚的点击量,他又不是不清楚。况且,那些点击者又有几个是看过的呢?但他每天要把力气花在这些压根儿就没人搭理的内容上。

他时常疑心为何这种没有意义的岗位,竟然还要设立这么多?设立这些岗位的人,就是想把人放上去消磨么?就是为了避免这些人在大街上无所事事地走来走去么?如果没有这些无用的岗位,他还能做些什么呢?这些无用的岗位,不就是为无用的像他的人专门设立的么?他心里很烦,神经紧张,有颗眼睛老是不由自主地跳动。他真想拉出彭华的折叠床摔上去就睡,但还是放弃了。这样的话,早上他们一来即会吵醒他,那样他也只好工作。按公司加夜班的规定,第二天只要下午两点到岗即可。他于是用打车软件约了一辆车,刚要下楼,才察觉内急得不行,又跑了趟卫生间。他又看了看自己乌黑的眼圈和阴沉沉的脸,都不大认识了。他甚至对着自己,伸出中指,发出F字母打头的粗话。一声不够,他连着爆了五声,心情这才好像好点了。他甚至似乎还笑了。笑时他并没有意识到,电梯快降到一楼时,才恍恍惚惚想起自己刚才好像是笑了。电梯门弹开,他才突然意识到电梯到了。

打卡出来,出租车还没到。路边是星星点点的光,但不是星光。周边是每天都会看见的大楼。它们只是不动声色站立,等待着某一天被拆毁。沉闷的夜色里,各家公司的名字在各自的楼顶射出色彩不同的光辉,彻夜不熄。东一块西一块的广场上,插着许多孤伶伶的旗杆。

不远处也有穿工作服的用同样形单影只的姿势站着,影子歪歪斜斜,拖得老长,扭曲得已经完全没个人样。不用说,也是加完夜班的同事,但不知是哪个部门的。一部车驶来,停在那人处。那人上了。出租车又停到他面前。他也上去了。屁股还没坐稳,那人已经火冒三丈,说我约的车,你怎么拼载别人啊。司机并不认怂,跟那人理论起来。孙军不管。他软绵绵倒在后座,闭着一只眼,半眯着另一只眼,听他们恍兮惚兮的争吵,既有些厌恶,也有些享受。这时候又驶来一辆车,停住了。那人才发现自己叫的车刚到,现坐的车是别人叫的,他属于鸠占雀巢。司机说,你上错车了。那人说,你个二百五,不是我叫的,你停下来做什么。他骂骂咧咧下车,狠狠撞闭车门。看样子,真想把这辆车连同车上的人送进太平间。司机这才说了声,傻逼。没想到那人听到了,气冲冲绕过车头,转到司机的窗口,说你说谁是傻逼。他已经把变长的手伸进窗子,揪住司机的衣领,想一把拉出去。这种加班的职员,怎么可能拉得动整天坐着、任脂肪挤满肚皮的司机?车已经缓缓移动。外面的人似乎给挂在车窗,一边跟着移动,一边扭住司机的衣领不断问,你说哪个傻逼,你娃子下来把话讲清楚。司机一手握住方向盘,一手扯着窗外人的手指,说你小子找死就别放手。外面的人边走边说,有种你撞死我呀。车开始加快,外面的人还不愿意放手。他边跑边吼,你娃子出来把话说清楚。当那人终于因为跟不上而松手时,司机把头半探出车外,说你这个傻逼,怎么放手啦,有种继续跟着跑呀。甩在后面的人还在大声骂着,不过声音渐渐远了,终于听不见。从后视镜中,他还能看到那人手舞足蹈的身影,奇迹地闪动在略显空洞的马路上,小得毫不足道。很可能一阵风一刮,他会忽地消失。他已经消失。

司机依旧粗着嗓子,说,现在是什么傻逼都有的。孙军赞同道,就是。孙军可不是惺惺作态、附和司机,而是真这么认为。他这时是诚实的,当和一个同样诚实的陌生人在一起。司机说,这大晚上的,好好说不得了。他妈的上错了车,还咬定是别人的错。这叫啥?叫无赖,连无赖都不如。孙军说,听你们一吵,满脑壳的睡老虎全跑了。司机说,还不是一样,本来是要停到路边眯上半个小时,一听有人叫车,迷迷糊糊开来,现在好了,神清气爽。两人沉默了一会儿。孙军说,你可以开白班嘛。司机说,你也可以上白班嘛。孙军说,我是上白班。司机说,这跟上夜班有卵的差别,不都一样。孙军听着,便不言语。司机明显还没有消气,说话还有点横着来。不过,他的话倒不是没有道理。车厢内又是沉默。孙军冷不丁地想,倘若他起身从背后勒住司机的脖子,像一条绞绳,会不会很容易将他杀死?一幕画面清晰地闪现眼前,跟真的一样。也许司机也想着冷不丁把自己做掉,然后抛尸荒野?他这么想着,才觉得周围飘着一丝危险的气息。他赶紧裹了裹衣服、挪了挪坐姿,好像这样可以制止莫名袭来的胡思乱想。

