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说的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1
睡眼朦胧醒来,醉醺醺疲倦回家,高雄习惯这样的日夜,并为之骄傲——证明自己是个有用的人。
高雄刷完牙,吃了块卢茜涂了果酱的烤面包,喝光一杯果汁,将午饭盒装入包里走到门口。身后传来卢茜的叮嘱:“少喝酒,早点回来。”
“好。”
四年来的惯例对话,俩人知道这几乎不可能。
 
小跑挤上地铁,半个小时后抵达目的地铁口,高雄跟随秩序分明的人流队伍重返地面。
走到门口高雄翻出门禁卡,正插入那小小插槽时他猛地哆嗦了一下,卡片落在地上。
他蹲下来,卡片卡进旁边垃圾桶下方缝隙里,怎么都抠不出来。
身后上班族们没有停下脚步,径直从他身旁走过,高雄贴向垃圾桶避让。香水味、汗味、皮革味、人嘴里呼出的早餐气味从他面前一一飘过。
“……高雄?”
听到有人喊,他扭过头去。
是曾和自己一个部门的大刘。大刘挎着单肩皮包,手提一杯粥和一小盒泡菜,依旧是他最爱的早餐搭配。
“高雄你回来了?”大刘惊讶。
“不是,不是。”高雄赶紧站起来,拉了拉有些下滑的单肩包肩带,脸有点烧:“过来办点事,门禁好像换了?”
“上周换的。”大刘语气干脆,“上班了啊,空了喝两杯。”
说罢大刘从他身旁擦肩而过,熟练地用手指夹着卡一划,灯亮人过,过去后大刘又扭头看了眼在门禁后面的高雄。
 
门禁处保安对高雄虎视眈眈。
高雄扭过头去,不再管那张被卡在缝隙里的证明。
一切都是肌肉记忆和惯性,他不用刻意回忆就记得,七点十八分那趟地铁,四十八分到站,步行进入电梯,五分钟后抵达打卡处;他记得前台姑娘的漂亮指甲,门口那盆发黄的橡皮树,还有自己桌子上两道被剪刀弄出的划痕。
 
三个月前是秋天,秋天是个让人想停留的季节。
高雄收到人力发来的辞退员工通知书。
他有两个选择,大吵大闹发泄不满后被辞退,好聚好散拿好一个月薪水的补偿金安静离开。
高雄选择了后者。
他浑浑噩噩地走出大楼,第一次发现秋天阳光也能那么刺眼,回头,从下往上仰视公司大厦,三十六层楼窗户紧闭,面无表情。
他步行在公园里静看人来人往,随着太阳落山,冬日寒冷仿佛提前涌上街头,好心情荡然无存。
 
高雄大学毕业进入公司后就被分在市场部,从最开始的制作各种表格和ppt,到后来被划分到营销部,不知不觉就从早九晚五变成了早七晚十一。
八点十五开会到九点十五,九点三十到十二点处理售后安抚客户,午休和午饭加起来一个半小时,部门开会……七点后就是大客户的攻坚,包括各种KTV、桑拿、浴足、喝酒。简单来讲就是作陪,前辈们说拿下订单的方法只有一个,让对方舒心,大多数竞争订单价格互相之间几乎没有差距,就看签字人选择“顺眼”的一边。
灯红酒绿高雄没怎么感受,红绿倒是见识不少。
喝酒是红色,两次胃出血高雄都拼命隐藏着,不让卢茜知道,至于鼻子毛细血管破裂流血这种事就更多,对于止血,高雄已经很有研究。
呕吐是绿色的,酸味和腐烂味让高雄鼻子里都能够嗅出那浓重又让人厌恶的墨绿色,每次趴在马桶上吐的时候,他都把自己想成一个被地球战士打得吐绿血的外星怪兽,没办法,角色需要。
 
