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胡总在哪里


神奇胡总在哪里

长隆也无非是这样。

热情的海报打满地铁,上面印着永远不会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人,让一切看起来像仙境。然而从白云机场出来打车过去,则将要花去一个小时。路也很堵,专车司机的雪铁龙座椅太小,一路坐下来腰都要断了。这地方就真是仙境,他也已经没啥兴趣。况且并不是——专车司机一进园区就喋喋不休,说这里太坑爹,送人进来超过10分钟就要收20块停车费,弄得他们总是狼奔豕突不得悠然:“靓仔你到时下车手脚要快一些……”他望着这荒郊野外的一片树林,路牌分别指向动物园,马戏团和酒店。这里就是个广东人周末来农家乐的地方。

得出这个结论一点也不难。酒店里全是奔跑的熊孩子,爸爸爸爸那是个大象吗?爸爸爸爸那是个老虎吗?爸爸生无可恋的试图控制他。妈妈在不远处check in,情绪处于爆发边缘,一口广普愈发流利,感觉随时要跟酒店前台吵起来。酒店前台位于大堂正中,像故宫一样存在着。人们从四周围上前去。四个方向有四批服务人员,分别管着入住,退房,收银,礼宾。

他是来为胡总探路的。胡总,神奇汽车的副董事长,将要在一天以后抵达这家酒店,参加一年一度的行业峰会论坛。胡总将要发表一次重要的讲话,讲话的内容事关中国汽车行业的前途命运。他受命将这份讲话变成一份幻灯片。然后与会务方的沟通也需要由他进行。神奇汽车是中国最大的汽车集团之一,也是他们公司最大的客户。他必须做好胡总的接待。在胡总秘书的建议下,他提前到达了广州。那个面容白净而疲惫的秘书是这么说的,啊,不,不,你不要和他同一航班,你得先过去,然后接他。他喜欢别人等他,而不是他等别人。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现在他拖着一箱行李站在这南方酒店炎热的大堂里。没有一丝风,明明是下午却又如此阴暗。他辨识着会务方留下的指示牌。临近年底,酒店承办的活动不止一场。那个伟大的论坛仍没能伟大到一眼就能找到。

一个扮成老虎的人走向他,问他要不要合影。并点点他胸口挂着的相机。他摇摇手,然后护住了镜头。胡总演讲的时候,还需要这个镜头为他摄下飒爽英姿,用以微信公众号的发布。他问那只老虎,汽车行业峰会在哪里。他感觉到老虎在面具后面笑了一下,然后给他指了一个方向。

这间巨大的热带风情酒店有两个同样规模的大堂。穿过一条宽大的、白色砖石铺就的长廊,即可抵达另一个。长廊的两侧是高大的雕塑与植物。外面的院子里甚至有火烈鸟。是活的火烈鸟。开始他以为是假的。但它们在他经过时适时地扑腾了一下。这一切让他觉得自己正要去见法老。为了埃及人民的解放,为了尼罗河两岸的和平与稳定。然后他抵达了峰会的签到处。

一排漂亮的姑娘穿着职业装坐在桌子后面。桌上铺着台布,放着一支笔,一个名片筐。姑娘们堆着笑。背后是一大片装着会议介绍的纸袋。他登记的时候,一个姑娘重重的念他的名字:“金文一。”念了两遍。另一个姑娘翻动着一叠名单确认他的存在。最后他拎着纸袋,被带去了6122房间。

他提出要事先检查一下专门为胡总预订的房间,但被姑娘拒绝了。她说,有什么东西能证明您和他的关系吗?他一时语塞。接着她笑了一下,说,不会有问题的。这是我的名片,胡总是我们的VIP,他到了以后,有任何需要您打我的电话。

好,好吧。那就这样。

安顿下来以后,周围变得异常安静。他推开露台的门,听到不远处传来不明动物的叫声。看来动物园并不远,可能就在隔壁,或者就以某种方式深入了酒店之中。他感觉到自己被动物们包围了。这是种不错的感觉。夜幕降临,游人散尽以后,这里将只有他和动物们听着彼此的鼾声入眠。“我们”和“它们”,重新住在了一起。

和“它们”住在一起了啊。

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这个念头重又升起来。从下午进房间起,他就没有再出去,也没有吃晚饭,旅途让他有些恶心,头也痛,头天晚上没有睡好,他只希望好好睡一觉。但这个念头让他无法安眠。不远处的动物们也睡得不够安静。它们知道人类就睡在隔壁吗?那些中庭走廊里的火烈鸟呢?它们晚上就睡在中庭里吗?还是会被驱赶回巢。它们又是怎么看待闯进这里的人类的?

