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故事四则


圣诞故事四则

你们外国人也过圣诞节啊
文/李诞


2
两年了。
 
他从德国来上海留学的第一天俩人就认识了,没到一个月就在一起了,如今已经两年。
 
今天是平安夜,明天是圣诞节,他跟他家人过,梅立自己过。
 
两周前他说这事儿的时候,还专门营造了氛围,点菜明显超出两人食量,酒也超出了酒量。终于说出来的时候,梅立已经猜得差不多了,心想,难为他这么为难,其实大可不必。
 
他红着脸说,自己得回德国过圣诞节,他老婆和孩子都在家里等着。
 
没等梅立说话,赶紧又追一句,会离婚的,肯定离。

梅立看着他,笑出来。
 
“你们外国人也过圣诞节啊?”
 
气氛得到缓和,圣诞节得到幽默,女人得到丈夫,孩子得到父亲,他心里得到宽恕。
 
梅立呢,可能什么也没得到。
 
认识第二天就知道他结了婚,有孩子,当时梅立还佩服他求学的决心,结了婚还能不事生产跑到国外。继而佩服德国的社会制度,允许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男人如此不负责任。最后还是佩服他的心态,只怕条件允许,自己到了三十也不会有这样的魄力。

他说,“我最佩服的人就是你们国家,不是,不是你们国家,是你们清朝,不对,不是你们,是清朝,大清的李鸿章,他七十四岁那年还来过德国。”
 
梅立没听出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可被他严肃的表情逗笑了。笑完看到他没笑,有些困惑地看着自己,梅立就也不笑了,感觉自己笑得很轻浮,不是说男女上,是说对于人生、追求这类的东西太轻浮。他接着谈论李鸿章,还背诵了李鸿章的诗: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觅封侯。
 
这德国人跟刚认识一天的女孩儿严肃地聊着一个晚清重臣,使梅立感到浪漫。
 
梅立过后想,可能只是因为他长得高高帅帅,要是换个什么人,自己也不会觉出什么浪漫来,也不会回家就买了李鸿章的传记读,也不会主动约他出来喝酒讨论中堂大人到底受了多大委屈,更不会跟他在一起。
 
“你别有压力啊,就是开心,对吧?”
 
这是两人在回他住处的车上,梅立说的。都喝得有些醉,他表情依然严肃,眼珠直愣愣,没有再聊李鸿章。
 
他吻梅立的时候,梅立没有闭眼,一直观察着司机的反应。司机训练有素,没有从后视镜与梅立对望,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下车时语调也没有变化:“请带好随身物品,给个五星好评谢谢。”

0
零点即将过去。
 
梅立在自己租的房子里,室友也出去过节了。他在上海的时候,梅立常在他那里住,没注意家里水喝完了。
 
他跟梅立说过,上海的自来水不能喝,必须买瓶装水。梅立以为他做过什么调研,他说,“我喝得出来,跟德国水味道不一样。”
 
语气是一贯的认真,没有冒犯谁的意思。
 
也可以叫外卖送水,可是在屋子里呆了一天,梅立想出去走走。
 
那天梅立安慰了他很久,从饭店到他家,要他不要担心自己,“我们一年都腻在一起分开两天也好呀”。也要他好好陪家人,离婚的事不急,“哎呀我们不是说好了开心就好吗?”
 
有些话是真心的,有些说着梅立自己也觉得有点过于体贴了。
 
他只是反复说,“我是真的,我是真的。”

梅立越说“知道了知道了”,他越着急,“真的是真的!不要安慰我了,我是真的!”
 
梅立感觉到,他可能希望自己大哭一场,抱住他不让他走,可能要是那样,他就能感觉到梅立“也是真的”。可梅立不愿意那样,不是针对谁,梅立跟谁都不愿意那样。
 
梅立又想,他痛苦难过,不是因为不得不回家,也不是因为对不起自己,而是没有从她身上感到同等的痛苦难过。
 
说不好他这是太天真,还是不够天真。
 
这两天他总给梅立发微信,用上了很多表情包,大概是表达自己的思念和爱意,看着屏幕上一个小兔子举着一颗裂开的心,梅立又笑出来。他应该就是天真。
 
由于时差的缘故,梅立常常不能及时回复,回复完也都标明了不用着急回。这里除了时差,也是替他考虑了周围环境。
 
当然他每条都很着急地回了。
 
真不是故意让他内疚,可他也该内疚。
 
1
便利店里只有一个店员。
 
是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头上戴了鹿角,会发光,身上也有圣诞装饰,梅立想,连锁便利店固然方便,统一着装也会给顾客可靠感,但考虑似乎还是不够周密,阿姨戴上发光鹿角,实在并不能让人感觉这个圣诞就更快乐了。
 
