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深情留不住,偏偏套路得人心


总是深情留不住,偏偏套路得人心

一个朋友说,这世上有句渣男必备语,只要任何男人对女生说了这句话,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百分之百判定此人是个渣男。那句话是“想那么多干吗,现在开心不就好了”。我听了深表赞同,因为老枪就经常用这句话骗小姑娘。
 
老枪其实不老,跟我一届,同校不同院,打球时认识的。根据民间说法,他的初吻在幼儿园时就已解除封印,高一达成初次拔枪的成就,故而得名老枪。人不老,枪老。盖取此意。用现在的说法,他是我们这群朋友当中,最资深的老司机,闲暇之余总会分享几个实用小套路,有时也为大家的情感问题答疑解惑,传授追女生、睡女生和甩女生的秘诀。这固然很不道德,但是男人这种下半身动物在二十几岁的时候总会无可避免地迷恋这种不道德,内心深处觉得这是牛逼的体现。老司机之于他们,正如辛巴之于狮群,是领袖般的存在。说来也是奇妙,渣男在男人群体中的地位,和绿茶在女人群体中的地位,竟然是截然相反的。
 
和老枪的关系开始渐渐密切是毕业以后,他和我进了同一家大型国企。难以置信老枪这样的人居然还能进国企。他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酒店式公寓,搬进去不久便叫我去参观。一进门我傻眼了,天下居然还有这么小的房间,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独立卫生间,10平米见方,该有的倒是都有,就是局促得让人心塞,估计郭德纲在这屋里转不了半个身。
 
我说:“都不买个椅子啊。”
 
他说:“当然不买,这样女生进来不就只能坐床上了嘛。”
 
我说:“这么小的房间,不怕女生嫌弃?”
 
他说:“真肯跟你睡的,不会嫌房间小。”
 
老司机啊。
 
环视一下房间周围,桌上密密麻麻的摆放着各种护肤用品、发胶、发油、发泥、香水,瓶瓶罐罐放一块像支部队。不过有句说句,不管老枪出于怎样险恶的动机,在如此恶劣的外部条件下还坚持打理自己的形象,这一点还是值得广大男生学习的。
 
打开床边的抽屉,老司机本色再度展现:大盒避孕套,卸妆油,化妆棉,隐形眼镜护理液,显然是做足了带女生留宿的准备工作。不过还有几包橡皮筋,并不知道做什么用。
 
“女生洗澡的时候,”老枪气定神闲地说,“扎头发用的。”
 
老司机啊。
 
虽然我常常分不清在老枪这种人的眼里,爱情这玩意儿还存不存在,不过我自己在遇到恋爱问题时还是下意识地去向他请教请教。就算不采用,听听他的看法总是不错的,况且他的回答总是出人意料却又无懈可击。
 
比如他曾教过我一个追女生的套路。
 
“这个套路的前提是,”老枪说,“女生在你身边打嗝。一旦你发现她打嗝了,就可以使用这个套路了。”
 
我细心聆听。
 
“你只要跟她说,‘我有个办法可以马上制止打嗝’,女生必然会问你是什么办法,对不对?”
 
“嗯。”我说。
 
“然后你就可以指挥她了:‘先把食指抵在自己的锁骨处’,女生一般都会照做吧?接着你继续说:‘然后闭上眼睛’,她们也会听你的把眼睛闭上吧?这时候你就可以吻她了。”
 
“啊?”我惊道。
 
过了好几秒,才发觉确实是个好法子。
 
“那要是被她推开了呢?”我问。
 
“你就问她:‘是不是不打嗝了?’”老枪依旧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那万一还是打嗝呢?”我怯生生地问。
 
“不可能。止打嗝最好的办法就是被惊吓,你这么突然吻她,一定会起效果的。相信我,不用谢。”
 
于是我用这个办法追到了现在的女朋友。
 
可见老枪还是为身边的朋友们做过几件好事的。
 
不过也有出馊主意的时候,比如有一次我问他:“女朋友对感情不太上心,一旦自己事情多起来就会不睬我,该怎么办?”
 