司机把车慢下来,点了支烟。这段路晚上的车不多。偶尔路边站着一个呆头呆脑的张望者,多半也是正在打车的加班工,但不排除是夜游症患者,或者找死的人,只是还没有下定决心是撞车呢,还是其他什么方式。一个不要命的车从旁边闪了过去,也是一部出租车。司机又有点来气,猛地提速,慢慢接近那辆,然后和它并排,然后一个绕前。那车打个弯,也提速,并排,绕前。孙军看见了,倒没有觉得不安全,而是无聊。两车停在红绿灯路口。这是开发的新区,早几年不过是荒野,而现在道路宽敞,视野开阔,一马平川。尽管一个人影也没有,但还是得老老实实等九十秒。司机说,设计这些红绿灯的,哪个不是傻逼。白天九十秒,大晩上也九十秒。市中心九十秒,大乡下也九十秒。那边窗口的人喊,赵老五,你娃子跑得好快。他把身子递到右窗,说你个宝器也跑得不慢。孙军说,你们认识?司机坐回原位,说都是这一圈跑夜路的,有时停在路边散根烟,撒泡尿,唠嗑几句废话。过了路口,那边灯光稍亮处,有两辆停住的车和几个交涉的人。孙军说,看样子是追尾了?司机说,追得好,最好是撞死他妈的几个。这年头,什么都差,就是不差人。

出租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门卫不在。司机说,要不在这里下。孙军说,送到楼下吧,懒得走。司机说,到了楼下,还不得上楼。孙军说,有电梯。司机说,出了电梯就可以直接倒到床上?这司机说话,孙军老听着别扭,所以还真非要让他送到楼下。这时门卫不知从哪个旮旯窜了出来,一边拉着裤子的拉链,一边按开了道闸。出租车慢慢驶进去。一张没有表情的脸从孙军的眼前晃过。估计孙军的脸也是这种没有表情的表情。到了十一栋,孙军说,多给两张小票。司机说没有。孙军说,出票口不是有一长串?司机只是撕下孙军打车的部分。孙军说,多撕两张,多出来的你又没用。司机说,你拿着有用?孙军说当然有。司机说你有用我怎么就没有?孙军说,你有毛用。司机说,半价一张,要不要?孙军才知道司机是想卖钱。他当然不买了。

下车时,他也带了点火气地撞了门。刚走几步,车窗抛出一声“傻逼”,石子般打在孙军头上。他马上横跑几步,在灌木丛胡乱地刨出一块不知是不是土的土,朝已经开出的车子猛掷。里面夹着的石弹子飞得老远。那些松软的泥沙和叶子,则在近处散开。被风一吹,反而扑了他一脸,还有一粒沙钻进眼睛。司机已在远处,还在骂。他顾不上眼睛的不舒服,拔腿追去。他非要揍烂司机的臭嘴不可。

他一直追回到小区口子,一下推开值班室的窗户,说你怎么把出租车放出去了?门卫正端着水杯,打着哈欠,没料到跳出一个怒汉。水杯脱手,砸在脚边,碎了。门卫急跳出侧门,说你搞什么名堂。这水杯三十块,你要掏钱赔上。孙军还在质问,你怎么把出租车放走了。门卫说,快把三十块摸出来。孙军拔腿就往回走。门卫追上去一把捉住。他回过头来,说你要做什么,是不是要打架?你放不放手?门卫看他气势汹汹,有点退缩。这种深夜里无来由的发火,谁不三分忌惮?他自然放了手。孙军又往回走,门卫又上去捉住,说得赔水杯。孙军说,我又没有摔你的杯子。

