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头为何长得不像包子


Picture of a sadhu with his face painted, Kathmandu, Nepal

造物者一定是好色的。造物者如果不好色,人头直接被捏成像包子一样就可以了。

先想到包子的简单明了,再想到人头啰哩啰唆一大堆的睫毛耳朵这些东西,就会感到造物者是多么的费工啊。

“如果只是为了把最珍贵的脑子包住,那直接把人头捏成像包子一样就可以了吧?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呢?”在作品发表会上,造物者一再被问到这个问题。

“每件事情都要问我,都不会自己想吗?!”造物者很想来两句脏话,但记者的摄影机一架好,造物者还是很职业病的露出了笑容讲了很官方的话——

“设计了这么多被认为啰哩啰唆的零件,虽然感到惭愧,但还是衷心希望能得到爱护者的多方面利用……作为我年度代表作品的人类,也请彼此尽情的互相观赏、互相爱悦吧!”

被这样一位造物者以手工制造的人类,如果不爱悦美色,将会是不可思议的吧。

以上,是我为人类申请“好色许可证”的发言,接下来呢,我要继续为人类中因为资浅而声音微弱的未成年人,申请“好色许可证”。

规范啦、教条啦,这些东西能追求的,常常比较难做到"正义",做到"公平"就已经很好了。公平的意思,就是什么东西你有太多了,就让你分一些给没有的人。未成年人,拥有最多的就是美色。人类,最分配不均的,最没办法公平的,就是美色。

长得最好看的那个人,没有办法说:“这个我太多了,请大家都拿一些去用吧,拜托拜托。”长得好看的人,唯一能服务不好看的人的方法,就是让他们看,看自己的好看。比起成年人、很成年人,以及太成年人来,未成年人通常确实是好看太多了。

为了“公平”起见,成年人的那些规范教条,就一直在“美色”上,找未成年人的麻烦——剪你的头发,规定你的制服,不让你摆这种姿势,不让你拍那种照片,不让你化妆,不让你好色。

成年人可以秃头秃得乱七八糟也没人管,可是你不准留鬓角不准染头发——因为你太多,而他们已经没有,而你又不分一点给他们。

在一个人最有钱的时候,不准他花钱的话,那是要他等到什么时候花钱?等他穷到没钱花的时候吗?

在一个人最美丽的年纪,不准他好色的话,那是要他等到什么时候好色?等他老到变成一粒包子模样的时候吗?


蔡康永 发表于:每日一文,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emerson: 那个卡券的加密是不是要异步的?如果不需要的话,是不是使用jq的点击触发函数里面将addcard的api放进去?然后是不是会自动跳转到领取卡券的页面上的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21:30
渎沽沅洱: 有用的 查看原文 01月10日 15:52
京九线: 大神有个问题想咨询 574450603 查看原文 12月29日 23:54
I`m here: thanks for you offer 查看原文 12月14日 14:44
呼死你短信轰炸: 求草榴邀请码 查看原文 12月09日 20:07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