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王派我来巡山


大王派我来巡山

1
狮驼岭的夏天总是紧随着冬天的离去而迅速来临,是在四月的某个午后,寒冷的空气就骤然炎热了。
一想到不能在这么重要的日子穿上珍藏已久的修身小马褂,一向讲究仪式感的我不禁悲伤起来。
小马褂是表舅帮我量身定制的,表舅曾是这一带声名远播的裁缝,几乎每个山头的寨主和大王们都与他有业务上的往来。
但他从不会为同一个人做两套衣服,按照他的说法是,每一件作品都必将是客户人生中的华彩,只能是在最辉煌的时刻才能伴随。
这当然只是一种营销手段,当年银角大王抬着一箱金元宝上门的时候,他还是破了规矩。表舅解释说,艺术家的规矩不能坏,但金钱可以改变艺术本身。
年幼的我不能理解其中的意义,但不管怎样,我表舅的手艺是能够得到肯定的。
在成为裁缝之前,表舅总怀揣着治国平天下的梦想,沉浸在战场杀敌之后万人膜拜的幻觉之中。
他曾认为一个英雄就应该有英雄的装扮,如果刘邦当年穿着的是一条印着Hello Kitty的哈伦裤,后人就可能看不到《霸王别姬》这出戏了。
所以闲来无事的时候表舅总在家里给自己做几套衣服,久而久之,手艺就如火纯青了,遗憾的是当他从英雄梦中醒来,周围并没有刀光剑影的战场,而自己却成了终日穿针引线的裁缝。
“当你为一件事做好充分准备的时候,也有可能你离这件事就越来越远了,成为了准备的奴隶。”
表舅和我坐在屋顶,总结了一下自己的人生。
在那个黄昏,表舅还明白了许多事情,比如说,英雄们从来都不会自己给自己做衣服的,所以表舅注定成为不了英雄。
就像一个精通体位的太监,懂得越多反而越痛苦,以至于后来,我们都沉默了。
入夜,表舅安静地抽着烟突然站了起来说:“不过,你的世界就要到来了。”

英雄的衣服可以由别人来做,但英雄的宿命从来都是自己来改写的。
只可惜,宿命两字,笔画太多,多到像我们这种小人物竟要穷尽一生去书写。
为了造就我们的世界,无数个和我类似的妖怪都被时代的齿轮所碾压。
与我同村的阿牛,一起寒窗修炼了数十年,刚挤出个人样就被我们二当家拉去和蛟魔王抢地盘,结果脸都没有露过一次就饿死在远征之中。
表舅有句话说得很对:“这个世上只有七千个人,剩下的十亿人都不过是群众演员。”
“那还有六十亿呢?”
“道具。”
无数个深夜,我都会从噩梦中惊醒,梦里面,我总是莫名其妙地死去,然后有好多个长得和我一样,但看不清楚脸的自己排着队朝着阴司殿移动,每一个我都在议论着自己的死法抱怨着命运的不公,最后都会有个声音在天边徘徊:因为你们都是道具呀。

2
和满怀梦想以及使命感的表舅不一样,我曾是个清心寡欲的妖怪,不与世间万物纷争。
能够修炼成精,已是一种福分,你可能看过《指环王》,魔多的兽人们在萨鲁曼的统治下轻而易举地被从泥巴里复制出来。
但那只是西方世界的传说,我们可不一样,我们变成人类的形态必须经过漫长的修炼,在修炼过程中的研磨是正常人无法承受的。
现有的一切都来之不易。
隔壁的阿花说成为人类只是开拓未来的第一步,接下来还有很多路要走。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呢?”
“想要有尊严地活着。”阿花看着天边,仿佛那里才有她想要的生活。
“什么是尊严?”
“生而自由。”
“如果没有追求到呢?”
“那就死而平等呗。”阿花的话从来都不多,她的意思是,如果没有尊严,那么宁愿死去。
我特别害怕阿花的离开,小时候我们在树林捡蘑菇为食,不慎进入了猎人的陷阱,那应该是阿花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为了从猎人手中救下阿花,我咬断了麻绳,带着阿花一路狂奔,躲在山洞,那晚天空飘着雪,阿花靠在我的肩膀,一百年后的今天,我仍然模糊地记得,当时阿花在我耳边说的情话:“如果将来要能修炼成精,我定会按人类的习俗与你结发为妻。”
可现在,为了尊严,阿花放弃了很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几乎看不到她眼中的任何光泽,连她最爱吃的欢喜坨,她都不屑一顾。
那年,家乡干旱,牛魔王骑着避水金晶兽来我们村考察,打了个响指接走阿花的时候,少年们的心还是被触动了一下。
那时候,我挥着泪,追寻着避水金晶兽的足印,一路追到了溪边,我向阿花呐喊:“你为什么离开?”
阿花搂着牛魔王的腰扭过头,有些无奈:“当有一天,你也能骑着这样的坐骑的时候,你就会明白了。”
那一刻,我才清醒地认识到,我们已经不是当初在树林里东躲西藏的小动物了。
阿花走后,我躲在表舅的家里沉闷了三个月,有太多的痛楚在心中蔓延,那是我在成精之前从未体会到的。
“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表舅仍在缝着衣服。
“我与阿花青梅竹马,她的话我总是言听计从,从未伤害过她,她为什么就离开了呢?”
“其实,你有没有想过,你混得不好,就是对爱最大的伤害。”

