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变者


异变者

在去公司的地铁上,我看到了一名新型变异者。

这大概是一个白领,中年,微胖,一脸漠然。他的后脖子长出了两排脊骨,竖着,很短,约五公分,像是凸出的肉翅。但显然,他变异成这样,不是为了飞翔。

车厢里挤满了人,刹车时,所有人都往前倾,但中年男子迅速背靠扶杆,凸出的脊骨开始收拢,恰好将扶杆咬合。于是,不管接下来地铁如何加减速,他都岿然不动,面无表情地刷手机。

这个变异真实用。


我没有这种功能,只能抓紧吊环,左右摇摆。地铁减速时,我撞到了一个OL装的年轻女性。她下巴突出,突出部位又有一个凹槽,正好用来卡住手机。她一个趔趄,手机差点飞出去。我连忙道歉。她冲我翻了个白脸,然后把手机扶好,伸出分叉的舌头,在屏幕上快速点击。

我几乎能猜到,她是在发朋友圈。内容可能是——“刚刚有个傻逼撞过来,躲不开,只能坦然接受。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以必然的心态,面对偶然的事故。”当然,文字下面必然附带着一张她的自拍照。

我环视四周,各种各样的畸形人体挤在车厢里,有的眼睛移位,有的脖子横长,但都不说话。每个人都在玩手机,车厢里一片死寂。

我却听到无数咚咚声响,不重,却也不绝。像是隔着厚厚云层传来的闷雷。

如果以前的人看到这幅场景,肯定会觉得是一幕诡异的哑剧,不寒而栗。但现在,是异变时代,人人都感激这些身体异状。这是自然的选择,他们说,是身体对快节奏生活做出的适应和改进,是人类在进化树上爬得更高的铁证。

是吗?

我不这么觉得。我喜欢看一些老电影,在幽暗的屋子里,全息投影仪勾勒出那些旧时代的悲欢离合。那个年代,嘴只用来亲吻,眼只用来凝视,人们感情亲密,亲密得容不下手机。他们白天步伐不快,他们夜里彼此相爱。


一到公司,经理就叫我跟他一起去谈事。

“我还有策划没写完……”我支支吾吾地说。

“别瞎逼逼,跟我去!”经理仰着头看我,颔下的那个小洞如同一只嘲弄的眼,“你给我听对方的心跳,看他们有没有在报价上撒谎。”

忘了告诉你,我也是异变者。正常人的耳廓是扇形,而我是喇叭形,仿佛脑袋侧面长了两朵肉花。这种结构的耳廓,能让我听到附近人的心跳,咚咚咚,咚咚咚,那些沉闷的跳动声永远在我耳畔响起。相信我,你不会想体验这种感觉的。

我和经理在一家高档会所等对方公司的人。“这可是一桩大生意,弄好了,我的好处就不提了,你的业绩肯定能上去。”经理对我说,“到时候给你弄个隔音效果好的办公室,你就可以清净一些了。”

我点点头。经理总是给我们画饼,早听厌了。

说着,约好的人来了,一男一女。我感觉发生了什么事情,往四周看看,但一切如故,没什么变化。那姓赵的男人伸出手,我赶紧去握。

心里仍然诧异着。

“我叫阿芷,是赵先生的助理。”女人也伸出手,圆润修长的手,毫无缺陷。我看向她的脸,秀气精致的五官,毫无畸变。

在疑惑的同时,我突然明白为什么感觉到不对劲了——那永远纠缠着我的咚咚咚心跳声,在阿芷出现的瞬间,没有了。像是一轮太阳在她身后升起,喷薄出黎明,黑夜退却。久违的安静包裹住了我,我深深吸气。

“还愣着干吗!”经理不满地提醒我。我连忙跟这个叫阿芷的合作方助理握手。

接下来,就是冗长的商业谈判了。经理好几次暗示我,但我无视他的瞪眼,沉浸在新奇的感觉中。

生意还是谈成了,只是成交价比预期要高很多。为了这,经理肯定不会轻饶了我,但没办法,我听不到别人的心跳声了。我欣喜若狂。

庆祝宴是少不了的,谈完后,我们四人在附近的餐厅吃饭。经理跟赵先生喝酒,浑然忘了刚才的剑拔弩张,互相揽着肩膀,称兄道弟,推杯换盏。但事实上,经理每一杯喝下去,酒液都会顺着下颔处的小洞流出来。这是他的异变机制,凭着自动过滤酒精的小洞,他在酒场上战无不胜。

但他没看到,赵先生的后颈也张开了许多细小的孔,如鱼嘴呼吸般开合,一缕缕酒精蒸汽冒出来。

我和阿芷坐在一旁,看着他们醉醺醺地彼此欺骗,都默然无语。

阿芷和赵先生走后,经理立刻收敛了醉容,冷冰冰地看着我,“叫你出来,屁用没有,让我多花了那么多钱!等着被收拾吧!”

