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相片


思念相片

与丈夫龙崎分居一个月,久美子并没有感到太多的不适应。

一个人的生活自由自在,每天早晨为自己做一顿丰盛的早餐,一边看着电视里的早间新闻,一边享用着美味的食物。接着看书、健身、与朋友聚会、画些设计稿,每一天都过得充实而有意义。尽管有时确实会感到寂寞和凄凉,不过她并没有太在意,而且也从不因为这个而考虑过让丈夫搬回来。这类事情上,她从不会主动服软。

本来就不是她的错误。

龙崎在为公司推进一项项目的时候,在客户单位结识了大学毕业生优子,两人由于工作关系,常常需要见面沟通,一来二去,情愫渐渐发生变化,碰面的性质也由此变得暧昧起来。等到久美子发现这件事的时候,却并没有如大多数女人那样歇斯底里。她在沙发上和丈夫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平静得像是事不关己。

“你只能选择一个。”久美子说。

龙崎当下并没有回答她。

“如果你暂时无法做出决定的话”久美子说,“我们可以分居一段时间,等你考虑清楚了再告诉我答案。”

“这……”龙崎对妻子这样的反应很出乎意料。

这近乎冷漠的态度的确令人不寒而栗。

——男人都是爱追求新鲜感的。久美子对此再了解不过。哪怕是结了婚,男人一时犯些迷糊也并不奇怪,大多不过是图个刺激,并非真的想要离婚另娶。若是因为这一点小事而贸然放弃婚姻,在她看来也并不能说是明智之举。

但也不能完全坐视不管,于是久美子提出了这样的方案。

“好,那就按你说的做。”

一个月过去了,龙崎仍未联系她。

或许久美子的心中早已没有了期待。她看上去一点也不悲伤。

她每天仍把自己的事情安排得井井有条,自得其乐。然而在她的内心深处究竟是怎么样的,就连她自己都不太清楚。

——或许有一个人会清楚的吧。

一个周六的早晨,久美子如同往常一样,为自己做了一顿精致的早餐。她在餐桌边坐下,习惯性地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雷打不动的,在这个时间的这个频道,播放着每一天的早间新闻。

“今天的煎蛋似乎做得有点咸了。”久美子在主持人清晰的播报声中这么想道。

“据最新得到的消息,在两天前发生空难的马来西亚航空客机上,所有乘客均不幸遇难。其中包括一名叫做‘诸星月’的日本乘客,年仅32岁……”

“诸星月……”久美子的心里忽然一震。

她放下餐具,抬头怔怔地看着电视屏幕,像是要急忙确认那并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人。

可是电视上的照片无疑是他:棱角分明的脸庞、小却明亮的眼睛、笑起来如同春风般温柔——无论姓名、年龄、相貌,全都完全符合。

而且如果不得不死于某一种事故的话,对于诸星来说,确实遇到空难的概率是最大的吧。久美子这么想道。

但是她的心里仍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已经有七年没有联系了,再次听到这个名字竟是在这样的情景下。哪怕这是个只有过一面之缘的人也足以使人感伤,更何况这个人是他。

久美子一动不动地坐着,外面的阳光悄无声息地洒了进来。她走到窗边,看着积雪在阳光下渐渐融化,思绪飘到了遥远的从前……

“诸星月……”

“啊,小姐,不好意思!能不能打扰您一分钟,为我填一下调查问卷?”久美子刚进大学没有多久,就在寻找自己教室的路上,被一个满面微笑的男人叫住了。

那段时间正是各类社团招揽新团员的集中期,除此以外,许多学科的研究项目也渐渐开始实行。校园里被各种各样的人叫住,并不是一件很意外的事。

——这样也显得校园分外热闹、充满活力不是吗。

久美子接过调查问卷,看了一下上面的题目。

——不是很多嘛,看来一会会就能填完。她舒了口气。

是关于对校园活动建设的调查,总共5道选择题,久美子很快就选完了。

“啊,这里,填一下您的专业、姓名和手机号码,麻烦了!”那个男人指着问卷末尾处的地方说道。

“啊,十分感谢,那个……久美子小姐!祝您一切顺利!”