3
回想起来,蜗居在狮驼岭的日子实在是个极度残酷的岁月。
但是没有办法,表舅说,对于一个没有出身和地位的妖怪而言,这里可能是我唯一能混出头的地方。
狮驼岭地势险要天气恶劣,也没有任何有前景的项目可言,对于小喽啰的管理也很松散,精明的妖怪们都不屑于来此谋生,所以这里门槛很低,只要是个会说话的妖怪都能加入。
“做小伏低,每一条路都是用血淋淋的膝盖跪着走出来的。”这是表舅临别前的赠言。
有别于别的山头城寨,我们光是当家的,就有三个,分别是大哥青狮、二哥白象和三哥大鹏。
由于当初创立山头,没有明确的股份分配条款,导致了三个首领现在看似以和为贵,实则勾心斗角,暗地里拉帮结派。
风平浪静的狮驼岭早已暗流涌动,三人随时都会因为山顶的宝座火拼一场。
那时候没有热播的宫廷剧,也没有畅销的职场小说,今日该对哪个首领笑,明日该陪哪个领导醉,全凭直觉和运气,如果站错了队,一不留神,身为喽啰的我们就可能成为权力的牺牲品。
甚至是在饭桌上,也一个都不能马虎,大哥要动筷子,决不能给二哥倒酒,二哥要点烟,决不能给三哥夹菜,如果稍有对其中一个怠慢,饭后还得登门赔罪。
前年的年夜饭,不识抬举的壁虎怪在大哥盯着盘子的时候,把菜转到了自个儿跟前享用起来,还没等大哥动手就被一只爱拍马屁的蚂蚱精一砖头给拍死了。
在三个当家的里面,我个人最不喜欢二哥,不光是因为他的脸上挂着生殖器一样的东西,而且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吹嘘自己有刀枪不入之身,可真与别的山头干起架来,他总是躲在最后头。
二哥的格局很小,仗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法宝整天刁难手下,不仅经常克扣我们的工钱,还不准我们在晚上点蜡烛,所有节省下来的开支,全进了他的口袋。
这些事大哥并不知情,也没人敢说,因为没人知道将来的狮驼岭会是谁的狮驼岭。

4
去年年末,山下道士作乱,掠去了当地百姓为我们进贡的年货。
三哥奉大哥之命,要去山下恐吓王道长,以砍他的一根手指作为绩效考核。二哥要以给大哥祝寿为由,瓜分了大量的喽啰来操办盛宴。
三哥索性只带了我一个新人,那是我第一次下山,正逢寒冬腊月,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
“这大千世界,说变就变,能看几眼就多看几眼吧。”前往村子的路上,三哥看出了我的兴奋。
“可是这冬天,除了白茫茫的一片,啥也没有呀。”
“你看到的是冬天,而我看到的是四季。”
“请三哥赐教。”
“因为你没把这个世界当成自己的世界,所以世界装不进你的心里。” 三哥双手一挥,芬芳四起,一路冰雪融化,桃花盛开。
三哥突然停了脚步,俯瞰着整个村子,一时之间在他的身上我仿佛又看到了表舅的影子,但是我从不会把对表舅的怀疑投射到三哥身上。
心怀天下,那一刻,我决定誓死效忠三哥。