说完他就走了。但我没有去追,因为,在阿芷的身影离开我视线的一瞬间,那些恼人的沉闷的杂乱的心跳声重又响起,咚咚咚,包围着我,像战鼓在敲,像厉鬼在啸。

晚上,我在床上翻来覆去,数水饺数到两千多依然睡不着。我以为早就习惯了心跳声,刻意把它处理成生活的背景音,但今天尝到了“安静”的滋味,便再也无法忍受这深夜里无处不在的沉闷声响了。

你给了一个瞎子三天光明,再让他重堕黑暗,他会很快发疯的。

我不想发疯,于是找出阿芷的名片,拨了过去。

“喂,您好。”一听到她慵懒的声音,四周的心跳声就像退潮一般消弭。我舒服地打了个颤,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告别处男的那一刻。

“喂——”

我有些慌乱,“我们白天见过的。”

“哦,”她听出了我的声音,“那你有什么事情吗?”

“没、没……不过你能不能不要挂电话,你把电话放在枕边,然后你继续休息?”

“为什么?”

我犹豫一下,还是实话实说:“我想听你的呼吸声。这样我才能睡得着。”

那边沉默了很久。就在我以为她要挂了电话,或是已经睡着了的时候,才传来她的声音,“可是,手机会有辐射的……”

“那你可以插上耳机,手机远一点,话筒靠近你。我明天会把话费给你充上的。”

“那……好吧。晚安。”

我从来没有睡得如此香甜,醒来后,精神饱满地走在大街上。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到了公司,连经理对我的冷嘲热讽都不放心上。

一整天,我都在跟阿芷聊天。想来她上班也无聊,消息都会回,就算有什么事,也不会超过半小时。她对我昨晚的举动很好奇,于是我跟她说了心跳声折磨我的事情。

“真是可怜,其他人的异变都是为了更方便,你这个却是病。”她打出这么一行字。

这行字却让我鼻子一酸,几乎落泪。我缓慢敲出“你就是我的药”,想了想,又一个字一个字地删掉了。

邻座的王美丽见我对着屏幕神态古怪,凑过来看,我连忙挡住。“什么嘛,小气!”她气鼓鼓地坐回去,“有什么好稀奇的!”

我懂王美丽的心思。在许多场合,她或明或暗地向我表达过好感,但我始终敷衍过去。她其实长得不算难看,甚至从某些角度看,也会让人心跳加速,脾气也不错,只是——她的右手掌心凹陷,手背拱出好大一个凸起,而且只有食指中指修长灵活,其余三根指头已经退化成肉瘤。

这是她的手为了握鼠标而进行的变异。

我生活在一个人人都在异变的时代,却从心里抗拒这种畸变。哪怕,我自己都是异变者。

但好在,阿芷不是。

晚上,我约了她去吃饭。她打扮得很简单,牛仔裤,短袖T恤。脱去了职场的盔甲保护,这么看来,清秀简雅。更重要的是,牛仔裤和T恤的组合,勾勒出她的身材。

我悄悄打量。曲线没有到那种让人喷鼻血的地步,但自然圆润,没有任何异变的特征。

“你在看什么啊?”阿芷有些嗔怪。

我连忙打哈哈,开始点菜。接下来的过程并不稀奇,跟所有年代的约会一样,浅酌慢食,不紧不慢地聊。我找到很多话题,这个过程真好,没有心跳,只有微笑。

吃完了,我送她回去。

“别打车了,走走吧。”她说。

正合我意。

以往都是行色匆匆,现在慢慢游荡,路灯把我们的影子拉长又缩短。街上有风,她耳畔的发丝流转。一辆辆车从我们身边驶过,车灯划出很长很长的流光。一切,都像是旧时代的某部电影。

街的对面走过一群女孩,穿着都很清凉。她们嬉笑着,走几步就会停下来,各自掏出手机,用长到夸张的手臂斜举起来,咔咔拍照。这种手臂变长的异变,是为了自拍而激发的。

我转头,看到阿芷慢慢走着。她的脸在路灯下只是一个剪影。

我们彼此建立好感的过程并不比任何一部爱情电影更曲折离奇。所以我就省略了吧,我要跟你说的,是阿芷的迷人之处。

当然,只是对于我的迷人之处。

她竟然也看老电影!