老枪的回答充满了他的个人特色:“你也别理她,自己再找一个女朋友。两个女朋友总够了吧。”
 
正如新闻人物报道中常用的那句话:“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老枪自己就经常同时谈几个女朋友。他的理念是:要么不谈,一谈一定要谈两个以上,这样当其中一个离开时自己才不会太过悲伤。简单讲就是,心如鸡蛋,要放在几个篮子里。
 
 
“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一个人会在哪一刻突然就不喜欢你了。 ”老枪故作深沉地对我说。
 
我说你这样对女孩子不好吧。他说他对她们挺好的啊,该玩玩该吃吃该睡睡该哄哄,谁叫每个我都那么喜欢,一个都舍不得放弃,那就只好都不放弃咯。
 
说实话,你说他渣吧,渣的。我都想打他。可是作为男人,要说不羡慕他吧,还真有点羡慕。妈的
 
“可女生总会发现些蛛丝马迹,问些什么的吧?”我说。
 
“那只要跟她说一句话就好了,”老枪说,“你就说‘想那么多干吗,我们现在开心不就好了。’”
 
渣,真他妈渣。
 
老枪喜欢每一个和他在一起的女孩,这种喜欢是那样的一视同仁,以至于看上去像是他对每一个女孩都没有那么喜欢。老枪说,那么多年老司机做下来,全天下的女人在他眼里全都变了性质。她们不再是美好的爱情的象征,而是变成了一道道待解的题目,从怎么搭讪到怎么上床,脑中涌现的不是爱意而是各式解题方法。老枪厌倦了这些,但无奈自己题库实在太大,应试思维根深蒂固,怎么也找不回最初的冲动。他说他始终在追寻,追寻那个最接近F的人。
 
F是谁?F可不是那个最初的冲动。F是题库之外的人,不仅超纲,而且超现实。超现实的地方在于比起老枪谈过的别的女人,F的相貌根本不算出众,可是老枪就是对她念念不忘。老枪说他第一眼见到F就失去了理智,仿佛F的五官排列成了一组密码,解开了老枪的心灵之锁,一瞬间就戳中老枪的芳心,不偏不倚。老枪对F的执念从一开始就很莫名其妙,但后来我觉得,真正的感情可能就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吧。
 
老枪认识F是在大一,而和她正式在一起是大四。大一追失败过一次,失败的原因是F嫌他经验不够,各种经验,除了床上经验,因为根本没机会上床。这点其实是可以预见的,因为全天下的男人都喜欢20岁的姑娘,而20岁的小伙子一般只能选择20、19和18岁的女生,再往下就犯了法。所以在这个年龄段,女生的眼界比同龄男生高,简直是一件必然的事情,哪怕是老枪也难逃此厄运。老枪立志成为老司机,大约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而正好F当中两年去了海外留学,给了老枪充分的练级机会,到了大四终于得以被F瞧上,谈了三个月。两人一起约会,一起找工作,一起找以后租房子的地方,老枪满心以为能和女神有美好未来,结果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她告诉老枪自己要去加拿大念研究生,老枪一脸懵逼。
 
F这么突然的原因据说是因为她最爱的一任男友就在加拿大,她爱老枪,可是她更爱那个男友。当然,“她爱老枪”这四个字是老枪自我安慰用的,应当不是F的原话。
 
总之,老枪的鸡蛋碎了一地,蛋清蛋黄并作眼泪偷偷流尽,从此再也不敢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可是他后来才发现,自己的鸡蛋早就在那时碎完了,现在放在各个篮子里的,只是石头而已。
 
老枪现在的手机锁屏还是F的照片。一个黑衣女子的背影,穿着帽衫,衣服的背后画着意义不明的白色图案,向画面远处走去。这是老枪给她拍的,拍完就拿来当壁纸,一直没换过,别的女友问起来,也只说是网上下载的,反正也确实像那种非主流图片。
 
说实话,听完老枪说的这个故事,我觉得明眼人都看出来F只是把他当备胎而已,也不知道为什么老枪自己怎么就始终参不透,依旧痴心不改。毕业以后老枪一边工作一边泡妞一边抽空考了3次托福,最后一次好不容易到了分数线,却因为本科积分不够,愣是没申请到一所多伦多的学校,他此刻一定在恨为什么大学没有一个专业叫泡妞系。
 
追究老枪在“后F时代”有没有真正喜欢过另一个姑娘,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因为老枪看每一个女孩的眼神都那么真诚,要说老枪泡妞最强的绝招是什么,那就是这个。融真诚于套路,化套路为真诚,女孩子傻傻分不清楚,日思夜想,想着想着想他成习惯,遂掉进爱情悬崖。其实老枪自己也分不清楚,不过正是如此才更厉害,六脉神剑似的,分清楚反倒不厉害了。
 
老枪分清楚过一回,那是他日思夜想所要寻找的、最接近F的女人。我们就叫她E好了,最接近F嘛。
 
据老枪的说法,E和F相像的地方有以下几点:首先E也是留学生,在新加坡,和多伦多一样,也是三个字,还押韵。其次E的罩杯和F很像,都和她们自己的代号截然相反,一马平川,一望无际,一无所有。最为关键也最为神奇的是,她们的脸很像——老枪给我看E的照片时也着实吓了我一跳——这他妈哪里像了。
 