这时,夜巡的电动四轮小车慢悠悠靠拢。车上的保安问,老李,怎么回事?门卫说,你问他怎么回事。保安问了。孙军说,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门卫又用对讲机叫来在另一个口子值班的门卫。这事件一点也不复杂,所以很快搞清楚了。新来的门卫说,这样吧,各让一半,你给老李十五块。深更半夜的,理到天亮也理不清。门卫想,水杯也旧了,十五块也行。孙军已经稍微冷静,自认也有点理亏,要是再罗嗦下去,晚上也别想休息了,但摸一摸口袋,没有现金。门卫说,支付宝转账也行。他便转了十五块,问收到没。门卫一查,说收到。

孙军这才晦气地回去了。白闹一遭,还不如起初就在小区门口下车。他的胸口隐隐作痛。以前上学的时候,晚上通宵看球赛、打游戏,也没觉得怎样,近来不光眼睛不行了,身体的一些器官也有不良的反应。他站在防盗铁门外,掏了半天才找出钥匙。他对这钥匙也有点窝火,凶狠狠扭动。他听得嗒的一声,居然钥匙给拧断了,好在门也开了。什么狗屁钥匙!他对着门孔看了看,似乎没办法弄出断在里面的部分,只好懒得过问,顺手扔掉手中的另一半,踹了这个松松垮垮、吱吱哑哑的门一脚。进得门去,公共区域的灯二十四小时亮着。尽管他知道,如果这灯不开,公共区域一点光没有,大白天也不例外,但还是自言自语道,一点不晓得节约用电,挣几块全让这帮孙子花脱了。他拉开门口的冰箱,里面塞满各户存储的食物。他拿出自己的苹果醋,一口气灌了半瓶,准备扑到床上倒头就睡。

他打开房间的木门,按了灯。小小租室的地板上,定着一枚黑色的斑块。可能因为太劳累了,他一时没反应过来是什么。待他随手关门时,看见那黑斑块在移动,才明白是蟑螂。他想也没想,两步前跨,咚地一踩,竟然没能中标,那扁扁的家伙一溜闪入那张衣柜。他本不必上心,但不知怎的,一股无名业火在胸口轰轰燃烧。他骂道,今晚不整死你,老子不睡觉。他怕待会儿它从门缝逃走,从床下搜出一根木条,堵住缝隙。这样,他开始了瓮中捉鳖的搜捕。

他是清清楚楚看见它钻进箱底的,于是拦腰抱住箱柜,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下面是一堆积了很长时间的尘垢,大概混杂着饼干屑和头发丝吧,但没有蟑螂的身影。他猜它趴在箱底,便托起箱子的三个角,猛一抖擞,又换一个支撑角,又一抖擞。等他咚咚抖了一阵,也没见到什么东西跌落下来。他也不敢抖得太重,担心这个箱子经不起那样的折腾。他出去寻出一条断了半截的扫帚,又扛起三个角,弯腰将扫帚伸到箱底一阵乱扫。除了呛一鼻子灰,什么也没得到。还没折腾几下,他已经浑身发热了。他脱下打湿弄脏的衬衣,随手往一只破皮的凳子一抛,又开门出去,三五口解决掉剩下的半瓶苹果醋,钻进卫生间洗了洗手。

回到房间,他决定清理一番柜子。蟑螂肯定钻进柜子了。他先取出箱内架上的衣物,一股脑扔到床上,然后将箱底层叠的衣物抱上椅子。现在箱子空了,他探着头,打开手机的电筒功能细细搜寻。它并没有藏在里面,莫非已经压死在箱底了?他侧倒箱子,检查了底部,也没有。他感到奇怪,不知道这厮逃到哪里去了。它好像很有智商一样,擅长反侦察。他立好衣柜,挪开旁边的小柜,腾空里面杂七杂八的东西。他都懒得搭理它们是些什么东西。总之,一堆略略发霉的废物吧。他拎起小柜子在空中乱抖,同样一无所获。这时有人敲门。他问谁啊,光着汗淋淋的膀子拉开屋门,原来是隔壁的女人,穿着松垮的睡衣,头发也乱七八糟,差不多挡住了大半张脸。她轻声轻气地咳了一下,说能不能小声一些。他很想冲她一句,说你叫床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小声一些,但看她弱小得好像没有的身子,心一软,说了声不好意思,我注意点。她道了声谢谢,趿着拖鞋回了房间。她进屋的时候,拂来一缕转瞬即逝的风,应该是关门带来的,很细微,有那么一丝难以察觉难以捉摸的气息。

