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山有痛


隔山有痛

事情发生在陕西,一个榆林女子,因为无法忍受生孩子时的疼痛,跳楼自杀了。事情刚一发生,医院就发出了声明,亮出了病历和家属签字的意见,说,医院建议实施剖宫产,是女子的丈夫和婆婆,坚持要顺产,并且在《产妇住院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导致了这个女人的痛苦。

看到这样的事,人人都会有想法,我当时就想写点什么,但经验告诉我,这种事,往往会出现各种反转再反转,因为,现代社会,每个人都有发声的渠道,每个人都有机会讲出从自己角度观察到的事实。

果然,反转出现了,女子的丈夫说,他曾经主动对医院表示,要求剖宫产,但被医生拒绝了。所谓产妇两次向婆婆下跪,要求剖宫产的视频,其实是因为产妇疼痛难忍而下蹲。也有人挖出,医院是有“减少剖宫产”的指标的,也许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医生也并没有告诉产妇,她有自己决定生产方式的权利,她可以撤销跟医院签下的授权书。

不管责任在医院,还是家属,或者是两边都有责任,只不过某一方更多一点,不管事情怎样“罗生门”,有件事是已经可以确定的,那就是,医院和家属,都根本没有把那个女人的痛苦当回事。

如果女人的丈夫和婆婆,能了解女人的痛苦,能设身处地,而不是心怀各种杂念,如果他们并不觉得“生娃就没有不痛的”“别人能忍凭什么你不能忍”,那么,即便医院不愿意剖宫产,他们也可以有更积极的表示,可以了解有没有更科学更少痛苦的分娩方式,可以坚持要剖宫产,可以跟医院闹(而不是事后再闹),可以换更好的医院(榆林距离延安和鄂尔多斯都只有两个小时车程),但他们没有。

我于是专门找了丈夫接受采访的视频来看,视频上的他,是一个诺诺的,不敢直视镜头的普通男人,脸上还有那种风吹日晒出的红脸蛋,说话语气很绵软,并没有什么激烈的情绪。看了这个视频,我觉得事情有这样一个结果,一点不奇怪。

如果医院的医生,能感知女人的痛苦,而不是无动于衷,那么,即便家属不愿意剖宫产,他们也同样可以有更积极的表示,可以跟女人说明她的权利,可以让她自己发出主张。但他们也没有。他们见多了,早钝了,疲倦了,喊去,痛死去,别吓走别的病人就好(事实上也吓不走,床位极其紧张)。

他们怕担责任。但,也不仅仅是因为怕担责任。我在小地方生活过很多年,对小地方人的性格有深刻的了解,小地方的人,不论是普通老百姓,或者专业人士和公家人,都活得不那么积极,不那么热情,不那么醒觉,不那么主动,他们都像是半睡着,像是缺点啥,从不相信自己竟然可以在某些方面做主,可以过得更好,可以主动干预世界,干预人生。而且,许多半睡着的人聚集在一起,让那些有点醒觉的人,也渐渐昏睡过去了,这也是年轻人要逃离小地方的真正原因。

而不论丈夫,还是医院的医生,都和产妇隔着一座山,完全不能领会她的痛苦,完全不能相信她的痛苦,就那么傻不愣登、若无其事地,该干啥干啥,一小时一小时虚度着,一天一天虚度着。反正也不是痛在自己身上,反正接受煎熬的也不是自己。他们就看着别人遭罪,在近在几米的距离。

但,这种“隔山有痛”现象,只发生在小地方吗,只发生在一个懦弱的丈夫和浑浑噩噩的医生身上吗?不。人,是不可能感知别人的痛苦的,是不可能完全感知别人的痛苦的,这是普遍规律。不管小地方,还是大城市,其实都一样,人们都是各活各的,不能产生真正的连通、真正的共情,只不过,有些人的共情能力,尤其欠缺,这种能力的欠缺,一旦因为某些事件暴露出来,格外触目惊心。

共情是临床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提出的,指的是人能够设身处地体验他人的处境,对他人情绪情感具备感受力和理解力,并对对方的感情作出恰当的反应。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能够设身处地、感同身受、将心比心。这个概念,起初是卡尔·罗杰斯对临床心理领域的专业人士提出来的,他认为,共情是心理医生应该具备的最基本能力。现在呢,这个概念已经应用到所有人的生活中了,普通人,也应该具有共情能力。

心理学家王怡蕊认为,共情至少涉及到两个层面:一是分辨他人的情绪的能力;二是感同身受的能力。就是说,具备共情能力的人,首先要能觉察出别人的情绪,对别人的处境有准确的判断,其次,能够理解甚至进入对方的情绪,最终,化为同情和怜悯,并且付诸行动。

听起来,这是每个人都应该具备的基本能力,但事实上,有相当一部分人,是缺乏这种能力的。引起这种能力缺乏的原因,通常有两种,一种原因是,当事人在冷漠的家庭里长大,父母亲的感情都不活跃和深刻,导致他们也成了一种和整个世界有隔膜的人,他们不能分辨别人的情绪,即便能够分辨,也无法感同身受,更不可能同情和怜悯。他们的感情世界里,有一大块没有激活的领域,像一个沉睡的操作系统。

第二种原因是,当事人沉浸在自恋当中,无法越过自恋这座大山,去理解别人,进入别人的生活。

而在榆林孕妇事件里,我还看到了第三个原因,那就是,小地方人那种半睡半醒的生活状态,让他们的共情能力集体丧失了,他们互相催眠,互相拉扯,大家的情绪感知能力,都下降了,都觉得不管发生什么都很正常,反而是一个大声喊痛的人很奇怪,而她的痛苦,传导到他们那里,也是减轻了力度的,像发生在八千里地之外一样。

所以,人在寻找伴侣的时候,在财富、智商、情商的能力之外,应该加上一个“共情能力”的勘察,你得找一个能探查你情绪的人,能设身处地的人,能将心比心的人,一个醒着的人,才有可能和他悲喜与共,荣辱与共,在时时处处和他共鸣共振,触摸到真实的生命。你快要痛死在医院的时候,他才可能积极地回应你的痛苦,积极地做点什么。就像萧军,能用刀子逼着医生给萧红治病,不管他后来有多不堪,这点闪光之处,让人万分珍惜。

一个没有共情能力的人,是睡着的人,是陌生人,是冬眠的蛇,是你身边的不解之谜,是荒蛮之地。但很多时候,我们能够找到的,也正是这样的人。

以及很多这样的人组成的医院,和世界。


作者/韩松落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天意: 可以要个源码吗? heize@qq.com,谢谢! 查看原文 11月03日 16:59
叫我金夫人有糖吃: 现在还有邀请码吗????1104190614@qq.com 求求求 查看原文 07月30日 10:45
阿飞: 大神,有没demo文件 查看原文 07月05日 10:25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