但是老枪坚持说像,这种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执拗让我想起他当年对F一见钟情时的模样,这点倒是挺像的。
 
那时候正好12月,E回到上海过寒假,机缘巧合认识了老枪。老枪固然心动,但那时还不至于乱了阵脚,静下心来稳扎稳打,从聊天到见面,从见面到喝酒,按照惯用流程,一套连招噼里啪啦放完,终于睡在了一起。没错,就是在那个郭德纲无法转身的屋子里。屋子虽小,床却挺大,两个人睡觉绰绰有余。完事以后老枪从背后抱住E,一股毫无理由的爱意油然而生。
 
高手最怕,不是天下无敌,而是无缘无故。老枪纵横情场多年,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论美貌,她虽美,但第一眼见她时也没觉得多惊艳。论床上体验,虽然不错,却也并没有到让老枪浑身颤抖宛如初夜重现的地步。论知心,两个人更是没有任何触及灵魂的对话。想来想去找不到原因,但那想要紧紧抱住对方的渴望却那样强烈,如火烧赤壁,如水淹七军,天命所致,无法阻挡。老枪想起上一次自己有这样的感觉,还是和F在一起的时候——是了是了,仔细看的话,E的五官岂不是和F挺像吗?胸也那么平,还都是留学生,是了是了,一定是这样,她太像F了,所以自己才产生了爱意。
 
找到了爱的缘由,莫名情感有了立足之地,老枪终于少许放下心来。
 
他骨子里还是害怕F从他的生命中彻底抽离,所以不愿相信自己会爱上一个全新的、和F完全无关的人。他想要逃离F,又想要被F困住,他在一种毫无意义的痴情里挣扎反复,自得其乐。
 
但无论如何,老枪爱上了E是个事实。老枪约E唱歌、喝酒、吃饭、逛展览,有的约成了,有的没约成,大多数情况是差点约成——其实就是被放了鸽子。但老枪始终坚持E确实是打算去把另个局里喝多的朋友接回家以后再来的,确实没想到去了那儿会被逼着喝酒,确实没想到喝着喝着就多了,接着就顺理成章地消失了。那天晚上老枪把手机锁屏键都快摁坏了,还是没有等到E的消息。看着他一副想要摔手机却又下不了手的样子,我们都确定老枪是彻底中了E的套路,可越是如此,老枪就越慢慢失去理智,以致犯了兵家大忌——在对方没有回微信的时候,连打了她好几个电话。对面果然无人接听,我们这些当年他的徒弟们见状都摇摇头,知道这回老枪是真没戏了,他还反复强调,这一定不是她设想好的,她是真没想到,一切都是意外而已。云云。
 
第二天中午,E打了个电话给老枪,告诉他自己昨晚喝多了,回去就睡了,并为自己的爽约道了歉。老枪自鸣得意地告诉我们:“看,她还是挺在乎我的吧,还特地打电话来道歉呢。”
 
我们都不知道老枪这是真的变那么天真了还是装的,总之他对E所做的一切,都是如教科书一般的反面例子,标准、典型、集所有大忌于一体。我们都不敢承认他曾是我们的辛巴。
 
E这个人有种遗世独立的气质,脸色雪白,眼神空灵。除了喝酒,话一般不多,少有的几句也透着几分神经质般的脆弱感,这让老枪万分怜惜,并笃信她说的一切。一般来说,笃信一切就意味着失败的开始。在正式确立关系前提前用心,正如在发令枪响之前提前奔跑一样,属于犯规动作。当然老枪可能觉得只要睡过就意味着关系的确立,不过他应该是最明白“发生关系和确定关系没有任何关系”的人,因为引号里的内容就是他发明的。
 
转眼跨年,老枪又有一局,地点在某KTV。老枪自然第一个去问E能不能来,E的回答不用说我都能猜到,无非是到时候再看之类,不答应也不拒绝。E在和老枪那一晚睡过之后,几乎仍然保持着每天晚上必有活动的节奏,不是喝酒就是夜宵,不是夜宵就是夜场电影,在老枪的眼里,她永远四处漂泊,居无定所,不知几点入睡,不知身边是谁。老枪难过,但是无能为力,天天听着涅槃的“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黯然神伤。31号当天,E答应他晚上可以赴约,老枪兴奋地对我说:“你看,她最后还是选了我,说明对我还是有感情的吧!”
 