敲门声响起来的时候,他有些惊讶。这么晚了,会是谁呢?他想起会务方在他来广州以前曾为他安排了一个接待者,但那人还从未出现过。他本打算明天早上再联系此人的。也许是他呢?他这么想着,起身穿衣服,并高叫“等一下”,然后过去把门拉开来。

你,你找谁?他盯着门外的那人。那人穿着一身燕尾礼服,系着鲜红的领结,戴着高高的礼帽。手里甚至有一根手杖。面孔是黄种人。但几乎不像是来自中国。
啊,先生你好,我就找你。那人戏剧感十足的腔调吓了他一跳。
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知道,6122房,金文一先生。胡总还没到吧?
没到。你是会务方吧,进来吧……你穿成这样,外面是有表演吗?
并没有表演。
他转身在沙发上坐下,把椅子留给那人。那人把礼帽摘下来,放在书桌上,露出一个锃亮的光头。他注意到那人甚至穿着一双高跟的漆皮鞋。
您怎么称呼?
我想想,按照你的理解,你要么叫我佛祖吧?
佛祖?哈哈哈哈。他在沙发上弹起来一下,又躺回去。别玩了,兄弟,我累死了。你们是化妆舞会吧?你自己去玩吧,晚上的活动我就不参加了。
我找你有重要的事情。我这里有胡总的指示。你把明儿要讲的方案拿出来吧。
噢,您早说,您稍等。

他从背包里把电脑拿出来,找到那份“如何突破中国汽车行业发展的六大困局_20161116_V160.pptx”点开来。然后将屏幕转过去,对着这位佛祖:胡总怎么说的啊,还要怎么改?
您稍等,我把胡总微信给你看。佛祖掏出一个巨大的iPhone7 Plus,点开微信,点击了胡总的名字。他伸头看了一眼,头像是胡总无疑。胡总的指示只有寥寥数语:兄弟,小金那边的方案我看了,还得调整,但我要开会,没时间和他细说,你和他说,就按照你的意思改,你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改吧,反正已经改了这么多遍了。他心里这么想着,对那位燕尾服佛祖说,我去洗把脸,你先看一下方案吧。
佛祖说,我都看过了。不忙,你先去洗脸,我们慢慢改。
他心里骂着娘,在洗手间耽误了半天,才出来。

胡总最近开始修佛了。佛祖说。所以这份方案,我们要用最恭敬的心来准备。各个部分都不能马虎。首先改方案之前,你要问自己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就是你有没有准备好?
我准备好了啊。
我看你没有准备好。你的气场不对。
哎呦哥们儿,别在意我的气场了,明天下午胡总就要演讲了,总不能让胡总脱稿吧?
这话首先就有问题了。你以为胡总不敢脱稿吗?胡总这种级别的领导,是开过智慧的。前世都是有大神通的。他接下了这个演讲,他就做好了脱稿的准备了。胡总让你准备这份讲稿,是对你的信任。这也是你的机会。所以,这件事情,你是为你自己做的,你是在为你自己准备。这事关你的前途命运,你明白吗?
明白明白。您快说怎么改吧……
这份方案,我也看过,我感觉它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灵魂。所以我们从头开始,一定得大改……
目前这一版是胡总秘书当时回的邮件,说所有的意见都是胡总亲口提的,完全是按照他的要求改的啊。胡总怎么一天一个意思呢?你看这个方案,我们是提前一个月开始准备的,就是想不要改到跟前还得改,没想到还是这样……
这就是你不了解胡总了,而且小金啊,我觉得你这个心态有些不对了。心态如果不对了,你怎么做得好事情呢?你做的事情怎么会有品质呢?你想,胡总为什么放心把这份方案交给我呢?因为他信任我啊。这代表我们是有共通之处的嘛。你不想听听我的意见吗?
好,您说。
首先你这个模板的颜色先要换掉。要换成金色。你知道佛为什么要修金身吗?因为金色的法力是最大的……
这个模板是会务方统一的啊……
我们为什么一定要和会务方统一呢?会务方算个什么东西呢?能和胡总相提并论吗?这个会务方,我也观察了,做事完全不仔细不用心的啊。所以模板一定要换成金色。而且你不是也姓金吗?你怎么能讨厌自己的姓氏呢?这是父母给你的啊,你一定要孝顺,你懂不懂?
好,我懂了,那我一会儿把模板调成金色。
然后你往下翻,慢一点……停。
(他停下敲击翻页键的手指,觉得万念俱灰。)
你这个分类的方法不好,不震撼。你有没有读过《金刚经》?
大概知道一点。
怎么能说大概呢?这么重要的东西,一点也不恭敬。到底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不知道。
很好。你网上找一篇来,我跟你说。
(他打开百度,搜索“金刚经”,然后点开百度百科。)
要玄奘法师版还是鸠摩罗什版?
对你们这些汉地的人来说,版本不重要,就随便找一个吧。接下来,你要把《金刚经》融入到你这份方案的逻辑中去……
这怎么融啊?
这就需要你开智慧了。
这根本没法融啊……
你不要急,看你这么愚钝,我就点拨你一下吧。我问你,你小时候写文章,老师教你最重要的六要素是什么?
时间,人物,地点,起因,经过,结果。
不错,你写方案,是不是也就是这六点?胡总讲话,是不是也是这六点?我们说任何事情,是不是都要有这六点?
嗯,是的。
所以说嘛,人们说隔行如隔山,但我说隔行不隔理嘛。万事万物的道理都是通的。你为什么不去研究呢?小金啊,你了解胡总吗?
不了解。
你不了解胡总,就敢给他写方案?你的专业是什么?
大学时学的是市场营销。
你知道胡总的专业是什么吗?
不知道。
胡总的专业是轻化工程。他并不是汽车专业的。但他为什么能指挥一个汽车厂?为什么大家都听他的?他懂市场营销吗?他为什么能指挥你?
不知道……
就是因为他开了智慧,掌握了真正的道理啊!
原来如此。
所以你要好好看这本《金刚经》。道理都在里面了。为什么人家能写出伟大的经书,而你却连一份方案都写不好?
受教了。
你先看吧。我过两个小时再来。
说完之后,佛祖先生拿起礼帽扬长而去。他对着发光的电脑屏幕,内心一阵暴躁。对着屏幕开始看那篇经文。