这屋子五户拼住,人来人往,彼此并不认识。只有他和她住的时间最久,难免偶尔碰上,也就说声你好。如果是从外面回来,便是开门,然后死了一样锁在各自的房间,谁也不知道谁在做什么。如果是要出去,开门后便各走各的彼此无系的路:方向不同,一左一右自然无涉;方向相同,步速也故意相异,很快距离也拉远了。他知道以前常来睡觉的男人不再来了,自从有一天两人真正意义地吵上了之后。他们冲突时,他也翻来覆去睡不着,很想冲过去,一脚踹翻完全没有隔音效果的木门,把这对前一天还在男欢女爱次日就反目成仇的狗男女饱打一顿。但他终于没有。他听到男人咚咚地出去,女人从歇斯底里渐渐变成涰泣。那无助的哭声,似乎让那耸立在两个屋子间的墙壁坍塌了。他好像眼睁睁地看着她,坐在那似乎坍塌了的墙边,却并不知道如何提供援手。他也只能当作什么事也不知道。她和他本来也无关,不过是恰巧住在很近的地方。他甚至连她的样子也从来没有看清过。也许她也是。要是在外面的商场或者广场碰到,大概彼此并不知道对方是住在隔壁的人。只有他们进门或出门相遇时,才知道对方是谁:一个如此相近却彼此模糊的家伙,一个常引起自己同情又常觉得对方讨厌的家伙。人与人,也只能是这样。

他关好门,一回头,那黑影居然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并往床下的阴影处迅速爬去。想转移阵地!真是找死!他不知从何处抄起一张硬纸壳——好像它一直存在那里,就是为了干这件事的——轻脚跨去,对黑影钻去的位置一拍,又扑了个空。他蹶起屁股,伏在地板,伸展脸脖进到床底。他看见它稳稳地躲在墙角,似乎还晃动着突然显得异常清晰、异常放大的触须。那明显是骄傲的挑衅!他捏起扫帚,向里来回一扫,却够不着。他真恨不得有一只弹簧手,或者练就了一招扫堂腿。他一怀抱将衣物塞回柜子,挪了挪椅位,但屋子的空间实在有限,无法尽情地弯下整个身子。他一个庞然大物,怎么也不可能对这小小的虫子无能为力。妈的,呆会儿要让你好看!

他出门在公共区域瞅了瞅,再也找不到什么称心的器具,又转到那间大家都不用也不能用的狭窄厨房,里面塞满了不用的杂物,比如一张单人床板、几只缺腿的椅子、不知盖子在哪的砂锅、装着铁钉扳手锤子的小桶,等等。说白了,它是二房东小小的仓库,但没有称心如意可以用来对付蟑螂的工具。要是搬床板可以打死这只蟑螂,他毫不迟疑会扛走它。也许隔壁女人房内的卫生间有拖把,但他不可能在她敲了门后又去敲她的门。即使她之前没有过来敲过门,他也不可能这样做。他不是这样的人。

只好移动床架了,他想,但这样床腿和地板会磨擦出尖利的声音,比之前的响动更扰民。可现在杀死蟑螂心切,并无他法。他跪下去看了看,它果然还待在那里,这最后的保垒。难道它以为自己很安全吗?他抬起床,试着一拉,一声刺耳的响动一窜而起。他想,拉都拉了,这巨响之后,他会还给她安静,又狠狠一拉,嘎吱一声,夹杂着一道脆响。床的确往外移动了一大截,但靠墙角的床脚貌似扳断了。真你妈的劣质,他低声说,咬牙切齿。他从另一边绕去,沿墙根靠近墙角,插下扫帚,往外重重一扫。他看见蟑螂高尔夫球般从床下弹射而出,滑到椅子那边。他赶紧退出去,一个箭步,对着正要逃命的蟑螂一拍。纸壳好像没有拍准,它还在拼命奔跑,法拉利跑车一样。他又接连啪啪扑打,它已经粘在地上,细腿还在徒劳地攀动。它的腹部已经打塌,黄色浆体溅了出来,说不出的恶心,但也让他的精神分外爽快。那四溅的汁液,好像是他体内积蓄已久的毒素突然得到排放。但他并不给它最后一击,那样太便宜了,怎能解恨?而是蹲身观望,还用纸壳轻轻碰了碰它的触须。他压低声音,凶恶地对它说,你给我继续跑啊!它当然办不到。他又用纸壳轻轻将它移了移,好像在给它助跑。如果它还能像小跑车一样加足马力飞奔,他会打得它连尸体也找不到。