——大学真是充满热情的地方啊。久美子看着那个男人继续分发问卷时的身影这么想道。

夜晚时分,久美子的手机忽然响起。

——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请问是久美子小姐吗?”

——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是我,请问您是……”

“啊,冒昧打扰,我是今天中午向您分发校园活动建设调查问卷的那位,我叫做诸星月,今年大二,请多多指教!”

久美子想了想,眼前浮现出那个充满活力的小眼睛男生……

——至今还记得当初相识时的场景呢!久美子坐在沙发上感慨道。

很快,诸星和久美子就开始了约会。和平常的约会一样,项目也无非是看电影和吃饭之类,连约会的效果也变得平常——久美子对诸星虽然不反感,却也谈不上多喜欢,或许是觉得他虽然热心,却太过简单,缺少男性的魅力。

不过诸星很快就被久美子的美丽和机灵吸引。

“欸?那个调查问卷根本不存在?”

“是啊。”诸星一面挠头一面笑着说,“只是觉得用这个方法能很快得到心仪女生的手机号码。”

——说起来,路边找人做调查问卷的话,确实不太会要求对方写上姓名和手机号码的吧。

“啊,原来是搭讪高手啊。”

“哪里哪里,到头来,我也只拨通了你一个人的号码而已啊。”

“真的吗?我可不信。”

“是真的,因为虽然发了这么多问卷,可是要把那么多名字和真人对应起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一天下来,我只能记住你。因为你是唯一一个我想要认识的人。”

“我没有那么出众吧……”

“不是的!你有一种特别的魅力,像清晨的古钟一样让我的心迎来全新的一天。我第一眼见到你时,就是这样的感觉。我从那一刻起就盼望着能够与你交往……直到现在,这份渴望越来越强烈了。”

诸星的双眼热切地看着她。

面对着突如其来的告白,久美子一时有些犹豫。

“或许……你该试试别人的号码……”

那时的久美子,在拒绝别人的爱意时,还带着一些少女般的青涩和不好意思。

诸星的神情一下子变得落寞,但是紧接着又露出了标志性的笑容。

“没有关系啊,如果你愿意与我做朋友,也足够令我高兴了。”

“做朋友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久美子也报以一个亲切的笑容。金色夕阳下,她本就精致的五官显得更加灵动和迷人。

虽然无法说出诸星月具体有什么不好,不过若是要做男朋友的话,终究还是缺少一些决定性的优点。出于这样的考虑,久美子暂时做出了这样的回答。将来是否有可能迎来转机呢?当时她并没有想这么多。

收拾完了餐具,久美子便换上一身暖和的衣服,从储藏室里掏出一把小铲子,穿上鞋出了门。

这个时间,街道上的人开始渐渐多了起来。到处都是“哧拉哧拉”铁器与路面碰撞的声音。人们有板有眼地弯下腰铲雪,那悠闲又繁忙的样子,让人想起秋收时的景象。

“哟,久美子小姐,今天还是很精神啊。”早在一旁铲雪的邻居们问候道。

“是啊,大家也一样。”

“今天天气真是不错,下了这么多天雪,难得出了好太阳。”

“是啊。”

“会让人情不自禁地高兴起来呢。”

“嗯……”

久美子低着头,用脚将铲子向下深深一踩,铲起厚厚的白雪,堆到路的两边。

在这样的日子里,她并不想与别人多说话。

那次表白被拒绝后,诸星和久美子的约会次数逐渐减少。

并不是诸星对久美子丧失了兴趣,而是出于对她的尊重。既然对方已经谢绝了交往,那就应该尽量减少暧昧的约会次数。

不过在这条界限以外,诸星做到了他所能做的一切:细致入微地向久美子介绍大学里的各项活动和课程、在久美子无聊时陪她聊天逗笑、临考之前为她在自修教室提前抢占座位,甚至当久美子生病时,诸星也总会在第一时间攥着药片出现在她的寝室楼下。