三哥最能忍辱负重,二哥泡过的妞,大哥欠下的赌债,全由他一人来接盘,为了扩张势力,三哥不知秘密暗杀了多少邻山的老大。
仇家上门的时候,三哥独当一面,握一把长刀立于城寨门外,从未胆怯过。
三哥身上有着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和一紧张就挠头眨眼的二哥不一样,三哥总是从容不迫,即使对面法力无边的道长,他也是极为镇定,那眉宇间的平静,就像道观外结成冰的湖水,行走在上面却不知何时就会破冰跌入湖底。
有人说三哥是如来的舅舅,三哥却只是笑笑:“你是谁的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谁,又为何而存在。”
我琢磨了半天,始终没有答案。
“就小人物而言,我们之所以还健在,是因为故事的主角还没登场,换句话说,只要故事的主角一登场,小人物的命运就要被终结,所以任何时候,都别忘了,你自己才是个角儿。”
三哥的话,让我突然领悟了表舅的无奈和阿花的苦衷,站在道观门外,对面即将来临的大战,我仿佛释然了许多。
那道长正和小道士们打着麻将:“贫道等候多时了。”
“听闻是您搅和了我们狮驼岭的营生。”
道长只是微笑,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那你可知我此行的目的?”三哥总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
“胡了,卡二筒。”谈笑风生间,只见道长推开了牌,拔出了宝剑。
那一刻,空气是凝固的,三哥并没有躲闪,也没有进攻的架势,只是瞪大了双眼直视着道长。
只见道长瞳孔萎缩,痛苦倒地,又仿佛领悟到了什么,二话不说立刻站起斩断了自己的食指,那手指上似乎还带着二筒的印痕。

5
三哥和王道长的那场对决完全颠覆了我事先的预想,原以为那眉清目秀的王道长便是三哥生命中的主角,可事实却全然相反。
事后,我问三哥,那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何事。
“我只是带他看了一遍他两个不同结局的脚本。”说罢,世界又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原来和漫山遍野的桃花一样,一切都来自三哥的幻术操控。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回到驿站,道长的手指却不见了。
原来在三哥施展幻术的时候,道长也还施彼身。
三哥和我都中计了,等我们重新杀回道观,却是人去楼空,只留下破败不堪的牌匾和一摞诈胡的麻将。
“但好歹我们吓跑了他们。”
“不,任务却没有完成。”三哥抬起头,望着远处的山顶,想象着的是大哥的冷落和二哥的嘲讽。
“用我的行不行?”我拔出刀,在麻将桌上对着自己的手指说。
“你说什么?”
“反正手指嘛,都长得差不多,虽然毛多了点,但大哥也不会细看。”说着,我将自己的手指一刀斩下递给了三哥。

6
我们赶在手指腐化之前赶回了城寨。
用这根手指我换来了三哥的提拔,尽管大哥连看都没看一眼就把手指丢进了火坑。
三哥看出了我的委屈,拍拍我的肩,让我别介意大哥的做法,大哥们从来不在乎问题的答案,只在意问题怎么去回答,所以手指对大哥而言,并不重要。
大哥将刻有小钻风三个字的名牌一丢,摆出一副年轻人好好干的姿态说:“今后东边的山头,就由你罩着了。”
东边的山头主要经营的是赌场,吸引着各方而来的赌徒。有赌钱的,还有赌命的,有终日无所事事找不到方向的妖怪,也有乔装打扮下凡偷乐的神仙。
三哥偶尔有空也会来赌几把,闲来无事的时候总会找我喝一杯:“你这地盘虽然小了点,但却是世界的浓缩,在这里你可以看到人性极致的一面。”
正如三哥所说,我亲眼所见那个靠贩卖魂魄为生的小妖在短短一夜之间赢取了万两黄金,一个月后同一张赌桌上,他却又倒输了十万两,最后一次见到他时,他已成为山下的一具尸骨。
我不明白当他赢下黄金万两之时为何不收手,或许是欲望的膨胀,欲望总让人迷失自我,没有人会满足现状,即使是神仙也一样。
赌博是唯一改变生活质量的方式,人们喜欢赌场,是因为这里众生平等,也因为这里的众生即将不平等。
我又何尝不是一样,在野心的驱使下拿自己的人生在豪赌未来,没有人愿意输着离场,当我踏入狮驼岭开始,我就已然不是那个想玩两把收手的少年了。
我一度认为现有的一切是我华彩人生的开始,直到那天,那个点名要与我赌一把的人出现了。

那个人不是别人,却是与我青梅竹马的阿花。
命中注定,在劫难逃,我竟会在此与阿花相遇。
阿花眼里已然没有我的存在,她出手阔绰,被赌场视为贵宾,就连为她牵狗的小弟都是十人轮班制。
传言说她偷了牛魔王的芭蕉扇卖给了法宝黑市,也有传言说她以肚子里的孩子要挟过牛魔王。
但阿花为何在此出现,却从来没有人知道。
赌桌的对面,阿花摘下墨镜,优雅地抽着烟:“我就是筹码,赢了我归你,如果你输了,你要帮我找一个人。”
“要找何人?”
“一个和尚。”