真正让高雄最难以面对的还是卢茜。
大学四年恋爱,毕业又四年,当初自己豪气干云许诺说五年一到就正式组建家庭,生个小宝宝。
全职太太卢茜从什么家务都不会,到能够做出精美菜式,能够独自修马桶……而自己非但没有任何提升,现在还把工作给丢了。
得坦白告诉卢茜真相。
从地铁口出来,冷风灌入高雄脖子里和眼皮里,他打消了念头。
开不了口,真的。
卢茜什么也没发现。
 
2
要伪装成一个上班族不太难,尤其在繁忙的公司,同事互相之间几乎没有多少公司以外的私交,高雄很放心。
困顿的早七晚十一现在变成了不错的挡箭牌。
早早出门去哪是个问题,高雄好几次不小心就跟随人群再次来到公司门外,猛然惊醒,趁周围人没认出自己迅速逃走。
上午去市图书馆看书,中午可以用那里的微波炉热卢茜给自己准备的饭菜,下午到处逛一逛,随时关注手机邮件推送看有无求职回复通知。
再次提笔写简历时高雄才意识到,四年里除了学会了很多喝酒小技巧、认识不少声色场所,自己没什么说得出口的技能。
想要立刻找到合适的工作大概是不可能的吧,他如此想着,三个月不断投递出简历,至今杳无音信。
图书馆里像他这样的人有不少,沉默地看手机,左顾右盼,趴在桌子上睡觉,听歌,耗费时光,直到闭馆。
高雄联想到公园的长椅,明明说是为游人准备,最后真正用得上都是无处可去的流浪汉。
他也想过要不要去找朋友们,只是自从选择了埋头于工作,沉浸在和卢茜的两人世界,他就和过去的社交断了联系,找出来也最多缅怀一下不知忧愁的大学时代,徒曾伤感。
 
越是安静和空闲,越是容易胡思乱想。
微波炉叮的一声让高雄回过神来,他捏着衣袖口将里头的便当盒取出来,扑面而来的热气将高雄眼镜蒙上白雾。
旁边传来一声咒骂。高雄擦着眼镜侧头看去。
声音来自于门外,有人在电话里和妻子在争吵,直接放狠话“离婚就离婚,别以为你那些破事儿我不知道,给你留脸而已”。
这句话一整天都在高雄脑子里嗡嗡作响,令他看不进书不断走神。
 
在回去的地铁上,高雄反复回顾这三个月来的各种细节,心里有些没底。
高雄呆在家里时间很少,生怕被卢茜看出端倪。
早上出门,自己好像时不时会忘记拥抱,以前自己每天出门都会抱一抱卢茜,让她看到自己的笑脸。
还有午饭。卢茜性格细腻体贴,做任何事情都非常追求完美,最初她还不怎么会做饭,不是腌黄瓜和卤蛋就是番茄炒蛋与炒火腿,后来样式越来越多,菜色变得丰富起来。无论是西式即食类还是中餐、日式、泰式,她都做得有模有样。她隔天就会问饭菜的口味,咸淡合适与否。高雄曾经打趣,失业了我们家就能做个外卖,我送货,你下厨。
失业第一个月,高雄回家时还偶尔听到卢茜问过,第二个月开始到现在,竟然再也没有过。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至关重要的一个失误。
钱。
这个问题太难弥补。
裁员给出的补偿仅仅是一个月薪水,这两个月的薪水高雄谎称借给了朋友。他还找人在自己账户上过了一次账,做出有工资到账的表象。关键是以往高雄从没有这种举动,太过于突然,也没有提前和卢茜商量。对此卢茜竟然只是一句轻描淡写的“知道了”……她是个很会持家的女人,自从结婚后就很少浪费,甚至于斤斤计较。这次两个月薪水空缺居然让她毫无反应,太古怪。
 