可能只是我不快乐吧。
 
往里走了几步才发现还有一个顾客,也是一个女孩儿,买了饭团和杯面,到柜台去加热,阿姨眯着眼一下一下帮她设置好了两个微波炉。
 
梅立去找水,走向前台付账,看到那女孩儿坐在窗边的板凳上吃着刚热的东西,头顶戴上了鹿角。
 
记得他以前总对上海的便利店大加赞赏,夸密集程度和营业时间都优于他出生的那座城市,“中国其实有些地方很优秀。”
 
梅立从不主动跟他讨论这类问题,也就不知道他这个“其实”从何而来,估计是自己在反驳自己。
 
“微信支付。”

梅立把两大瓶水放到柜台上,看着吃东西女孩儿的背影,梅立犹豫要不要也买点吃的。跟他在一起后,梅立也开始健身,跟他一起去过几次健身房,撞见过他认识的留学生后,梅立就不再去了,不爱看他介绍自己时脸上的严肃。那严肃和平时的严肃不大一样。
 
他家里有个动感单车,梅立没事就蹬蹬那个,每次蹬,他都要说,“你可以跟我一起去健身房,那里很多更适合女孩子的项目。”梅立就笑笑,“算啦蹬车挺好,我不爱闻健身房那股香味儿。”等他再追问什么香味儿的时候,梅立就随便说点什么,岔开了。
 
“有会员卡吗?”
 
“没有。”
 
梅立看到柜台上有卖那种鹿角的,摆了一小堆,梅立又看看戴着鹿角的女孩儿,没揣摩出她的心情。
“要加一元换购迷你鹿角吗?”
 
“不用。”

“小票拿好欢迎下次光临,圣诞快乐!”
 
可能就是正好多出一块钱吧,梅立拎了水转身走。
 
“小姑娘!”阿姨喊她,梅立回头看见阿姨摘下了自己的鹿角,“小姑娘,这个给你吧,你们年轻人戴上老好,我这像什么样子,你戴好啦么,戴上过节去呀。”
 
梅立接过来,说了谢谢,说了阿姨圣诞快乐。回家了。
 
7
七个未接来电,都是他打的。
 
梅立两只手提水,手机静音,路上没看,德国那边几点?
 
梅立先拧开了水,喝了一口,戴上了鹿角,才点开微信,他发了很多条。
 
大概就是很想她,事情很快会处理好,马上就会回到上海,想听她的声音……没什么新鲜的,表情包也是。
 
屋里没开灯,窗户上反映出鹿角闪闪,梅立回了条,“圣诞快乐。”
 
想必他是快乐的,他说得痛苦,可应该是快乐的。那是他的故乡,有他的老婆,孩子,父母,这些天应该都在听他讲中国的所见所闻,那些见闻里没有她。
 
梅立想到他讲述时的严肃和真诚,有点替他担忧,以他的眼神和智力,把她剃掉很可能会影响讲述的流畅,不能胸有成竹地侃侃而谈,恐怕会让他不那么舒服。不舒服的同时,恐怕又要思念梅立,想梅立是不是明白他是真的,想梅立是不是真的。他想得太多了。
 
梅立拿着手机回了几条微信,都是朋友约她出去玩儿,嗨,往死里蹦的,她用不同的理由拒绝了好意,但也没说死,可能再过会儿,大家喝得差不多了,她再来。她处理这些事情从来都很流畅。
 
他的微信又来了,是张哭丧脸的自拍,背景是蓝蓝的天,梅立被他逗笑了。
 
回了条,“别哭啦照顾好自己呀。”
 
又回了条,“这是我陪你过的最后一个圣诞节了,等你回来就是2017了,我们都要有新的开始,就别见面啦。”