7
大哥大寿,也正是我见到那个和尚的时候。
和尚是作为二哥送给大哥的贺礼被押进大殿的,据说为了活捉此人,二哥买通了各路神仙,让其改道通往狮驼岭。
早已听闻二哥对吃有所讲究,但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要吃起活人。
“这你就不懂了,这个活人是唐僧,吃他的肉是成仙的捷径。”后排的穿山甲流着哈喇子告诉我这个秘密。
“成仙?”
“对,神仙,比妖怪更有尊严的群体。”穿山甲嘟着嘴,“我可不想一辈子当妖怪,憋屈。”
随着周围所有喽啰们的呐喊垂涎,我却提不起任何兴趣,只是呆呆地望着天边,心里琢磨着如何愿赌服输把这个人交给阿花。
阿花选择与我在赌桌上对决,正是她深知我赢不了,因为无论何时我都会让着她,对她的付出已经成了我的一种习惯。
可是当我正眼面对着大殿中央的和尚,却有着一种极其不祥的预感。
那眼神、穿着以及气场,顿时将我们沦为了比二维码还模糊的背景,甚至连月光都只围绕着他一个人照耀。

此人非同小可,我劝告阿花放弃吃他的念头。
阿花大笑:“我没有要吃他的打算,我来这就是为了报恩,从来没有人像他那样给予我尊重,在他的眼里我不是妖不是怪,他说过众生平等,也说过大爱无疆,这一路来他一直在追求他的梦想,所以,我不能让他死在这。”
“梦想,谁没有。”
“他和你不一样,你的梦想是让自己幸福,他的梦想是让全天下的人幸福,为了全天下的人,甚至可以放弃自己的幸福。”
看着阿花的眼神里透露出来爱意,我却有些不屑。
很显然,我是吃醋了,但是我又觉得唐僧的想法很伟大,或许他就是那个能够真正把世界装在心里的人。
可是众生又与我何干,对我而言,只有你才是我的天下。

8
四月的狮驼岭,戒备森严。
负责巡山的我一面提防着唐僧的几个徒弟来截胡,又思索着如何在千军万马之中救出唐僧。
夕阳西下,倚在山石边上,我很想问问表舅,此时此刻,我该不该去做主角应该做的事情。
但遗憾的是,今晚的主角并不是我。
他变成妖怪的模样跳下山石,试图从我口中探出师父的下落,在狮驼岭的几年摸爬滚打,我早已看透这世间的把戏。
就像二哥总喜欢变成三哥的模样从我口中打探消息一样,猴子的伎俩在狮驼岭并不显得高明。
可是话说回来,我却挺崇拜孙悟空的,放弃了体制内喝茶看报纸的生活,硬要自立门户,创业失败之后,如今又与我一样,俯首甘愿当他人的马仔。
出于这份尊重,我和他多客套了一会儿。与此同时,我还想到一个既不背叛狮驼岭又不辜负阿花的办法,我决定以傻卖傻,把唐僧的下落和小钻风的名牌交给他。
最后,我甚至幻想着能与盖世英雄并肩作战,杀入城寨,体验着一个小人物在那一刻主导天地命运的痛快。
然而,等待我的却是孙悟空突如其来的一棍。
随着鲜血的溅出,我陷入昏迷,我再次进入了那个梦境,成千上万个我在阴曹地府徘徊,有当年救阿花时被猎人打死的我,有与三哥下山讨伐道长时牺牲的我,有在狮驼岭的政治斗争中被二哥毒害的我。他们将我团团包围,以一种久等的姿态缠缚着我,我推开每个死去又不甘心的自己,冲出了阴司殿。
我睁开眼,朝着扬长而去的孙悟空冷冷发问:“当你一路升级打怪的时候,有没有幻想过每一个妖怪的心路历程;当你一棒打死这个妖怪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是付出多大的努力才能获得站在你面前被你一棒打死的资格;当你踩着妖怪的尸体踏上英雄阶梯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他们的内心世界。这是不公,这是天下最大的不公,我们和你付出同样的努力,却因为世界没有给予世人正眼看我们的机会,我们的爱情就注定被掠夺,我们的事业就注定被践踏,我们的梦想就注定被羞辱。”
走了许久,孙悟空终于停下了他的背影。


作者/李遥策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叫我金夫人有糖吃: 现在还有邀请码吗????1104190614@qq.com 求求求 查看原文 07月30日 10:45
阿飞: 大神,有没demo文件 查看原文 07月05日 10:25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lwj: 你好,我刚看了你发的这个帖子,不知道现在评论是否能看到。我现在在做这个功能,可以用。但我这还有个需求就是,可以推送多张,我在cardList里,把需要推送的卡券,都添加上了,微信端页面也显示正确,有个领取按钮,但可以领取多次,每次卡包里多一张,而且这张是列表上的第一张 。。请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推送多张的情况 查看原文 05月15日 14:2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