继而第三个破绽又暴露。
酒。
高雄以往回家嘴里是洋酒混合果汁的味道。现在他只舍得买二锅头,装入喷雾剂里回家前在身上喷洒,再喝一半。细心的卢茜是否发现了?
为减少风险,高雄这个月还直接睡在沙发上,借口说怕影响卢茜休息,卢茜也没说其他,每天还是等他回家,给他调制蜂蜜水。
晚上高雄装作躺在沙发上就睡,其实根本睡不着,耳朵竖起听着卢茜那边的响动。
一般卢茜都是将被子搭在自己身上,然后整理门口玄关锁门后再回到寝室。
可最近高雄听到她总是在接电话,神神秘秘,卢茜脸上感觉不太对,家里也有些说不出来的古怪。
自己有秘密,卢茜有也是理所当然。
卢茜兢兢业业处理那么繁杂的家务,自己关心太少……
知道少追究一些秘密会比较好,可高雄忍不住。
自己真是太挫了。
就再挫这一次。
 
3
十一点多,高雄摇摇晃晃回到家门口,装醉他很熟练,倚墙敲门。
等了良久,都没人开门。
高雄先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屋内传来电话铃声,确定卢茜不在家,他迅速用钥匙打开门。灯亮着,卢茜的拖鞋还在门口。这么晚了她是去哪了?
高雄先是去洗了个澡,将脏衣服塞入洗衣机内,直到他吹干头发,卢茜依旧没有回来。他的脑子里情不自禁地涌现出各种深夜单独女性遭到袭击、车祸的画面……
他着急地打通电话。
“我马上回来,有个女同学从外地过来,我和她聊太久了。”
听到卢茜声音正常,高雄总算松了口气。
如同卢茜承诺的一样,五分钟后她果然回到家里,手里提了个纸手袋。见高雄今天精神不错,卢茜很高兴地将手袋递过来:“看到这个觉得很适合你,就买了。”
高雄打开袋子,是一条黑色CK领带。
“窄领带这两年挺流行的,我看你都是宽领的,换个款式看起来更有精神。”卢茜神采奕奕说,“配你的黑西装白衬衣就行,戴上试试。”
看着高雄上身搭配起来,卢茜满意地点头。
这让高雄想起俩人才刚刚认识那会儿,自己关于打扮和妆容方面的事全是卢茜指导,不然就连头发他弄起来都费劲。
 
高雄换下衣服,卢茜从他身旁快步走过,揉着脖子:“好累啊,我先洗个澡。”
高雄嗅到一股淡淡酒味,更让他觉得怪异的是,卢茜眼妆和唇妆风格与之前接近自然的风格不同,变得似乎浓郁了很多,还残留了些没卸完的眼妆。
他正要问,卢茜已经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呆呆看着手里的领带,单据显示价格七百多,高雄一阵肉疼。卢茜自己买衣服很多时候都是用淘宝,给自己买东西却很舍得,他很惭愧,继而更是充满负罪感和郁闷。
 
桌上卢茜手机响了。
高雄走到卫生间门口:“有个叫陈姐的人打你电话,是不是那个同学?”
里头淅淅沥沥的淋浴声中传来卢茜的回答:“不是,这个是一个朋友。”
高雄不由一愣。
记忆里他没有找到一个姓陈的女人,卢茜也从未和自己讲过。
我怎么越来越疑神疑鬼了?果然没有事业的男人就安全感完全缺失。
高雄自嘲。
眼前好像这个熟悉的家里有些东西也变得不一样。比如说屋子里柜子上的招财猫和书柜里的书,招财猫本来应该在第二格,书柜第一层是工具书,第二层是按照字母顺序排列的小说,第三层是杂志和CD……眼下招财猫跑到了第三层,小说顺序也打乱了。卢茜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她讲究细节。
到底怎么了?
种种异常令高雄拿不准。
酒精,浓妆,家里摆设卢茜也不再如以往那么上心……
 
半夜高雄听到卢茜手机再次响了下,她很快摁断或是接听。
接着他听到轻微的拖鞋声,卢茜出来一趟又走回卧室里的卫生间,门轻轻合上。
她是来确认自己有没有发现的。
高雄一晚失眠。
 