梅立把手机慢慢放在茶几上,伸直腿向后靠去,脚搭在手机旁边。
 
梅立看着微信一条接一条进来,屏幕一直亮着,没灭过,又有他的电话进来,响完了,又是一条接一条的微信。
 
梅立看着玻璃倒映中的自己,猜测应该到不了2017,他就会回来。
 
回来就回来吧。
 
开心就好。


Lonely Christmas
文/曹畅洲


说起圣诞节,回忆里都是不太幸运的事情。
 
虽然谈的恋爱不多,不过每一次分手几乎都是在圣诞节前后。没有谈成的恋爱里,也有不少是在圣诞节表白失败。这让我觉得圣诞老人在助人为乐的同时可能也是个喜欢恶作剧的老头。
 
只有一次例外。
 
那天我见到了真正的圣诞老人。
 
与其说是圣诞老人,不如说是“圣诞老人神秘组织第74任执行者上海分部总代理”。
 
“名字这么长?”我说。
 
“是的,世界各地分布着圣诞老人的执行者,运用着自己的特殊能力为虔诚的孩子们送去他们想要的礼物,”那个下巴上留着些许胡茬、看上去吊儿郎当的男人晃着手中装订好的册子说,“这是今天的心愿名单,我要在今晚把礼物送完。”
 
“特殊能力是指?”

“嗯……”他两手插着裤袋,一面朝前走一面说,“可以装下无穷礼物的裤袋、瞬间移动、穿过心愿名单中的孩子家的墙门、更改他们父母的记忆防止被戳穿等。不过这些能力只在今晚有效,一切都为了报答孩子的纯真。”
 
“很酷嘛,”我说,“要是我从现在开始虔诚地相信你们的存在,明年圣诞就可以实现自己的愿望了吗?”
 
“见过执行者的人是没有资格的,抱歉,”他从裤袋里掏出烟和打火机递给我,“作为补偿,这些东西就给你了。”
 
那裤袋之前就是扁扁的,看来里面确实有类似四维空间的场所,容纳着无尽的物品。
 
我打开烟盒,递给了他一支:“陪我抽根烟再走吧。”
 
他用惊异的眼光看着我,像面对着一道高难度的算术题。
 
“昨天和女友分手了,”我说,“今天预订好的一切活动全都取消了。”
 
“哦。”他接过香烟,点了起来,面无表情。

我们站在某个大型橱窗前的银色公共垃圾桶两侧,一起看着无数男女从眼前走过。每个人看上去都很幸福,说说笑笑,步履矫健。
 
我们沉默了半晌,空中飘起了雪。
 
“做了这么久圣诞老人,这么认真地和另一个人看雪,是第二次。”他仰着头,吐了口烟,“你知道吗,我们执行者为了保证组织的神秘,是不允许和别人谈恋爱的。所以如果我们遇到喜欢的人,连分手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看她离去。”
 
“……”
 
这就是他第一次和别人看雪的故事吧。
 
他摁灭了烟头,朝我摆了摆手:“走了,朋友。你的记忆我就不消除了,反正也不会有人信。圣诞快乐。”说完他就消失在那幸福的人群里。
 
我收起烟,朝着相反方向走去,我也不知道该去往哪里,但我觉得那应该是个很温暖的地方,两颗孤星偶然相撞所燃烧出的那种温暖。
 
这便是我至今为止印象最深刻的圣诞节。


圣诞赦令
文/张寒寺


我想今天不会有人来了,连下三天的积雪封死了道路,恐怕要到假期结束才会有工人来清理,备好午餐之后,我望着十字架上耶稣那张平静的脸,在胸前划了个十字,吐了一口气,准备关上教堂的门。
 
“牧师先生——”
 
门口站着一个小姑娘,不管是她虚弱的声音,还是单薄破旧的衣裳,甚至嘴里呼出的白气,都足以让我判断出她的身份,我连忙把她让进室内,找了一条毯子给她裹上,又倒了一杯热茶,她捧在手心里,喝完一杯,又要了一杯,这才渐渐有了些力气。
 
“你是怎么到这的?这个教堂这么偏僻,连附近的居民都很少来。”
 
她的目光望着别处,“我四处流浪。”
 
流浪的人不应该待在城市里吗,毕竟那里更可能找到食物和避风的地方,我没有说出自己的困惑,“嗯,没关系,你可以待在这里,等天气暖一些了再——”
 
“牧师先生,我不是来乞讨的。”
 
“但冒雪跑这么远肯定有目的。”

她终于直视了我的目光,“牧师先生,你可以与上帝对话,是吗?”
 