那天老枪提前下了班,回到小屋子里,把房间整理得干干净净。毕竟在他的计划中,这里马上就要迎来2016年的第一炮,还是和自己最迷恋的女人。他甚至还打算表白让她做自己唯一的女朋友。这明显是疯了,因为E再过两个礼拜就要开学回新加坡了。想到这里,老枪默然,像变成了雕塑。
 
跨年的人很多,男男女女将近二十个,有老枪的朋友,有我的朋友,有朋友的朋友,认识的不认识的,唱歌的喝酒的,聊天的玩游戏的,都跟死了仇人似的高兴。老枪提前到了场,也混迹于其中,漫不经心地进行着最基本的社交,对着手机不断重复的锁屏和解锁,以防错过E的任何消息。没过多久,E穿着一双过膝长靴走进了包厢。
 
刹那间,全场……似乎都没注意到她。因为E的外貌确实就是那么平凡,在座的女生里,她颜值大约也就是前五的水平,更何况她一进来,老枪就坐到了她旁边,众男生们也就懂了这是什么意思,更加不打E的主意了。
 
老枪坐在E身边,犹如关羽跨上赤兔马,一时间斗志昂扬,满面红光,随便找了个人就和E一起玩起了游戏。那人我和老枪都不认识,只是前面玩下来感觉是个有趣的家伙,再加上离老枪坐得近,就被老枪抓来当僚机。不过有趣男毕竟没有这个义务,只是按部就班地喝酒游戏,时不时再怂恿老枪多喝一点,酒场上嘛,这也正常,只是老枪这天头脑有些发热,一杯一杯下得极快,倒计时结束后去了一趟厕所,就跪在小便池边上再起不来了。
 
我和老枪喝了四五年的酒,从没见他趴过。就像我从没见老枪在F之后,为了一个女人这么投入过。被搀回包厢以后,老枪已经无法继续战斗,只能瘫在沙发上任人拍摄、合影留念。老枪意识弥留之际,紧紧握着我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呢喃重复:“E,你不要离开,你不要跟他(有趣男)走……”
 
老枪何许人也,他醉倒以后会发生什么,心里比谁都清楚。哪怕喝得不省人事,哪怕握错了手,他的潜意识还是国际一流,这就是一个情场高手的职业素养。然而他已经阻止不了所有悲剧的发生,只能使用最原始的手段,苦苦哀求对方不要对自己这样残忍。
 
 
但现实永远是残忍的,哀求永远是无用的。E或许对老枪有那么些意思,倘若老枪不醉,E或许确实做好了去老枪家过夜的打算,但现在老枪这样,她也没有义务非得照顾他,也不会为了老枪而放弃自己寻欢的机会。归根结底,她只是把老枪当做一个普通男伴罢了。E在老枪视线里的最后一幕,是有趣男搂着E,背对着老枪慢慢离开。那场景颇有点类似那张F背影的手机壁纸,想来真是有些宿命的意味。
 
说到手机,在那个混乱的晚上,老枪的手机也丢在了不知道哪个角落,打电话过去提示关机,显然已是被人拿走了。凌晨5点多,老枪从沙发上醒来,一面喝水一面渐渐恢复意识,搞清了自己赔了夫人又折机的情况后,沉默半晌,点了支烟。偌大的房间里除了他和我,只剩下一个和他顶要好的兄弟,和那个兄弟的女朋友。我们唱了四首歌以后就打车离开,兄弟回女友家,我回老枪家,兄弟照顾女友,我照顾老枪,对比下来,我感觉自己很寂寥。晨光熹微,每人都抱了抱老枪,好像他马上要去送死了似的。
 
躺到床上,关了灯,只听老枪长叹一声。
 
“她终究不是F啊,”他说,“要是F,一定不会跟他走。”
 
“别去想了,人家本来就是出来玩儿的,是你中邪了似的。”
 
“我和F第一次过夜的时候,”老枪似乎并不理会我,自己进入了回忆模式,“她问我有没有橡皮筋,我说要橡皮筋干吗,她说洗澡扎头发要用,然后就和我一起出门买了几包回来,路上她说:‘以后你要是带女生回来,这个一定用得上,不用谢我’。”
 
“嗯……”我随口应和。
 
“那天E住在我家,我们结束以后,她要我从背后抱她,然后对我说:‘所有女孩子都喜欢这个姿势睡觉,你以后要是和别的女生这样睡,她们一定会更喜欢你的。不用谢我。’可能就是在这个瞬间,让我忽然有了身边这个人就是F的感觉吧。”
 
“……”
 
“我原来一直想着要找一个能和F带给我同样感觉的人,让我重新爱上,然后从对F的留恋中走出来。现在我终于找到了,却发现我不过是把她当做了F的影子而已。你知道我是从什么时候发现这一点的么?就是现在,这个混乱的跨年之夜,我心情最沉痛的原因,不在于E跟着那个男人跑了,不在于我在厕所里吐得七仰八叉,而是我的手机掉了——里面所有我和F的聊天记录,我们在一起时拍的照片,那个被我用作手机壁纸的图片,所有我和她的回忆——全都消失了。”
 
“E跟那个男人跑了你真的不在意?”
 