4
地铁里人来人往,高雄回过神时,已经到了终点站。
卢茜不对劲。她有事瞒着自己。
卢茜外表温柔,实则内心坚强刚硬,无论是毕业时放弃保研,还是后来当全职太太都是她个人决定的,高雄只是为了不让她期待辜负而努力。要想说服卢茜改变主意也是非常困难的,后来自己几年都没有起色她也没有任何怨言,只是不断鼓励自己。
那么好一漂亮姑娘跟着自己受罪,高雄更是丧气。
他当然想要让卢茜告诉自己发生了什么,可又明白那是不可能的。卢茜不想说的事,无论是个人身体情况还是事业学业,高雄都没法子让她开口。
他们家就是这样的结构。
看似男主外女主内,其实卢茜才是家里的舵手,高雄只是站在甲板上拉紧风帆,船长在后面井井有条照顾着这艘船。
卢茜不容易生气,也不骂人,也不冷战,可反而是她那种无惧任何困难的心态才让人觉得压力很大。高雄总感觉好像自己才是那个被照顾的人——事实上也是如此。
如果一直憋在心里高雄觉得自己一定会变成神经病,继而进化成跟踪狂丈夫,各种疑神疑鬼,然后彻底毁了俩人的关系。
 
他花了一天时间鼓起勇气。
你行的!大声说出来,不就是失业而已,不要怕!她不会打人的!
没错,卢茜是个讲道理的女人。她越是讲道理越是让高雄觉得无懈可击,无论是从道德上还是礼法上自己都完全抬不起头来,和卢茜仅有的两次争执吵架,最后都以卢茜说服自己道歉告终。接下来就是感情环节,自己要去哄她开心,因为自己无理取闹……
男女相处最主要还是讲感情,不过能够在这个基础上讲道理的就更厉害了。
他举起电话:“今晚我回来吃饭。”
对方讶异了一下:“我今晚晚饭不在家……有点急事。”
高雄反而松了口气,客观理由让自己今天失败,好吧,就改天再摊牌。
“我知道你有话想对我讲,我也想和你聊聊。”卢茜依旧一针见血,温和的声线里有一种掌控力量,“今晚我大概九点钟回来,我们好好谈谈。”
完蛋了。
今天躲不过去了。
卢茜果然发现了自己的秘密……
事情无法再次遮掩,高雄顿时慌乱起来。
 
一整天闲逛和失魂落魄,最终回到家里时,已经九点。钥匙拧开门,他往里头瞄了眼,身后有人拍他肩膀:“进去啊,没小偷。”
卢茜脸有些微红,身上有淡淡酒味和香水味。
打开空调,将外套挂在旁边衣架上,卢茜拍了拍沙发:“过来。”
高雄如同被老师念到名字的学生一样坐过去。
俩人一阵沉默。
“我知道……”
卢茜刚开口高雄立刻打断她:“我被辞退了。”
他力争有个主动自首机会。
接着高雄就噼里啪啦将这近乎九十天自己无业游魂生涯一五一十说了出来,说完之后他浑身轻松。
“所以这就是你每天让我洗衣服的理由?”卢茜皱眉,“你知道每天洗衣服有多麻烦吗?上面的酒还都是你自己洒上去的,你怎么这样啊……”
“对不起!”高雄低头道歉。
“我还以为你说的是……算了,工作没了就没了。”
 