直到有一天,久美子谈了进大学以来的第一个男朋友,两人的联系便慢慢少了。

不仅是因为诸星不想打扰陷入甜蜜恋情中的久美子,更是由于他自己也不希望在面对久美子时脑中出现“她已属于另一个男人了”的想法。

只有在实在忍不住思念的时候,诸星才会找久美子聊几句无关紧要的话。

——现在想来,那段时间里,诸星的内心应该忍受了不少痛苦吧……尽管当时完全没有对他多加在乎。

就这样,久美子的大学第一年很快过去。

暑假来临之前,久美子接到一通电话,许久没有联系的诸星邀请她同他一起登山。

“下学期开始要去美国进行两年的交流,恐怕以后与你见面的机会会越来越珍贵。想现在趁着最后一些机会,与你留下美好的回忆。”

——现在回想起这句话,就好像提前了好久的遗嘱似的。

久美子想了想,答应了他。

到了约定那天,久美子给男友打了一通电话,然后穿上跑鞋,背上轻便的双肩包,出门赴诸星的约。

“很好的女性朋友失恋了,要陪她打打羽毛球、谈谈心。”这是久美子对男友的解释。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以这样的说辞告诉男友,会少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固然她并非一定要答应诸星的邀请,不过毕竟也是感情不错的朋友,一同登山的请求也不过分。久美子有自信把握其中的分寸。

通往山脚的公交车像迁徙时的犀牛一样,笨拙而快速地奔驰着。

车上的乘客并不多,诸星和久美子坐在第四排的座位上,腿上放着各自的双肩包。随着车辆前行,山脉绵延不绝地浮动着,山上大片的白色栀子花赏心悦目。诸星坐在靠着走道的一侧,这样当他望向窗外时,便可借机欣赏久美子的侧脸。

“最近怎么样?”

“还不错。”

尴尬的对话。

诸星紧张之余,只好用手拨弄着书包上的拉链。

“美国的交流是怎么回事?”还是久美子主动找了话题。

“啊,那是我们学院的一个项目,”诸星说,“去美国的M大学学习两年,毕业的时候就能拿到两个学校的学士学位。”

“很棒的机会啊,据说那个学校的经济学很有名。”久美子还记得诸星的专业是国际经济与贸易。

“没错,我毕业以后应该也会进入商社工作。”

“宏伟的理想。”久美子笑着说。

“久美子呢?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嘛……”她想了想,“能够和心爱的人过上幸福安稳的生活就足够了吧。”

“听上去已经很接近了嘛。”

“哪里,路还长得很呢。”

下了车,没走几步,就开始了拾级而上的旅程。两人背着包,手拿水壶,并肩走着。一边走一边聊着各自的近况,不时开开玩笑,渐渐没有了刚见面时的尴尬,又同以前一样热络起来。不一会儿,两人的T恤都已浸透了汗水,登山的疲惫使他们心灵的距离更加靠近。

及至山腰处,台阶忽而变得陡峭和狭窄,仅容一人通过。诸星将两人的水壶都放进自己包里,自己先敏捷地跨了上去,接着转身朝后,向久美子伸出右手。

“来,抓住我的手。”

两手紧握,一借力,久美子也登了上去。

诸星感到手中暖乎乎的,一时没有舍得放开。

后面的路渐行渐宽,诸星见对方并无反抗之意,便始终牵着久美子的手,一路走到了山顶。各种贩卖饮料、提供照相的摊位映入眼帘,叫卖声此起彼伏,早已登顶的游客穿梭其中,一派热闹繁忙的景象。

“啊,这就是山顶的景色啊。”久美子松开手跑向栏杆,眺望着山下郁郁葱葱的树林。

在夕阳的映照下,树林显出绿中带橙的奇妙色彩,暖风吹过,摇曳生姿,令人流连忘返。

诸星将水壶倒满了水,走上前递给久美子。

“两位年轻人,来拍一张思念相片吧!”在众多的叫卖声中,这个声音从很近的地方传来。

两人转身,一个手持老式照相机的老人面带笑容地看着他们。

“思念相片?”

“是啊,两人各拍张合照,当其中一人思念另一人的时候,被思念的人的照片里就会浮现出那人的样貌。”

“不是很有兴趣啊……”久美子说道。

“就是说它能感知照片主人的思念吗?”诸星看上去挺好奇。

“这么说也可以吧。总之,最适合你们这样的小情侣啦!”

