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 of a Buddhist monk dressed for the black-hat dance, Bhutan

有一天,两个非常年轻的人——一个姑娘和一个小伙子——坐在一块伸进水里的湖畔的石板上,湖水汩汩地拍打着他们的双脚。他们静静地坐在那儿,一动也不动,两人都瞧着西沉的落日,陷入沉思。

小伙子想:“我真想吻她。”他抬头看看她的嘴唇,立刻感到那嘴唇的样儿就像是意味着要他去吻。当然,他在和别的姑娘恋爱,而且,她也并不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 姑娘。但是像眼前这样一位姑娘,他确实从来没有吻过,因为她是一个理想的化身,一颗天上的明星。对一位可望而不可即的女性,又能怎么办呢?

姑娘想:“我真想要他吻。这样一来,我也许就有机会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我对他根本不屑一顾。我会站起来,把身上的裙子裹得紧紧的,非常冷淡地、轻蔑 地白他一眼,然后挺起腰杆,静静地走开,而且并不显示任何不必要的慌张。不过眼下为了不让他猜出自己的想法活动,我应轻声慢语地问他一声:‘你认为,这以 后生活就与从前不一样了吗?’”

他想:“如果我的回答符合她的心意,她也许就更愿意让我吻她了。”但是他不能确定,过去在另一种情况下,对于同一个问题,踏实怎么回答的,他生怕自相矛盾。因此,他注视着她的眼睛,回答说:“我有时候这么想。”

她对这样的回答很高兴。

她想:“最低限度,我喜欢他的头发,也喜欢他的前额。颇有点美中不足的是,他的鼻子长得太丑了;另外,他没有社会地位,他只是个学生,只是一个为通过毕业考试而读书的学生。总体来说,他并不是使我们的女友们赶到厌烦的那一类人物。”

他想:“这会儿我肯定可以吻她了。”尽管如此,他还是怕得要命,因为他从来没有吻过官宦之家的千金小姐。他也不知道这一吻是否带有危险性,因为她的父亲是这个小城市的市长,而且他就在离这儿不远的吊床上睡觉。

她想:“要是他吻我,我想我最好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

接着她又想:“可是他干吗不吻我呢?难道说我是个丑八怪,根本不讨男人喜欢?”

她朝水面上探着身子,想看看自个儿映在水中的形象,但是她一无所获,荡漾的微波把她在水中的影子打得粉碎。

她又想:“要是他吻我,我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事实上,她只被男人吻过一次,那是在城市大饭店的舞会后,被一位酒气熏天、烟臭扑鼻的中尉吻的。在接吻时,她几乎没有什么快感,尽管他是一位中尉。要是他不是中尉的话,她真不情愿让他吻。除此以外,她恨他。因为从那以后,他就没有向她献过殷勤,也根本没有表示对她感兴趣。

他们两人就这样坐着,各自揣摩着自己的心事。

最后一缕光线也消失在山那边,天色渐暗。

他想:“尽管夕阳西下,夜色降临,但她仍然愿意和我坐在一起,这表明她也许不会太反对我吻她。”

于是,他用一只胳膊轻轻低搂着她的脖子。

对这样的轻举妄动,她压根儿就没有想到。她原先以为他仅仅是吻她,不会动手动脚,那样一来,她就给他一记响亮的耳光,然后像公主似的抽身而去。但是面对他的 这个举动,她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当然,她也想对他生气,但是她又不想失去这次被吻的机会。因此,她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着。

紧接着,他吻了她。

这一吻比她原先想象中的还要微妙。她觉得自己渐渐脸色发白,周身无力。这当儿,她根本没想到要给他一记耳光,她根本也不记得他只是一个为了毕业考试而读书的学生。她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而他却想起一位笃信宗教的医生所写的一本书《女性的性生活》中的一段文字:“必须预防夫妻之间的拥抱受色欲的支配。”但是,他想,这个预防很难实施,因为仅仅是一次亲吻,就使人感到灵魂的颤动。

皓月东升,两个年轻人仍旧坐在那儿,相互吻着。

她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我一看见你,就爱上你了。”

他回答说:“在这个世界上,你是我唯一的爱人。”


雅.瑟德尔贝 发表于:每日一文,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叫我金夫人有糖吃: 现在还有邀请码吗????1104190614@qq.com 求求求 查看原文 07月30日 10:45
阿飞: 大神,有没demo文件 查看原文 07月05日 10:25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lwj: 你好,我刚看了你发的这个帖子,不知道现在评论是否能看到。我现在在做这个功能,可以用。但我这还有个需求就是,可以推送多张,我在cardList里,把需要推送的卡券,都添加上了,微信端页面也显示正确,有个领取按钮,但可以领取多次,每次卡包里多一张,而且这张是列表上的第一张 。。请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推送多张的情况 查看原文 05月15日 14:2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