高雄惊愕,敢情卢茜没有发现自己失业的端倪。
卢茜说:“我以为你要和我说关于孩子的事情……无论是之前你那么忙的状态还是现在失业,看来暂时都不太适合养孩子。”
听起来轻描淡写的话在高雄耳里却格外刺耳,他忍不住声音高了几分:“现在到你了。你应该解释一下你最近的反常,为什么身上老是有酒味,饭菜也不再问我好不好吃,而且家里摆放也和以前不一样……你也怠工了。”
说完之后高雄顿觉自己变成一个怨妇。
卢茜叹了口气:“正要和你说,我出去上班了。几个朋友同学注册了一个广告公司,我在里头任职。”
经过她解释,高雄总算明白过来。
原来卢茜很早就在评估家庭预算问题,一直发现缺口不小,现在还没什么大碍,而有了孩子的话教育经费根本不够。尝试了一下上班,卢茜发现自己竟然还不错。公司才开,一个人要当成几个人用,卢茜这样细致又负责的人将公司打理得井井有条。可是一些应酬她也无法完全回避,包括合作方和投资人之间的饭局,化妆和身上酒味就来自于这些时候。
最近又在关键的再次融资阶段,卢茜也被迫跟着去了两次,主要是送几个女伴回家,避免她们吃亏。
至于高雄可能失业的事,卢茜还真没想过。不过自从有了工作她不得不两头跑,她请了家政人员打扫,自己监督,可一忙起来有些事就无法做得面面俱到。
听到了卢茜报上了的工资数目,高雄瞠目结舌,比自己多很多。
“现在你就先好好在家里做家务,我养家。找到合适的工作你再去吧。”
 
5
一大早高雄就爬起来,烧水,煮粥,榨果汁,做两个凉拌小菜,卢茜洗完澡他就迅速煎蛋,确保能够在她洗漱完毕后就能吃到。
“今天咸了点。”卢茜舔了舔嘴唇,还是将炒鸡蛋吃光,提上包,“走了。”
高雄在围裙上擦了擦手,叮嘱:“早点回来,少喝酒。”
“知道。”
高雄送到门口,卢茜看向他:“怎么了?”
“你们公司……还招不招人?”
高雄试探说,虽然家务上手不慢,可他还是想要去找一份工作。
可惜合适的工作实在太少,他又不想要重走老路,事业方面陷入僵局。
“有,保安,我们公司,男性现在只需要保安,和你以前差不太多,早七晚七,昼夜两班倒。你来吗?”卢茜认真说。
高雄讪讪:“还是算了……”
 
等她离开,高雄开始慢慢清理厨房洗碗。
虽然心里不甘,可好歹是保住了那个至关重要的秘密……关于自己为什么会被辞退的秘密。
三个月前客户不停暗示要高雄带他去大保健,没想到警察突击检查,高雄提前跑了,客户被警察带到派出所……这件事导致公司丢了一个重要客户。如果被卢茜知道自己几年的工作这么low,完全像是皮条客,那才是让高雄最难受的事情。
他回忆起卢茜对自己的评价。
“你不太肯委屈自己,所以很难找到合适的工作,要转行要放下架子。”
高雄决定要难为自己一次给卢茜看看,现在失业的自己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当然最主要理由还是厨房的东西实在太复杂了,高雄总是很容易切到手指,要么就是糊锅,忘记打开电饭煲电源,调味太重或太淡……当一个专职家庭人员比起喝酒可要难多了。
离开家门之后,卢茜一路乘坐地铁,随便找了个站下车。
提着包,她开始计划着今天去哪里逛一逛。
天气不错,就去植物园看看花好了。
 
6
接到高雄电话时恰好是卢茜最忙的时候。
“你们还在忙吗?”那头高雄问。
卢茜往卫生间里又走了几步,让里头的喧闹声不会影响到通话:“有事?”
“……辛苦你了,这几年。”
这句话卢茜突然只想放下手里的一切,回去,回到家里,不管什么教育基金,未来,孩子,就俩人简简单单过下去。
冲动仅仅持续了几秒钟,卢茜打趣说:“又被油烫了?”
高雄笑得有些勉强。
厨房里他可没少吃瘪。
高雄神神秘秘道:“回去告诉你一件事。”
 
