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这个不好相处的世界


给这个不好相处的世界

1
“……他爸跑去找比尔·盖茨,说咱俩当个亲家吧。比尔·盖茨说你脑子有病啊?他爸说一点儿不白给,直接告诉比尔·盖茨:俺家小子是世界银行副总裁!比尔·盖茨一听,艾玛这么牛逼,那行吧!完了他爸又跑去找世界银行总裁说,让俺家小子当副总裁吧,总裁说你再胡说八道我让保安干你信不?他爸贼有刚儿,一点儿没害怕,说你还不知道吧?俺家小子他老丈人是比尔·盖茨!银行总裁一听就服了——比尔·盖茨一辈子看上过谁你说对不对?当时就把副总裁的位子交给他了!”
“这是真事儿吗哥?”
“可不真事儿咋的?!你现在去世界银行打听打听,问问副总裁是不是比尔·盖茨姑爷。”
“啧啧,他爸太会办事儿了!”
“这叫什么知道不?这叫有脑子,现在社会不是以前了,光腚拿个棍子满山遍野撵狍子,现在办事儿得用这个。”他说着举起右手用筷子粗的那头儿点了点自己脑袋,然后捏起桌上的酒杯,“来!弄一个!”
坐在他对面的圆脸小个子忙举杯跟他碰了一下,“哥,我干了你随意哈。”
“随个鸡巴意随意!我能喝不过你啊?!”他满脸的不乐意,一仰脖儿干了,把杯子往桌上重重一放,惹得角落里一吃盖饭的男子往他这儿瞥了一眼,“真的,就你哥,我,这韬略,搁咱公司是不是无人能比?!”
伴着那句“无人能比”,他左手在空中派头儿十足地一划拉,仿佛抓了点儿什么。
左边儿桌四个人中的一个板寸汉子不乐意了,“你吹牛逼就老老实实吹牛逼,瞎鸡巴比划什么!”
他把眼睛一瞪,“我就比划了怎么的?!出来喝点儿酒你怎么那么多毛病?!”
板寸汉子筷子一撂,起身走过来,另外三个也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
“你再给我逼逼一句。”
板寸汉子逼近他,低低地说。
他没起身,笑眯眯地夹了口菜,“咋的?是不是看我今天没穿警服出来拿我不当回事儿?”
板寸汉子一愣,气势明显弱了不少,他回头看了眼三个给自己掠阵的哥们儿,又把面前这个人仔细打量一番。
“警察?我咋不信呢?!你警官证儿拿我瞅瞅!”板寸提高了音量。
“你算干鸡毛的我给你看警官证儿啊?你看你个逼样儿我真掏出来你会看吗?你要不信你就动我一下试试,动了你就信了。”
板寸汉子咽了口唾沫,松开攥紧的拳头拿食指朝他点了点,“好好喝酒别装逼,知道不?”
“行了我有任务呢没工夫调理你,赶紧回去吧丢人现眼的玩意儿。”
他头也不抬,气定神闲地给自己把酒倒满。
板寸汉子咬肌动了动,转身朝其他三位一挥手,自己径直走出馆子。那三位里有人掏出几张百元钞票拿啤酒瓶子压住,跟着也走了。

“哥,你太牛逼了!”小圆脸双眸闪着崇拜的目光。
他微微一笑,举杯跟小圆脸碰完后一饮而尽,握着酒杯把胳膊肘放在桌上脑袋往对面探过去低低地说,“怎么样?哥这脑子跟比尔·盖茨他亲家不差上下吧?”
小圆脸也学他的样子凑过来,“那还有啥说的,一句话就给那逼吓唬住了。”
他摇头,“震住他靠的不是那句话,靠的是气势。咔一下把话撂出去,完了我从上到下从里到外一点儿不慌张,怎么看怎么跟真事儿一样,这叫什么?这叫气势。”
“哥,跟你在一块儿这一天天豪情万丈的!老享受了!”