“应该是上帝愿意与每一个虔诚的人交流。”
 
“随你怎么说,总之,你说的话,他更愿意听,是不是?”
 
“我不否认。”
 
“那么,”女孩的身体前倾,睁大了眼睛,“你可不可以帮我向上帝祈求一项赦令?”
 
“赦令?”我只知道教皇有时候会发布赦令,基本上仅对教徒起效,和她说的是同一个东西吗?
 
“对啊,我希望上帝可以赦免我永远不过圣诞节。”
 
我笑出了声,认真地看着她脏兮兮的脸——不像是在开玩笑,“什么意思?”
 
“我不想过圣诞节,现在不想过,将来也不想过,永远都不想过。”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
 
她咬着嘴唇,低头看向手里的茶杯,“圣诞节的时候,他们都成双成对……”
 
我知道她说的他们是指谁,她看起来十四五岁,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虽然不见得真的明白那些事情,但身边能有一个奉承她的异性,显然会是更符合情理的场景。
 
“还有那些小孩子,他们手里有父母送的礼物,不只是小孩子,连大人之间也会互相送礼物,还有街上的店铺,布置得也特别好看,卖的东西还会打折,那些商品,有特别的包装,很好看,真的很好看,大家看起来都很高兴,每个人都好客气,互相祝福圣诞快乐,去年我还看到有人在街上当众接吻,不只一对,我数了,有十对!”
 
我看着她比划出的双手,明白她说这一大段的意思,它们都是再平常不过的节日景象,现实里的样子也远比她描述的丰富,还有专业的圣诞老人,循环播放的圣诞歌曲,电影院里的应景电影,除了我这个偏远无人的破地方,别的教堂也会有唱诗班,有围坐在一起的信众,所有的这些都有一个共同点——
 
“它们都与你无关。”
 
女孩缓缓点头,“嗯,与我无关,它们只会让我更加……”
 
她不想说出那个词,“可是,在将来的某一天,你也能成为节日中的一员,为什么不等等呢?”

“你看我这个样子,等得到吗?我没有父母,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没有人爱我。”
 
“所以你要在你的人生里永远消灭圣诞节,不再体会它的快乐——”
 
“也不再承受它带给我的痛苦,我宁愿我的每一天都是普通的一天。”
 
我不想追究圣诞节的意义,不管是宗教上的,还是世俗上的,如果有一个可怜人真的不喜欢它,不想被它影响,她应该有权利拒绝,对不对?
 
“好,我帮你,我帮你祈求上帝的赦令。”
 
我把女孩带到十字架前,我们跪在那里,其实我不知道这种时候该用什么祷词,上帝会不会觉得这样的祈求很可笑,顾不了那么多。
 
“仁慈的主,请聆听我卑微的声音,愿你降下赦令,宽恕这个女孩的无礼和冒犯,允许她今生今世都失去对圣诞这一天的感知,无视其中的欢愉,也无视其中的苦痛,没有喜悦,也没有悲伤,只有属于她的普通一天。阿门。”
 
空阔的教堂里安静了好一阵,似乎连室外的冬风呼啸都传不进来。

“上帝听到了吗?”女孩的声音有些胆怯。
 
“我想他听到了。”
 
“他允许了吗?”
 
我想起还摆在桌上的午餐,“他允许了,他赦免你了。”
 
我把她带到用餐室,让她坐到桌前。
 
“这些是?”
 
“放心,都是很普通的食物,普通的面包,普通的土豆。”
 
她小心地尝了一口,然后终于露出了笑容。

我递给她加热过牛奶,用热毛巾把她的脸擦干净,笑着说:
 
“没有圣诞节了,今天只是普通的一天。”


平安夜的睡前故事
文/耀一


1
大雁小姐醒来时,发现头顶的风雪被遮挡住了。
雪人先生举着块破纸板关切地看着她。
“谢谢您,雪人先生。”大雁小姐说。
“举手之劳而已,很乐意为我爱的人效劳。”雪人先生露出了羞涩的表情。
大雁小姐觉得心里暖暖的,她想,春天的温度也不过如此吧。
 
2
孩子忧愁地看着眼前的雪人,咳嗽了几下。他正在生病。
“我记得把你堆起来的时候,你的表情可是很愉快的呀。”孩子说。
“嗯。我想为她做点什么,可动也不能动。所以,我开心不起来。”雪人说完看向右脚边。
孩子发现了被积雪覆盖了一部分的大雁小姐。
“真可怜。我能做点什么吗?”孩子问。
“我需要可以为她遮挡风雪的东西。麻烦你了,谢谢。”雪人说。
“不用客气,我们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孩子抱了抱雪人,转身跑开。
雪人觉得心里暖暖的,他想,春天的温度也不过如此吧。
 