听到老人称呼他们为情侣,诸星顿时心跳加快,忙对他说:“我们不是情侣啦。”

他的心里却暗自有些高兴。

“不过拍这样一张照片作为留念,也是可以的吧?”他恳切地看着久美子。

想到不久以后诸星就要去美国了,在这最后一面拍张合照,也没有不合适,久美子便答应了他。

“咔嚓”一声,从老人的相机里吐出两张照片。

每张照片都只有一个人,一张是诸星,一张是久美子。

“来,这张给你。”老人把只有诸星的那张给了他,“只有那位美女想念你了,你的这张照片里才会浮现出她的模样哦。”

“那要是我想她,我也会出现在她的照片里咯?”

“没错。”老人一边回答,一边将剩下那张照片交给了久美子。

“那我试试看!”诸星说着闭上眼,像是认真地在思考些什么。

“啊,真的有欸!”久美子叫道。

她手中的照片里,一个模糊的身影渐渐挡住了久美子旁边的栏杆,那身影很快变得清晰起来,呈现出诸星开怀的笑脸。他们并肩站在一起,身体间保持着暧昧的距离。诸星双手撑住身后的栏杆,略微仰起头无所顾忌地笑着。而久美子则更注意自己的形象,她用大多女生在镜头前一贯的、早已熟悉的方式展现出自己优雅的笑容。

“真的啊,好神奇!”

两人又试了好几次,验证了相片的真实性。

“要是对方不思念自己的话,合照也就失去了意义。相片的发明者是想传达这样的意思吧。”

“嗯。”

“可是谁又能一直想着对方呢,照片里的人果然还是独居的时间较多吧……”

“不会哦,我会一直思念久美子的!”诸星笑着说,“不会让照片中的你孤独的!”

“可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哦!”——久美子原想这么回答,却终究没有说,只是笑了笑。

——即使不说,诸星也明白的吧。

那天回寝室后,久美子把相片塞在了一本不起眼的书里——诸星有没有在思念她,对她来说,没有太多的意义。

诸星则将相片精心装裱好,带着一同坐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在那以后过了很久,两人都没有再联系。

久美子一度以为这个人从此就会在自己的生命中这样匆匆走过。

——后来是怎么又联系上的呢?

久美子铲完了雪,回到家中心不在焉地穿衣打扮一番,一面开车去与服装店的朋友商量新款春装上市的事宜,一面回想着这些往事。

只是三四个人聚在咖啡馆随便聊聊,并不是很严肃的会议。久美子已经在尽力使自己不表现出有心事的样子,但那些回忆仍时不时在脑海中翻涌。

“久美子小姐看上去有心事啊?”

“啊,没有,昨天没有睡好而已……”

她不太想让别人知道她的心事。

“还是要注意身体啊。”

咖啡馆门口的吧台上,挂着一架不小的电视机,音量被店主调得很轻,画面却清晰地播放着午间新闻。

久美子又一次看到了诸星的死讯。

姓名、年龄、照片……所有的信息又重复确认了一遍。

正是那个她所认识的诸星月。他已死了。

铁一般的事实不容置疑。

久美子叹了口气,重新换了个坐姿,努力使自己进入到工作状态。

诸星去美国后过了半年多,久美子与男友分了手。

这之前已经发生过不少争吵,分手的结果在几个月前大家都已经心照不宣,只是直到那一天才正式做出这个决定而已。

男友是比久美子大两届的学长,在话剧社团中认识。那段时间他正导演一部时代剧,准备在校园艺术节上演出。久美子在剧中担任一个戏份不多的小角色,排练的大部分时间,她在台下看着那些主角们在导演的指挥下一遍遍走位、对词。导演工作时自信、认真的模样在久美子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某种程度上说,尽管最后仍然是导演主动追求的久美子,但实际上她在那之前早已芳心暗许。

恋情的初期总是充满甜蜜的。本来都是热爱文艺的人,谈起恋爱来自然更容易碰撞出浪漫的火花。然而当新鲜感一褪去,紧接着而来的,就是大大小小的矛盾和口角。

由于社团性质的关系,导演经常要和女社员们保持联系,这是无法避免的接触。无疑,这让久美子心中很不是滋味。男友自然坚持声称自己“只是工作往来而已,没有别的任何意思”,然而在久美子看来,许多事情他做过了头。两人心中的尺度迟迟无法统一,旧的问题尚未解决,新的矛盾又将开始,恋情的最后阶段,带给两人的只有无尽的争吵。