他还是趴在台子上睡着了。是门外的敲门声将他叫醒的。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佛祖先生又回来了。
你《金刚经》看完了吗?
看完了。
有什么感想?
佛祖为什么喜欢@须菩提?胡总为什么喜欢折磨金文一?我呕心沥血,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将方案也分成了三十二品,一品为一章节,一品为一大千世界。目前是金色底版,黑楷内文,佛光闪闪,应如是降伏其心。
很好很好,你开始有头绪了……这样吧,方案也不是大事了。刚才我跟胡总通了电话,说小伙子还是很有慧根的,可以点化一下。你把这个手串戴上,我带你出去走一圈。

佛祖先生说完之后,不再多言,就要拉着他出门。他个头太高,踉踉跄跄地换好靴子,跟在两条飘荡的燕尾背后,走出了房门。6122是6号楼1楼的22号房间,离大堂不远。到达大堂之前,会经过一段台阶,一段走廊。佛祖先生放慢脚步,转身对他说,跟紧我,好好观察,不要用眼,要用心观察,能不能写好方案,就看这一遭了。他望着佛祖奇异的脸庞,轻轻地点了下头。

透过玻璃,能看到外面已经全黑了,灯光也很稀疏,像萤火。酒店的空气中有一种奇妙的味道,仿佛是甜香,又夹杂着一丝丝辣味。还没能转弯看到大堂的时候,能听到那边传来喧闹的乐声,仿佛灯火通明。转弯过去,他望着眼前的一切,心脏一下收紧了。酒店里已经没有人类了。动物们穿着衣服,正在大堂里狂欢。有狮子,老虎,它们各自占据了一片区域,一些猴子,孔雀之类的围着他们,正在吹奏乐器。前台里没有服务人员了,只有一些穿着侍者制服的火烈鸟,它们站在巨大的酒柜前面调酒,聊天。飞禽们也没有闲着,它们围着水晶吊灯欢叫不止,还不时掠过耸入天际的长颈鹿脖子。一只水獭从边上的水池里爬上来,醉倒在他脚边,佛祖先生用手杖把水獭又推进水里,说,走,跟我去喝一杯。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我确定不是在做梦吧?他和佛祖先生在吧台边上坐下来,他惊讶的问道。
不,不是梦。白天这里属于人类,晚上,这里属于我们。佛祖先生懒懒的说。
他盯着佛祖先生看,才发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就变成了一只直立行走的狗。他惊觉自己也怪怪的,接着下意识地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他在镜头里看到了一只佛祖先生的同类。