3
在被押解去审判庭的路上,男人看见一个孩子在费力地够着废品堆顶端上的一块破纸板。
“警官先生,我可以去帮一下那个孩子吗?”男人用戴着镣铐的手指向孩子。“他这样够东西,看起来有点危险。”
警察愣了下,带着讽刺的口吻说,“呵,一个杀人犯也会有同情心?”
男人尴尬地笑了笑说,“看在上帝的面子上吧。”
警察答应了男人的要求,摘下围巾盖在他的手铐上,然后拉着他去帮孩子拿下了那块破纸板。
“谢谢你们,好心的先生和警官。”孩子的脸上堆满了快乐。
“举手之劳而已。很乐意为你这样的小天使效劳。”男人想去摸下孩子的头,但又把手收了回来。他不想让冰冷的手铐吓到孩子。
孩子觉得心里暖暖的,他想,春天的温度也不过如此吧。
 
4
女人隔着探视间的玻璃吻了吻男人。
“即便是最坏的结果,你也必须接受。这就是代价。”女人眼里含着泪。
“我知道。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许等不到春天了。”男人同样眼含泪水。
“但是你要记住,亲爱的。即便你离开了,我依然爱你。孩子我会生下来,会把他好好养大。我猜,他会是个和你一模一样的帅小伙。勇敢地接受判决吧亲爱的,无论如何,我都爱着你。”
男人的心一阵刺痛,他发现从来没有像此刻这样爱着对面的女人。她给予自己的爱是如此温暖,他想,春天的温度也不过如此吧。
 
5
只是遮挡风雪,并不能抵御寒冷,还没等到春天,大雁小姐的灵魂先去了南方。一次短暂的小幅度回温加上连续的雨水,还没等到春天,雪人先生就消失不见了。
孩子的病情一直没有好转,药和祈祷都不再起作用,还没等到春天,他就去天堂找爷爷奶奶撒娇了。
一切如男人所预料的那样,最坏的结果发生了,还没等到春天,他就长眠于地下了。
 
6
“这是我听过的最糟糕的平安夜睡前故事,他们太可怜了。”小女孩有些难过地对母亲说。
“不,恰恰相反,他们很幸福。”母亲说。“候鸟抵御不了寒冷,雪人对抗不了回温,病人最终抵不过绝症,而犯人逃脱不了法律的惩罚。这些都是生活的规律和法则,谁也无法改变。但是,不管是大雁小姐还是雪人先生,不管是生病的孩子还是犯法的男人,在他们生命将尽的时候,还能够得到别人的善意与爱,感受到这世界的温暖。我想,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吧?你说呢?”
母亲微笑着摸了摸小女孩的头。
“那……你和妈妈也会这样一直爱我吗?”
“会呀。”
“有多爱?”
“有这么爱。”母亲张开双臂。
“这是多少?”小女孩问。
“两只手臂之间的距离。可以无限延长,总之可以保证随时把你抱住。只要你需要,随时。”母亲把小女孩搂在怀里说。
“嘿嘿,谢谢你,妈妈,平安夜快乐。”小女孩抬头吻了下母亲的脸颊。
“平安夜快乐。”
 

作者/李诞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lwj: 你好,我刚看了你发的这个帖子,不知道现在评论是否能看到。我现在在做这个功能,可以用。但我这还有个需求就是,可以推送多张,我在cardList里,把需要推送的卡券,都添加上了,微信端页面也显示正确,有个领取按钮,但可以领取多次,每次卡包里多一张,而且这张是列表上的第一张 。。请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推送多张的情况 查看原文 05月15日 14:29
roly: 另外添加卡券接口的参数cardId: "xxxxxxxxxxxxxxxxxxxxxx", cardExt: '{"timestamp":"1426222398","signature":"fdd892770eb681e925f92acb9015c75107b2227a"}' 是通过自己服务获取以上参数 还是用js在html5页面直接生产签名参数? 查看原文 05月12日 16:41
roly: 您好,请问怎么查询当前用户卡券是否领取状态? 查看原文 05月12日 16:20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