“宁愿这样争吵下去,也不肯做一点退让吗……”久美子委屈地说。

“我并没有做错什么。”男友说,“如果我真的移情别恋,早就和你分手了。”

两人就这么一直无法为对方妥协。

——如果是诸星的话,是不会发生这样的事的吧。

某一次争吵后,久美子的脑中忽然掠过这样的想法。

然而只是一刹那而已。她并没有继续想下去。

在后面的日子里,这样的想法又出现过几次,不过每一次都只是一闪而过。

不久以后,久美子正式与男友分手了,顺便也退出了话剧社。

回到寝室,她趁着室友们不在的时候,将头埋在枕头中大哭了一场。

——想找个人说说话。

不能是亲近的室友或朋友,这样自己失恋的事会很快传播开来。

更不能是老师或者父母,这只会让他们徒增担心而已,况且这点感情上的事在他们眼里或许也根本无足轻重。

最好是与自己相熟的,但又与自己的朋友圈丝毫无关的人。

她想到了诸星。

——不行……太久没有联系了,一找他就是倾吐失恋的苦水,未免也太唐突和不尊重了。

——如果和自己在一起的是诸星的话……即使是他这样温柔的人,最后是否也会变成这样呢?

这种念头再一次出现。

又再一次转瞬即逝。

久美子最终决定听会音乐,独自一人排解痛苦。

正要戴上耳机时,她的手机响了。

——这号码是……

“久美子小姐,最近还好吗?”

诸星的声音。

“啊……诸星吗?好久不联系。你这是从美国打来的电话吗?”

“是啊,因为要和家人保持联系,所以开通了国际的通话业务。”

“这样……”

“你最近一阵子……是不是心情不好?”

“还好啊……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看见你思念我的次数变得频繁起来,就在想……会不会是你和男友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思念的次数?久美子忽然想起来思念相片的事。

——诸星在异国,一定常常在看着那张相片吧……所以才会清楚地知道最近我思念他的次数变多了。

久美子忽然感到一种久违了的温暖,几句寒暄后,将自己的心事缓缓道出。

“其实久美子需要的只是一种对方不会离开自己的安全感吧,”诸星听了她的叙述后说,“而并不是想要确认对方是否真的喜欢上了别人。”

——啊,就是这种感觉。

久美子的心思被诸星一说即中。

——是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只是从来都没有诉诸语言或结论,直到诸星点出,才感到:“一点都没有错!正是这样!”

——已经好久没有这样被人理解了。

从那以后,他们又恢复了联系。发短信、打电话,尽管也不是很频繁,却着实让久美子很快从失恋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度过了那段难熬的时间后,她更加积极地投入到了自己的生活中去,学习绘画和服装设计、同朋友旅行游玩。只有偶尔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会感到些许的寂寞。

——谁都渴望被一个人关心的吧。久美子拿出夹在书中的思念相片……

——诸星也并不是一直在思念着自己的。想来也是,由于时差的关系,再加上他个人的学习生活,每时每刻思念另一个人,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不过只消久美子再多看上一会儿,照片里就总会浮现出诸星的样子。

无论多忙,他都会抽空思念着自己啊……

有时看见对方也在思念自己,诸星会高兴地主动打来电话。也有的时候,则是久美子打过去。

诸星从来都没有错过过她的来电,也从来没有拒绝过。仿佛为了与久美子谈心,他永远都在地球的另一边,随时待命似的。

然而这样的生活没过多久,久美子又开始了新的恋情。

诸星与久美子又回到了那个几乎断绝联系的状态。

——若是当作普通朋友一样问候一下他,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总觉得似乎有些不妥。

——还是彻底断绝联系的比较好。

久美子的这场恋情,不久也结束了。原因是男友过分沉迷于赌博,自甘堕落。

后来久美子又交往过不少男友,也遇到过一些后悔未能在一起的人,以及尚未交往就先被其伤害的男人。只是无论如何,结局都不甚愉快。可能世上美丽的女子,往往都要在情场上背负更多的艰辛。