角落里的男子起身买单走人,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不小心碰了下桌角儿,桌子一动,正在倒酒的他洒了一些在外面。
“对不起。”
男子赶忙道歉,脚步却没停。
他皱着眉头把酒瓶子往桌上一放,站起来一回身揪住男子衣服,“碰洒我酒说声‘对不起’就完啦?! 知不知道我……”
话没说完,男子已经抓住他的手把他带到身前,一丝尖锐的凉意从肋下硬闯进来。
他突然就抓不住那男子的衣服了,只得任由自己贴着对方的身体慢慢瘫倒。
“哥!”
小圆脸惊呼一声,没等起身已被两步迈过来的男子按住肩膀。

他挣扎着坐起来,看见老板娘和几个伙计在哆哆嗦嗦地打电话报警;看见小圆脸捂着脖子倒在地上,血从指缝里不停地涌出来;他还看见,头顶的电视机里,当地电视台正在提醒大家留意刚刚逃到本市的通缉犯,那照片上正是刚才扎了他一刀的男子。
“操,我他妈不是警察!”
他这样想过之后觉得很累,于是长长地出了口气,合上眼,不动了。

2
买了上午第一场的票,选座位时看到所有位置都是绿的,心花怒放。

正愉快地看广告,一个戴眼镜穿立领抛骡衫的胖子擎着袋爆米花走进来。
他捏着票根儿东张西望,最后在我身后坐下。
我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胖子正边抖腿边吃爆米花,镜片儿反着光,不知道是不是也看了我一眼。
完了,瞅他这操性肯定是个“靠背蹬踹者”没跑儿。

正上火呢又进来一个,估计他也以为这么早能包场呢,见着我俩还愣了一下。
他在胖子身后坐下。

整个放映厅里,三个人在中间坐成一竖排。
电影开始了。

很快我就知道身后那胖子是个玩电子游戏身子都跟着使劲儿的主,因为打戏开始的时候我明显感到他那两条小肉腿儿随着银幕上的动作在我身后连蹬带踹。
“别蹬靠背儿行吗?”
打戏结束,我回头并尽量怒目圆瞪。
胖子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掏出手机来玩,一张无动于衷的脸被手机屏幕的光照得惨白。
我打算换到一边去,但刚抬起屁股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太怂了这样,再说没准儿那胖子再也不踹了呢。

“梆!”
银幕上两车相撞。
胖子在身后应声一踹。
“您能把手机关了吗?”
还没等我回头急眼,胖子身后那位说话了。
“我手机碍着你什么了?”胖子还挺横。
“晃眼。”
“你踏踏实实抬头看电影不完了吗?老盯着我手机干吗?”
那人没动静了,也是个怂逼。
我为什么要用“也”字?

身后响起手机铃声。
“喂?……嗳,怎么了?”
胖子的声音。
“……没事儿,看电影呢……嗯,嗯嗯,咳,我说你跟那傻逼废什么话啊,搁我早大嘴巴上去了!”
对呀,我为啥不抽身后这胖孙子。
“您能出去打电话吗?”
胖子身后那位又说话了。
“不是,你看个电影哪儿那么多毛病啊?!……没事儿,身后一傻逼老骚扰我,没事儿我先挂了啊,傻逼们不高兴。”
傻逼们?这孙子把我也捎上了。
他后面那人怎么不动手啊,这不还有我么,你动手我肯定帮你啊,我这也一肚子气呢。
妈的怂一块儿去了。

最后一场打戏了,胖子在身后撒起了欢儿,椅子背儿都让他踹出大河之舞的点儿了。
我默默运气,心说你就作吧,踹到散场我怒气槽儿一满就回身削你。
胖子终于不踹了,但我早已怒不可遏。

灯亮。
我站起来一回身,操,胖子身后那哥们儿不知啥时候走了已经。我顿时觉得不那么生气了,不就踹椅子背儿嘛,多大点儿事儿,反正电影也看完了,忍为高,走。
我看了一眼还端坐在那儿等着看彩蛋的胖子,他的镜片儿闪着光,表情肃穆。
傻逼。
我在心里最后骂了一句,走出放映厅。