一切都是有因果的。佛祖先生淡淡的说。
为什么?什么因果?他仍然无法接受。
你们公司有几个策划?十个?二十个?为什么派你来跟这个项目?为什么派你来广州?胡总那么多朋友,为什么偏偏我刚好这几天有空?又刚好要来一趟广州?你有没有好好想过这一点?你不要只知道睡觉。我们这个物种,并不需要过多的睡眠。你又不是它们。
他顺着佛祖指的方向,看到一片躺倒的大象。
你是有使命的……
给胡总改方案就是我的使命吗?
是的。这就是你的使命。每年,来长隆的人不可胜数,会遇到我的,会看到今晚这一切的,只有你。你知道胡总是什么吗?
不知道。
他和我们是一样的。我们必须帮他。
我们的同类……我们的同类多吗?
不多。我们并不擅长繁殖。不像他们。佛祖朝下指了指。他看到了吧台接地处到处乱爬的蚁群。
他们,我是说其他的动物,他们都有同类混在人类里吗?
你还不明白吗?他们就是你白天看到的人类。
你的意思是说,每个人类都是动物伪装的?不行,这信息量太大,你得让我缓缓。
说着,他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然后狠狠地掐自己的大腿。很疼。他发现自己长着锋利的爪子。

圣者,佛祖,为什么让我看到这些?有没有什么办法让我忘记?不是每个人都知道的吧?
你是被胡总选中的。他希望你知道你的使命所在。
可那不过是一份无聊的方案。说真的,胡总就是不来演讲,中国汽车行业也会持续发展下去的。那份方案,我自己知道,完全毫无价值。事实上,我这些年来所写的一切,都毫无价值。我们整个公司存在的意义,都不过是为了哄胡总开心。所以那份方案里,只有一些漂亮话而已。我想胡总心里也明白这一点。有时我觉得,也许我只是需要好好睡一觉……
你还是太年轻了,情绪上容易走极端。太着急。你以为我就没有烦恼吗?就是胡总,他也是有烦恼的啊……可是我们遇到了烦恼怎么办呢?我们知道,没有什么烦恼是克服不了的。上次,那帮豺狗,要抢我的地盘,已经杀到门口了。我着急了吗?不着急,我安安稳稳的定坐在椅子上,认认真真的把一切想清楚,进了一炷香,念了一遍《心经》。然后站起来,打了三个电话。问题解决了,没有事情了。出去一看,小兄弟们在叫啊,在哭啊,我告诉他们,不要叫,不要哭,有什么好怕的?就像你这份方案,改了160版吧?这算什么呢?我有过一个晚上改320版的,不也克服了?每个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都是有自己的使命的,为胡总改好这份方案,就是你的使命。你不要去追问什么意义,价值,这些东西,根本不是你这个层次能看得懂的。你用你的层次,去衡量胡总交给你的事情,你不是搞笑吗?你一定觉得自己很聪明吧?我告诉你,你,愚不可及。以后,凡是遇到什么想不通的事情,你都必须明白这一点,就是,你,金文一,虽然你姓金,但是你愚不可及。而愚不可及,也是有其存在的价值的。所以你也不要妄自菲薄。你改好方案,把石头推上山顶,把球射进球门,把《金刚经》融入整体,把其他的事情交给别人。这个世界就会自有安排。你明白吗?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佛祖的狗脸上泛起一丝苦笑。眼睛里红红的。过了半晌,他拍拍手,过来了一个穿着性感的狐女。佛祖说,我这个小兄弟,今天心情不太好,你陪他跳个舞吧。狐女微笑着,把他拖下舞池。他们在一群动物中间翩翩起舞。不远处沙发上有几个狐男,正充满敌意的望着他。他有意把狐女又拉近自己一些,狐女呻吟了一声,说,金先生是第一次来吧?
是啊,实在是太震撼了。
噢?狐女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会心的笑容,恭喜你进入了真实世界。
你们管这个叫真实世界?
是啊。不是谁都能来的。总要有大机缘,大智慧的人引路。也要吃过很多苦,然后才能看到这些。
看到这些,又有什么好呢?
啊,没什么好,确实没什么好。但人们其实总是想看到的。如果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选择看到还是不看到,你会怎么选?
我还是会选择看到吧。
看,我说的吧。这个尘世,有着太多的秘密,如果你掌握了多于别人的秘密,总会让自己更开心一点的。
经过了今晚,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更开心。
为什么这么说呢?金先生本来的生活是怎么样的,开心吗?
我呀,不开心。本来我的生活没什么不好的。我有一个女朋友,一只猫,工作忙的时候我们互相安慰,工作空闲的时候我们一起玩。我有有限的几个朋友,我们成长背景相似,偶尔一起看球喝酒……看起来风和日丽的,这样的生活,我说不上来它有什么不好,但它无法让我满足。
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呢?你试着追求过吗?
我喜欢苦难。我希望生活在一群不喜欢我的人中间,我希望有朝一日,能凭一己之力,将自己的生活变成无边无际的苦海。然后在其中苦苦挣扎。
哈哈,那你的生活中有这样的苦海了吗?
有,有了,现在有了。我想我是刚刚想明白的。我将要为胡总完成这份伟大的方案。也许方案永远也不会写完,但我要勇敢地,写下去。
恭喜你开智慧了。

