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四章


恋爱四章

有的故事长,有的故事短,在开头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人与人的羁绊更是如此。小时候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没想到仅仅因为从上城区搬到下城区就一夜之间全变。情节潦草,结尾仓促。后来,你坠入爱河,与他在走廊频频对视,一起搭了两次公交,以为开始一段活生生的纯爱小说,但是接下来,期待的桥段一个都没发生,你绞尽脑汁,最终不过更新了几条微博。

你真的恋爱了,又真的失恋了。大概就是,在一部十万字的言情小说徐徐展开的时候,男主角突然跑了,而你站在原地,望着他出逃的方向望成一个祈祷少女,你祈祷着:现在的伤心欲绝,一定只是引言吧;这个故事的正文,一定才刚要开始吧;再熬个几页,一定会翻到“三个月后”“三年后”乃至“十年后”这样的字眼吧。至于情节的走向,一定是再续前缘,先虐后甜吧。一定,一定会是这样的吧!

结果故事真的就此结束。你的愿望全数落空。

多年过去,不得不说,你的故事写得越来越精彩了,跌宕起伏,千回百转的。你掂掂手头几部血泪史,反而羡慕起别人平淡无奇的流水账来。别人的爱情洋洋洒洒,好歹一部长篇。为什么你的爱情,通通成了残篇?

我呢,在大概第四章的位置,我决定不干了。

人生毕竟还有很多事要做,要浇花,要挣钱,要送小孩上学,而爱情故事是写不完的。唐传奇的传奇就这样停在了第四章的位置,再也不会被谁提起。事实是,在第四章以后,唐传奇本人就失去了踪迹。我在招聘网站找到的最近一份简历显示,2013年末,他在西部的一个小城求职。

唐传奇的简历写得和他的大脑一样简单,活到28岁了,自我评价那一栏还是抄的小学老师期末评语——只不过把“尊敬师长,友爱同学”换成了“尊敬领导,友爱同事”。但是唐传奇有一个不简单的小脑,平衡感非常好,不晕车不晕船不晕飞机。这就给了他一个实实在在的友爱的机会。

在大概第一章开篇的位置,恰好有一次集体旅行。作为一个懒散的写作者,我大概也就是随便描述了一下当天是怎样的风和日丽,又是如何的风云突变。那时我和唐传奇面对面坐在一条小船上。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坐过海上的小船,真的很不一般。船的外侧是浪浪的大海,船的里侧是浪浪的女同学。唐传奇像一棵榕树一样,张开他的四肢,每一条都挂着一个女同学。真正的花枝,真正的乱颤。谁让他是这条动荡不安的小船上唯一的男乘客。我在慌乱中一直盯着他的眼睛,他也用眼神回以求救。风浪又起,女同学们尖叫归尖叫,不忘把指甲又掐深一些。我眼前的画面则是:野外,小船,一男,四女。唐传奇长得也像个男优,身材结实,面容猥琐。诸位看到这里大概不想看下去了,猥琐男的故事有什么好看。

那么我们换一句。

还好唐传奇实在太不像AV男优,他下颚方正,眼神坚毅,面对大风大浪也毫无惧色,放到古装片里绝对是演将军的上好人选。我隐隐约约觉得上辈子不是他救过我一命,就是我救过他。当然,最吸引我的,还是那具肉身。唐将军身长一米八五,四肢皆强壮有力,肩膀宽厚,两片胸肌巧克力一样,软硬适中,无论哪种姿态都是铮铮男子。大概与你们看童颜巨乳是一样的,叫人在海上一边害怕一边咽口水。

彼时我心灵受伤,看那些凭着小智慧小才华耍些聪明把戏的男人都是油嘴滑舌。唐将军不一样,他握紧拳头后的小臂线条就让女人心惊,他本人就是一具代表生殖崇拜的雕塑。哪怕这小船靠岸无人岛,我们也能就地繁殖出一个新世界。Yes, we can.