下午在微博上看到一条被疯转的社会新闻,说我上午看电影那家影院里的清洁工发现有人被勒死在放映厅里。
我看了下那张被打了码的死者照片,那立领抛骡衫很眼熟。

难怪这孙子最后那场打戏踢腾得那么欢实。

3
星巴克,排我前面一大姐正听女店员给她推荐会员卡。
“这卡能积分吗?”大姐问。
“能啊。”
“积分能干吗?”
“可以换咖啡啊。”
“攒多长时间才能换杯咖啡啊?”
“哦,这得看您在星巴克的消费频率,一般来说每天……”
“谁能天天喝咖啡啊?咖啡喝多了不好吧?哎,你们是不是不让说喝咖啡不好?我要不是昨晚熬夜我就买杯豆浆了。”
女店员笑。
“哪里的星巴克都能用吗?”
“对,全国通用。”
“Costa能用吗?”
“不能。”
“你们不都是连锁吗?”
“是,但连的不是同一个锁。”
“哦,哪家咖啡好喝啊?——哎呀我不该问你这个,你肯定说你家咖啡好喝。”
“口味因人而异,但是星巴克的店到处都是啊。”
大姐望着天花板想了想,“那倒是,那我办一张吧,办一张这次消费就能用吗?”
“是的。”
“好……哎我要的是什么啊刚才?”
女店员看一眼面前的屏幕,“小杯拿铁。”
“哦,对。能积多少分?”
“这个您可以在办卡后登录官网激活查看具体积分情况。”
“大概多少?”
“抱歉这个我们也不清楚。”
“你这业务水平也不行啊。”大姐说着递过去一百块。
女店员面无表情地接过钞票打开收银箱找钱,“会员卡您想要哪种?”
“嗯?有几种啊?”
“两种。”
“哦哦,哪种积分快啊?”
“积分都是一样的。”
“那这两种卡有什么不一样啊?”
“长得不一样,一种是普通白色的,一种是杯子形状的。”
“我看看杯子的那种。”
女店员拿出一个小信封打开把卡抽出来给大姐看。
“没有别的颜色吗?我不喜欢绿色。”
“这不是绿色,这是荧光蓝。”
“我看就是绿色啊。”
“这真不是绿色,您拿到外面在自然光线下看就知道了。”
“可我用会员卡的时候都在室内啊……”
女店员面无表情地看着大姐。
“我还是要普通的吧,绿色不是我的幸运色。”
“那是荧光蓝,”女店员说着把收据、会员卡和找零递给大姐,“记得登录官网激活。”
“好的。能开发票吗?”
“能。”
“手撕还是机打啊?”
“手撕。”
“好,那麻烦给我开下发票。”
 大姐离开。
女店员面向我,“先生您要什么?”
“超大杯摩卡星冰乐,不要奶油,脱脂奶半糖。”
“您要不要试一下我们新推出的一款新……”
我摆摆手打断她,把信用卡和会员卡递过去,“不用了谢谢。”
“很好喝的,强烈推……”
“真不用了谢谢。”
女店员面无表情地接过两张卡,“先生您卡里有两张星冰粽的优惠券,您要不要……”
我摇头,“不要不要,不好吃。”
“先生请问您吃的哪一种?”
“……草莓的。”
“那先生您要不要试试其它口味,说不定……”
 我扶着脑门儿揉了揉,“别说了我真不想试。”
“好吧,”女店员一脸惋惜地开始刷我的信用卡。
“是芯片的。”
“我知道,刚才插芯片没反应。”
“……因为你刚才插反了。”
“哦。”
女店员把卡还给我的时候,之前那大姐刚好捏着杯子经过,一眼看见我的会员卡。
“诶?你这也是会员卡吗?为什么是金色的?”
“喝得多呗。”我挠头。
“你多长时间升到金卡的啊?”
“一年吧。”
“每天都喝吗?还是隔三差五买个超大杯?这卡上的金色用时间长了会不会掉?”
我咽了口唾沫,揪住大姐那一脑袋大波浪绕了两圈后攥紧,另一只手拿起pose机朝她脸上忘我地凿。大姐只“嗷”了一声就不叫唤了,整个星巴克只剩打老婆饼一般的声音……
    
“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先生?先生您醒醒。”
我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哦,超大杯摩……”
已经离开的大姐又折回来,“你还是再给我看看那个杯子形状的卡吧,要真是荧光蓝的话也不错……”
我十分敏捷地转身走出星巴克,好险,差点儿就激情杀人了。

 

李座峰,编剧,持续制造故事。@老Fin


作者/李座峰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叫我金夫人有糖吃: 现在还有邀请码吗????1104190614@qq.com 求求求 查看原文 07月30日 10:45
阿飞: 大神,有没demo文件 查看原文 07月05日 10:25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lwj: 你好,我刚看了你发的这个帖子,不知道现在评论是否能看到。我现在在做这个功能,可以用。但我这还有个需求就是,可以推送多张,我在cardList里,把需要推送的卡券,都添加上了,微信端页面也显示正确,有个领取按钮,但可以领取多次,每次卡包里多一张,而且这张是列表上的第一张 。。请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推送多张的情况 查看原文 05月15日 14:2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