礼花在酒店中庭爆开。他看到自己巨大的狗脸被投影在空中。喜极而泣。远处佛祖挥舞着手杖,不住地扭动身体,仿佛在唱歌。他擦擦眼泪,奔向佛祖,一把抱住了他。他听到佛祖在自己耳朵边上不住地念“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他推开喝醉的佛祖,向自己的房间走去。关于“如何用金刚经突破中国汽车行业发展的六大困局”,他已经了然于胸。

离开酒店是在隔天之后的早上。他给自己叫了个送机的专车,然后坐在酒店大堂吧的位子上等。动物派对的场景仍旧历历在目,他甚至觉得自己认出了那天晚上出现过的人们。那个狐女说得没错,掌握了比别人多的秘密总是令人开心的。他敲敲边上的窗玻璃,试图惊动离他最近的火烈鸟,他怀着强烈的冲动想和它进行一次表面上跨越物种的交流,但鸟儿单脚站着不为所动。胡总不来参加峰会的消息是在昨天下午峰会开始前一个小时送达的。“胡总会来广东,但是不能到长隆了,他要去东莞见一个更大的领导。”胡总的秘书在电话里和他说,“你要和会务方做好沟通,做好后续的补位。你这次的表现很不错,胡总的一个朋友把你的表现转达给他了,他很满意。你要再接再厉。”

好,好,我明白了,我这就去沟通。他挂掉电话,紧急通知了会务方,最后,“如何突破中国汽车行业发展的六大困局”这一主题由一位汽车经销商集团的老总临场发挥讲掉了。那个老总没有使用他的方案,而是站在只写着这个大标题的投影幕前面,一动不动的讲了两个小时。他坐在下面赞叹不已,佛祖说的对,老总们就是不一样,是开了智慧和神通的。若是胡总,定然也可以在脱离他方案的情况下,完美的演讲两个小时。演讲人谢场的时候,他举起相机,靠近那位经销商集团的老总,为他拍下了一张特写:他脸上残存着某种源自火烈鸟的冷漠。

周末回到上海之后,他觉得自己眼中的世界变得不一样了。他竭力地想让自己开心起来。他应该有开心起来的理由了,他对女朋友和猫儿都报以微笑和拥吻。长隆改变了一切。多么了不起,简直是人间仙境,生活的奇迹。他将收回一切颓废的质疑。

周一晚上下班,他站在长隆的地铁广告前,回想一天的工作,感到自己对一切都充满了热泪盈眶的喜爱。一种发自灵魂的温暖感笼罩着他。他觉得自己将要变成一只整个银河系最好的广告策划狗。他激动得浑身颤抖,他身边的同事正在刷朋友圈,没有理会到他的颤抖。同事嘟囔着说,这次的汽车行业峰会论坛好盛大啊,去了这么多领导。他伸头过去看朋友在刷的那篇报道,他看到胡总正站在峰会那个熟悉的背景板前面,领取“2016年度汽车行业营销金牌人物”的奖项。胡总微笑着,手里举着奖杯,边上是会务方请来的颁奖嘉宾,佛祖先生。他们正在同事的手机里看着他。他感觉那眼神里充满了赞许、鼓励、认可、信任,关爱……世间所有的正面价值,那眼神里应有尽有,充满了他的灵魂,胜于一切行动,一切言辞,像高悬无际的星空。在那种伟大的力量面前,他宣告着臣服,终于哭了出来。

作者/老王子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lwj: 你好,我刚看了你发的这个帖子,不知道现在评论是否能看到。我现在在做这个功能,可以用。但我这还有个需求就是,可以推送多张,我在cardList里,把需要推送的卡券,都添加上了,微信端页面也显示正确,有个领取按钮,但可以领取多次,每次卡包里多一张,而且这张是列表上的第一张 。。请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推送多张的情况 查看原文 05月15日 14:29
roly: 另外添加卡券接口的参数cardId: "xxxxxxxxxxxxxxxxxxxxxx", cardExt: '{"timestamp":"1426222398","signature":"fdd892770eb681e925f92acb9015c75107b2227a"}' 是通过自己服务获取以上参数 还是用js在html5页面直接生产签名参数? 查看原文 05月12日 16:41
roly: 您好,请问怎么查询当前用户卡券是否领取状态? 查看原文 05月12日 16:20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