每当久美子情场失意的时候,诸星都会陪伴着她。她把所有的心事都告诉他,把所有的信任也交付他,而诸星同样报以全部的温柔。在最寂寞的时光里,他们就这样成为对方最好的陪伴。两人的相片中,对方的模样不时地闪动,像夜空中两颗相距遥远的星星,就算夜再深、天再远,也依然彼此呼应着……

“不要怕,还有我在!我会永远思念久美子小姐的哟!”在久美子最无助的时候,诸星总会在电话那头这样说道。

大学毕业后,诸星顺利进入了一家大型商社工作。

这份工作要求常年在外出差。没有什么特殊情况的话,每年只能回国一个月。

每年诸星回国的时候,最重要的事,就是约久美子见上一面。

久美子的情感生活依然起伏不定,只不过无论当时处于怎样的状态,一年一度与诸星的见面,她总是如约而至。哪怕仅仅是坐着聊几个小时的天,也总比不见面要好得多。

咖啡馆里,诸星眉飞色舞地介绍着他去过的那些地方,在国外的经历使他的性格更加开朗、幽默——也或许他只是用这样的方式来缓解两人长久不见的尴尬。

无论多么亲近的人,久别重逢后,总会有一小段尴尬的时间。

但那段时间过了之后,就会回到最熟悉和舒服的状态。

诸星成熟了很多,工作的磨练使他身上多了几分男性的魅力。一贯的温柔又显得他细心、优雅、懂得体贴。两人每次的见面都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甚至在离别时会感到依依不舍。

——不是没有想过和诸星在一起。不过现在两人的轨迹已经完全不同了。久美子需要的是对方在身边的长久陪伴,而诸星却奔波在世界各地实践着他的商社梦想。

若要他放弃这份工作而回到自己身边,或许也不是不可能的吧?不过以久美子的性格,一定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即使对方这样提出了,也一定会被她断然拒绝。

——终究还是要奔向两个方向的人啊。

——况且倘若真的在一起,恐怕结局会难免走向更糟糕的地方……

诸星每到一个新的地方,都会向久美子寄一张明信片。久美子把它们和思念相片放在一起,珍藏在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无论她与当时的男友关系多么好,都不允许对方打开那只盒子。只有当她重新恢复单身后,才会在难过的时候打开它,看看那些美丽的景色,以及相片上不时闪烁着的诸星开朗质朴的笑。

最后一次见面是在七年前,还是那家他们常去的咖啡馆。

“难得天气不错,不如散会步吧。”

傍晚的时候,久美子破天荒地这么说。

以往的话,到了这个时候她总是不得不尽早回家。

“不用回去陪男友吗?”

“稍微晚一些没关系。”

他们一起走在一条清净的小路上。没走几步,就能看见远方的一座青山,栀子花如雪一般覆盖在山上,在夕照下影影绰绰。

那是他们曾经一起爬过的那座山。

“栀子花每年都一样开放啊……”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说的就是这种气氛吧。”

“不免有些伤感呢……”

“……”

诸星似乎预感到久美子将要说些什么重要的话。

“我下个月要结婚了。”

果然。

“恭喜啊。”

诸星的反应,像是早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准备。或许他很早就清楚,自己总要面对这一天的到来。

“谢谢。”

“我会删除你的联系方式的……”

“没有必要这样做的。”

“对我来说恐怕不是。”

诸星看着远方的天空,接着说:“既然你已经找到守护你的人,我的存在只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说得不无道理。

“那也没有办法了。”

诸星忽然笑了笑,说:“不过相片我会一直留着。”

久美子也笑着说:“希望不会给你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她转过身,轻轻地吻了诸星的嘴唇。

四片嘴唇快速地接触了一下。

算是某种告别仪式吧。

回家以后,久美子将装有明信片和相片的盒子放进了阁楼上的储物间。从那以后,无论那相片中又出现过多少次诸星的身影,久美子也都不得而知了……

如偏离轨道的行星一般,两个人的生活,再也没有了交集。

告别了朋友,久美子从咖啡馆开车回了家。

傍晚的阳光慵懒而强烈,让人想起那些栀子花开放的日子。

久美子没有做太多工作,却觉得异常疲惫。她只想赶快回到家中,一头栽倒到柔软的沙发中进入梦乡。

或者从梦乡中醒来——如果现在是梦的话。

久美子停好车后,打开家门,换了鞋,发现客厅的桌上放着一封白色的信件。一串钥匙压在纸上,防止被风吹走。

“久美子:

所有钥匙已全部归还,有空时联系我,商量具体离婚事宜。抱歉,祝你好运。

——龙崎留”

久美子将纸条团了起来,扔进垃圾桶里,走进卧室,打开衣柜。

她将所有和丈夫有关的物品都整理了出来。

几天前她就打算这么做,但是终究没有做。

——是还抱着一丝希望吧?哪怕再微弱。

久美子的脸上面无表情,似乎这件事反倒使她变得轻松。

她爬上阁楼,准备找些纸箱打包丈夫的所有用品。

却不小心碰到了什么东西。

一只精致的盒子。

久美子的心颤动了一下,青春的回忆再次涌上心头。

她小心翼翼地拿起盒子,走到客厅,用纸巾拂去积尘。

金黄的夕阳下,飞扬的灰尘清晰可见。

打开盒子,里面的明信片却还完好如初。上面印刷的景色亮丽如新,未曾有一丝褪色。

久美子一张一张地拿起来端详着,仔仔细细,生怕遗漏了什么细节。

每张明信片的背后,诸星都写着几句祝福语。为了不让她男友起疑,都是些再平常不过的句子。

“巴塞罗那的夏天很热,久美子也要随时保持着热情啊!”

“尼亚加拉大瀑布……简直太壮观了。久美子今后一定要去啊!”

“我在寒冷的莫斯科,久美子要加油!”

……

久美子看着那热情洋溢的文字,不觉感到鼻子发酸。

结婚以后,也会时常想起诸星,但也只不过是想起而已,就和最初一样,不过是一掠而过的情绪。生活渐渐趋于平淡,对于诸星的怀念,也渐渐少了。直到龙崎发生了那样的事,又再一次想到诸星,想起他曾经带给自己的那些安慰和陪伴。

久美子忽然意识到,她之所以会和那么多男人分分合合,或许正是因为无论自己怎么落魄,总有诸星在背后默默地陪伴。但她从未想过,如果有一天她失去了诸星,那她该去找谁。

久美子继续翻着明信片,每读完一张就放在桌上,直到桌上的明信片堆了厚厚一叠。

最后一张是那张思念相片。

久美子慢慢地从盒中拿出相片,窗外的夕阳斜斜地洒进来,一如相片中的夕阳。

相片中的久美子恬静地站着,身后的景色依然美轮美奂,可她的身边只有空空如也的栏杆。

——这张照片,也失去了所有的意义了吧……

久美子的心中宛如被挖空了一大块。

忽然,相片中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那身影渐渐清晰,从脸庞到衣着都历历可见——诸星手撑栏杆,眯着双眼,在阳光下大大咧咧地笑着。

久美子揉了揉眼睛,确信自己看到的不是幻觉。

诸星的死讯,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久美子怔怔地想着,不觉心头泛起一阵悸动。

——这世界上最深的思念,究竟能够穿越多远的距离呢?

“我会永远思念久美子的哟!”从遥远的地方,仿佛传来诸星熟悉、开朗的声音。

 

曹畅洲,青年写作者。曾经在「一个」上发表《在我失恋后最难过的那段时间里》《鲸》《在月球上写信的人》《樱花与森林》等篇目。@曹畅洲_Nevermind


作者/曹畅洲 发表于:ONE·一个,原文传送门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分享

我的公众号

恩波的公众号

最新加入

最新评论

emerson: 那个卡券的加密是不是要异步的?如果不需要的话,是不是使用jq的点击触发函数里面将addcard的api放进去?然后是不是会自动跳转到领取卡券的页面上的 查看原文 01月11日 21:30
渎沽沅洱: 有用的 查看原文 01月10日 15:52
京九线: 大神有个问题想咨询 574450603 查看原文 12月29日 23:54
I`m here: thanks for you offer 查看原文 12月14日 14:44
呼死你短信轰炸: 求草榴邀请码 查看原文 12月09日 20:07

赞助商