最后小船还是靠在了它该靠的地方。我突然发现繁殖新世界不靠可口男人和热情女人,扔下去一个带着喇叭的导游即可。

“靠!靠了!终于靠了!” 唐将军把头晕目眩的女同学一一搀扶下船,大家都有种重生般的兴奋。这片沙滩上全是黑色的鹅卵石,被太阳晒得发烫。唐将军折返来船上接我,黝黑发亮,像那些石头里的一枚。不知是否因为脑内旖旎幻想,我的手心也有些发烫。简陋小船只靠一条烂木板与岸上连接,最后需奋力一跳才好落地,唐将军顺势握住我腰肢。

我至今怀念这一握,主要是怀念彼时纤纤腰肢,那简直是身为少女的最后凭证。少女变为妇女与男人并没有太大关系,全凭自己掌控。哪一天敞开肚腩在办公室坐成一摊庸肉,少女时代就真正结束了。

唐将军小我几岁,是别系的学弟。但是你却很难说他还是个少年。他总是心事重重,肌肉紧绷,好像随时准备跳下海去当救生员。后来我才知道,唐将军的学费全靠他亲姐姐赚来,他课余努力打工想经济独立,也想还一点债。

只是姐姐的青春如何还得来?

“其实姐姐现在过得不是不好。她结婚了,今年刚生了一个小子。只是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没有我,姐姐是不是能多条路。即使是走现在这条路,她是不是能多攒一些钱。”

唐传奇说这些话的时候,故事已经进入第三章。我躺在他胸口,完美呈现电视剧里常常用来表示“这两人搞过了”的烂俗姿势。

“我也想慢慢淡出姐姐的生活,她现在有她的家庭,我不该再麻烦她。”唉,说得好有道理。可是一个赤条条的我,如何拯救一个赤条条的你呢。我轻轻抚摸他胸脯中间那道性感凹槽,不知是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

“我现在是一个人了,不过还好,我还有你。”他捉住溜到肚脐的手指,放到掌心一吻。

好小子,这下可算是完了。这种不亚于当众求婚的尴尬情节里,要我怎么说,我是一个罕见的坏女人,身是身,心是心?

“我是一个很坏的,咳,姐姐。” 也只好这样说。“千万不要对我太动情。”又补上一句。

“你只是一个嘴硬的姐姐。我知道,你是最好的姐姐。”两片胸脯外加一个膀子向我猛地袭来,收紧,再收紧,浓烈的荷尔蒙呛得我说不出话。

是谁给这个男孩这样柔软的嘴唇,这样苦的命运。

我知道这故事不管说给谁听,那人都会反过来笑我傻。一个男的,不论怎么,也和你,那什么,快活过了,他有什么好吃亏?我却觉得他亏大了,所有的快活都由我占尽。我们也像正常情侣一般手拖手逛校园,走操场,扫荡夜市。虽然偶尔谈话不在一个频道上,但是我极会笑,他极会吻,于是一切尴尬都可化解。我时常一头栽进他胸口,抱紧这具好肉体。唐传奇却觉得是因为我爱他。是一种什么样的爱呢,不亚于一个小胖子一头栽进巧克力泳池的那种爱。

不对,我只是贪欢。我这样和自己说。

为了弥补心里的愧疚,我也对他越发的好了。简直像个真正的姐姐。他也总是满足我的欲望。我与别的女孩不同,对包包和鞋子少有欲望,对他本人很有欲望。我买衬衫给他穿上,再像剥糖纸一样剥下。唐传奇却觉得是因为我爱他,不要求他缺乏的,只索取他富足的。这个误会真是美好得我本人也快要相信了。

不对,我只是贪欢。我这样对自己说。

两个精力旺盛的人在一起贪欢,不过是这样罢了。我的好弟弟。

这段恋情也引起了我身边朋友的不解。他们说,真没想到你会和他在一起。 可是这世界上想不到的事情可多着呢。你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出唐传奇有多好看的一个屁股。这个屁股常常令我想做一个男人,从背后拥抱他。我对唐传奇的欲望是全方面的,包括正面和背面,包括女性的一面和男性的一面。我想听他哀嚎,哭泣着求我说哥哥饶了我吧。可是我到底还是一个女人,他从来都叫我姐姐。

直到第三章结束的时候,唐传奇还是叫我姐姐。唐传奇的声音和他的外形并不相配,软软糯糯,像个南方人。我不知你们有没有吃过一种叫黄金糕的点心,唐传奇的声音就是那个味道。

“真的没有办法吗?”