“Lucy姐。”路过的一个烈焰红唇妆女人朝她打招呼,“还不回去啊,客人都要闹翻了,让你去陪呢……”
好在卢茜很精准迅速提前挂断手机。
对方瞄了她一眼,对照镜子在脸上扑粉:“今天客人真难伺候,一个个毛手毛脚,一脸油,看着就恶心。”
“我也补个妆就去。”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烟熏妆,假睫毛,低胸裙,胸口里被垫出来深深“事业线”,一脸风尘气,这个人不是卢茜,是Lucy。Lucy是一名陪酒公主,卖出的酒都能得到抽成,这个赚钱方法还是一个同学介绍的,对方也在当公主,听到她想尝试对方还以为是开玩笑。以前lucy一个月会工作两周左右,七点到十点,时间也不耽误家里生活,现在她需要更努力养家。
好在这里算是比较高档的娱乐场所,客人们不会强迫,而公主们只是陪酒陪聊而已。
当然也有部分公主想要多赚一些,就得有额外服务。
Lucy只卖酒,卖聊天,卖体贴,不卖其他。
对于一名家庭主妇来说实在不难,如果你还聪明、机灵就更好了。
她已经干了四个月,到目前为止还算不错,最多有客人想要小揩油,巧妙避开也就过去。
为什么她要做这份工作?
Lucy自己也不知道,或许仅仅是为了看看自己到底还有没有在家庭之外生活下去的能力。她发现男人要的东西其实并不难,你只需要认真听他们吹牛,奉承他们,挖掘他们身上优点,他们就会高兴地付钱。
赞美他们,就是这份工作的关键。
这份难以启齿的工作是一个秘密,更让Lucy有些迷惑的是,她发现自己很擅长做这种工作。老板甚至想要她来管理培训这些“公主们”,让她们能够更好吸引感情失意的男人们来买醉。Lucy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无论如何不能让高雄知道这一点,他会看不起自己……
她推开门,朝里头亟待被赞美的可怜男人们露出笑脸。
 
7
电话突然被挂断,高雄有些意外。
大概是没电了或者信号不好吧。
“小高。”队长朝他摆摆手,“去那边看着,手电和对讲机拿着,平时也没啥事,就是巡逻一下什么的。”
“明白。”
高雄点点头,保安帽戴在头上给他一种奇特的安全感。有帽檐,夜里不容易被人认出脸来,他穿着一身厚保安外套,手中手电摇摇晃晃,在小区内巡逻起来。
并不是放不下架子。
只是在卢茜面前高雄不想丢脸,他想要自己的职业和形象都足够光鲜亮丽。
当保安已经是第十五天,一切无恙,业主和善。这份工作时长恰好是上午十点到晚上八点,完美和卢茜重合,不用怕被她发现。
夜黑风冷,高雄缩了缩脖子,今天或许就是自己短暂保安生涯的最后一天。他很感谢这份平凡的工作,让自己空虚的内心被填满了一些,被需要、有价值的感觉真是弥足珍贵。
明天要去一个新单位应聘了。

他需要好好想想,怎么让卢茜理解,自己可能要辞去家庭主妇一职……

作者/李维北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lwj: 你好,我刚看了你发的这个帖子,不知道现在评论是否能看到。我现在在做这个功能,可以用。但我这还有个需求就是,可以推送多张,我在cardList里,把需要推送的卡券,都添加上了,微信端页面也显示正确,有个领取按钮,但可以领取多次,每次卡包里多一张,而且这张是列表上的第一张 。。请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推送多张的情况 查看原文 05月15日 14:29
roly: 另外添加卡券接口的参数cardId: "xxxxxxxxxxxxxxxxxxxxxx", cardExt: '{"timestamp":"1426222398","signature":"fdd892770eb681e925f92acb9015c75107b2227a"}' 是通过自己服务获取以上参数 还是用js在html5页面直接生产签名参数? 查看原文 05月12日 16:41
roly: 您好,请问怎么查询当前用户卡券是否领取状态? 查看原文 05月12日 16:20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