他又解恨地玩赏了一会儿,一会儿把它视为老王,一会儿把它当作司机。继续嚣张啊,他说。这时他的心跳大概才稍稍缓和,所以才有了些淡定从容。可也偏在此时,他突然又觉得这个家伙其实真的好弱小,比隔壁女人还弱小。它不过指头大,薄薄的,远不及指头厚。它好像穿着一身油光光的不锈钢盔甲,仿佛坚不可摧,实际不堪一击。它跑得好像很快,好像风驰电掣,不过是惊恐地寻找一个掩体。没有掩体,一脚即可亡命。它躲过第一脚,已是天大的运气。他刚才在墙角一扫,它那么容易地从屋子的这头滚到那头,完全没有一点防御的能力,更别提反戈一击。而一张薄薄的废纸便拍得它丢掉了七八分性命。它好像智商很高,可又差不多属于自投罗网。要是平时,他看见一只小虫,固然会踩死它。但它如果识趣地躲开了,他也不会这么认真地追杀。他突然为自己动这么大的心思处置这么小的生命感到无聊。它还在那里抖动着,挣扎着,像可以扭回自己的命运。他现在在它面前,就像上帝。

因为他的帮忙移动,它不再粘在地面。他居然看到,它背负断脚、折翅和塌腹,缓缓地挪了一丁点位置,像一个战场上浑身是伤的兵士,还固执地背着炸药包匍匐向前。他竟然有一些莫名的敬意,也有一点诡异的悲哀。他不知怎么的,似乎觉得自己给击打成了那个样子,低低地趴在地皮,还来不及舔食身上的累累伤痕,便要负带没有用处了的残肢断腿逃出生天。他不知道它是否会死掉。也许,它不过挪个位置藏起来死。也许它会被其他健全的蟑螂吃掉,或者成为蚂蚁之类的食材。也许它竟然能活下来一一他是听过蟑螂超人的生命力的。但他不会再下辣手了。他拿开挡住门缝的棍子,看它那么缓慢地朝那个方向挪动。也许,它得用一小时到达那里,尽管只有三四十厘米的路程。天已经蒙蒙亮了,收垃圾的小斗车在外面经过,早起锻炼的老人挥舞着播放慢条斯里音乐的收音机走过,零零碎碎的鸟叫也依稀响起。它也许刚挪动到公共区域,上早班的另外几户,一出门便踩它个稀巴烂。但无论如何,当他把它打到八分死的时候,他决定放它一马。

他的困乏终于到这时才罩下来,铺天盖地,若一张无可逃遁的大网。他仿佛吃了一颗冷枪子,一头栽倒在乱糟糟的被子上。这可是他早想如此的状态啊。就这时,一股对这只昆虫强烈的厌恶蘑菇云一样升腾,迅速蔓延成无边的黑云,统治了内心巨大的戈壁。这本来该死的家伙,竟然因为自己可悲的怜悯,逃出一劫。

那他大动肝火的过程不就白费了吗?那它是不是还要在自己的房间长住下去呢,好像他和它是亲密的一家人?

他竟然在意识里使了一个鹞子翻身,猛然跳下床去,那样急切地开灯。他看到它正要逃出门缝。好阴险的家伙!他怒不可遏地骂道,灌注浑身力量的一脚已经踏到它油亮得有些扎眼的身上。这还远远不够,他的脚践踏着它的尸体,在破败的地板上犁过来,犁过去,像一位偏执的老农翻动着他那一爿小小的贫瘠的土地。他要让它死上几百回。他要让它死得连一点尸体的残渣也找不到。但他终究是太累了,并没有真的跳下床去。他已经鼾声四响,带着一股壮志未酬的大遗憾,床在慢慢地塌下去也完全不知道……


作者/马号街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恩波: 你是抓app客户端么?如果客户端做了证书验证,用此类抓包https的方法是无法成功的,很多app已经做了此类防范抓包了 查看原文 12月07日 11:19
Buke: 网上看了一大把教程,还有什么死活就是抓包不了https之类的,无非网上解决的方式就是证书重装,删了,重来...试了N次,http没有问题,但是https就是抓取的host那一列,tunnel to都加锁了,看不到具体的参数..实在试了N多方式,答主知道是什么问题吗? 查看原文 12月06日 19:51
蜉蝣: 微信无法连入,配置失败 查看原文 11月26日 01:22
天意: 可以要个源码吗? heize@qq.com,谢谢! 查看原文 11月03日 16:59
叫我金夫人有糖吃: 现在还有邀请码吗????1104190614@qq.com 求求求 查看原文 07月30日 10:45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