这个发现让我惊喜若狂,在这个冰冷的钢铁丛林里,人如蚂蚁,每天地铁把一车一车的工蚁送到巢穴,工作一天后,工蚁们又挤进地铁,在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蜗居。整个城市就是这么运转着,井井有条,忙忙碌碌。而有人愿意停下来,看一看过时的电影,是多么难得啊!

她对变异者的看法也跟我不谋而合。什么进化的选择,都是人们在欺骗自己。其实身上这些异化,只不过是核泄漏和工业污染所催化的畸变,哦,或许无处不在的手机辐射也帮了点儿忙。人类已经偏离了进化树的主干。

我经常约她出来,在小小的屋子里看一场电影,然后讨论爱情、生命和一切。窗外人群熙攘,屋内时光静缓,再也没有逼人疯狂的心跳声了。

我也会约她去打球,羽毛球,她的球技不错,我只能凭借体力优势偶尔赢得胜利。不过让我觉得纳闷的是,她的脸上从不流汗,即使身上已经汗流浃背,脸颊依然光洁。

当然,你感兴趣的那一方面,我也会做。我们大约在认识的一个月后有了第一次性爱,很美好,但我不能向你讲述细节。我能说的是,脱去衣物后,她的身体更加完美。她是异变时代唯一的例外。但她从不留夜,再晚也离开,面对我的挽留,她总是说还没有准备好。

两家公司的生意谈到了后期,双方表面上都很满意,于是,又是一次聚餐。两个领导互相斗酒,阿芷也被灌了好几杯,她不胜酒力,很快就晕晕然了。

聚餐结束时,已经接近午夜。阿芷坚持一个人回去,我本来都答应了,但看她走路有些歪斜,还是从后面揽住了她。她几乎已经失去意识,靠在我肩上,吐气如兰。我脖子上潮起潮落。

我拦了辆出租车,驶到我家,一路送上楼。

我住在一个很普通的小区,家家窗口漆黑,仿佛沉默的巨人在凝视我们。我开了门,扶着她简单洗漱。她闭着眼睛,对一切浑然不觉。我擦拭她身体的时候,再一次惊诧于造物主对我的恩赐。

已经太晚了,我没有心情做其他事。抱歉,让你失望了。我只是扶阿芷上床躺下,自己也躺在她旁边,享受这舒适的安谧。

“晚安。”我对她说。

她似乎已经睡着了,哼了一声,不知道梦里见到了什么。

我支起身子,越过她去关灯。这时,我的眼角捕捉到了一丝异常,下意识地朝下看。

是阿芷。

她的脸在变化。

本来清秀的五官慢慢松散,向四周摊开。眼耳口鼻还是眼耳口鼻,但都向外扩展了几公分。原来紧绷细致的脸颊变成了软绵绵的一团。

我心里一片冰凉。

这才是阿芷的本来面目,为了省去化妆时间,她的五官能在肌肉驱动下恰到好处地紧缩,组成好看的脸。她一整天都在绷紧着脸中过活,只有睡觉时肌肉才会松开。这是全新的变异,是对自然美的摒弃,在这个畸变的社会里,她连每一次呼吸都小心翼翼。

我颓然倒在床上。

咚,咚咚,咚咚,那些沉闷的声响再次响起,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剧烈,都密集。我用被子蒙头,但没有用,逼人疯狂的心跳声在午夜里潮水一样涌过来,将我淹没。

我曾经期渴求旧时代的爱情,不被异变沾染,就像你读完这个故事后可以去拥抱恋人。但这是变异时代,我们扭曲着五官,紧缩身体,踮起脚在地铁里穿行,木着脸在公司里虚度,连我们的爱情都在时代洪流下零落成灰。朋友,这是我这个时代的爱情故事,但是,你不觉得很熟悉吗?

 

阿缺,青年科幻作者。曾在「一个」上发表过《旅行者》《逆流者》。@阿缺SF


作者/阿缺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lwj: 你好,我刚看了你发的这个帖子,不知道现在评论是否能看到。我现在在做这个功能,可以用。但我这还有个需求就是,可以推送多张,我在cardList里,把需要推送的卡券,都添加上了,微信端页面也显示正确,有个领取按钮,但可以领取多次,每次卡包里多一张,而且这张是列表上的第一张 。。请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推送多张的情况 查看原文 05月15日 14:29
roly: 另外添加卡券接口的参数cardId: "xxxxxxxxxxxxxxxxxxxxxx", cardExt: '{"timestamp":"1426222398","signature":"fdd892770eb681e925f92acb9015c75107b2227a"}' 是通过自己服务获取以上参数 还是用js在html5页面直接生产签名参数? 查看原文 05月12日 16:41
roly: 您好,请问怎么查询当前用户卡券是否领取状态? 查看原文 05月12日 16:20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