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 一个

九根针

过去几年所发生的小事中,比较令人瞩目的一件发生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我有几个朋友家在那儿),遗憾的是我错过了。似乎是有位阿尔巴托斯先生有天早上在药柜里找什么东西时,发现了一瓶他妻子服用治胃痛的专利药物。好了,阿尔巴托斯先生是那种心怀忧惧的人,他害怕专利药物,也几乎害怕一切。几个星期前,他在《消费者研究》的通告中看到一段话,里面宣称这种专利药物对身体有害。他马上命令妻子把剩下的这种药物全扔了,再也不准买。她答应过,现在发现了还有一瓶那种危险的液体。阿尔巴托斯先生是个爱发脾气的人,他大声告诉我的朋友故事是怎样结束的:“我把那瓶药扔出了浴室窗口,然后把药柜也扔了出去!”在我看来,那显然是个值得大老远赶去看的奇观。

六月一日带你去买糖

她抬头看我:“什么时候能吃到?”我随口说了一句:“等儿童节来了,给你买。”

一个人是群体

从天而降的倾盆大雨终于停歇,天空洁净,大地潮湿,闪闪发光——世间的一切在大雨留下的凉爽中欣欣向荣,生活重新变得特别澄明。大雨给每一颗灵魂提供了蓝天,为每一个心胸提供了新鲜。

失眠者之夏

“这是你的第九十九次死亡啦。”陈洁仪说,“不过没事,当你死过一百遍后就会觉得好多了。”

我对女性有意见

有天下午在一场派对上,一位眼睛亮闪闪的女士(她眼里的光亮更多是因为热切,而不是因为智慧)走到我跟前说:“你干吗讨厌女人呢,瑟伯先生?”我马上调整了一下我固定的咧着嘴的笑脸,否认我讨厌女人,说我根本不讨厌女人。然而这个问题还是留在我心里,那天晚上我上床睡觉时,发现我一直在下意识地列出一份我讨厌女人的理由清单。也许有意思的是照着我潜意识中想起来的原样写下这些原因,至少有助于打发时间。

爱如香水消散之味

这样的城市,这样的爱,每天都在短暂发生,也在迅速消亡。我们早就羞于爱了。 我们却又这样卑微而小心翼翼地,渴望爱

解谜

我们通常以为爱情是感性的,知识则是理性的。然而我要告诉你的,却是爱情乃一种至为复杂的知识活动。由于恋人相信自己完全看透了对方的本质,而且他是唯一掌握这个真实知识的人,所以有人曾戏弄地把黑格尔的“主奴辩证法”套用在情侣的关系之上。“主人主宰了奴隶的命运,但是奴隶却对他的主人了如指掌。”你控制了我的身心,不过我看穿了你的真实。

曹安路

对于小镇上的知青子女,曹安路是我们共同的记忆,回上海的路就这么一条。

不说话的王国

从前有个国家,国王认为国民在谈话时浪费了很多时间,于是他发给了每人一根棍子用于交流,并开始禁止国民说话。

勿增实体

爱情根本没有一个标准的定义,或者根本就不需要定义,人们只是为了方便或者欺骗,才创造了这么一个暧昧的词汇。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评论

所谓爱人: 可不可以加个好友QQ1217994113 查看原文 04月01日 18:47
17688905252: 看了好多说是要加上这个样式的,但是加上之后为什么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查看原文 04月01日 14:55
17688905252: 你好,加上了cursor:point;为什么还是没有反应呢? 查看原文 04月01日 14:54
新城旧梦: 跪求邀请码!望大大可以看见!一定会珍惜、已熟记版规!351309009@qq.co m 查看原文 03月31日 23:30
...噢NO: 您好,大神,还玩草榴吗?能不能给我发一个邀请码呢。如果可以,万分感谢!820012464@qq.com 祝您17年身体健康 查看原文 03月23日 16:49

最新加入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