“我研究生也毕业,你还在读大三。我也不想离开家里那么远。” 我把一众现实原因堆在唐传奇面前,显得严肃庄重。

“你根本不是这样的人。你在骗我。” 唐传奇毕竟有些了解我。

“你不知道,女人现实起来不是人。” 我开始烦躁。

毕业季,校园上空弥漫着酒精和呕吐物的味道。有些人觉得这就是青春。可惜我一向知道自己要什么不要什么,这就显得非常不青春。

此刻,隔在我和唐传奇中间的,是食堂著名的烩饭和长达五分钟的沉默。

唐传奇看起来有些哀伤,有些欲言又止,这让他看起来更老了。

“这样吧,我再答应你最后一个要求。” 我心里想着最后一搞。

没想到唐传奇红了眼睛。“还是做我的姐姐好不好。不要抛下我。”他说。

“我是不是,非常,非常的,像你的姐姐?”我看了一眼烩饭,突然明白了什么。

唐传奇没有回答,只是把头埋进了我给他买的那件衬衣里。

第三章就此结束了。我的爱情却是从翻页的那个瞬间开始的。

在离开唐传奇以后,我反而忘不了他。萦绕着愧疚的一段恋情,原来不过是各取所需。哈,“姐姐”“姐姐”的叫我,原来是那个姐姐。哈,“传奇”“传奇”的叫他,还真是个传奇!我对他的欣赏是真的,对他的心疼是真的,对他的欲望,从来都是真的。而我自己,做了别人禁忌之爱的替代品还沾沾自喜,洋洋得意。我的潇洒是假的,我的愚蠢才是真的。

我不急着找工作,每天专心做蠢事:去各大引擎搜索他过去的事,申请社交小号去窥探他现在的事,寻遍星座占卜预言他未来的事。我的搜索栏里只要打下一个t就出现唐传奇的名字。偶尔有同事问起,我只好说,这是唐代的一种文体。

我从前不愿正经当女友,现在倒是做起正牌前女友来了。我的恋爱是假的,我的失恋倒是真的。

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拨通了唐传奇的电话。

“喂,你爱过我吗?”

“你呢,你爱过我吗?”

一个问题问得我精疲力尽。我挂了电话在地板上躺平,才发现房间不知什么时候贴上了玫瑰墙纸。大概是父母趁我离家精心布置的。在他们眼中,我永远是纯洁的小少女一名。可是我知道,我的少女时代在那一刻结束了。

有的故事短,有的故事长。谁也不知道我和唐传奇的故事本该有几章。是提前结束了吗,还是再说一个字也多余?

我独自一人缓慢地写着恋爱的第四章,不是不尴尬。回忆中的唐传奇自带柔光,简直不像他本人。和爱情相比,欲望比较容易留下证据,但我一次也没有想起他汗津津的身体,这才恍然发觉自己其实一直在寻找他爱我的证据。

唐传奇是那种像电热毯一样的人,开关一拨就加热,再拨就发烫。现在,他是一块不插电的电热毯,就快要变成一条普通的毯子了。我反而想好好把他抱在怀里。

如果有可能,我想再埋进他胸口一秒,再贪恋他的温热一秒。然后就抬起头来,好好看他的眼睛。

尤其当我对他说,“我是一个很坏的姐姐。千万不要对我太动情。”

那一刻,尤其。

 

乌冬,青年作家,待业女青年。@一条宽粉


作者/乌冬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叫我金夫人有糖吃: 现在还有邀请码吗????1104190614@qq.com 求求求 查看原文 07月30日 10:45
阿飞: 大神,有没demo文件 查看原文 07月05日 10:25
dreamer: 求邀请码1079623171@qq.com 查看原文 06月20日 09:03
恩波: 时隔2年多了,目前微信卡券估计已经变了好多了,不好意思啊 查看原文 06月01日 15:33
lwj: 你好,我刚看了你发的这个帖子,不知道现在评论是否能看到。我现在在做这个功能,可以用。但我这还有个需求就是,可以推送多张,我在cardList里,把需要推送的卡券,都添加上了,微信端页面也显示正确,有个领取按钮,但可以领取多次,每次卡包里多一张,而且这张是列表上的第一张 。。请问,你有没有遇到过 推送多张的情况 查看原文 05月15日 14:29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