老枪怔了怔,说:“妈的,他们现在也躺在一起吧……你干吗非得提这事儿啊?”
 
“你自己说的啊。”
 
老枪说:“妈的,越想越不爽了。”
 
“叫你装逼。”
 
“你说她明天会不会找我啊,骗我说她没开房之类的。”
 
“不会。”
 
“那或者说开了但没做?就只是躺一块儿?”
 
“你信么?”
 
“那问我一声身体有没有好点了呢?”
 
“我说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啊,她就没把你当回事,你老枪难道就真看不出来么?你自己都说了你也只是把她当个替代品而已,不用那么上心吧?”
 
黑暗的房间里看不见老枪的神情,不过从他的沉默看来想必是非常忧郁。
 
“我也不知道,”他沉默半晌后说,“我以前老觉得和一个女孩子睡觉就是题目的终点,并且觉得自己已经是爱情高手。但现在才明白,假如你对她动了心,那睡觉仅仅是一个更大题目的开始。爱这题目,远比想象中复杂、困难。在爱里,可能谁都称不上是高手。”
 
这是何等残酷的道理。没动感情的人能够一步一步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而一旦动了心,反而会失去自己最不愿失去的人。强如老枪也依旧逃不出这个道理,连我都看出来的情感局势,老枪却身处其中,无法自拔。
 
总是深情留不住,偏偏套路得人心。盖此谓也。
 
第二天下午,老枪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直奔离家最近的苹果店。眼睛都不眨地买了一台全新6s后就去隔壁的小铺子搞了一张sim卡,在咖啡店坐下来开机激活,连接无线,下载微信。他算算时间E也应该起来了,开房的话到了12点总得退房吧,总有空发条微信关心关心吧?上次她放了鸽子都会特地打个电话来道歉呢。这样想着,他忐忑地打开新的微信,划过所有铺天盖地的新年祝福,只为寻找未读消息里有没有出现E的头像。他来来回回翻了好几遍,把每条未读消息都一一打开,确认是不是E,最后还翻到通信录找到E,打开,聊天记录空空如也,白茫茫的一片。E如我所料的,在手机那头,丝毫没有一点要向老枪说些什么的念头。老枪想起刚才的自作多情,觉得自己真是全天下最傻的傻逼。
 
因为自己和她睡过,所以也很容易就能想象她和别人睡觉时的情景。对老枪来说,这样的想象无疑令他更加痛苦。老枪坐在我对面,万念俱灰地刷着朋友圈,一言不发,忽然眼睛就湿润了。
 
我说你不至于吧,你昨晚不哭现在跑来公众场合哭。
 
他说,F订婚了。
 
说着把手机转给我看,F的朋友圈发了两张被求婚时的照片,她的男友召集了几个兄弟一起在电影院里为她制造了一场惊喜求婚,F的字里行间透露着忍不住的喜悦和感动。照片里的每个人都笑得那么灿烂,也不知地球那头的F可曾想过这条朋友圈被老枪看到时的感受。
 
可能F真的跟E一样,从来都不那么在乎老枪的感受吧。
 
后来E和老枪见过一次面,在一家新开的日式餐厅。她说那天自己也喝多了,有趣男不知道她家地址,只好给她开了房,开好以后就回去了。事实是否如此不得而知,不过就算是E骗他,至少也算有心。
 
说完E打了个饱嗝,用手锤着胸口,笑着说:“打嗝真难受。”
 
老枪笑了笑,说:“我有个办法,可以止嗝。”
 
然后他放下了一切,彻底忘记了E和F,不再为了忘记过去而挥霍爱情。

作者/曹畅洲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天意: 可以要个源码吗? heize@qq.com,谢谢! 查看原文 11月03日 16:59
叫我金夫人有糖吃: 现在还有邀请码吗????1104190614@qq.com 求求求 查看原文 07月30日 10:45
阿飞: 大神,有没demo文件 查看原文 07月05日 10:25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